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重生团宠:豪门真千金又美又娇(公子霁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团宠:豪门真千金又美又娇

作者:公子霁

简介:楚茵茵重生了,变成对头家族流落在外的私生女秦莳语。上辈子是世家名媛典范的她,这一世想恣意的活一次,不过在此之前,她要让所有人都知道,私生女照样是真千金!这是一个腹黑名媛重生到小可怜私生女身上,打脸虐渣顺便给自己找了个忠犬大佬做伴侣的故事。1v1,男强女不弱,绝对宠文。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重生团宠:豪门真千金又美又娇

《重生团宠:豪门真千金又美又娇》第1章 世上再无楚茵茵免费阅读

楚茵茵梦魇了。

她站在一片大雾中,前后左右都看不清楚,只有她孤零零的一个。

“爷爷?”她试着喊了一声,发现嘴只能动,却发不出声音。

楚茵茵心里一惊,缓缓地向前走,想冲开这层迷雾看清前路。走啊走啊,不知走了多么远,都像是在迷宫里打转,天地一片混沌。

她这是在哪里?爷爷呢?家里人呢?

莫非这是末世?

看看身上,是一件她不记得自己有的大红色衣服。有点丑。

看看天色竟然越来越黑,不由有点慌,更想快点离开这里,可是前路茫茫,应该怎么走出去?

手腕上的血珠手串,这时奇异的亮了起来。越来越亮,就像是夜明珠,照的楚茵茵皮肤发烫。

远处,走过来影影绰绰的两个人,看不清模样,只是看得出身材高大,应该是男人。

他们走近了,来到楚茵茵面前,目无表情的伸出了手:“拿来吧,一物换一命。”

楚茵茵吓得把手背到了身后,转身就想跑,却似是被定住了,再也动不得分毫。

其中一人向她吹了一口气,茵茵眼睁睁看着手腕上的血珠自如的脱离了她,飞向了那二人。

接到了手串,两个人对视一眼:“可以交差了。”丢下这句话,他们轻飘飘的向远方飞去。

楚茵茵心里一阵冰凉,那是……她的血珠,家传之宝。

迈开脚步她就想追,可是双腿都不听使唤,她一着急,气怒攻心就感到一阵眩晕,软软的倒在地上。

手上传来一阵刺痛,楚茵茵一个激灵就睁开了眼睛。

入眼处,是一片白。

天花板是白的,墙壁是白的,身上的被子是白的,就连床单,也是。

她眨巴眨巴眼睛,就看见一个小姑娘从她身边直起了身,穿着天蓝色护士装,戴着天蓝色口罩,正轻手轻脚收上方的点滴瓶。

楚茵茵眼珠一转看向右手,难怪手疼,刚拔完针啊。

她有点恍惚,那梦境太过玄幻,让她一时还回味着出不来。

对了,血珠呢?好像是被人抢走了!如此真实地梦,让她连忙看向左手。

光秃秃的左手腕,彰显着她的宝贝已然不在。楚茵茵急切的想坐起来,却感觉天旋地转,小护士吓了一跳,连忙扶住她。

“秦小姐,请不要激动,您现在有轻微的脑震荡。”小护士认真的告诫,话语里还有几分忐忑。

这可是秦家送来的,护士长说了,四大世家的人得罪不得,她可要仔细照料。不过听血液科的八卦,这小姐是刚找回来的私生女呢!上流社会圈,真乱。

楚茵茵抓到了她话里的重点,秦小姐,谁?这让她脑子有点乱。

对了,她记得是来医院例行检查的,貌似在路上出了车祸?那撞击,到现在都让她心有余悸。

犹记当时自己的头向车玻璃狠狠撞了过去,就连那玻璃碎裂的声音,还似乎在耳边回响。可是,她现在怎么只觉得晕,却一点都没感到痛?

伸手摸摸额头,她僵住。原来光洁的地方,此刻覆盖着一层厚厚的刘海!

这是什么?

“护……士。”楚茵茵一张口,又呆住了。

这不是她的声音!她的声音很有质感,低沉微哑。可是,现在,这一口软糯的甜音,又是何方妖孽?

护士收好推车,看着发呆的楚茵茵,想起来病人醒了是要通知医生的。她刚想按铃,却在要触到时收回了手,掩口轻笑,推着车闪速离开。

楚茵茵也没指望她回答,她的心里此刻乱糟糟的。

护士叫她秦小姐,外貌和声音也都不属于自己,如果是自己住了院,爷爷和爸妈是一定会守着的,可现在……

不敢再想下去,她拉过被子蒙上头,可能还在做梦,睡一觉就好了。

小护士把手推车推到护士站,从抽屉里摸出一枚镜子,左照照右照照,又拿出唇彩给红唇添妆,这才满意的收起来。

她起身走向长廊左侧的医生办,每一位住院医生都有自己的办公室,门上标着医生的名字。

来到最后一间,她绯红着脸轻轻敲了敲。

里面传来醇厚的男低音:“请进。”

小护士又紧张的撩撩头发,这才推门而入:“顾、顾医生,高等病房的病人已经醒来……”

端坐在办公桌前的男人戴着一副无框眼镜,正在研究一副脑ct片子,闻言抬脸看她:“知道了。”

想了想,他戴上口罩站起身,“去看看。”

小护士跟在他后边,双手捧着小脸,脸若桃花红。顾漠医生长得好帅啊,他在跟她说去看看呢,心跳得好快哟。

看这身材,挺拔修长,白色医生服下,会是怎么样的风景?有没有六块腹肌呢?好想看,还想摸……

顾漠走到楚茵茵病房前,停住,等待护士开门。

小护士因为在冥想,一下子撞到了他身上。硬邦邦的触感,让她脸颊爆红,顾医生好有料哦!

“开门。”顾漠眼神冷冷的,不耐的催促着她。

真是受够了这些护士,一个个成天不关注病人,老在异想天开的发花痴,医院是怎么把这些奇葩选进来的?

小护士打了个哆嗦,立刻收起旖旎的想法,连忙敲敲门当先走进去。

楚茵茵已经平静了心情,从被子里钻出来,正看着雪白的墙壁不知想什么。

听到门响,她看过来,和戴着眼镜的顾漠迎了个对眼。

这个医生好奇怪,戴着眼镜也能看出那眼神里没有温度,一副拒人于千里的样子。楚茵茵眨眨眼,这个医生长得还挺……帅。

“秦小姐,这是你的主治医生……”小护士热心的上前介绍。

“晕不晕?”顾漠不耐的打断她的废话,从身上掏出听诊器,走到床前,居高临下的望着楚茵茵问。

楚茵茵从问话中回到现实,想起身看他们,却感到一阵天旋地转。

“唔。”她躺回去,等那股眩晕消退才回答。

顾漠淡淡的点头,正常,脑震荡就是这样的。他回头示意小护士,下巴指指病人。

小护士秒懂,走过来掀开被子。

楚茵茵就眼睁睁看着他拿着听诊器,轻轻地放在自己心脏位置仔细地听。

半响,他收起听筒,修长的手指探过来翻了翻她的眼皮。手指的温度倒是不像他的人那么冰冷,有点温暖,只是带着淡淡的消毒水味道。

“看着我的手指,跟着转,上……”顾漠清冷的声音说着像是哄小孩子的话,手却真的指向上方。

楚茵茵忍不住翻个白眼。不行,更晕了。

连翻白眼都觉得天旋地转,这,还有好么?

顾漠上下左右测试完,基本知道了她的情况。扫了一眼闭目休息的茵茵,转身向外走,顺便和护士交待:“做个脑电图,送到我办公室。”

“好的。”又能进顾医生的办公室了,Yes!

楚茵茵闭了闭眼,问:“护士,我到底是怎么了?”

“秦小姐不记得啦?你是连环车祸的受害者,被紧急送到我们院。听说这次车祸伤亡很多,相邻的医院医生都忙不过来了!虽然遭遇车祸很不幸,万幸的是,你受伤很轻,只是轻微的脑震荡而已哦。”她一脸你中大奖了的表情。

楚茵茵听得不顺耳,只是?而已?这么爽的病,你也来个看看吧!

“那心脏方面?”懒得接她下茬,楚茵茵问出最介意的事。

“哦,其他一切正常,心脏没事,秦小姐很健康。”小护士利落的弄好仪器,开始给她做检查。

脑电图很快的打印出来,护士双手捧着,脸上笑得都看不见眼了。

楚茵茵盯着洁白的墙壁:“你说的连环车祸,有没有什么……比较有名的人受伤?”

护士还在喜滋滋的看着单子笑,听她问的话吓了一跳,连忙拍拍脸,让脸颊肌肉恢复正常。

“有啊!”她对八卦最在行了,“听说,有位著名的画家伤了手,再也画不了画了。啧啧,真可惜。最可惜的是,名媛之首楚家的小姐,也在这次车祸里香消玉殒了!”她脸上一点都没有可惜的样子,就像是在聊今天的天气真好。

楚茵茵心里一震,楚家的小姐,名媛之首,说的可是她?

她死了?

那么现在的她,是什么情况?

小护士叫她秦小姐,应该此秦非彼秦吧?除了秦襄,秦家没听说还有哪位小姐啊。

还有,若是她死了,那家里现在是什么情形?一定会乱作一团吧……爷爷、爸爸、妈妈和大哥大嫂,他们得多难过啊?

楚茵茵一想到这就又急了,猛地坐起身,还没坐稳,眩晕让她立刻倒了回去。

护士真的被她吓到了,连忙上前摸摸她额头:“秦小姐,你可别这样猛地起身啊,有个好歹,我们不好交代!”

四大世家的小姐,真是难伺候。老天就是如此不公,自己长得这么貌美,偏偏是个伺候人的护士;这位,如此的清水,就是上流大小姐。哎,怪只怪自己红颜命薄啊……

她正抚脸自怨自艾着,就听楚茵茵冷声道:“我没事。你可以出去了,我想休息一会儿。”

护士松开颦起的眉头,开心地笑:“好,那秦小姐先养养精神,有事按铃!”

她拿着脑电图,脚步轻快的走出去,顾医生,我来了!

楚茵茵没想多久,就因为虚弱睡着了。可是刚睡着没多久,就被人推搡着叫醒。

她手一挥,听见高分贝的“啊”的一声尖叫,整个世界清净了。

揉揉额头,压下那股不适的眩晕感,楚茵茵睁开了眼。

床前此时站着三个人,除了一个,那俩她都在宴会上见过。当先拄着拐杖的老头,是秦家的家主、秦襄的爷爷秦福荣。身后的俩中年男人一个是秦襄的爸爸秦家瑞,另一个倒是面生。

她垂垂眼睑,地上坐着的人她也认识,秦襄和秦志,兄妹两个人此时都恨恨的看着自己。刚才貌似挥到了什么东西,哦,是秦襄。

楚茵茵心里有点愉悦,没礼貌的人,就欠打。

秦襄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拍拍裙摆,气愤的来到爷爷身边。她45度角俯视着楚茵茵说:“终于醒了?醒了就坐起来,爷爷有话和你说。”

爷爷?嘁,是你爷爷,可不是我的。

她不着痕迹的弯弯嘴角,缓缓睁大眼,看向床前始终肃然看着自己的老头。

“爷、爷?”她惶恐的看看老者,又看看他身后的俩中年男人,伸出食指,指着自己,一脸的不置信。

秦襄冷哼一声,看那上不了台面的死样子,真是,爷爷干嘛找这个麻烦精回来啊。

秦志勾起一边嘴角,爸爸真是高估她了,就凭她也能帮三叔夺得家主?为了这么个上不得台面的丫头,还让楚家的小公主因此魂归,真是得不偿失啊,他再次惋惜的摇头。

秦志不由看向秦家瑞,父子俩对视一眼,从对方眼里都看到了轻蔑。

秦福荣轻咳一声,努力使自己脸部柔和。

他和蔼的说:“莳语,是吧?医院已经证明了,你就是我们秦家流落在外的孙女,乖孩子,你受苦了。”

他一手拄拐,一手按按眼角,拭去一滴老泪。

楚茵茵有点愣怔,秦家流落在外的孙女?

如果她已经死了,那么现在的情况,是不是附身到了这个秦家孙女的身上了?

不过没听说过这个名字,好听一点叫流落在外,难听一点就是私生女吧?是秦家老几偷生的?

见她发呆,老头以为她是高兴傻了,回身把大儿子秦家瑞身旁的男人揪过来:“莳语啊,这就是你爸爸,秦家祺。”

楚茵茵不由看向秦家祺,只见他一脸不耐,面貌和秦家瑞一点都不像,长得很俊美,气质更是放浪不羁。

“王岚呢?”他张口就来了一个人名。

楚茵茵又是一愣,这又是谁?

秦家祺皱起浓眉,“连话都不会说了?你妈呢?”

楚茵茵被子一拉,连半张脸都缩进去,只留下那双大眼和厚厚的刘海。

秦襄扑哧笑出声,王岚也只配教育出这种货色,难怪三叔不认。

秦志也跟着撇撇嘴,又看了老爸一眼,您老真是多虑了!

秦福荣重重的咳了一声,以示警告。

“别怕,莳语,我们都是你的家人。等你伤好,爷爷就带你回家入族谱。”

秦襄嘴翘得老高,一脸不屑。她也配!

“我……我不认识你们。”楚茵茵弱弱的在被子下说了一句。

秦老爷子一顿,这孩子撞傻了吧?我都解释的这么清楚了,她还没懂。

正当几个人面面相觑的时候,门被猛的推开,一个女人嚎啕大哭着扑了进来!

楚茵茵木然的看着一个女人扑到了自己床前。

“我可怜的语儿,你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啊。呜呜呜呜……”女人拿起手里的方帕擦擦眼睛,一张哭花的脸就显现在楚茵茵眼里。

这个女人过得不好,茵茵想。

看那一身过时的裙装,眼角的皱褶,发顶忽隐忽现的白丝,还有脸颊上深深的法令纹,都可以看出她的苍老与落魄。

这人是这副身子的母亲?那么也就是秦家祺的女人了。可是,她偷眼瞥过,秦家祺怎么一脸冰霜,看起来厌恶得很?

她又往被子里缩了缩,被子和刘海之间只留下一条细缝。

秦襄忍不住又嗤笑一声。

“王岚,大家都是明白人,你也就不用再演戏了。”秦家祺嫌恶的勾勾嘴角。

看着床上的女孩,他一直不认为是自己的,但是没想到竟然真的有血缘关系。他自信绝对没有动过王岚,难道,真的如这个女人所说,是趁自己醉酒?

百思不得其解,他竟然容许这么个下贱东西爬上自己床?

看着莳语那受惊的样子,他的心里突然有一丝松动,除了性子软弱点,别说,那对眼睛还真有点像自己呢。

王岚擦擦眼角,站了起来,似是这才看到了老爷子,喏喏的张了张嘴,终究没说什么低下了头。

“莳语,你这几天先养伤,等伤好就跟着爷爷回大宅……还是,你要跟着你爸爸?”秦福荣一副慈祥和的面孔,看的秦襄心里泛酸。

楚茵茵刚想张嘴,就听见王岚呜咽一声,转身趴在自己床边嘤嘤哭泣:“莳语,你也不要妈妈了么?呜呜,我真的命苦啊……”

楚茵茵垂眸,睫毛轻眨,这个女人演技好浮夸。还有,她没钱就罢了,做什么喷这么一身廉价香水啊,好想打喷嚏。

“……呜呜,妈妈养大你不容易,你不能离开妈妈……”王岚还在嚎啕大哭。

秦家瑞冷哼一声,斜睨老三一眼,看你惹得什么货色。

秦家祺嘴角一歪,他也不想的。

“够了。”楚茵茵实在忍无可忍。

一屋子人的视线都刷刷刷的看向她,小白兔也会发飙?

秦襄抱臂看笑话,爷爷和三叔的意思,王岚是进不了秦家的,档次太低。王莳语要想变成秦莳语,首先就要和这个妈划清界限,可那又说明她是白眼狼,为了富贵连亲生妈妈都不认,哈,好玩。

王岚也吓了一跳。这个女儿她没尽过什么心,为了将来能从秦家得到些好处,稀里糊涂就养大了。

她喜欢打牌,赢了钱就赏给她个好脸,输了钱是连打带骂,所以莳语一直自卑又怯懦。

今天有人给她撑腰了,莫非她要反了不成?王岚心里一阵发虚,如果女儿也不向着自己,那下一步又该如何走?

“我不知道自己出了什么问题,你们任何一个,我真的都想不起来,抱歉。”楚茵茵慢慢从被子里探出身,眼神从每一个人身上掠过,带着未知的茫然。

“你说什么?”王岚也不哭了,呆怔片刻大声问道。

秦福荣拿拐杖拄拄地,重重哼了一声:“老三,这里交给你了。”语罢就转身走向门口,秦襄连忙上前挽住爷爷手臂,还不忘回头给哥哥一个眼色。秦志耸耸肩,双手插进口袋,一步三晃的跟着走了出去。

秦家祺双手插兜冷眼看着,这母女俩在搞什么鬼?

王岚走上前,皱紧眉头想摸摸楚茵茵的额头,被她下意识的躲开。

“莳语,我是妈妈啊!一起生活了十八年的妈妈,你……也不记得么?”王岚小心翼翼的在女儿那陌生的眼神下开了口。

楚茵茵有点烦躁。

这些人听不懂人话是么,沟通起来这么难呢?

“我的这里……”楚茵茵点着自己的头:“好像出了问题,用力去想就会很痛。很抱歉,我对你们真的都没有印象。”

“你说什么!”王岚一听,火冒三丈。

“什么叫对我们没有印象?哦,你是翅膀硬了,看秦家找上你,就想抛弃我这糟糠老妈是不是?我告诉你,没门儿!王莳语,你别给我装,面对含辛茹苦养大你的妈妈,你竟然如此狠心。呜呜呜,天哪,谁来给我评评理……”王岚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楚茵茵不着痕迹的撇撇嘴,再次把被子往上拉,唔,好累,睡会儿。

王岚哭了半天,见一个护士都没招来,渐渐止住哭声。擦擦眼睛看看床上的女儿,她立刻被噎的一口气差点上不来!她这里卖力的哭,人家却已经呼吸平缓的睡、着、了。

秦家祺在一边冷眼旁观,看到这一幕,不自觉的笑了。

王岚的无赖他早已领教,所以一直不屑与她打交道,现下看到自己女儿这么冷处理,竟然还挺管用,他觉得很开怀。

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女儿?难道潜意识里已经把她当作自己的女儿了么?好像也没那么不能接受。

“王岚,你再撒泼也没用,明天到我办公室找我拿支票,以后,世界上再没有王莳语。请你离她远一点!”秦家祺冷冷抛出一句话。

——

作者有话说:

新文希望大家喜欢哟,祝看到的亲爱,新的一年健健康康平平安安万事顺遂!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