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律师江北北的春暖花开(世间万物都在治愈你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律师江北北的春暖花开

作者:世间万物都在治愈你

简介:毕业于法学著名法学院的江北北,顺利当上了律师,从一个胆小怕事,不经世事的小女孩,变成了一个在法庭上的勇猛战士,自我成长的蜕变和奋斗的经历。以及和律师欧阳海岸之间的情感故事。律师与律师在感性和理性之间的选择,在良心与道德之间的平衡,在法理与规则之间的较量。。。。。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律师江北北的春暖花开

《律师江北北的春暖花开》第1章 机场偶遇免费阅读

熟睡中的江北北律师被一阵刺耳的闹铃声吵醒,艰难地睁开眼睛看闹钟正好4:30分,两个半小时候后,她要从双流机场飞往哈尔滨准备明天的开庭。

十分钟后搞定一切的江北北,麻利地套上昨晚提前准备好的长款打一个围巾,拖着行李箱急急忙忙地下楼,

远远的看见黑暗处闪着的两束车光,那是她昨天约好的出租车师傅熊二来接她了。

这个熊二师傅是她的“专用老司机”,专门跑机场专线,江北北每次出差都是他提前来接,他和蔼亲切,幽默风趣,性格开朗,准时,特别是他聊起天来是个十足的段子手,坐他的车给江北北的感觉就是一个字爽。

听到江北北下楼的声音,胖胖的熊二师傅乐呵呵地迅速从远处小跑过来,三下五除二地帮她把行李箱放入后备箱。

“师傅,早哈!今天冷惨了哇?”江北北在边上跺着脚一边用四川话和师傅搭话。

“逗是逗是,快灯儿上车,车里热和。“师傅催促着江北北赶紧上车。

成都平原的人们还在麻将声中做着甜甜的美梦,于是,两人刻意调低了说话的音量,默契地为了各自的幸福生活努力而感动。

车里的暖气开的很足,快速驱散了江北北身上的寒意,江北北习惯性的问:来得及吗,师傅朝江北北做了一个OK的手势表示没问题,江北北也回一个OK,于是放心地和司机摆起了龙门阵。

“师傅你有几个娃娃奈?”江北北好奇地问。

”我有一个妹妹(成都人称女儿的意思)和一个弟弟(成都人称儿子的意思)。”熊二师傅一脸的特别满足和幸福。

“恁挨巴适啊!那你福气不摆了(很好的意思)。”江北北由衷地称赞道。

“福气倒算不上,不过奈,我还是觉得安逸,我是个没得啥子追求的耙耳朵,哈哈哈,这辈子有娃娃有婆娘就知足了,啥子都懒得去和别个切争了,”熊二师傅脸色红润中气十足,江北北确定这个熊二师傅的日子和他说的一样充满了甜味。

江北北一直认为一个人的生活状态会直接反映到他的脸上,生活幸福的人往往红光满面,皱纹少,精神抖擞,而那些不幸福的人往往萎靡不振,面如菜色。

“师傅,高人高人,,,”江北北再次从心里敬佩这个熊二师傅。

“不高,,不高,,,,我哪儿高哦,我还没得三坨牛屎高哈。”江北北话音未落,熊二师傅纠结过话茬幽默地自嘲到,第一次听人用牛屎比喻自己,江北北竟然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车子朝着机场一路飞奔,车子里充满了不断的笑声和幽默的四川话对话。

“哈尔滨那戈地方有点冷哦,我jio得那边的人些(那边那些人的意思)真的有滴滴儿造孽哦!”师傅爽

“为啥子造孽奈?”

“你想嘛,零下几十度啊,出去做个活路都会冷得梆硬。”

“不得哦,你听倒哪个说滴嘛?“

”哈哈哈,,,戈人想滴噻。“

“我们这儿5,6度都冷得打摆子,那边零下几十度不冷得梆硬往哪儿梭嘛?”

“其实他们那边的屋头热和的很。”

“那还要得,,,,就是不晓得拉屎得时候沟子得不得冷哦?”

“城里人都是在屋内上。”

“屋头没得厕所咋个办呢?”

“小妹,那今天那边是零下好多度呢?”刘二师傅的问话打断的江北北的思绪,赶紧拿出手机查看哈尔滨的天气。

“天啊,哈尔滨今天是零下25度,哎,可能等下次我再坐你的车我就变矮了。”江北北一边在手机上搜索哈尔滨当天的天气预报一边逗师傅开心。

“热胀冷缩哇?。。。。”刘二师傅反应过来,笑得很开心。

“哈哈哈哈,不得不得,不得变矮,不晓得那边咋会嫩哎冷啊?哎哟,,,,你过去肯定遭不住哦!”出租车师傅声音洪亮又健谈,让江北北的睡意稍微少了些,。

昨天晚上加班看材料到12点钟今天又4点多起床,江北北眼皮一直不停打架,现在感觉两个眼皮马上就要粘在一起了,恨不得用牙签将眼皮全都撑起来。

“没得事,我们的工作都在室内,他们那边的法院里面有暖气的嘛,屋里面热得很,不像四川这边阴冷阴冷的。”江北北的一边说一边掏出了化妆盒,今天早上已经来不及细细化妆了,只好利用在车上的这点时间抓紧时间往脸上铺点粉底,来掩饰昨晚熬夜的皮肤暗沉。

“你们女娃娃做律师的也是不容易哈,这么冷的地方都要去。”师傅是典型的成都耙耳朵男人,女人眼里的暖男,他们眼里女人女人就应该被好好保护,所以江北北独自一个人要去哈尔滨表示担心。

“呵呵,是的,我们是全国各地都要去的。”江北北轻描淡写的回答道。

“等以后结婚了,有老公养你了就不用这么辛苦了!”师傅后视镜里看了一眼江北北,一副可怜江北北的表情。

“不得行,不得行,我是从小就非常喜欢做律师这工作!”江北北连忙解释道,气氛轻松愉快。

“我的女儿快上高中了,成绩好得不得了,我不希望她做律师,你看你嘛,经常都在出差,女娃娃做个老师或者公务员多好嘛。”说起自己的女儿师傅圆脸上满是傲娇。

成都的男人疼女人是全国出了名的,所以被人戏称为“耙耳朵”,他们愿意守着老婆和孩子,一个小家,顺利平安幸福的过一生就会觉得十分满足,所以,成都最出名的是耙耳朵,而不是成都的火锅。

实际上江北北确实是真的喜欢做律师这个职业的,大概是小学三年级的时候,第一次在电视上看见站在法庭上的那些器宇轩昂,气质极佳的律师时,江北北就对妈妈说以后一定要做律师。

直到三年前江北北从西南政法学院毕业后,考取了律师资格证,并顺利进入到成都一家律师事务所工作。

江北北匆匆忙忙赶到机场,却被通知飞往哈尔滨的飞机不能正点起飞,看看时间离通知的时间还有两个小时,江北北干脆把披风盖在身上,准备继续在座位上抓紧时间补充下睡眠。

这点随时随地都能睡着的技能对于一个年轻律师来说不算什么,江北北已经练就一身“真本事”,不管在什么场合都能在五分钟内进入深度睡眠。

江北北刚把披风从旅行箱里面拿出来,从检票口方向走过来一个儒雅的高个子的中年男士,高高的鼻梁上一副黑色的边框眼镜,手里拿着一个灰色旅行箱和一个白色文件包,一条咖啡色方格围巾搭在左手腕上,身上深蓝色的中长款西装裁剪得十分合体,里面搭配白色的衬衣,整个人充满了优雅的外在气质和儒雅的内在气质。

江北北感觉自己快被眼前的这个大叔帅懵了。

男子在间隔江北北三四个位置的地方停了下来,可能是发现江北北旁边的位置上并不是空位,而是放着一个小包,于是转身抬眼向周围望去,大概是其他地方已经没有了其他的位置,又回头看了一眼江北北身旁的位置一眼。

江北北见状,连忙将座位上的自己的包挪开放到了地上,腾出位置来,并对中年男人笑了笑。

中年男人心神领会的走过来,感激的对江北北笑了笑,说了声“谢谢你,菇凉”,声音磁性而浓厚。

一坐下就困得睁不开眼的江北北快就进入了梦乡,在梦里整酣畅淋漓的吃着麻辣烫,双流兔头,三大炮,突然感觉被人轻轻推了几下:

“姑娘,你是飞哈尔滨的吗?”中年男人的脸出现在眼前。

“是啊!”江北北揉了揉眼睛“腾”地跳起来,一看检票口大家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伍开始检票了。

“不要着急,不要着急,还来得及的。”中年男人看着江北北手忙脚乱的样子赶紧安慰道。

“谢谢大叔!”江北北道了谢头也不回地快步走向检票口。

江北北排在检票的队伍中,随着人流一点一点的向检票口移动,心里暗自兴庆自己赶得上这般飞机,从心里感谢刚才的那个大叔,要不是他叫醒自己,不仅赶不上明天的开庭耽误了当事人的事情,关键是还会浪费了自己两千多块的机票钱。

想到这里,江北北下意识的朝着刚才的座位上望去,发现那个大叔已经不见了,江北北顿时心里觉得有了些许的遗憾,不过很快江北北的遗憾就被在填补了。

因为在飞机上江北北又再次碰到了那个中年男人,放行李时,身高不够的江北北踮起脚尖还是放不上去,只能等空姐过来帮忙,

“来,给我,我帮你放上去吧!”中年男人充满磁性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江北北惊讶的回头,大叔已经接过自己手中的箱子,稳稳当当地放在了行李仓中。

“你也去哈尔滨吗?”江北北的喜悦和惊讶全在脸上。

\”呵呵,,,我是哈尔滨人。”男人优雅的笑起来,江北北这才反应过来,大叔这么明显的东北口音。

“你总是帮助我,谢谢。”江北北诚恳的说道。

“那你我俩先过吧。”江北北像想起什么,赶紧侧身想让他先过去。

“我的位置就是在这里。”男人指了指江北北身边的位置说到。

紧挨着中年男人坐着的江北北,心里却莫名的紧张,为了缓解彼此的尴尬,于是江北北没话找话说。

“你们那边是不是挺冷?”江北北问出这句话立刻就后悔了,连她自己都觉得傻到家了,一个成都一个东北,还是在这寒冬腊月,如果不冷那还叫东北吗?

“是的,是挺冷的,哈尔滨今天的温度是零下25度。”中年男人很认真地回答道。

“你是去哈尔滨办事吗?”江北北为了掩盖前一个问题地愚蠢连忙又问了不算愚蠢一个问题,生怕他一会儿反应过来,觉得自己是个傻瓜。

“哦,不是,我就是哈尔滨的人。”中年男人连忙解释。

“哦,难怪你个儿这么高,北方的人比南方的人高大。”江北北一本正经的说。

“你呢你是去工作还是去探亲?”

“哦哦,我是去工作的。”

”你是第一次去哈滨吗?”

“嗯,是的,听说哈尔滨很美?”

“和成都比起来应该成都更好吧!”

“成都的天气好,哈尔滨人长得不错,女人。”

说完中年男人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拿出笔和一张纸在上面写下一串电话号码喝一个名字,递给了姜北北,找空姐要了一个靠枕沉沉的在座位上睡去,江北北接过纸片,上面写着欧阳海岸几个漂亮的字,以及开头为139的电话号码。

初到哈尔滨的江北北欣喜地见到了满城的雪白和冰清玉洁,那些被雪包裹的圆圆的屋顶像一朵朵漂亮的蘑菇,路边整齐的白杨树一字排开,那些帽子上顶着一堆积雪正在小心翼翼行走的人们,还有结冰的宽广的松花江江面上溜冰玩耍的孩童,江北北心底生起一片片暖意。

江北北突然想起她在梦里仿佛无数次的进入过这样一个完美的童话般的世界。

江北北住的宾馆离第二天要开庭法院很近,江贝贝还是很早就起来化妆,第一次到哈尔滨这么远的地方开庭一定要给这边的法官留下好的印象。

她一边刷着腮红一边想着一会早餐吃什么,江北北脑海里突然跳出一个人;那是毕业后的第一次和师父一起到重庆某个法院开庭,对方的律师是个男的,那时候还没规定穿律师袍,他个子不高留着油腻的长发,一双黑色的皮鞋底早已经被磨得一大半,身起皱的西装外套和领子发黄的白衬衣,隔着五米远确仿佛能闻到一股恶心的汗臭味,满口的黄牙和脸色蜡黄。

他的形象和气质仿佛在告诉法官和对方律师他是刚刚从远方逃回来的,而不是一个将要为了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立刻就要和对方律师在法庭上激战和厮杀的职业律师,

法庭上,那个律师可能是紧张可能是口吃,说话啰嗦而迷糊,最后法官只好耐着性子让他一个子一个字说话,原本一个小时开完的庭,最后整整花了三个多小时才勉强开完。

那个案子毫无疑问,原本以为要输的自己和师傅尽然赢了,江北北第一次就认识到作为一个职业律师的形象有多么重要。

师父在走出法庭的第一句话就告诉江北北:你觉得当事人怎么会放心把案子委托给他呢?

江北北怯生生地回答不知道,雷厉风行的师父是个女强人,听到江北北这么说,很铁不成钢的看她一眼,继续说说:

“要么这个当事人比他还傻,要么这个当事人就是挨着眼睛找的律师。”

从那天开始,严厉的师父就一直教育她作为一个律师,形象和谈吐特别重要,因为既关系到当事人的利益,也关系到自己的形象,在法庭上良好的形象会为自己在法官面前加分不少,对案子的胜诉有着及其重要而且微妙的关系。

后来所里还有了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女律师不上妆不能上庭。直到师父去了英国后,江北北这个习惯也一直保留了下来。

法院大厅里已经有熙熙攘攘被严严实实包裹的人,有当事人,律师,还有工作人员,江北北按照提前收到的通知信息,顺利的找到了开庭的法庭,在法庭门口的显示屏上核对了相关信息后,推门进去,由于开庭时间还没有到,里面只有一个帅帅的书记员在忙。

“你好,我是今天的原告代理律师 。”江北北礼貌得和书记员打招呼。

“今天开庭需要穿律师袍。”书记员忙得不可开交,飞快地抬头望了一眼江北北同样快速地说到。

“你们提前没有通知,我没有带呀。”张北北急忙解释。

“没关系,你从这里出去朝南走没那个门进去就是检察和律师换衣服的地方,去借一个去吧!”

“请问哪那边是哪?” 江北北问,她确实不直到南边是哪边,因为在成都只有上下左右的概念,根本没有东西南北的概念。到

“呵呵,,,你们南方来的律师都不分南北吗?”书记员又抬头看了看江北北笑着问,道了谢之后江北北顺着书记员手指的方向直奔律师换衣间,刚走到门口看见一个熟悉的背影,江北北惊得张大嘴巴,飞机上碰到的那个大叔竟然身着律师袍从换衣间走了出来,今天穿着律师袍的他比之前多了一份庄严,身边跟着同样穿着律师袍的高高大大的男生。

他也看到江北北,他稍微愣了一下,但是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示意身边的男生先进法庭。

“你怎么在这里呢?”江北北脱口而出。

“我怎么在这里?我来工作啊?”欧阳海岸温和而又微笑着说,但是眼神又明显是在告诉江北北你问的这个问题有点奇怪,好像在说我难道不能在这里?

“天啊,你也是律师啊?”江北北恍然大悟。

“嗯。。。对啊!”欧阳海岸眼里的笑意更浓了。

“你在那个法庭。”

“我在民九啊”

“我也在民九”

欧阳海岸换完衣服就出去了,留

法庭是律师的战场,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只好披上盔甲,就会拿起自己手里的武器魏当诗人争取权利,只不多他们的武器式每年更新的繁多的法条和永远不能停止的学子能力,还有严禁的逻辑思维以及鉴定的立场,

欧阳海岸和江北北分别坐在原告和被告代理人席上,法官助理宣布完法庭纪律之后,法官的法槌击响,宣布正式开庭:

下面开始核对原被告方身份信息,,,,,,,,,,,,,,,,,,

“请原告代理人说出原告的诉讼请求以及理由“

江北北把话筒往自己的方向拉了拉,开始根据起诉书的理由读:

原告和被告原是恋爱关系,2016年两人商议决定结婚,被告要求原告在结婚前由原告出资购买一套住房用于婚后共同居住,于是,原告于2016年5约通过原告表哥账户转账给被告账户120万元,第二天,被告到名为长城地产的开发商处交付房子首付100万元,被告只允许写一个人的名字,念在以后要过日子的份上,原告答应了,,第二次付款时间未次年的三月份,原告晴子到售楼部交款200万,第三次付款是2018年的9月份,由原告将100万转入被告母亲的账户里,并注明房款。房价共价值450万,被告支付了30万元,原告的诉讼请求是要回属于我们的房子,我们把30万差价补个被告。”

法官问被告:你们有什么诉求吗?

法官话音未落,欧阳海岸旁边的年轻律师清了清嗓子:

“现在么有任何证据房子是原告的,我国房产是登记制,现在房子登记在我方名下,”

欧阳海岸在整个庭审过程中始终没有说一句话,最后法官宣布庭审结束,择日宣判,如果你们在玄蕃之前自己能调节号,通知法院

走出法庭,在走廊上江北北在法庭的台阶上追上了欧阳海岸,:欧阳律师。。。。欧阳律师,

欧阳海岸在前方10米的地方停了下来,交代身旁的实习律师悻悻离开后,往回垮了几步,等待在原地。

江北北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到:“欧阳律师,可以聊聊吗?”

“你好!请问什么事情?”欧阳律师礼貌地问。

“是,,,是案子的事情。”江北北轻声说。

说话间不停的哈着气,北方的极寒天气让她有点受不了,欧燕海岸看在眼里说:

“要不是咱们上车里去说吧,这里天太冷了吧,是不是?”

江北北点点头跟在欧阳海岸身后,恰好刚才的律师助理开着车过来了,欧阳海岸为江北北拉开了后车,四座的奥迪a8做起来非常舒服,江北北正要开口说案子的事情,欧阳海岸做了一个停止的动作,说到:

“到那里去谈吧!”江北北顺着欧阳海岸手指的方向望去,一间俄罗斯风格的红砖建筑,圆圆的屋顶下一排白色的木头拱门一字排开和街沿是哪个的白雪自称一体,沿着拱门的轮廓摆着五颜六色的石头,雪的光亮照在石头上,漂亮极了。

欧阳海岸为江北北拉开了半扇拱门,催促着江北北快进去,江北北快速进入另外屋内,飘着浓烈的咖啡香味的咖啡馆里,里面暖暖的空气,让江北北有点恍惚。。。。。

昨天还是互不相识的两个人,今天却在温暖的咖啡馆思想相对,盘膝而坐,人的缘分真是妙不可言,江北北想到这些的时候情不自禁的嘴角上扬,傻傻的笑了。

欧阳海岸从厕所出来的时候远远地瞧见江北北一个人在傻傻笑着,嘴角也情不自禁地跟着上扬。

服务员很快送来了一杯意大利浓缩咖啡和一杯卡布奇诺,欧燕海岸把卡布奇诺推到江北北的面前,自己留下了意大利浓缩,轻轻咂了一小口,问到:

“你是叫江北北吗?江水的江南北的北,看来我们的确是很有缘分。”欧阳海岸温和的说到,声音磁性而有力量。

“是的。。。。没有想到我们两个竟然是同行耶。”江北北显得很兴奋。

“呵呵。。。是的,同行,觉得哈尔滨怎么样?气候没有你家那边好吧!”

“雪景很漂亮,比电视里面看到的都好看。”江北北由衷的回答道。

“是吗?”欧航海岸明显愣了愣,可能没有想到江北北这喜欢哈尔滨的雪。

“真的,你们生活在这里的人真幸福,每天睁开眼睛就能看见这么漂亮的雪景。”

“哈哈哈,我们都羡慕你们成都呢?你们那里的气候多好!”

两人正相谈甚欢,欧阳海岸的电话响了,他翻开手机看了看,快速起身接电话去了。

等他再回到位置上的时候,刚一落座就叫来了服务生,然后对江北北说;我们就在这里吃饭可以吗?

江北北连忙点头说好好好。。。。

欧阳海岸低头看着菜单,嘴里一边报着各种各样的菜名,一边翻看着菜单上的花花绿绿的图片,有的菜名江北北没有听过,他就轻声解释着原料以及做法,还有吃起来的口感。

江北北认真听着欧阳海岸说的每一个字,不发表任何意见,任由他决定要或者不要哪个菜,一是东北菜自己确实很对都没有吃过了,二是这个男人强大的气场和不苟言笑的表情面前,江北北平时的巧舌如簧毫无用武之地了。

服务员很快就上了菜,欧阳海岸一直陪着江北北闲聊其他的,并不急着开口问什么事,

“欧阳律师,刚才说在判决书下来前,叫我们双方自己调解,你们那边愿意调解吗?”

“那个案子是我学生的案子。”欧阳海岸没有抬头,下意识的回答道,

“他不是你学生吗?”

“是的,但是他也是一个有独立思想的人,准确地说是一个优秀的律师。”

“可是,欧阳律师,能够调解成功的话对大家都是一件特大的好事啊。”

“呵呵。。。。。。”

“我们原告确实付出了这么多钱。。。。。”

“我想我们谈案子不合适。。。”欧阳海岸看起来还是很柔和,但是态度和语气却很坚决不容反驳。

江北北看“情况不妙”迅速转移了话题,预感这个话题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了,她指着眼前的一个盘子变轻夸张地问:

“这个是什么豆腐,很好吃的。。。。。。”

她自己绝对不是去眼前这个不管是从经验,气场,专业能力上都不是一个层级上较量人了。

做律师的这点风向还是看的出来的,江北北暗自叫苦,不过也没有啥,作为律师,她还是见过一些场面的。

“欧阳前辈,你做律师多少年了?”江北北想既然不能说正题,那就拍拍你的马屁吧,反正拍马屁又不犯法。怎么着也不能白来啊!

“我都老了,我干了快二十二年了,快干不动了。”欧阳海岸话虽然这么说,脸上却没有一点放弃的意思。

“那您是我的前辈和老师了,我要向你学习。”欧阳海岸呵呵呵的笑吗,看上去有些像孩子般开心,吃了饭,江北北和欧阳海岸走出咖啡馆的时候。天上的白雪飘得更加稠密了。一会儿,头上衣服上挂的满满的雪花片。

江北北脑海里蹦出了男朋友杨洋洋在网上看来的一句话:等到冬天我们一起去看雪吧,那我们就可以一起白头了。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