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将门弃女有人宠(南宫落叶公山暮雪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将门弃女有人宠

作者:良笙写小说

简介:月国太子讥讽道:“堂堂巫国皇子,却屈尊降贵,迎娶我月国一个地位不如婢女的微贱女子,这要传出去,巫国人是否会以为我月国欺人太甚?”公山暮雪冷笑:“只要本皇子喜欢,哪怕她是街头乞丐,服役奴隶,本皇子照娶不误!本皇子有能力将她宠成最尊贵的女皇!”后来,某年,某月,某一天。暮雪对落叶说:“此生,本殿下只愿和你溺在这十丈红尘,缠绵悱恻“。落叶莞尔:”只要有你在,即便在这多苦红尘,我心也静安。“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将门弃女有人宠

《将门弃女有人宠》001 雪夜捡妹妹免费阅读

月国都城上京郊外,隆冬雪夜,北风呼啸。

木叶尽落的林子,被厚雪覆盖得好似一副清冷的水墨画。

水墨画中有一个极小的黑点往前移动着,许是由于雪太厚,路太滑,它总是不停跌倒,又不停爬起来。

待黑点渐渐靠近。

透着朦胧的雪光,大致可以看清这是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儿。

小脸通红,焦急的神色干扰了眸子里的清亮。

“妹妹!”小女孩稚嫩的嗓音被风雪剥削得毫无穿透力。

“五妹!呜呜……你在哪里?呜呜……”

小女孩一边抹眼泪,一边在雪地里艰难地翻找着什么。

此林名叫净子林,城中人家凡生了残次品的女婴,大都会被扔在此林中,自生自灭。

婴孩的尸体来不及腐化,便被林中的野狗野狼叼食了。

尽管净子林中冤魂无数,却仍旧是一片美丽的林子。

山木,溪泉,磊石,疏淡自然,仿若人为涂抹。

一只野狗正慢慢靠近,停在不远处低头闻嗅着什么。

小女孩发现了野狗。

“啊!不要!”

她惊叫起来,抓起一个雪团儿扔向那野狗,“滚!滚开!”

野狗被吓了一跳。

待看清攻击它的是一个小小人儿后,狗胆儿瞬间就大了起来。

它龇牙咧嘴,面露凶相,匍匐着前半身朝小女孩狂吠。

小女孩似乎并没有被吓倒,她看见了野狗刚才闻嗅的雪地中露出了一方衣角儿。

“五妹!”

小女孩扑了上去,飞快地扒开积雪,一个厚厚的襁褓露了出来。

“五妹!呜呜……你要活着!一定……要活着……呜呜……”

小女孩将襁褓紧紧抱在自己怀里,希望用自己小小的身体去温暖她。

许是有了瞬间的温暖,那襁褓中的婴儿“哇”了一声。

尽管声音很弱,小女孩还是欣喜异常。

“呜呜…太好了!五妹……你还活着!……呜呜……”

一旁的野狗,蓄势待发地狂吠了良久,见这小人儿完全忽视了它的存在,就颇为生气,它猛地上前一跃,咬住了小女孩儿的手臂。

幸亏穿着厚厚的棉衣,不然小女孩的整条手臂都要被它给撕扯下来。

小女孩惊叫起来,一边搂紧了怀中的婴孩儿,一边用脚去踢那野狗。

眼见着怀中的襁褓就要滑落,忽听“咻”一声,那野狗应声倒地,狗头上插着一只羽箭,箭翎轻飘。

小女孩惊魂未定,顺着射箭的方向望去,只见两位骑手静静地立在不远处看着她。

貂毛大氅,绒耳帽,不是一般的打猎人。

“还不快过来!”听声音是一个少年人。

小女孩儿抱着襁褓,艰难地站起来朝那两匹马走去。

雪太厚,小女孩儿走得踉踉跄跄。

那少年有些不耐烦了,他跃身下马,三两步跨到小女孩跟前,弯腰将她与襁褓一起抱在了怀里。

“少爷”另一人立即下马,听声音年龄也不大,“这在净子林是常事儿。月国,你知道的……”

少年没答话,直接抱着她俩上了马,“家在哪里?”

小女孩儿浑身哆嗦,言不成调,“南……南宫……家”。

“南宫?”少年显然有些吃惊,但他没再多问。

两匹马加快了步伐往城门走去。

少年解开自己的貂毛大氅,将小女孩与襁褓一起裹在了自己的怀里。

身体渐渐暖和,小女孩儿怀中的襁褓哇哇哭了起来。

“五妹,再忍忍”小女孩儿撩起襁褓一角,用手指摸摸她的脸。

少年垂目望去,只见那襁褓婴儿上唇缺少了一块,露出了半寸牙床。

兔唇?

这在月国注定是要被遗弃的。

到了南宫府门前,少年将小女孩抱下了马。

小女孩抱着襁褓,向少年弯腰深深鞠了一躬,便转身走向南宫府门。

“少爷,我们快些回去吧,不然老太爷又得念叨了。”

被称少爷的少年这才转身上了马,不一会儿便消失在了雪夜中。

南宫府邸内,冰雪覆盖了高矮疏密不一的宅院楼宇,现出层次分明的黑白色。

天寒地冻的夜晚,没人在外走动,

小女孩抱着襁褓飞快地奔跑在弯弯曲曲的回廊里,终于在府邸侧角的一处简陋小院儿前停了下来。

她抬手拍了拍院门,颤着声儿喊“姑姑开门”。

只听院门内有咯吱咯吱的踩雪声,随即院门被打开了。

“你这丫头,不要你去,你偏不听,冻死在外面才好!”开门的是一位40多岁的妇人。

小女孩没有答话,一猫身便钻进了院内。

几间低矮的房子窝在小院北侧,昏黄的灯光自其中一间透射了出来。

“姑姑快热些稀粥!”小女孩边说着,便抱着襁褓往火炉子边上靠。

“还活着?”妇人问。

“活着,许是饿坏了,姑姑你且快些!”

妇人便慌忙将半碗稀粥放在了炉子上。

“真是造孽啊!”昏黄的灯光下,妇人抹了一把眼泪。

小女孩仍旧没有答话。

她暖了暖自己的手,拿起木勺子舀了半勺稀粥放在嘴边吹了吹,然后朝婴儿嘴里喂去。

这女婴自生下来就没有吃过一口母奶,所幸对稀粥并不排斥,她闭着眼睛,伸出粉嫩的小舌头添了添。

“啊,太好了!妹妹,能吃东西,就能活下来!”小女孩特别开心。

深夜,屋外寒风呜咽,雪又紧了几分。

简陋的小屋内,女孩抱着襁褓婴儿缩在被窝里,静静听着外面的风吹雪落声。

一旁的中年妇人则沉沉地睡去。

“她们长得美,就我俩长得丑”小女孩对着婴儿悄声呢喃道。

“我出生的时候,月国正是金秋时节,院中的木叶落尽,姑姑就为我取名落叶……”

小女孩笑了笑,“落叶挺美的,我喜欢。”

“你呢,刚出生就被抛弃,像垃圾一样,被扔在雪堆里”,小女孩哽咽了一瞬,泪目着笑道,“不过,你竟活了下来,妹妹,你好坚强哦。”落叶用稚嫩的手指轻轻拨了拨婴儿的小脸。

婴儿被落叶的手指拨醒了,哇哇哭了两声。

“说什么呢?还不睡?”中年妇人翻了个身。

落叶看了一眼姑姑,呵呵一笑,“我在为妹妹取名字呢!”

“唉,都是苦命人,随意诌一个就算了。”妇人叹道。

落叶没有答话,她亲了亲怀中的婴儿,小声道:“你就叫春草吧,春天里的小草。”

——

作者有话说:

欢迎头条的友友们支持。祝大家2020渡过难关,脱单,赚钱,幸福,快乐。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