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农女甜妻经商忙(团子圆圆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农女甜妻经商忙

作者:团子圆圆

简介:【古代言情+种田+美食+甜宠+穿越+宠妻+经商】前世富二代季青岚在家人的团宠中长大,却死于渣男前夫之手。 再醒来,季青岚变成了十二岁体弱多病的孩子,躺在木板床上与破旧民房屋顶的破洞大眼瞪小眼。 魂穿到一个穷到叮当响的农家不说,还面临着被发卖进窑子的悲惨命运。 当被命运之手反复拿捏之时,是躺平了任其蹂躏还是奋起反抗? 当然是……跳起来,打回去!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农女甜妻经商忙

《农女甜妻经商忙》第1章 富二代重生在农家免费阅读

季青岚像是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在梦里经历了不知是谁的一生,从梦里醒来,季青岚艰难的睁开眼睛,觉得自己全身的肺腑仿佛都移了位。而眼前出现的画面十分陌生,像是在一栋老旧的平房里,抬眼就能看到房梁,还有屋顶上几个若隐若现的破洞,从破洞里透出星星点点的光线,正照在季青岚脸上,让她一阵晕眩。

模模糊糊中,季青岚看到一大一小两个人影在眼前不停的晃动,依稀能看出是一个穿着古朴的妇人和一个扎着朝天辫的小男孩,他们的声音时远时近的传到耳边。

“姐姐,姐姐……呜……你不要死!云儿害怕,呜呜呜……”

“岚儿,岚儿,你醒醒,看看为娘啊……我可怜的岚儿啊……”

季青岚只觉得头疼欲裂,说不上是梦是醒,这种感觉像是一半身子处在烈焰之中燃烧,另一半身子浸在寒冰之中凝固,整个人痛得瑟瑟发抖。

她极想对床前这两位哭哭啼啼的一大一小说,好吵,不要再哭了。

然而她使出吃奶的劲儿,也只是努力把手往前挪了两寸,然后她头一歪,又昏了过去。

昏过去前,季青岚还在努力思考,自己究竟是梦是醒。

那样破旧的房屋,还有那样古朴的穿着,着实不像她梦中的那个年代啊……梦中她生活的那个年代,国泰民安,生活富足,物质水平极高,就算大山里最贫穷的人家也不会用这等粗陋料子做衣裳了,还裁成那样古旧的斜襟宽袖款式……

不知睡了多久,季青岚再醒过来的时候,听到一片喧闹声, 她微睁开眼睛,还是那间破旧的平房,不过这会儿床前却是没人在哭了,平房外间倒是吵嚷得厉害。

这回季青岚的体力好了很多,也没有像上次那种遍体剧痛的感觉,她努力撑起身子,靠在床柱上,侧耳倾听外面在吵嚷些什么。

“少跟老子装可怜,这借条可是你当家的白纸黑字画了押的,还想抵赖不成?要么给钱,要么给人,要么老子把你这房子连同你家地一同给当了抵债。”这声音听起凶神恶煞一般,充满了戾气。

“刘五爷,使不得啊!您要是收了房子和地,不是逼我们一家老小去死么!求您行行好吧!”这是上次在她床着哭的那妇人的声音,这次妇人哭嚎的尤其尖锐,活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的公鸡

“老子管你死活!难道老子的钱是大风刮来的,非要白给你们?借了想不还,你当你刘五爷是菩萨不成?!”外面似乎传来了把什么东西踢倒的声音,伴随着那妇人一阵高亢的尖叫声。

这时又听一个公鸭嗓的少年声音,“刘五爷,好歹请您宽限些时日,我们一定想办法把爹借您的钱还上。”

“还上?就凭你们一家这几个老弱妇儒,靠什么把欠爷的钱给还上?不如这次就让我把你们家青岚小妞带走,我当面撕了这借条,如此两清,如何?”

“求刘五爷开恩,不要带我妹妹走,我们一定还钱,求求您再宽限两日!”外面传来沉闷的‘咚咚咚’的声音,伴随着另一个少年哽咽的声音。

“是啊,刘五爷。岚儿是我家唯一的女孩儿,我是万万舍不得拿她抵债的,求您开开恩,再宽限几日,容我们想想办法。”那妇人也哭泣着哀求。

“呜…求您不要带走云儿的姐姐……”一个稚嫩的童音响起,季青岚心中一动,这是上次那个扎朝天辫的小弟弟了。

“嗤,你们能有什么办法可想?”似是被一家老小苦苦哀求打动了,刘五爷虽没直接应下,但声音里已有了明显的松动。

“总有办法可想的,我们先去找找亲戚邻里凑一凑,再把家里值钱的物件当一当,总能凑够的,刘五爷,求求您了,再宽限我们几日吧!”

“得了,看你们这么卖力苦求的份上,刘五爷今日就放那小妮子一马,七日后我再来,到时若是还交不出这十两银子,你家岚妞就等着被我卖进窑子里吧!”刘五爷临走前还不忘放下狠话,又传来了一阵翻找的声音,最后不知拿了个什么物件,只听那刘五爷道,“这只春瓶就权当做宽限你们这几日的利钱吧!”

“刘五爷,求你抬抬手,这可是我娘亲最后的嫁妆了啊!”那公鸭嗓少年又求道。

只听见一声脚踹在人身上的闷响,那公鸭嗓少年一声惊呼倒地的声音,伴随着孩童哇哇大哭声,还有妇人悲切喊着‘山儿’的声音。

“别蹬鼻子上脸啊!爷能看上你家的物件,是瞧得起你,再敢多嘴现在就把你家那病秧子妹妹提去卖了。”刘五爷说罢,也不管一家人如何凄凄苦苦,径自扬长而去。

这时季青岚身体已撑到极限,重又倒回到床上,累得气喘吁吁,她闭上眼睛养神,心里暗暗消化自己刚才听来的信息。

似乎她现在这具身体,也叫青岚,刚才一直哭得悲悲切切的妇人便是这具身体的娘亲,好似还有两个哥哥,其中那个公鸭嗓的哥哥名叫‘山儿’,下面似乎还有个叫‘云儿’的弟弟。

至于刚才那场风波,听起来应是这具身体的爹爹不知何因向这位刘五爷借了十两银子,刘五爷上门来要债,这一家子一看就是穷得叮铛响,哪里能凑出十两银子,这刘五爷就想把家里唯一的女孩子,也就是她本尊带走抵债,被母子几人合力苦求拦了下来。

季青岚无力的抬起手来,伸到眼前,果然,看到的不是她一向护理得白皙细润的素手,而是一只枯瘦黝黑的小手,比她的手小了不少。

在梦里,季青岚分明记得自己生活在城市里,住在楼房里,出行的交通工具都是靠汽车,生病了可以到医院看病,哪里像这里这些让人匪夷所思的一切?!

她分明记得自己是21世纪被团宠长大的富二代,为何会出现在这个破旧的古代民居了?

哦……是了!季青岚混沌的大脑里突然闪现出一个场景来,在极高的蹦极台上,她那因为出轨即将离婚的丈夫——那个推她下去的人,在她耳边对她说‘永别’。

把她推下蹦极台,伪装成意外,她曾爱过的人亲手把她推入地狱,只为了在离婚前送她去死,便可以继承她那近亿元的遗产了。

既然她的前身早已摔作一滩肉泥,如今她却未如她料想的出现在阴间——那么……她这是魂穿了吗?

季青岚比量着眼前枯瘦的小手,无奈苦笑,魂穿……却穿到了这样一个环境里,面对着被发卖到窑子里的风险。

正胡思乱想间,只见房间的门帘子一掀,一个身形细高如竹竿,约莫有十五六岁的少年端着碗低头走进来,这少年穿着一身青色粗布旧式衣衫,肩膀和衣服下摆都打着补丁,头发用一根树枝草草束在了发顶,凌乱的几缕头发挡住了少年的脸,他的眉眼从季青岚这个角度看得不甚清楚。

季青岚正思索这进来的少年究竟是那个公鸭嗓哥哥,还是另一个呢,这少年已抬起头来,虽然脸上有些泥灰,额头有些青肿,但是五官竟是意外的清秀,尤其是少年的一双眼睛,黑亮灵透,仿佛会说话一般。

少年抬头就见到季青岚正伏在木板床上睁着眼睛目不转睛的打量他。

‘咣当’一声,少年手里的碗掉在地上,季青岚这才注意到那地是硬实的泥土地,碗掉在地上,只撒了些水出来,侥幸没摔碎。

少年顾不上跟她对话,匆匆回身掀开帘子,冲门外大喊,“娘!大哥!三妹醒了,你们快来!”

少年对外面喊完回身捡起碗,往床边桌上随手一搁,双手在衣襟上擦了擦,才小心翼翼的把手贴到季青岚的额头上,探了半晌,喜道,“退烧了!退烧了!这下好了。”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