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满级绿茶女配在线撩夫(程霜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满级绿茶女配在线撩夫

作者:程霜

简介:时花菱穿书了,原主为退婚跳湖后落下重疾,成了郁郁而终的炮灰女配。为改命她化身绿茶女主,立志紧紧抓住身边这位面瘫侍卫,狠狠打脸某些小人。侍卫被罚,她扑到侍卫身上,“要打就打我吧,岳池本就是我的人。”舍妹精心设计要跟侍卫告白,她泪盈盈的倒下,故意露出救他时留下的伤疤。侍卫身份暴露,被眼红的舍妹下药。系 统:这是改命成为女主的最好时机。醒来后她和侍卫面面相觑,她扶了扶酸涩的小腰,转身就逃。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满级绿茶女配在线撩夫

《满级绿茶女配在线撩夫》第1章 穿书自带女主系统免费阅读

“姐姐!”一大早,就有一人拖着哭腔跪在了时花菱的身前。

时花菱眉头轻蹙,放下手中未绣完的嫁衣,扶起了地上不断抽泣的舍妹时花娇。

“妹妹快起,发生了何事,你为何哭成这样?你告诉姐姐,姐姐定给你做主。”时花菱连忙扶起时花娇。

“姐姐,我说了姐姐可千万别生气。我其实……同岳池早已有了夫妻之实。”

时花娇说完,还挽上衣袖,露出白皙的手臂,原本该有一颗红点的手臂,此刻洁白无瑕。

“什么?”时花菱惊慌起身,一时间怎么也不敢相信。

“在姐姐你,尚未回府之前,我们早已经有了……,可姐姐有所不知,我和岳池本就青梅竹马。怪只怪我从未告诉过父亲,所以父亲才误点了鸳鸯谱,还望,还望姐姐成全我们!”

时花娇拼了命地往地上磕头,不一会地上就有了血迹。

“我……”时花菱瞧见地上的血迹,慌忙去扶时花娇,却没瞧见地上跪着的人抬眼间的狠毒。

突然她脚下一滑,径直往后倒去,刚好砸在了被人打碎的花瓶上。

时花菱从一阵剧痛中醒来,只瞧见床前一脸凝重的父亲和泪眼汪汪的时花娇。

时花娇立刻半跪在她床前,一脸心疼地握着她的手,“姐姐,你可吓死妹妹了,你不就不想嫁给岳池嘛,我都答应你了要好好跟父亲说,父亲疼你,一定会答应的。姐姐你为何还要这般想不开?”

“为父倒没想到,你竟这般瞧不上岳池,以后有你后悔的时候。”时太傅痛心地摇了摇头,拂了衣袖起身离开。

要不是时花娇此时头上疼得她呲牙咧嘴,她恨不得蹦起来跟眼前这个绿茶决一死战。

她好好地待在自己家里正准备泡个澡,不过就是脚下一滑,磕到了浴盆边缘,怎么就穿到了她洗澡前看的小说里?

造孽啊!时花菱快速地在脑海里回忆了下剧情。

原主本是太傅府流落在外的嫡女,满十五才被接回。

后来太傅把她许给了府里一等侍卫岳池,虽说岳池身份低微,过多了饥一顿饱一顿日子的她所求不过安稳二字,所以从未嫌弃过岳池。

可就是她的舍妹,跑来说什么他们二人早已生米熟饭,琴瑟和鸣,要死要活地求她成全。

这还不止,竟趁着她怅然若失时,扔了一地的珍珠害她滑倒受伤。

可惜原主最后也未识破她舍妹的阴险狠毒,一步一步走进了时花娇布置好的陷阱里。

为了退婚,原主竟听从舍妹的建议,在深冬里跳下了府里的荷花池。

终落下一身重疾,郁郁而终。

“啊!我好气啊!”时花菱替原主又气又不值,看着眼前满是虚情假意的时花娇,更是气不打一出来。

“主人,书中的剧情你并没看完,且听我说完后面的剧情再气吧!”突然第三个声音传来。

时花菱使劲晃了晃脑袋,以为自己幻听了,结果头更疼了。

“主人小心,我是跟着您穿书的女主系统。自原主死去,她妹妹使出百般计谋如愿嫁给了原主的未婚夫。”

“因为时花娇早知晓岳池的身份,后来岳池侍卫翻身成了炙手可热的皇子,你妹妹自然是荣华富贵享受不尽,只留原主一抔黄土。”

时花菱听完系统的话接连深呼吸了几次,才总算平复了心里的激愤,“妹妹真是好心疼我啊,哭的这般梨花带雨,好让人心疼啊!”

只顾投入哭泣的时花娇一听,一时有些呆愣,怎么感觉她姐姐言语里似乎有讽刺的意味。

“妹妹若是哭好了,麻烦帮我把岳池请过来,我有话对他说。”时花菱提起岳池,突然一脸落寞。

“好的,姐姐,我这就去。”时花娇想着是她的话起了作用,她这个心思单纯的姐姐向来最好哄骗了,于是她起身心下窃喜地叫来了岳池。

“岳池,你一会进去,可千万别怪姐姐,姐姐并不是嫌弃你身份低微,这么多年你对姐姐和太傅府如何,我都看在眼里,姐姐定是一时被他人迷了心窍,才要以死逼着退婚!”

时花娇在未进门时同岳池说的话,被系统一一转达给了躺在床上的时花菱。

哟呵!这是既陷害她因嫌弃岳池才非要退婚,又陷害她可能已经有了人,一石二鸟,果然好手段!

“岳池,我……”一瞧娇岳池和时花娇进来,时花菱连忙挣扎着咱起身。

岳池犹豫了下,还是快步走到床前,摁住了要下床的时花菱。

“岳池,你快帮我瞧瞧,我受伤时有没有弄脏了我的嫁衣,虽说我的手艺不好,但毕竟是为咱们大婚准备的……,你快拿来我细瞧瞧,看有没有弄脏?脏了话我得重绣。”

时花菱一脸急色,似乎是又牵动了伤口,忙伸手捂住自己的头,晕了过去。

岳池轻手放下怀里的时花菱,回头看向身后的时花娇,眼里满是质疑的神色,随后一言不发出门去寻大夫。

“花娇竟从不知晓,姐姐这般愚笨的人,竟也会有两幅面孔,难道真的是对岳池情根深种?呵,你也不瞧瞧像你这样的山村粗野丫头。如何配得上?贱人就是命硬,怎么没把你磕死呢!”

时花娇对着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一顿恶言相向,丝毫不念往日里时花菱待她的姐妹情分。

待时花娇发泄完离开,时花菱扶着自己得脑袋,挣扎着坐了起来。

“系统,我如何才能回去?我实在对这种宅斗大戏提不起兴致,这种傻缺模样的绿茶竟也能当女主?她在我眼里最多能算得上绿茶沫。就这还能幸福的活到最后,作者太太这三观不怕被人骂吗?”

“回主人,只要您按照女主系统指示,让原主这位炮灰女配翻身成为笑到最后的女主,您就算完成穿书任务,就可毫发无损地回到您的世界。”

“好,那咱们就联手,走绿茶女主的路,让女主无路可走。”

只一会的功夫,岳池就领着大夫匆匆赶来,映入眼帘的是挣扎着刚刚下床的时花菱,头上裹着的白布还正往外浸血。

岳池心下莫名一痛,连忙打横抱起时花菱放回了床上。

“小姐啊!你受了这般重的伤,可不敢再逞强了啊,纵使有天大的急事,也比不过你的身体重要啊!”

大夫医者仁心,一边帮时花菱处理伤口,一边嘴里嘟囔着,“小姐好好地怎么会恰好倒在摔碎的花瓶上,还有花瓶怎么会恰巧在那会碎了呢?”

时花菱眼神闪烁,“无事,不过是小伤,我只是想看看我的嫁衣是否脏了,有劳大夫您挂心了。”

所以岳池看着强忍着痛的时花菱,只觉得事情不像二小姐说的那样,大小姐既要以死退婚,又何必要在意她缝的嫁衣?

又或者,做这嫁衣不一定是为了他?

岳池不知又想到什么,神色有些暗淡。

“啊!”时花菱痛的轻呼出声,也召回了心思飘远的岳池。

岳池看大夫已诊治结束,正要跟着大夫离开,不料一侧的衣襟却被身后的人紧紧拽住。

大夫一瞧,笑了,“公子你就留下吧,不用送老夫了,小姐受了这般重的伤,是需要人陪着的。”

岳池迟疑了下,回身抄起桌前的凳子坐在床前。

“岳池,我…”

“小姐,你需要好好静养,切勿再多言。”岳池还是保持一贯的面无表情,实在看不懂他心里在想什么。

“岳池,你在太傅府上多久了?”

“我自七岁被太傅所救,已经在府里待了十三年了。”只有说起时太傅,岳池才会多说几句。

“那,你和花娇…”时花菱问到这里,手止不住地抖,像是在害怕什么。

“二小姐?”岳池听完有些奇怪,不懂时花菱这句是何意。

“今日原本是花娇来求我,说是你二人…”

“姐姐,你快看我带谁来看你了!”时花娇用手把一位一身白衣的公子推进了时花菱的闺房。

岳池下意识侧身挡住了时花菱,对突然闯进来的二人怒目而视。

“岳池,你怎么在姐姐闺房里?”时花娇原本打算把人推进姐姐闺房后就去找岳池来,这怎么还没开始行动就被岳池撞个正着。

难不成,岳池一直在照顾姐姐,不曾离开过?

“我还尚未询问二小姐,为何带一位陌生男子进大小姐房间?”

时花娇听完眼中闪过一丝狠厉,面上却是一脸委屈,“岳池,你误会了,是姐姐她非说想见一见徐公子,我这才去徐府寻来徐公子,怪我一心只为了姐姐,没考虑那么多。”

躺在床上的时花菱气的咬牙切齿,“幸好我看过书里情节,拽着岳池留下了,不然不就被你活生生搞臭了名声。”

站在一旁的徐州开始佩服时花娇说起谎来的面不改色心不跳:他们明明是在街上偶遇,哪里有她所说的特地去徐府寻他一事?况且时花娇拉着他说太傅寻他有要事,他才肯随她过来。

原来竟都是骗局!徐州眼神在这三人间周转,又闻见房间里还未散去的血腥味,怕是床上的人受了挺重的伤,而床前这位公子可能一直寸步不离的照顾着,时二小姐这次失算了。

“误会了,实在是误会了,”徐州忙作揖道,“鄙人不才,一听说时姑娘受了重伤,特意来送徐府的密制伤药,只为报答时太傅当年扶持之恩,并无他意,还望时姑娘和公子见谅。”

徐州才不愿莫名其妙被人当枪使,忙从袖中取出伤药,恶狠狠地蹬了一眼时花娇匆忙离去。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