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镇魂长歌(楚心月小樱柳若蓝智远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镇魂长歌

作者:秦生

简介:公元604年,因为一本法显和尚写的《佛国记》,众江湖人汇聚洛阳。在城郊外的贺云庄,因为这本书,全庄近百十口人近乎被屠戮殆尽,独余一幼童被救,杀人者成迷,与这场争斗有关之人走向不同的结局。作为船事之子的楚心月,无意间被卷入了这场江湖的恩怨当中,从流落东方日出之国,到西域大漠敦煌,展开不断的逆袭人生之路,江湖中从此流传着一个“鬼武者”的传说······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镇魂长歌

《镇魂长歌》第一章 酒楼笑谈“亡国音”免费阅读

丽宇芳林对高阁,新装艳质本倾城。

映户凝娇乍不进,出帷含态笑相迎。

妖姬脸似花含露,玉树流光照后庭。

花开花落不长久,落红满地归寂中。

这首《玉树后庭花》是南陈后主陈叔宝所做。六朝古都,繁华一时,多少芳林高阁,多少笑态相迎,一幅歌舞升平的景象。又有多少人身在其中,却不知这看似荣华富贵的景象,犹如浮萍,好似纸鸢,风雨一来,最终要落得个“花开花落不长久,落红满地归寂中”。

公元604年,隋文帝杨坚病逝,同一年,南陈后主陈叔宝也病死。隋文帝病逝后,有其次子杨广继位,后世称隋炀帝。隋炀帝登基不久便营建东都洛阳。此前营建皇宫每月征调民夫二百万人,弄的是民声怨愤。只是运河刚刚开凿,隋朝与高句丽的战争尚未开始,此时国体未损,文帝创下国富民强的大好基业依旧。

现在正是五月,荷花初开莲生爱子的季节,洛阳城中一派繁华气象。洛水浩浩荡荡自西向东把洛阳城一分为二,从正中穿流而过,运粮的官船,贩丝的商船,走亲访友的小舟,洛水上船来舟往,一片繁忙的气象。绢帕罩头高鼻深目的波斯人;扎着小辫牵着骡马的突厥人;还有与汉人样貌相仿,只有开口说话才知是来隋的大和国人或新罗人;穿着不同风俗服饰和长着不同样貌操着不同语言的人,如同急奔大海的溪水,汇聚于这热闹的洛阳城中。

洛阳城南市紧邻洛水,这里人头攒动,商贾云集,买卖交易之声不绝于耳。在这繁华的南市街上矗立着一座叫醉仙居的两层酒楼,每日里高朋满座,人生鼎沸。一楼人多嘴杂,多是匆忙赶路的赶脚之人吃饭,二楼只有几张案几,颇为清静风景也好,从靠窗的位置向外观瞧,洛水上的繁华一览无余。 在这里正有一老一少,老的怀抱琵琶,一身青衣打扮约莫四十岁上下年纪,面目清癯发丝干枯,留着杂乱的胡须,看起来倒像是六十岁的老者。少的手握折扇,头上梳着左右两个发髻作童子打扮,眼波流转神采奕奕,分明是个不到十岁的女童。伴随着琵琶铮铮,一曲《玉树后庭花》本是宫中美人艳丽之声,经这童音唱出,倒也清脆婉转丽声悠扬,坐在案几前的人无不拍手叫好。曲子终了,女童收起折扇,中年汉子扶住琵琶弦,站起身一抱拳,向面前在座的酒客们自我介绍道:“小人陆九林,人送一个小小的诨号铁嘴。九林携小女来贵宝地已有几日,在座的有认识小人的,也有不认识的。不管我们是否相识,我们父女俩能给各位唱个小曲解解酒兴,便是咱们的缘分。”又用手一指身旁的女童道,“这是小女雁云,唱的不好还请各位海涵。如果各位听的顺耳,能赏下一两半文的饭钱,小人在这里感激不尽!”

凡是二楼吃饭的酒客,大部分都是城中富贵,或者行商坐贾之人,钱两自不少带,纷纷解囊放进女孩手捧的木盘里,不多时木盘中便聚集了一小撮散碎银钱。陆雁云在客人中间转过一圈回到爹爹身边,银钱也不收起,托着木盘放在案几上,冲着陆九林道:“爹爹,这曲子谱的甚好,只是不知这作曲之人又是谁呢?“

“这是陈主陈叔宝为张贵妃作的曲子。“陆九林答道。

“哦——,爹爹,那这张贵妃又是谁呢?是不是像我一样是个美人儿?”

“姑娘家总是喜欢问个不停,而且还不知矜持自夸美人,小小人儿羞也不羞,也不怕眼前叔叔伯伯们笑话。”陆九林一句话引得案几前听曲饮酒的客人们轰然而笑,陆九林笑着继续说道,“说起张贵妃,只怕在座的你这些叔叔伯伯们,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只是这曲子的缘由说起来话长,只怕打扰了他们的酒兴。“

面对众人的大笑,陆雁云毫无羞色,反倒学着大人的口吻说道,“也许对张贵妃,在座的叔叔伯伯们都晓得,只是有关这曲子的来龙去脉,女儿想,他们心里未必都清清楚楚,爹爹如果知道说出来不放听听,好叫叔叔伯伯们也能了解其中一二。“

“对,对,说出来听听。“酒客中你一言我一语,帮腔起哄似的喊道。

“好,既然大家愿意听,那我就说说这其中的缘由,如果有谁觉得我说的不对的地方,在这里还请原谅海涵!”陆九林先替自己圆个场,然后放下怀中琵琶,接过女孩手中扇子用作道具,正正青衣开始讲道,“这张贵妃真名叫张丽华,歌妓出身。后来诚如大家所知做了陈叔宝的妃子,最后荣升为贵妃。她长的发光七尺,光可鉴人,眉目如画。她原来做龚贵妃的侍女时,陈叔宝第一次见了她就很是喜欢,后来被册封为贵妃,和孔贵妃三人一起宠幸后宫。陈叔宝每次临朝之际,百官启奏国事,都常常将张贵妃放在膝上,同决天下大事。

陈叔宝除宠爱张贵妃、孔贵妃之外,还有龚贵妃,王、李二美人,还有张、薛二淑仪,还有袁昭仪、何婕妤、江修容等。当时陈叔宝在光照殿前,又建‘临春’、‘结绮’、‘望仙’三阁,高耸入云,其窗牖栏槛,都以沉香檀木来做,极尽奢华,宛如人间仙境。

陈叔宝自居临春阁,张贵妃住结绮阁,龚孔二贵妃同住望仙阁。三阁都有凌空衔接的复道,陈叔宝往来于三阁之中,左右逢源,得其所哉!妃嫔们或临窗靓装,或倚栏小立,风吹袂起,飘飘焉若神仙。此外陈叔宝更把中书令江总,以及陈暄等一班文学大臣一齐召进宫来,饮酒赋诗,征歌逐色,自夕达旦。写出了《玉树后庭花》。

张贵妃才思过人,看到这首诗词很快依词谱曲,陈叔宝还特地选宫女千人习而歌之。这明明形容的是嫔妃们娇娆媚丽,堪与鲜花比美竞妍,但却笔锋一转,蓦然点出‘花开花落不长久,落红满地归寂中。’的哀愁意味,时人都认为是不祥之兆。当时先帝为了完成统一大业兵临城下,但陈叔宝认为‘王气在此,役何为者耶?’孔范附和:‘长江天险,限隔南北,今日虏军,岂能飞渡耶?’居然大事化小,无视自己的贪图享乐。

先皇曾下诏:‘天之所覆,无非朕臣,每关听览,有怀伤恻。可出师授律,应机诛诊,在期一举,永清吴越。’于是发兵五十一万八千人,由当时为晋王的皇帝爷节度,分进合击,直指陈朝都城建康。皇帝爷从六合出发,秦王由襄阳顺流而下,杨元帅指挥水军主力,出巴东郡,顺流东下,荆州刺史刘思仁由江陵东进,蕲州刺史王世绩由蕲春发兵,庐州总管韩将军由庐江急进,还有吴洲总管贺若将军及青州总管燕将军也分别由庐江与东海赶来会师。大军攻破了建康。其中韩将军亲率五百名精锐士卒自横江夜渡采石矶,紧接着贺若将军攻拔京口,形成两路夹击之式。

当时陈叔宝正由张贵妃她们陪着喝酒,唱这首《玉树后庭花》,听到侍卫们的禀报后惊荒失措。平日围绕在他身边的一般侍臣,还力劝他仿照梁武帝见候景的故事,摆足架势会见韩将军。当年侯景以千人渡江,攻下台城,去‘拜见’梁武帝,面对八旬老翁,犹觉天威难犯,背上冷汗涔涔而下,惶惊不已。而今时移势易,韩将军不是当年的侯景,而陈叔宝也不是昔日的梁武帝,陈后主不理会群臣的看法,只说:‘非唯朕无德,亦是江南衣冠道尽,吾自有计,卿等不必多言!’大家听他说:‘吾自有计’,立即作鸟兽散。

贺若将军本期望攻入宫中,抓住皇帝,立一头功,想不到宫殿中空空如野,鬼影也没有一个,陈后主不知去向,这可大事不好,当即下令搜查。

此时韩将军也带领人马来到宫中,见贺若将军在前店搜查,自己则带人奔了后宫而来,后宫佳丽都已列在景阳殿前听候发落,还不见了张贵妃与孔贵妃,韩将军差一点把宫苑掀翻过来。最后只剩下后花园中的一口枯井了,一群士兵中趴在井口大呼小叫,但井中寂然无声,士兵中有人建议用大石头投入井中,这时井中忽然传来讨饶的声音。于是用粗绳系一箩筐坠入井中,众人合力牵拉,觉得十分沉重,大家首先以为皇帝的龙体确实不同凡体,等到拉上一看,才发现陈叔宝、张贵妃、孔贵妃三人,紧紧地抱在一起坐在箩筐中。士兵们一见欢声大笑。

贺若将军听说士兵们在后宫发现了陈叔宝,急忙带人赶过去。见了陈叔宝,还好言安慰他,对他说:‘小国之君,入大国之朝,不失作归命侯,无劳恐惧!’陈叔宝就让人一再拜谢,惶恐战栗不已。

陈叔宝就这样多活了这么多年,他若是在健康之时,抱着美人,用着那些废物之人,还能勉强称的上是个人,但亡国之君,还能做出如此苟且偷生的事来,真是愧对他的列祖列宗,这样的人挫骨扬灰都不为过。妖女城破后在清溪旁被斩,也是活该。这《玉树后庭花》从此背的个亡国之音的名声。”

这一段虽只时十几年前的旧事,但都是皇家之事,民间所知也只是一鳞半爪,因此众人对这些事兴趣盎然。更何况从陆九林的口中说出,犹如江河之水,曲折回环精彩异常。酒楼中的人听得如痴如醉。陆九林说完这一段,似乎想起什么,望着窗外喃喃自语不断重复道:“丽宇芳林对高阁,新装艳质本倾城。”

“宫中之事,谁在这里乱言造次,想要蛊惑人心不成?”忽然一个粗狂之声,打破了酒楼中短暂的沉寂。说话的是一个方面阔耳的胖子,盘坐在靠窗位置,神态倨傲大眼圆睁的瞪着陆九林。

陆九林顺声瞧去,见是城里负责巡街守卫的兵曹参军杨彪,街面上的百姓私底下称他为净街兽,在他案几对面坐着两个穿绸裹缎的年轻人,铁嘴陆九林心道:“此人是洛阳城里有名的地痞无赖,家里又有些资财,因和新调任的左右候卫将军杨业辉沾亲,便用银两捐了个现在的官职。平日里横行无忌惯了,便端着架子摆起官长的威风来。”陆九林也不畏怯,欠欠身满脸堆笑,客气道:“杨将军玩笑了,陆九林绝没有这个意思。大家爱听,我也只是把大街上的传言跟各位讲讲,若是那里说的不对,还望官长原谅。这是这些日子来小的要交的占地税钱,一直等着官爷来收,今日有幸在这里得见,省了小的许多功夫!”说着向女儿使个眼色,雁云明白,端起木盘送到杨彪的案几之上,坐他对面的年轻人,用手在木盘上抓了一把,掂量掂量,接着放进怀中。

杨彪端着酒杯一饮而尽,啧啧嘴满意道:“这还差不多,税钱该交还是要交,没有这些税钱,当兵可要喝西北风了。没有他们,咱们这城里的繁华景象怎么会有呢!不过,这朝堂上的事情,你一个小老百姓,不要随便乱说,好多事你们是不知道的。如今皇帝爷英明神武,那陈叔宝和他周围那些人,怎么能抵挡得了咱大隋的神兵勇将。让陈叔宝活着,那是皇帝爷仁慈。”杨彪尚未说完,对面的两个年轻人急忙随声附和,夸他说的好。不过,杨彪把文帝不斩陈叔宝的事,说成是炀帝做的,奉承的话说的颇为含蓄,这也倒有几分功力。

“臭屁,臭屁——”,杨彪话音未落,就听到楼递间传来有些沙哑的声音。众人好奇,目光投去,见一人弯腰驼背,手拄三尺多长的竹杆走了上来。杨彪见此人衣衫褴褛,发丝黑白相间,约莫六十往上的年纪,蓬头垢面,一双草鞋乌黑破烂。听他连说“臭屁”,心中火起,又见他一副叫花子模样更是气急,手掌一拍案几,啪的一声,厉声叱骂道:“王八羔子的,你说谁呢?一个穷叫花子,也配来这里和大爷们说话。快滚、快滚,滚的慢了,小心你的狗腿!”

——

作者有话说:

注:隋大业元年(605年),炀帝建东都洛阳,月用二百万人,仅用十个月就已建成。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