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大巫之主(尼斯湖大水怪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大巫之主

作者:尼斯湖大水怪

简介:修士与妖兽横行的六洲,谁是棋盘上的那枚棋子?历史和星宫的迷雾,又是谁抗下了天命?残卷、丹药、法阵、符箓;御剑术、封印物、夜魔信徒…这是一段成为上古大巫的传说。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大巫之主

《大巫之主》第1章 新道生免费阅读

“那新来的道生是个什么样的人?”

“很沉稳,坐了半个时辰,姿势都没有变过,只在刚进院的时候看了看周遭,随后进屋便拿出了经书默背去了…事实上,他看的经书我扫了一眼,看的是《大道心经》,真不像他这个年纪该看的书。”

“看这等经书,有意思…等等,你说他这个年纪?他啥年纪?”

“十岁。”

“?”

“他说他十岁了,不过看起来实在是过于沉稳,我总感觉实际年纪要更大些。”

“哦,对了,他是苏云的儿子。”

“苏云?他儿子苏青不是已经毕业离开道院了吗,怎么又来一个儿子?”

“这是他小儿子,和普通人家生下的。”

“哦,那他这血统岂不是不纯净?虽说天下人格皆一等,但修行资质还是有所差别的,你确定他能跟得上道院的修炼?”

“灵源道长测过了,体内灵源为上玄月,修道应该不成问题。”

“上玄月?那修道确实不是问题,想必是他父亲的原因,只可惜要是母亲也是修士的话,估计会和他那位优秀的哥哥一样,灵源满月。”

“好了,你下去吧,剩下的事让我们几位道长再考虑一下。”

伴着一道吱呀声,屋门缓缓关闭。

“关于这位新道生,各位道长都说说自己的想法吧。”

说话者坐于屋内一座方桌正前,声音有些苍老,头发和胡子皆为银白色,有些散乱,这让他的年纪显得更大了些,双目有神,面容和蔼,乃是这座道院的院长子不语,道号灵阳。

“院长,我们秦仙道院自创院至今已有百年,从未有一位道生是修士和凡人所生,他这血统不纯,恐怕会坏了咱们道院的风水。”

说话者一袭漆黑道袍,面色有些发红,短发,鹰鼻,中年男子模样,乃是秦仙道院的教导,灵修道长陈岐。

“陈岐道长,咱们修士讲究探求真理,‘恐怕’一词有些不够妥当,既然你担心新道生会坏了咱们道院的风水,何不算上一卦,看看上天怎么说?”

说话者年纪不大,青年模样,长相有些清秀,一袭白色道袍,乃是秦仙道院的灵清道长李逍白。

陈岐并没有理睬李逍白的话,他甚至觉得李逍白都没有资格坐在秦仙道院的道长阁内议事。

“可这是法务部送来的人,咱们不收怎行?”

“法务部虽然管理大陆各项事宜,但和咱们众道院从来都是合作关系,不是从属关系,道院有权利也有实力拒绝法务部的决定!”

其他道长感觉这气氛甚是诡异,看样子,灵修道长是完全不打算接受这位新道生。

见院长迟迟没有发话,陈岐起身开口道:

“院长,能否给我半个时辰,让我去见见这位新道生,看看他符不符合咱们道院道生的标准,我以天道发誓,绝对不参杂任何个人感情。”

陈岐离开后,道长阁内。

“不语,你真的放心让陈岐去面试那位新道生吗?”

“灵济你慢慢就会知道,灵修这个人呐,对于关系道院的事,他必须亲自确定,心里有了判断之后才放心。”

子不语呵呵笑道:“而且我今天已经算过了。”

道长阁外的庭院内,树影斑驳,草坪间有十余株数人合围才能抱住的大树,此时烈日炎热,蝉鸣声不绝于耳,在心静之人听来自是闲适,而心恼之人听来自为烦躁。

陈岐穿过庭院,来到偏厅前,停下脚步,望向厅里的那名少年,双眉微皱。

那少年穿了件有些略大的白色云纹道袍,容颜微稚,确实是孩童模样,眼眸明亮带着些许深邃,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似乎世间一切事物的发展都在他的心里有了大概。

少年此时端坐,微微靠着木椅,手持书经,神情平静,在他身前摆的一盏茶早已没了热气。

陈岐顿时觉得这位少年一定是个难以打交道的人。

好在,这种人往往也很是骄傲。

“道长,您来了。”

便见那少年起身,向着这位黑袍红脸短发鹰鼻的男子行了个晚辈礼,随后将经书收进了脚边的行李内。

行李看起来甚是普通,但被整理的极有条理,完全看不到旅途上的风尘,在那行李上横放了一把白色木制长剑,只是剑身上依稀能看见些许磕砍留下来的凹口。

陈岐微微点头,随后进了屋,接着便坐在了少年另一侧的木椅上,接过管事妇人端上来的茶,看着少年平静道:

“大琼峰脚下的洛阳城去过了吗?那里的天书阁有逛过吧?洛阳宫也不错,风景都极好,当然,这些地方也是凡人工作的好去处。”

说话间,这“凡人”二字的语气加重了几分,但凡是个聪明人,估计已经听出了陈岐话中的真正含义。

或许那些几岁的孩童不明白,但苏明他不是,他怎能不懂这位道长的意思,但他只是微微一笑,简短而又恭敬的回道:“还未曾,过些日子便去看看。”

“哦?这么说来,你一到洛阳城,便先来了道院了?”陈岐端着碗盖,悬在半空问道。

“学生本该昨日就到,但不巧路上遇上了些事耽搁了,所以今日直接就来了。”苏明回道,说话间准备从怀中拿出那封法务部撰写的推荐信,但被陈岐摆手打断了。

“唉,先别急。”

陈岐神情冷漠,心想这小子估计是知道自己出身不好,从一个偏远城乡来到这繁华的洛阳,修士圣地都不先去看看,反而是直接就来了道院,生怕是担心自己被拒绝,这心思有些急切了。

“你案上的这杯茶,茶叶乃是大琼峰峰顶的白春茶,洛阳城采购也得是十两白银换一两,再看这茶杯,更是出自南方景阳城的汝窑所制,价值比那黄金还要贵。这茶都凉了,你也不饮,说明你没有喝这杯茶的命。你只不过是凡人的后代,终究不是正统的修士血脉,我们秦仙道院自古以来也没有收过你这类人,况且就算你成了道院的道生,今后你日子过的也不会太舒适。”

陈岐声音很平静,没有刻意的盛气凌人,但却处处感觉,他正在从高空俯看地面的一只蚂蚁。

但这分明就是一种羞辱,尤其是那句“你只不过是凡人的后代,终究不是正统的修士血脉”。

对于一个骄傲的少年,这句话便是那道不可触碰的底线,大概很多人听后都会选择与之愤怒的辩驳,取出书信撕成两半,再扔到道长身前,说上一句“这道院不来也罢”的豪言壮语,然后骄傲的离开。

当然,这也是陈岐道长所希望看到的。

但苏明只是眉头一皱,脸色并没有什么变化,此时他的手还在怀中,指头还摸着那封微硬的信纸,随后又把信放了回去,看着眼前这位道长,问道:

“晚辈不懂,咱们这是第一次谋面,您却句句想赶我走,我能问句为什么吗?”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