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龙鳞凤羽传(陈封赵欢儿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龙鳞凤羽传

作者:懿文德

简介:南陈天嘉年间,一块天外陨铁坠落在武夷山麓。武夷门人将陨铁铸造成两把兵刃,乌色陨铁铸成刀,钢坚无比,刀身铸印满布,形制古朴,谓之龙鳞刀。白色陨铁所铸为剑,剑利如芒,轻柔软铁却无所不破,为凤羽剑。神兵一成,既引发江湖一番腥风血雨。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龙鳞凤羽传

《龙鳞凤羽传》第一章 青葱少年玲珑女免费阅读

“黄耳!”

“黄耳!”

一束黄光从院门窜入,骤停在一个身穿毡裘少年的跟前,只听得它爪子摩擦地面发出的尖锐声响。

“黄耳,师傅出去了!师傅他出去了!”

少年激动地抚着他跟前拼命晃尾的黄毛大狗,把一张麻色纸条拿给它看。

“封儿,为师外出数日,尔且遵师训,不可外出造次生非。”少年咽了口口水,再念道:“为师外出,数日!哈哈哈……”

黄毛大狗见主人如此高兴,也兴奋地吠了两声,尾巴摇得更欢了。

穿毡裘的少年叫陈封,他是个孤儿,从小被师傅陈不染收养,在塞外长大,这是他第一次来建安,没见过中原城市的繁华景象,整天听着市井远处传来的车马声、吆喝声,好不心痒。这不,一大早起来看到师傅留的纸条,有如封印解除,嘱咐也不放在心上了,当下随手把纸条和边上留给他的碎银子一股脑地揣进兜里,关上门,带着他的大狗,大步流星朝最热闹的地方走去。

建安乃属吴越之地,介武夷、鹫峰两山脉之间。交通发达,物产丰富,自古为驿站、商埠,汉末三国吴景帝永安三年设立建安郡,统辖全闽十余县,郡治就在建安,所以建安理所当然现已成为烟火万家的巨镇。

早市是建安城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候,而建安城最热闹地方的是城南。陈封带着黄耳从城北一路朝城南逛去,愈往前走愈见繁荣。各种酒楼饭馆、裁缝当铺,就连街道两旁都摆满了各种物饰、小吃的摊档,人熙人攘、车鸣马喧,好不热闹。

陈封目不暇接地欣赏着西域不曾见到的各种物件,已沉浸在这新鲜、热闹的氛围中,连黄耳有没有跟过来也顾不上。突然听得有人“啊”的一声,紧接着瓦罐落地破裂声。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少女挡在一个孩子身前,用剑指着一个老者。少女十六七岁模样,一脸的凛然正气,她的身后躺坐着一个八九岁的小孩,衣衫褴褛,正在掩面哭泣,脸上霍然印着鲜红的五根手指。

少女把剑收起,对老者微笑道:“前辈,您跟一个小孩子计较,还把他打成这样,不合适吧。”

老者怒道:“你哪家的姑娘?别多管闲事!这小子不长眼睛,竟敢偷我马奇东西,打死活该!

“啊!他就是马奇呀!当年的江北三绝之一!”

“江北三绝不是好多年不见踪迹了,怎么来这建安了?”

……

围观的人群中有人在小声议论,陈封这才注意到,这一刹间的功夫,竟然围了这么多人。

人们议论江北三绝这番话那少女也似乎听见了,但她没有一丝怯意,把剑倒握,转身扶起小孩,又在他耳旁低语了什么,大致是让他离开的意思。小孩瞄了瞄那老者,小心翼翼地往后面挪动脚步。

少女站直身子,朝马奇抱拳道:“原来前辈是江北三绝老三马奇马老前辈,失敬失敬。您大人大量,何必跟一个小孩子计较,况且您江北三绝的大名在外,说出去您欺负一个小孩子,多损威名。”这少女看着年纪轻,讲起话来却江湖老成,俨然一副侠士风范。

马奇冷冷说道:“既然称我为前辈,那就轮不到你一个小丫头片子来教育我!那小子偷我东西,就该打!”不等那少女接话,又道“你刚刚还敢拿剑指着我,是不是自持武艺高强多管闲事,那就来过两招吧!”话音未落,一掌拍出。

围观的人见打了起来,立马都往后退几步,陈封看得专注,差点被前面的人推到。

少女身影轻灵,低身一跃躲了那一掌。那马奇一步抢前,又是一掌拍出,掌风凌厉只指少女的天门穴,少女把剑拔出挡在门户,马奇的掌法突然一变,中途转而拍向少女的左肩。这刹那间,马奇已连续出手三次,都被少女急闪避过,当即剑诀一掐,一阵寒光朝马奇袭去。马奇倒是淡定,收住身法,把身子一侧,伸出两指对着剑身一弹,“当”地一声,剑偏开数尺。少女心里一惊,没料到这马奇武功竟然这么高深,一剑击出被对方用手指弹开。当下足踏九宫,左手捏了一个剑决,扬手一剑刺出,三星直化九道银芒,径取马奇后背空门。一剑化三清竟是练到了九芒齐出的境界!眼见剑芒已快贴到马奇的背上,马奇猛地双目圆睁,怒吼一声,一个纵身跃上了少女上空,拍出一掌。少女剑式顺势一挑,一招剑指天南刺向老者的手掌。老者面对少女犹如附骨之毒般的长剑却是不为所动,他手一偏,避开剑尖,贴着剑身变换着各种手势:拳、指、掌、掌刀,顺势而下。又是“当”的一声,少女手中的剑已被弹飞数丈,正好落在偷食正欢的黄耳脑袋前边,吓得它猛地凌空一弹,对着那柄长剑大吠。包子铺的老板这也才发现,有一只大狗正偷吃他的包子,正要开口骂,但见这狗长得高大威猛,吼声浑厚,看着它对那柄剑龇牙咧嘴的阵势,又惧怕了。

陈封赶紧过去安抚黄耳,黄耳看见主人摇着尾巴安静了,但仍对着那柄剑呜呜了两声。

马奇收住身法,对这少女道:“呵呵,三清剑!曾听说三清门掌门梅若雲收了个关门女弟子,想必就是你了。”马奇此时面色和悦了许多,想必这三清门掌门梅若雲不是他旧交就是他所畏惧的对手,对她的徒弟自然要给几分面子。又道:“姑娘年纪轻轻,三清剑居然练到了这般地步,前途当真不可限量。今日多有得罪,还请姑娘向尊师传个话,我江北三绝改日拜访。告辞!”说罢纵身一跃,转瞬已不见踪影。

一段插曲已画上句号,那小孩也早已不见踪影,围观的众人也开始散去,个个精神抖擞,心满意足,因为又收获了谈资。

陈封拾起地上的长剑,发现这剑很长但却很轻,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他双手恭敬地把剑递给那少女:“姑娘,你的剑。”。

那少女并不着急伸手接剑,侧目打量着他。建安乃属中原腹地,很少见到突厥人,但看陈封又不像是突厥人,只是中原人穿了突厥人的服饰,而他身旁这条黄毛大狗威风凛凛,却绝不是中原的品种。

“姑娘,你的剑。”陈封又说了句。

少女回过神,双手把剑接过来插入剑鞘,对陈封轻声说了句“多谢!”。

建安乃属吴越之地,都说吴越女子以美闻名,所谓“越女如花看不足”。适才少女与那马奇打斗,只觉得身法轻盈,身枝曼妙,这近距离一看,五官精致,秀雅绝俗,自有一股轻灵之气,说不尽的温柔可人。陈封竟然看呆了。

直勾勾的眼神看得少女有点不好意思,她嗔道:“你这样看着我作甚?你是什么人,怎么穿着这样的衣服?”。

陈封意识到自己失礼了,怯怯说道:“我叫陈封,刚从西域过来,还没来得及购置服饰。姑娘清新秀丽,甜美可人,你是我见过最最漂亮的姑娘,本来忍住不看的,可心没忍住,所以眼睛也没忍住。”。

那少女见这男子油嘴滑舌的,怒视他一眼,扭头就走。可毕竟被人夸赞漂亮,心里还是甜滋滋的。

陈封追了上去,道:“姑娘,刚才你那一招好厉害啊!一柄剑竟然九柄剑似的。”。

少女沮丧道:“又有什么用,还不是被那马奇一个手指头就弹开了!”

“那是因为他马奇是江北三绝之一嘛,我刚听人说江北三绝师兄弟仨,个个都厉害得狠,老大的元荒腿、老二的七星拳、老三的百叶掌,这腿、拳、掌可都是武林一绝。你能在这老三的百叶掌下走这么多招,说明你也很厉害嘛!”陈封把刚刚从人群里听到的传言复述了一遍。

少女也不搭理他,径直走自己的,因为她心里很清楚,自己三清剑法初成,内力修为、交手经验都远不如马奇,着实是技不如人。但听陈封这么一说,心里多多少少还是好过了些许。

不时到了一茶馆,少女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陈封嬉皮笑脸地跟了进去,在她桌对面坐下,朝少女道:“我请你。”随即招呼店家要了几样东西。

少女也不反感,几句清谈排除了心中的闲寞。她指着趴着陈封脚边的黄耳,问道:“你的狗?”。

陈封摸摸黄耳的脑袋,很自豪地答道:“是呀,它叫黄耳,是条西域獒犬,很难得的,还是我从一喇嘛那里偷来喂大的。”。

少女笑道:“难怪它偷人家包子吃,原来跟他主人一样。”少女吃吃地笑着,刚刚战败的失落感已怅然无存。陈封也傻乎乎地跟着笑着,又伸手摸摸黄耳的脑袋。

陈封道:“还没请教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少女答道:“我叫赵欢儿,你叫我欢儿好了,别老姑娘姑娘的。”。

陈封微笑道:“哦,欢儿姑娘,名字真好听。”。

赵欢儿白了陈封一眼,又睁大眼睛对着陈封上下打量,甚是好奇,问道:“你刚说你从西域来,你是突厥人吗?看你相貌可不像突厥人。”

陈封笑道:“你难道见过突厥人?怎么就知道看相貌就不像了?”。

赵欢儿道:“我当然见过了,就去年,我跟着师傅在长安的时候,见到过突厥使者向隋朝皇帝进贡,我站在道边看着了,他们蓝眼睛、高鼻梁,明显和我们中原人不一样。”

正这时,店小二端了一壶茶,几盏点心上来,黄耳看见吃的立马站了起来,摇着尾巴,巴巴地望着桌上的食物,看看陈封,又看看赵欢儿,又看着食物。赵欢儿用筷子夹起一小块丢在黄耳的跟前,黄耳把脑袋凑过去,一咕噜吞下,又巴巴地望着她。她又夹起一块丢给它。

陈封道:“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突厥人,那个地方就我跟我师傅长得跟那些人不一样。我觉得我不是,我师傅也不是。”。

茶有点烫,赵欢儿小嘬了一口,向陈封问道:“那个地方就你跟你师傅,你父母呢?”。

陈封答道:“我没有父母,从小是师傅把我带大的,我问过我师傅,师傅告诉我,我是他捡来的。”。

陈封一边说着,一边喝着茶品着点心,倒是赵欢儿听着陈封这话黯然神伤。陈封见状,问道:“欢儿姑娘,你怎么了?”。

赵欢儿低声道:“想我师傅了。”说着眼泪不自觉流了出来。她抿了口茶,接着说道:“我也和你一样,父母因为战乱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死了,后来我被我师傅收养了,师傅很疼我,教我识字,教我武功。但是上个月,来建安城的路上,师傅她……她去世了……”说着,赵欢儿啜泣起来。

陈封一下不知如何是好,听赵欢儿这么一说,自己也想起师傅陈不染来了。不知道师傅突然留个纸条就不见了踪影,是干嘛去了。也不知道师傅带着他不远千里来到建安是要干嘛,也陷入了沉默。只有黄耳还在朝着两人摇头晃耳,一副嘴馋的样子甚是好笑,赵欢儿看着这彪壮大狗卖萌的样子,当即用手抓起两坨点心递给黄耳,摸了摸它脑袋。

陈封见状,朝黄耳嗔道:“够了黄耳,一顿早餐吃那么多,请注意你的身材!”。

陈封又对赵欢儿说道:“欢儿姑娘,你别给它吃了,它正在减肥。”。

赵欢儿一听,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陈封嘴里说着黄耳,但自己却接连吃了好几块点心,第一次吃这玩意,发现比他以前吃过奶干什么的好吃多了,以前他觉得这世上最好吃的点心就是奶干,没想到还有比奶干好吃千万倍的东西。只是这玩意吃完嘴里觉得干,又多喝了两口茶。吃得惬意时,抬眼看见赵欢儿放在桌上的剑,随即问道:“欢儿姑娘,我刚拾你的剑,发现又长又轻,你那是什么剑呀?”

赵欢儿把剑拿到手中,答道:“你说它呀!”她抬了抬手中的剑,继续说道:“它可是我师傅传给我的,叫三清剑,是用乌木铸造而成,长而不折,利而不损。刚才你看到的那招一剑变九剑的剑招是这柄剑的专属剑法,叫三清剑法。只可惜我学艺不精,丢师傅她老人家的脸了。要是我师傅在这里用这柄剑对付马奇那恶人,哪怕是一对三,对付江北三绝都不在话下。”

陈封啧啧惊叹道:“这么厉害!一把木剑还有专属的剑法呀!恐怕这世上没有比这更厉害得剑了吧!”说完,又朝赵欢儿手中的剑多看了几眼。

赵欢儿把剑重新放回桌面上,道:“那也不是,你不知道吗?这世上最厉害的当属龙鳞刀和凤羽剑!”

陈封从小在西域长大,对中原这江湖之事,武学门派,功法神兵是一点都不了解。但是作为一个热血方刚的男子,喜爱兵刃再正常不过了,听赵欢儿说起这世间最厉害的兵刃立即来了兴致,问道:“那龙鳞刀、凤羽剑如何厉害了?”

赵欢儿道:“我也只是听我师傅说起过,我师傅当年在武夷派的神兵鉴赏大会上见到的,她老人家说一把至刚至坚,无坚不摧,为龙鳞刀。一把至轻至柔,无所不破,为凤羽剑。师傅说那凤羽剑比这三清剑还轻呢!”赵欢儿又抬了抬手里的剑。

陈封满眼崇拜的目光,追问道:“你师傅她老人家还用过凤羽剑啊?”。

赵欢儿自豪感油然而起,答道:“嗯,听说当年许多江湖高手都参加了那次鉴赏大会,都试用过龙鳞刀和凤羽剑。我师傅说,那龙鳞刀只是坚韧了些,锋利了些,其实还是把普通兵刃。可凤羽剑不同,自带神通,不管你武学修为多高,内功多厚,还不一定能驱动它,但只要你能驱动它,它就能剑气频发,直至五丈之远,且不耗损真气。”。

陈封惊叹道:“这么厉害!那能驱动凤羽剑的人很少吧?”。

赵欢儿道:“嗯,只有四人。我师傅,天山派的古落子,昆仑派的长鱼陌望和他徒弟邬云山。”赵欢儿说这话的时候,眼里流光闪动,充满了自豪感。

陈封佩服道:“你师傅可真厉害!”。

赵欢儿道:“哦,对了,当年江北三绝也参加了那次鉴赏大会,他们可驱动不了凤羽剑。”赵欢儿脸上又扬起了自豪的神色。

陈封也扬声说道:“难怪你说你师傅一个人对付江北三绝都不在话下,要我看,江北六绝也不在话下嘛。”。

两人都开心地笑了。旁边的黄耳不知什么时候挨着赵欢儿睡着了,被他们的笑声吵醒了,眯起眼睛看了下两人,翻个身又睡去了,不一会还打起了鼾。

赵欢儿问陈封道:“你养的狗怎么这么大?我都没见过这么大的狗。”。

陈封一笑,对赵欢儿做了个禁声的手势,道:“你可别对着它说狗呀狗的,它有名字,叫黄耳,否则它会不高兴。再说了,它也不是狗,狗一年是两胎。它一年一胎,是獒。它身上像熊、狮子、大虫一样散发着野兽的气息,一般动物闻到都会感到怕的。你别看它现在傻乎乎的憨憨大睡,一旦打起架来那可真叫猛。有一次黄耳跟着我去放羊,羊放得有点远,回来时天已经黑了,我突然发现羊群躁动不安,远远看见有十几对绿幽幽的眼睛把我们包围了,那是狼,草原狼。狼群扑过来的时候是黄耳挡在前边,它一个对一群狼,结果,嘿嘿,黄耳咬死了三只狼,剩下的也被它赶跑了。”。

陈封眼里放着光,甚是自豪。赵欢儿看着酣睡的黄耳,心想,这家伙竟然这么厉害,也不知道陈封是不是在吹牛。突然,黄耳抬起头,竖起双耳,好像发现了什么,突然朝外奔去。

——

作者有话说:

小蓄懿文德,后积累大器!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