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天师高材生之南山鬼事(三杯淡酒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天师高材生之南山鬼事

作者:三杯淡酒

简介:一个失传的文明,一个失踪的教授,一个诡异的玉佩,一段灵异的冒险,一个智商爆表的高材生,是什么把他们联系在一起?高材生又是为何成为了捉鬼大师,并走上了人生的巅峰?一杯老酒,一盏孤灯,请翻开本书…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天师高材生之南山鬼事

《天师高材生之南山鬼事》第1章 野狼沟免费阅读

“咚咚咚。”

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正在窑洞里休息的张教授。张教授看了看表,指针指向凌晨一点半。

“谁呀?”张教授一边问,一边从炕上起身披了一件呢子外衣。

“张教授!是俺,田二娃!”门口一个青年男子操着浓重的鼻音说。

张教授打开了门,眼前是一个三十出头,皮肤黝黑的瘦小汉子,“哦,是二娃呀。这大半夜咋来了?”

田二娃神情间颇为兴奋,也顾不得什么,拽住张教授的手就说:“挖出来咧!挖出来咧!”

张教授听了这几个字眼前一亮,脸上露出惊喜的神色,忙说:“快!快带我去现场!”

“能成能成!”田二娃一边说着,一边领着张教授,向田家沟村北一路小跑。

说到这田家沟,原本只是一个地处黄土高坡腹地黄原地区的偏僻小村,用老人的话讲,那真是:“方圆百里山连山,只见梢林不见天。”可是偏偏就在这么个除了土疙瘩啥都没有的地方,竟然发现了一处古墓遗址。

几个月前,田二娃的爹田老汉因为家里光景不好,粮食总不够吃,于是打算另开一块地,种些玉米、土豆补贴口粮。可村子附近的山头不是已经有主,便是黄土疙瘩种不出什么东西,挑来挑去,就看上了村北一个叫野狼沟的地方。

这野狼沟传说有野兽出没,有老人说曾半夜在沟外听到里面隐隐约约地嚎叫声,何况又距离村子有些距离,这么些年了,从来没有人打过那里的主意。村里听说田老汉要去那地方开荒种地,都跑来纷纷劝阻,可为了补贴家用,田老汉哪顾得了这么多,只说了句:“没事,就算给狼叼去,也比饿死好!”于是打定了主意,过了几天,让儿子田二娃看家,自己一个人进了野狼沟。

田老汉扛着锄头走了半晌才来到野狼沟,看这里虽然两边都是险峻的土山,但是沟底还算平坦,确实是个种地的好地方,考虑到距离村子有点远,于是思前想后,决定先在附近挖个菜窖,这样方便存放劳动工具和以后打下来的收成。

说干就干,田老汉挑了个土山壁,抄起锄头就刨。刨了一整天,直到天色漆黑,好不容易才算把洞刨出来了,就在田老汉准备趁热打铁再把洞往里打两尺的时候,突然发现洞里原本应当疏松的黄土,竟然硬邦邦再也刨不动了。

田老汉心下奇怪,点了根洋火,照里这么一看,乖乖,土洞深处竟然赫然出现几块青砖。这下田老汉可郁闷了,该不会这么晦气,刨菜窖刨到谁家坟地外面了?想到这里田老汉不敢再挖,连忙收拾东西回了村子。

没几天,邪乎的事情发生了,田老汉自打从野狼沟回来,就得了一场大病。起初田老汉只是发现腿上、胳膊上有几个青紫色的瘀斑,心想可能刨坑时候磕碰的,于是也没多想,可是过了几天,那瘀斑已经遍布全身,而且从起初的青紫色变成了黑色,一碰就疼地嗷嗷叫,村里大夫也看不好,就这样叫了几天,终于咽了气。

这下村里可炸了锅,都说田老汉在野狼沟刨菜窖,碰了不干净的东西,遭了报应。别看田家沟村子偏僻,传话的速度可真叫一个快,没两天这事就传到了乡里,乡里为了遏止谣言,专门派了人来看,可是来的人都不知道那青砖是什么,只好又报到县里。于是县里从省城西城大学考古系请来了张教授,看看野狼沟里是否真有个古墓。

张教授带着两个研究生坐了一整天火车,又改乘汽车颠簸了大半天,这才算到了田家沟村。去野狼沟的路崎岖难行,要翻过几个山头,又要钻过几条深沟,汽车开不进去,于是在村口一下车,张教授就马不停蹄步行来到野狼沟,对现场进行了考察。经过初步分析,张教授认为这青砖还真是古代的墓砖,至于什么朝代一时还看不出来,得把那古墓打开才能确定。因此田教授决定驻扎在田家沟,并且雇了些当地壮劳力作为工人。

一开始村里人对野狼沟和那青砖墓都颇为忌惮,尤其想到田老汉的惨死,都心有余悸,别说去挖了,跟过去看看热闹都不敢。所幸张教授大把科研经费在手,大手一挥——一人一天两百块,愿意干的还管饭!

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这话真不假。村里不少壮年男子一听这价码,好家伙,一年种地才挣几个钱?在这挖他个把月,就顶一年的收入了。再说了,人家张教授都不怕,自己怕个啥?于是当天就有十来个小伙子报了名,尤其是田二娃,心想爹老子死的不明不白,更是一心要探探究竟,凭借超高的积极性,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民工队长。

一开始大家挖的都很小心,生怕和田老汉一样染上怪病,可是挖了两天,大家都好端端地,于是放开手脚,干得更起劲了。

张教授在现场盯了几天,感觉发掘过程倒也顺利,于是决定回田家沟休息一晚,让两个研究生在现场盯着,谁知刚睡到半夜,田二娃就来敲门了。

田二娃领着张教授,在漆黑的夜色下走了将近一个钟头,终于来到了野狼沟发掘现场,一到现场,便看到十几个民工正围着一口巨大的红色棺材。

这棺材通体鲜红,没有一丝一毫的花纹装饰,在漆黑静谧的夜色中显的无比诡异。

“这就是从里面挖出来的!”田二娃指着那棺材说。

张教授凑过近前,绕着棺材看了两圈,缓缓说:“奇怪,这棺材…没有寿钉…”

一般来说,死人收殓入棺之后,会先在灵堂停灵,以供家人瞻仰,做最后告别,之后便会用寿钉封棺,也叫“合棺”,代表死者正式告别人间,只有冤死的人才不打寿钉,怕封住了棺口导致怨气聚集。

张教授对丧葬文化颇为了解,喃喃说道:“看来这棺材里有文章,你们都别乱动,咱们就地扎营,等明天再说!”说着,众人便各自收拾铺盖,准备过夜。

自打这棺材一出土,田二娃的目光早被这口鲜红的棺材吸引,他看看众人都睡着了,便好奇地凑到棺材边上,心想自己爹老子恐怕就是因此而死,这棺材既然是古墓里挖出来的,里面值钱的陪葬古董肯定少不了,要不趁机顺点东西,爹老子岂不是白死了?想到这里,他轻轻推了推棺材盖,那棺盖轻轻摇了摇,这棺材果然没有钉死!

田二娃小心翼翼,轻轻将棺材盖往边上推了推,随着轻微的木头摩擦声,那具鲜红的棺材被打开了一个巴掌宽的缝隙。田二娃冲棺材里看了看,黑漆漆什么也看不见,于是他壮起胆子,伸出一只手,从缝隙伸了进去,想摸出点陪葬来。正摸着,突然田二娃的指尖碰到了一个冰凉又油腻腻的东西,他又碰了碰那个东西,正不知摸到什么,只听棺材中竟发出一个女人幽幽的笑声。

田二娃吃了一惊,连忙就要抽手,可是就在这一瞬间,那个冰凉油腻的东西忽然牢牢贴在他的手上,猛地一拽,将他拽进了棺材,棺材盖子也被撞到了地上。

被拽进棺材的田二娃脸冲下趴在棺材里,这下才看清,原来那滑腻腻的东西,竟然是一张人皮!

众人被棺材盖的掉落声和田二娃的惊叫声惊醒,看到田二娃正趴在棺材里,一张皱巴巴的人皮仿佛衣服一般,缓缓顺着他的四肢向上游动,逐渐把田二娃裹在了人皮中。

被裹在人皮中的田二娃慢慢爬起,从棺材中爬出来,众人从人皮眼睛处的空洞中,看到了田二娃那惊恐的双眼。紧接着,田二娃的四肢以一种不可名状的诡异角度开始弯曲,喀啦喀啦骨头折断的声音从被人皮包裹下的躯体中传来,田二娃的眼睛越睁越大,显然痛苦至极。只见田二娃两眼已经睁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和棺材一般鲜红的血液从人皮的缝隙中渗出来。

民工们被眼前的恐怖景象吓地瘫软在地,一步都走不动,一个研究生和另一个胆子稍大的民工拿着火把上前就要烧人皮救人,火把刚触及到人皮的一刹那,那人皮呼啦一声从田二娃身上脱落,风筝一样飘上了天空,只留下一个被剥了皮的田二娃,依然瞪着那双已经没有眼睑的双眼,浑身血红地倒在地上,眼看是断气了。

点火把的研究生和村民就算胆子再大,也被这一幕着实吓的不轻,尖叫着转头就跑,此时天上的人皮缓缓飘落,和一个活人似的直立在地上。那人皮又发出诡异的笑声,紧接着啪啦啪啦抖了起来,从背后又抖出一张人皮,眉眼间竟是田二娃的人皮!

那两张人皮忽地飘来,正缠在研究生和那村民的身上,两人惊叫着想扯去人皮,可无论怎么拉扯,那人皮却越来越紧,最终将两人套在里面。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