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他从雪山来(佚名怪物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他从雪山来

作者:佚名怪物

简介:支教小姐姐X藏族黑皮弟弟叶梓从未想过将来的某天,会有一个人出现在她生命里。会有一个人在她情绪崩溃拿着刀意图伤害某人时,在她耳边低语:“阿梓,别怕,我在。”会有一个人即使失去意识也将她死死护在怀里。会有一个人,让她想陪着他,直到死去。我的前半生很不幸,可后半生被你爱着。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他从雪山来

《他从雪山来》第1章 图塔免费阅读

“去死,你该去死的!”

!

“嗡嗡嗡嗡……”

叶梓的梦被突然的手机震动给打断。

双手无力地敲了敲几近僵硬的肩膀,连伸懒腰都不那么自在,噩梦反倒让夜晚的休养变成了折磨。

她慢吞吞摸到手机,原以为是昨晚设置的闹铃,拿近一看却是酒店老板多吉的来电显示,心下一惊动作不敢再慢,忙按下接听键。

“喂,叶小姐,叶小姐你没事吧?怎么好久才接电话?”

“没事没事,我只是睡太沉被梦魇住了,老板打电话是有什么事吗?”

“身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昨天你让我约的导游已经到了,我见你到现在还没下来就打电话过来了。”

叶梓这才注意到时间,十点十分,距离昨天和导游相约的九点四十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也就是说,她平白无故鸽了人家半个小时!

啧!“对不起啊,老板实在对不起,可能因为高原地形,我睡着没听见闹钟,对不起对不起。”

叶梓在那一顿道歉,老板多吉却见怪不怪。

“哈哈哈第一次上高原就这样,常有的事,没大问题,我们就在楼下,不心急叶小姐。”

叶梓挂了电话就慌忙起床收拾,洗漱换衣收拾背包,兵荒马乱。

楼下有人在等,扎起的马尾却始终一绺外翘,死不认输。

啧,好烦,叶梓不想再与它斗争,顺手拿起桌上的剪刀。

“咔嚓”,解决了。

穿戴好一切准备出门,拔出房卡时却被卡槽的边角划伤,滴了两滴血就止住了,只露出红灿灿的肉。

叶梓用拇指狠狠按了按伤口,带着点火气,又用伤口的疼痛和麻痹让自己清醒,来压下火气,别扭又没用。

什么事都做不好。

“咚咚咚”叶梓两步作一步地跨下楼梯下了楼,却只在一楼大厅看到多吉老板一人。

“老板,实在不好意思,让你们等那么久,导游呢?”

叶梓心里打鼓,她猜导游被晾半个多小时甩手不干了。

“次仁啊,他说早饭有些没吃饱,出去买包子了,一会儿就来啊,叶小姐稍微等等啊。”

听见老板略微抱歉的语气,叶梓一边客气一边悄悄翻出昨天的微信推荐。

次仁嘉措,头像是匹黑马,小马头上戴着红色黄色的彩绳和铃铛,倒是漂亮得很。

黑马王子,叶梓对仁次嘉措的第一印象。

“老板,小叶姐姐起床了吗?今天索南多送我两个包子。”

人还没见,少年低沉带着藏氏口音的招呼就飘了进来,沙沙的,挺抓耳。

好像王熙凤,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一样。

叶梓猜这少年会很好看,因为王熙凤就很好看。

叶梓望向门口,马尾突兀地短了一角,棒球帽系带没有系好缠到脖子,手指带着结红痂的血。

真的狼狈。

最关键她还让人等了半个多小时,真没有脸。

少年进来了,果真很好看,短发,黑皮,桃花眼,微笑唇。

还有高原人特有的深邃轮廓,带着野气。

典型的老天爷赏饭吃。

少年进门看见她,就朝她走来,开口就是笑,露出两颗小虎牙,左耳松绿石耳坠随动作轻晃,像只还不会嚎的小狼崽子。

“你是小叶姐姐吧?我是你今天的导游,次仁嘉措。”

少年伸出一只手,等待她回应。

“你好,我是叶梓。”叶梓回握,年纪不大的少年却指骨分明,手心厚茧粗糙,带着点微痒的触觉。

“对了,小叶姐姐,你吃早餐了吗?今天包子店老板多送我两个,分给你吧。”

嘉措是个很自来熟的人,大方地就将包子递给了叶梓。

“啊,好,好的,谢谢。”叶梓活到现在都没接触过自来熟,被少年真诚热烈的热情烘到无措,颤颤巍巍接过包子,原来为迟到准备的道歉都被忘记。

叶梓的神智还是在从塑料袋拿出一个大号饺子时回了炉。

好大的白面饺子!

“怎么了,小叶姐姐,不喜欢包子吗?”

“不,只是和我印象的包子不一样,它很像…饺子。”

“哈哈哈哈哈叶小姐,这是当地的牛角包,长相是和南方的不太一样。”

一旁老板听见闲聊,无事便也进来插句话。

“包子还长什么样吗?”嘉措没出过图塔,在他心里包子就是这般。

叶梓也不知怎么回答,随口说了句。

“那就要看包子师傅心情?”

然后咬了一口饺子,牛肉土豆馅的,好香。

叶梓专心地啃,对面嘉措早已消灭他的加餐,在整理他的头发,双手乱拨一通。

小孩子,还是臭美的。

叶梓边啃包子边想。

短发拨完却还是翘着,刘海倒是被拨开了些,露出了些额头。

这下轮廓更立体了,嗯,更好看了。

臭美完的小孩没事干,掏出手机来,指纹解锁没成功,又换成了屏幕。

叶梓见他开始等,啃包子的速度加快了一点,没嚼烂的牛肉粒会划嗓子,有点疼。

“小叶姐姐,你慢点吃,吃那么快会噎到的。”嘉措仍是笑,毫无脾气。

叶梓这时才想起自己今早迟到半小时的事,急忙道歉。

“嘉措,抱歉对不起,我今天迟到让你等了半个小时…还有你的…包子,谢谢。”叶梓花了点力气才将饺子改成了包子。

嘉措只摆摆手,又嘻嘻地笑。

“不用不用,多吉老板说你已经说过很多对不起了,再说第一次来高原都这样,我没有生气。”

小孩又看了一眼她的包子,“所以,你慢点吃,小心噎到。”

“咳咳咳。”话音刚落完。

“小叶姐姐……”

小孩被吓一跳,举着手想帮忙拍拍。

“……”叶梓不说话,抬手婉拒他的好意,自己捶着胸口顺气。

原来小孩看出了她的情绪,竟是被照顾了,被个不曾见过的小孩照顾了。

被噎着的胸口有些喘不上气,闷闷的。

“我吃完了,我们出发吧,我今天打算去聂扎湖,嘉措你能带吗?”

“可以,但要爬山,要先回家骑马。”

“骑马?黑马王…你头像的小黑马是你自己的?”叶梓有点兴奋,南方的三线小城,水道交织,楼房错落,若不来图塔,她应该这辈子都不会接触到马了。

“它叫乌云,嘿嘿嘿嘿嘿嘿嘿。”提到小马,小孩一下就笑开。

“走吧,先去我家我们去牵马,顺便拿一些路上的午饭。”

小孩带着她停在一辆老式红色摩托前。

她眼熟这车模样,很小很小的时候,她经常坐这车来返学校,她一爬上去油箱就会“哗哗”地响,后来慢慢这车就不见了,大街小巷都看不见了,取代的是黑色白色,红色蓝色的汽车。四个轮子,跑得快,车漆也好看。

倒是没想到在隔了时间,隔了半个国家的图塔能遇见过去。

“小叶姐姐,上来吧!我们出发了。”

嘉措麻利地发动摩托,动作娴熟地朝她喊。

“你……”

算了,问他什么?问他成没成年?问他能不能骑摩托?

若家乡富裕,家境优渥,现在小孩该在放暑假,该躲在空调被窝玩电脑刷手机,又或者该在某个装修精致的补习班为高考绞尽脑汁。

而不是在这个最大的酒店只有七层的县城街道上当自己的导游。

只是她不识疾苦。

叶梓不说了,跟着坐了上去。

“小叶姐姐,坐好了吗?我们走啦。”

“呜”地一声,摩托车冲了出去,惯性很大,叶梓防备了还是吓了一跳,扶住摩托后座才稳住自己。

县城的公路很平,但出了县城的草地很不平,有些颠。

“小叶姐姐,你要是怕你就抓我衣服,我们一会儿就到啦。”

摩托骑行声音很大,草原的风也大,尽管能听出小孩尽力在喊,叶梓仍听得断断续续。

“好的。”叶梓就尽量回他,风里看见小孩黑色藏装的口袋,想伸,又不敢。

继续抓紧摩托后座,也挺好的。

“到了。”

叶梓最后还是碰到了衣服,小孩刹车踩得猛,她不得不往前冲,一下抱住了嘉措的腰,怕冒犯又一秒松开,尴尴尬尬地只好说一句。

“对不起。”

小孩不在意,宽厚地呵呵笑,说没事没事,然后热情地帮她拿东西。

叶梓不像他,注意力涣散,满脑子只觉得,嗯,腰挺细的。

“小叶姐姐,你要进屋喝点水吗?我先去拿点东西。”

嘉措把摩托推进院子,邀她一起进入极具风格的藏式平房。

叶梓的目光却被院里拴着的两匹马吸引,一黑一黄。小黑马面中有条白纹,和嘉措微信头像一样,是乌云。

她就朝小孩摆摆手,示意在外面等他。

然后自己站在两匹马旁边,想摸不敢摸,木在原地。两三分钟后还是不甘心地从地上扒两片草叶向小马摇摇,企图吸引注意力。

没马理她。

叶梓泄气地原地蹲下,手撑着,头垂着,自闭地等某只马发现并吃了她手里的草叶。

没等来马,但等来了装好东西的嘉措。

嘉措锁好门就看见她“举草求吃”“想碰不敢”的样子,觉得这小姐姐有些可爱,想笑又怕她误会冒犯,就笑容深深地摸摸她的头,将她拉起来。

“小叶姐姐,你站近点才能喂啊!它们很温驯的,不伤人,别怕。”

小孩递给她一小把青稞,叶梓还在为刚刚突如其来的摸头发怔,没有脑子地就接了过来,然后没有脑子地被引到黑马旁边,最后再没有脑子地一边喂一边抚摸马头。

“没骗你吧,乌云和多金的乖可是出名的呢!”

叶梓的脑子回神了,同时少年带点口音带点自豪的话传进耳朵,露着虎牙的微笑印进她的眼睛,手上是小马细柔微暖的触感。

还有脸颊上图塔的风。

不知道是哪一样,消散了魇住她一晚的噩梦,还有梦里恶毒的话语。

而嘉措只看见叶梓喂着马突然转头盯向自己,他猜是他的头发出了问题,他猜他现在一定不是很好看,于是他想开口问她。

“小……”

刚蹦出一个字的少年卡住了,为什么呢?

因为嘉措看见她突然的笑容,因为他听见她笑着说。

“嗯,很乖,谢谢嘉措。”

嘉措没能回话,他在想,原来有人的眼睛弯弯的能像月亮,嘴角弯弯的也像月亮,虎牙尖尖的还是很像月亮。

小孩最不讨厌笑了,于是叶梓看见小孩笑着夸赞。

“不用谢,小叶姐姐,你今天第一次对我笑诶,你笑起来真的挺好看的。”

叶梓闻言回想,这大概真的是她第一次对着小孩正式地笑。

认识不到四个小时,她居然能对一个人笑得那么真诚灿烂。或许是太阳很好,或许是风景很美,又或许是小马很乖。

又应该是氛围刚好。

“那你也是,你笑起来更好看。”说完后又去挠小马痒痒。

嘉措撵了撵帆布鞋,有点开心眼前叶梓明显转变的态度,他们之间再没有初见时手脚尴尬的局促感。他想,他们或许可以成为朋友。

小孩抓抓黑里透红的耳朵尖尖,不明白为什么突然烫起来,也没意识到自己以前从不曾执着过和某个人成为朋友。

叶梓摸完黑马摸黄马,仰头眯着眼看天看云,对着小孩说。

“嘉措,图塔真漂亮。”

“嗯,我也觉得。”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