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落侠传(浮生东尔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落侠传

作者:浮生东尔

简介:惩恶扬善,骗富济贫,瞒天过海,暗度陈仓,上至皇宫贵族,商贾巨富,下至平民百姓,山贼草寇,且看一行江湖骗子如何扭转乾坤,施展惊天骗术!!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落侠传

《落侠传》第1章 天元布庄(一)免费阅读

月牙谷

葱翠浓郁的山林蜿蜒盘旋的坐落在这片土地上,形成一道优雅的月牙形,白皑的云雾萦绕在谷间,泉水叮咚,小河潺潺,正应了那句古话:无山不奇,无水不秀。

“驾,驾!”

山谷脚下传来一阵马蹄声,一行人马正穿梭在这山谷中,领头的一人骑着一匹骏马,穿着华丽的深紫色披风,腰间挂着一柄长剑,胯下的骏马长长的鬃毛披散着,虽步伐缓慢,但看起来依旧强壮有力,男子眼睛目视前方,时不时的环顾四周,一手牵着缰绳,一手搭在了腰间的剑柄上,此人名叫公孙阳,是安城天元布庄的一名侍卫,平时一般不会干这种押运货物的琐事,但这次是奉庄主的命令,而在其身后,约莫有十数辆人力太平车,车上装满了货物,两侧竟有几十名手拿大刀的护卫。

“都快点,天黑之前,要赶回城里!”

公孙阳回头吼了一句,显然这趟货对他来说很重要,随后还略微的加快了马速,似乎完全不管身后叫苦连连的推着太平车的人。

“沙沙沙!”

突然前侧的草丛中传来一阵沙沙声响。

“嗯?”公孙阳立马停下马,眉头微皱,疑惑的朝草丛堆中看去。

“哎呀~”

突然从一侧草丛中,出现一名背着篓筐的女子,摔倒在了一行人面前,公孙阳立马绷紧了神经,握紧腰间的佩剑吼道,

“你是谁?”

只见女子扶了扶背后的篓筐,抬起头来,看向男子,手臂上还有一丝血迹。

“不好意思,官人,小女子方才在这谷中采药,不慎摔了一跤,实在是无意惊扰。”女子似乎是被吓着了,扶了扶背后的篓筐赶忙的说道。

公孙阳定睛一看,立马被女子吸引,声音如黄莺一般,酥麻入骨,眼波流转,勾魂夺魄,凤眸潋滟,唇若点樱,荡人心神,虽身着普通,但依旧倾国倾城。

公孙阳立马指挥车队停下,然后下马来到女子面前,伸手扶起女子。

“没事吧,姑娘,刚才有没有吓到你?”近距离看女子,更加美艳动人,乌发蝉鬓,娥眉青黛,如天上谪仙。

“没事,只是受了些轻伤,多谢官人关心。”女子起身道了声谢。

“这荒郊野岭的,各种野兽出没,姑娘可千万小心,不知姑娘芳名?”公孙阳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女子,问道。

“小女子姓龙,名惜儿,是城西一户普通农民的家庭,方才采完药准备回家,不知官人名讳。”女子问道,声音如泉水涓涓细流,娓娓动听。

“那太巧了,在下也是城西天元布庄的一名侍卫头领,复姓公孙,单名一个阳字,不知姑娘可顺路?”公孙阳兴奋的介绍道。

“顺路是顺路,只怕耽误公孙公子赶路…”龙惜儿有些犹豫不决。

“不打紧,不打紧。”公孙阳赶紧回口说道,“况且姑娘有伤在身,此去城西还有些路途,在下就当做个好事,助人为乐,也未必不是美差事。”

“既然如此,那便叨扰公子了。”龙惜儿低身朝公孙阳行了个礼。

随后公孙阳把龙惜儿牵上了马,公孙阳让她坐在前面,自己坐在后面,龙惜儿还露出了一脸娇羞的神态,公孙阳看着龙惜儿小脸红扑扑的,心里更加乐开了花,能搂着这样一个绝色美人共骑一匹马,真是死也值得。

很快,一行人又开始赶路,一路上公孙阳不停的朝龙惜儿问话,什么芳龄多少,家中有哪些人,怎么会独自一人出来采药,甚至还想做一些小动作,不过都被龙惜儿制止了,不过公孙阳也没在意,只当龙惜儿害羞,时不时不怀好意的哈哈笑了几声。

“公子,这后面这些太平车上,装的是何物啊?”龙惜儿回头看了看满载的货车,疑惑的问道。

“噢,这些是…”公孙阳刚准备回答,但突然止住了,思索了一会儿,顿了顿才回答,

“这些是从西域采购的一些上等布料,我家主人是做布料生意的,经常从外地批发一些货物,用作生意,你问这些做什么?”公孙阳眉头微蹙,问道。

感觉到公孙阳有些神色异样,龙惜儿立马低下头回道,

“小女子只是好奇,从没见过这么多货物,并没有其他意思。”

“没关系,不过有些事啊,还是不知道的好,不可多问。”公孙阳摆了摆手说道。

“明白了。”龙惜儿应来。

“多谢公子,带着惜儿回家。”下马后的龙了一声。

一行人继续往前赶路,两人又接着聊了起来,一路上龙惜儿又隐晦的问了几次身后推车上的货物,不过公孙阳竟都搪塞的回绝龙惜儿的问题,明显是不想让她知道,过了一会儿,终于进城,进城之后,公孙阳没有再带着龙惜儿前进了,而是把她放了下来,惜儿也委身道了声谢。

“不必客气,日后若是惜儿姑娘有需要帮忙的或者闲来无事,可来天元布庄找我,到那之后直接报我的名讳即可。”公孙阳笑着说道。

“好的,日后有时间,惜儿一定前去拜访。”龙惜儿说完,公孙阳的车队便朝城里继续行走。

看着远去的车队,原本面带笑容的龙惜儿突然冷下了脸,随后还厌恶的拍了拍身上的衣服,说了一句,

“哼,人面兽心的东西,真是脏了本姑娘的清白。”说完之后便转身离开了。

和公孙阳分道扬镳之后,龙惜儿辗转来到了一处破旧的古祠堂前,这个祠堂门口堆满了野草碎石,显然是常年无人打扫进贡,早已荒废。

龙惜儿谨慎的左右张望了一下,确定周围没有人之后,才踏步走了进去。

进去之后,龙惜儿找到了祠堂的后门,然后轻轻的推开了后门,一股气息迎面而来,没想到这个祠堂后面别有洞天,祠堂后面竟还有一处居所!而且与外面的脏乱环境对比,里面显得非常干净得体,大厅整齐的家具排列,桌椅齐全,旁侧还有几处卧室,俨然是另外一番景象。

龙惜儿进来之后顺手关掉后门,朝大厅走去,此时大厅中的桌旁还坐着两个男子,左侧的男子歪坐着身子,一手拿着书,一手端着茶杯,正聚精会神的看着书,右侧的男子正经的坐在椅子上,手上拿着一柄长剑,此刻正擦拭着他的长剑。

龙惜儿看着两人有些气不打一处来,闷头走了过去。

“回来啦,怎么样了?”

左侧的男子见龙惜儿过来,暼了一眼,问道。

“哼,江鼎,你倒是悠闲,躺在椅子上喝着茶,晒着太阳,这么舒服,老娘都渴死啦。”龙惜儿坐了下来,双手驾在胸前,显然不想回答男子的问题。

“嘿嘿!”

被龙惜儿称作江鼎的男子嘿嘿的笑了一声,放下了手中的书,起身给气的不着边的龙惜儿倒了杯水。

“来来,喝口水润润嗓子,辛苦龙大小姐啦。”江鼎笑眯眯的把茶递到了龙惜儿面前。

“这还差不多…”龙惜儿嘟囔了一句,接过茶杯,一口喝了下去。

“现在能说了吧。”江鼎看龙惜儿喝完了茶,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靠着椅子说道。

龙惜儿放下茶杯,白了一眼江鼎,这才缓缓开口,

“什么也没探测到,那个公孙阳太谨慎了,问了好几回什么都不说,不停的敷衍我,还揩了我一身油,气死我了。”龙惜儿郁闷的说道。

“哦?他敢对你动手?”龙惜儿刚说完,右侧擦剑的男子突然张口说道,语气寒冷,显然有些不悦。

“额…叶焯大哥你别冲动啊。”龙惜儿看男子似乎有些不悦,慌忙开口劝道,“倒也没什么,他还不敢对我怎么样。”龙惜儿说道,似乎生怕他冲动起来跑过去把别人怎么样了。

“哼!”被龙惜儿叫做叶焯的男子哼了一声,继续擦着他的长剑,龙惜儿也吐了吐舌头。

“一点线索也没有吗?”江鼎又问道。

“他当时是在押运着什么东西,足足有十几辆车的货物,我问他是什么,他只说是布匹,但是我觉得不像,因为好几个人推着一辆车,还满头大汗的,如果是布匹,不会这么重的。”龙惜儿歪着头,思索回忆道。

“布匹?”江鼎眉头微皱,摸了摸下巴,呢喃的说了一句。

“对了,沈念和芊芊呢,怎么没看见他们啊。”龙惜儿环顾了四周,似乎这里除了他们三个没有其他人了,便张口问道。

听到这两个名字,江鼎轻笑了一声,摇了摇头说道,

“估计又在被人追杀吧…”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