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重生之嫡女步步为营(东拼西凑的哥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之嫡女步步为营

作者:东拼西凑的哥

简介:她是太傅之女,大将军的外孙,一世成妃,受尽万千宠爱于一身,活了半辈子才发现一切都是场阴谋,为的是那高位和手中无限的权利……重活一世,她要翻天覆地闹一场,为她汪家讨回一个公道……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重生之嫡女步步为营

《重生之嫡女步步为营》第1章 重生免费阅读

天启四年,边关暴乱,民不聊生,当今在位乃五皇子裴清译,为人狡诈至极,早失民心。

可惜顾缈音太晚才看清,终究是迟了一步。

顾缈音动了动胳膊,锁链发出叮当的声响,她身处一潭水牢中,头发如野草般杂乱的披在肩头,浑身散发出阵阵酸臭,她腰身以下的肌肤早已被污水泡的肿涨,伤口更是可怖的腐烂成肉糜,可她,却一声不吭,平静的望着水面。

“吱呀……”

远远的传来阵脚步声,她眨了眨双眼,抖落了睫毛上的尘埃。

“妹妹。”

水牢外立着身穿华服的女子,头戴珠钗,左右婢女相随,还有一人,竟是裴清译的贴身内侍官。

“啧啧,这水牢的滋味一定不好受吧。”顾嫆捂住口鼻,皱了皱眉头。

她抬起眼睑,扫了顾嫆片刻。

顾嫆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虽是长女,却不是嫡。

“何事。”

“哼!何事?”

顾嫆变了脸色,她最看不上顾缈音这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就算是嫡女又如何?现在还不是沦为阶下囚,一个笑柄罢了。

“哦~我忘了妹妹身陷水牢,还不知道外面的情况。”顾嫆踱着步子,边说边瞧她的神色,“平远大将军半月前出征边关,据探子来报,两日前……役了。”

“什么?你说什么?”

她怔怔的盯着顾嫆,又像是在望着虚空,缓了好一阵,她才落了眼泪,声嘶力竭的质问,“你们怎么能让年近六旬的老人出征边关,你们怎么如此狠心!裴清译啊裴清译,你竟如此无耻,对一个年迈、没有半点威胁的老人下手!你简直不是人!畜.生!畜.生!”

那是最疼她的外公,最护短的外公啊!

“放肆!当今圣上也是你能言论的?”高公公喝叱道,“娘娘,奴家尊称您一声娘娘,是奴家给您颜面,可您不必怨声载道,别说平远大将军年近六旬,就算八旬也得出征咯,这是圣上的恩泽,让大将军为国捐躯,这是莫大的荣耀!”

“放.屁!”

高公公抖了抖手指,“你……敬酒不吃吃罚酒!”

“高公公,何必跟这种人争论呢,有失体统。”

“是,贵妃娘娘。”

“贵妃娘娘?”她轻声喃道。

顾嫆得意的抬起下巴,“顾缈音,这有什么好惊讶的?清译还答应我,再过几日就封我为后,到时,普天同庆,没人记得你,也不记得汪家。”

“可惜了你那花容月貌的表妹。”

顾缈音急忙追问,“我表妹怎么了!”

“呵……听说她半夜被贼子劫走,失了清誉不说,还曝尸荒野。”

“噗!”

她气急攻心,猛的喷出一口鲜血,这些月来受到的刑法都没有此刻难受,她感觉她的心肝脾肺胡乱搅着,疼痛万分,比凌迟还痛。

“还有,你最得力的两个婢女,我已经将她们发卖到楼子里,平日里,那两个贱.婢就伶牙俐齿,我猜,到楼里定能把那些恩客哄得高高兴兴。”

顾嫆趾高气昂的哼了声,享受着此刻顾缈音失魂落魄的滑稽模样。

“高公公,宣旨吧!”

“是。”

高公公俯低身子,接过圣旨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顾缈音顾氏与人苟且,有违妇徳,尽失皇家颜面,从嫁八年,无后为大,此,废黜妃位,赐毒酒一杯,钦此。”

“与人苟且?无后为大?哈哈哈哈……要想让我死,何必寻这些由头。”

顾缈音闭上双眼,回忆起几月前那场闹剧。

那一日,是一年一度的百花节,有品相的官员都可携带家眷进宫赏花,不知怎的,裴清译破天荒以爱妃的名义赐了她许多酒。

她很久前便知晓,从前的裴清译忌惮她外公平远大将军,忌惮她的舅舅安定彪将军,忌惮她汪家,而他从来就不曾爱过她,可她,却天真把利用当做爱,信他,护他,直到最后才明白,她不过是枚棋子罢了。

当汪家的势力渐渐削弱,裴清译也逐渐露出了真面目,看她的眼神全然没了关心,只剩下不耐烦和厌恶,原来,这一切都是他在逢场作戏。

可她怎么也没想到,裴清译这么狠,趁她喝醉把她送上了别的男人的床,不顾八年来的夫妻情分,让她在数百名官员面前无地自容,有奚落的,有嘲笑的,有恶心的,有讨厌的,偏偏就没有人站在她这一边。

是了,人间冷暖世态炎凉,这个道理,她一向就懂。

“可是,我觉得这个死法太便宜你了。”

顾嫆的话将她拉回现实,她耷拉着头颅,像个年过半百的老妪。

“将她拉出来。”

高公公有些为难,“贵妃娘娘,这……不太合礼数。”

“怕什么。”

顾嫆不屑的瞟了她一眼,“横竖都是一死,只要管好你们的嘴巴,没人会知道,再说了,清译喜欢我,我想怎么做他都会顺着我,你们区区一个奴才,也敢管主子的事?”

“小的不敢!”

“来人!把她给我拉出来!”

“是!”

几名狱从解开她手上的锁链,她噗通一声沉入水中,狱从粗鲁的将她拖上岸,摔在顾嫆的脚下。

顾嫆捏紧她的下巴,瞧她生的一副狐媚样子就来气。

“给我刀。”

“顾嫆,我自问不争不抢,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你为何要处处针对我?”

“哼!不争不抢?”顾嫆朝她脸上啐了口唾沫,“我最最看不上的就是你这模样,我最恨的也是你不争不抢!凭什么你一出生便是嫡女,凭什么你身后有汪家这么个靠山,凭什么你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凭什么大家都要看你脸色,论样貌,你是生的明艳,可我也不差,论身份,你是汪章的外孙女,可我与你也是同一父亲所生,所以我恨你,我恨你总是骑在我的头上,我恨你总是轻而易举的得到你想要的东西,所以,我就是要毁了你最珍重的东西,比如……汪家,你的外公,你的舅舅,还有你的表妹。”

“这些全部都是你做的?”她眯了眯双眼。

“当然不是,你可知有多少人动过汪家的心思,又有多少人横插一脚,我只是,顺水推舟而已,不过,你那表妹,从头到尾确实是我设计的。”

顾缈音望着眼前这个魔怔的女人,从所未有的爆发出满腔的恨意。

怪她,太过懦弱,太过无能,不争不抢,让汪家的境地越陷越深。

怪她,识错了人,爱错了人,护错了人,让外公舅舅失望。

怪她,害了汪家,害了表妹,害了两个对她忠心耿耿的丫头。

一切都怪她,如果她的一生还能重来,她一定不会重蹈覆辙,她要让那些瞧不起她们汪家,奚落她们汪家,随意践踏她们汪家的人都付出代价。

“顾嫆,裴清译,我一定会让你们死无葬生之地。”

“就凭你?不妨再告诉你一个秘密,你曾经流过产,也是我做的手脚,不过,清译也不会让你怀他的孩子,他连看你一眼都嫌烦,怎么会喜欢你肚子里的孩子?你这么多年没有身孕,还不是因为清译给你喝了汤药,你还真是可怜,自始至终,他都不曾爱过你。”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顾缈音摸着平瘪的肚子笑出了眼泪。

“哈哈哈哈,顾嫆,裴清译,你们不得好死!哈哈哈哈哈哈,你们不得好死!”

顾嫆嗤笑着,刀刃划过她的肌肤,鲜红色的血珠顺着刀尖滴落,她咬住嘴唇,死死的盯着眼前的人,那怕死!她也要记住顾嫆的样子!

踏着我们汪家的身躯,饮着我们汪家的骨血,就这么心安理得吗?

“哼!我看你能忍到何时!”

顾嫆像发了疯似得在她面孔上胡乱划着,直到整张脸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最吓人的是,她的双眼瞪得像铜铃一般,阴森森的令人背脊发凉。

顾嫆划得累了,也懒得折腾,却还是不解气。

“拖下去,五马分尸。”

“贵妃娘娘……”

“还不快去,难不成,等着本宫亲自动手吗?”

“是!”

狱从拖着她的手臂前行,地上染满了鲜血和脓水,她望着蓝蓝的天空,从眼角滑下眼泪。

娘亲,舅舅,外公,表妹,我来找你们了。

是音儿对不住你们,来世,音儿再补偿你们。

随着马儿的嘶鸣,“噗嗤”几声,行刑的场地便血花四溅,只留下零碎的尸.块。

“把她的尸体扔到野外,让那些畜.牲吃了她。”

狱从应了声,匆匆去处理了,跟着顾嫆的几位婢女吓得直打哆嗦,头也不敢抬。

“轰隆隆——”

天空忽然电闪雷鸣,不出片刻,淅淅沥沥下起了大雨,雨水冲刷着大地,连带着血水也一并冲洗了干净。

几只野狼在荒地里寻找吃食,刚想一口衔住新鲜的尸块,却被突然闪现的一道金光吓得呜咽,一溜烟儿,便跑的不见踪影,谁都没有发现刚刚神奇的一幕。

雨还在下着,丝毫没有停止的迹象。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