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开局暴打公主:请原谅我的无知(悦来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开局暴打公主:请原谅我的无知

作者:悦来

简介:他一个穷屌丝土贼,因为无钱给身患重病的母亲看病,无奈之下,只得铤而走险去打劫。却被便衣女警一枪毙命。他穿越到平行世界的王朝,成了一名落魄贵族弟子,却一不小心暴打公主,阴差阳错居然被迫娶了公主。从此开局,这个土贼开始逆转人生!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开局暴打公主:请原谅我的无知

《开局暴打公主:请原谅我的无知》第1章 开局暴打公主免费阅读

炎历六年。

大秦王朝,在莫拓河草原一场大败。

战神,武功侯秦宇以身殉国,20万精兵强将一夜之间,飞灰湮灭。

岌岌可危的大秦王朝,被迫与匈奴签下城下之盟。

在一片哀声怨气中,往日显赫的侯府,被拔掉了门前的八支方天画戟,顿时门可罗雀。

从战场上,苟活下来的秦大公子秦寿心如死灰,不再上朝理事,而是每日醉酒度日,流连在烟花酒地。

十年过去,他的独子秦楚,年方二八,向来疏于管教。爷爷战死,老爹浪荡,则让本就张扬跋扈的他,更加肆无忌惮,老爹败家,他也跟着败家。

原本豪奢的侯府,也被他俩挥霍一空。侯门两父子,皆成了浪荡公子哥。这让侯府,成了整个王朝的笑话。

这日,秦楚因为争夺一个头牌,在万花楼与丞相府的秦三公子大打出手。私自出宫的大公主李月月,不明真相,上前劝阻,却也被他当场毒打了一顿,而他也因此身陷牢狱。

自暴自弃的秦寿,也被株连,被剥去了侯爵。秦楚入狱,而醉生梦死的他,压根就忘了他还有这么个儿子。一气之下,他的正室秦氏,一头撞死在了侯府门前。

凄凄惨惨的侯府,挂着白纱,一夜之间,落魄得无人问津。

在咸阳府衙的大牢里,身犯众怒的秦楚,已经被暴怒的大秦帝王李浩天处于秋后问斩的极刑。

只待秋天一到,他就将被拉到午门处死。

阴森潮湿的囚牢里,被衙役毒打了几番的秦楚,总算是苏醒了过来。他是秦楚,却又不是秦楚。

他来自另外一个世界。

他刚刚大学毕业,二流大学的毕业证,让他在茫茫人海,无所适从,四处碰壁。不但工作没有找到,还花光了母亲辛苦打工挣来的血汗钱。

得知母亲身患癌症,需要50万元的手术费用。他一下子慌了神,迫于无奈,被逼学着劫匪去打劫。

可他的命太悲催,他好不容易鼓起勇气闯进银行,却被人报了警。

他哭着、求着、跪着,让他拿着钱去救母亲。可没有人怜惜他,他只得劫持了人质,想要冲出银行。

这个便衣女警,从人群中突然冲了出来,连警告都没有警告,当即抬手就朝着他开了枪。

一片嫣红地倒下,他死不瞑目。

暴打公主那天,他记忆犹新。

那个女人,就是他死之前,一枪毙了他的便衣女警。

那时候这个秦楚正在醉酒之中,被那秦三公主的家丁从身后重重的敲了一个闷棍,但他的灵魂却在浑浑噩噩中穿越到了这具躯体的身上。他睁开眼,第一眼就认出了她。

仇人见面,自然是分外眼红。

这一世,老天开了眼,让他活着。他见了这个女人,又怎能不恨,怎么不大打出手。

被关进死牢的这几日,他没一天好过。

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居然是个公主。那些爱慕公主的蝇营狗苟,三天两头地买通这些府衙,暗地里找他报复。他被折磨得不成人样,但骨子却很血性,从不服软。

老虎凳、沾着盐水的长鞭、夹手指、插竹签、烙铁烧肉……衙役使出了十八般的酷刑,他受着十八般的苦,嘴里却吐着鲜血破口大骂:有本事你们弄死老子,弄不死老子,老子迟早要弄死你们!

他指天骂娘,操着他们的十八辈祖宗。可惜,他们下着狠手,却也没敢弄死他。

战神虽死,但老虎的余威还在。

虽然他是个败家子,但一切还得用法度来惩罚他。否则,他死了,芸芸众生之口,他们谁也担不起这个责任。

老皇帝虽然判处了他秋后问斩,但铁血侯门的颜面,他却也不敢轻易地将他一棍子打死。

毕竟,秦霸王秦寿还活着。

这头被酒劲麻醉的猛虎,谁都不可小觑。

他舔了舔苍白无血的嘴唇,忍着浑身的疼痛,用浑身是血的囚衣,擦了擦干涩的嘴唇,“公主又怎么样,老子打就打了!大不了一死,反正老子已经死过了一回。”

“李月月,名字倒是取得挺好,可心太歹毒了!”

沉重的囚牢,突地被人打开。阳光从门缝里透了过来,满囚牢的犯人,一下子喧闹了起来,纷纷扑到囚牢的柱头边,戚戚念念地盼着又是谁家的人儿前来探监。

“秦楚,你爹来看你了!“冷不防,门边传来了一个粗哑的声音,跟着看见一个邋遢的中年人,一身酒气地提着一个盖着蓝色布块的篮子走了过来。

说话的这男人,秦楚已经熟知,他是咸阳府衙的都头,罗三刀。这几日,他没少得到他的关照,他下的手最恨。

他腰间挂着一把长刀,朝着秦寿点了点头道,大哥,这小子我没给你弄死!

秦楚听了他这话,心里顿时有气。“敢情你没弄死我,还是天大的功劳!”

秦寿微微点了点头,笑了笑,“这小子皮厚,没打疼你的手吧!改日我请你喝酒!”

“卧槽,这是什么话?”秦楚听得目瞪口呆。

而那罗三刀则嘿嘿笑道,皮是挺厚的!这酒必须喝!

秦楚心里暗自骂道,这他妈的,真是我爹吗?老子被人打了,他还挺感激。

待罗三刀走出了牢房,秦寿这才拧着篮子,打开他的牢笼,走进牢笼,将篮子里的酒肉一一摆放在他面前。

他顿时愣了,他这个便宜的老爹要干啥,给老子送断头饭来了?

秦寿见他铁青着脸,连忙将手中地筷子递给他。“吃吧,这几日也没啥好吃的吧,该是饿坏了吧!”

他的语气,很沉缓而平静。

见他还在发呆,一把将手中的筷子塞到他的手里,“吃啊!愣着干啥,这可是老爹我花了二两银子,从醉仙楼给你买来的!别浪费,现在咱们爷俩吃顿好的不容易!”

他这语气,好像心疼钱,比心疼儿子还重要。

“狗日的老爹,你还知道不容易!你花天酒地,啥时候想过我!”秦楚接过筷子,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他一边狼吞虎咽地吃着,一边不争气地泪水却流了下来。

“还哭啥!挨了那么多打都没听你哭过!”秦寿拍了拍他的脑瓜子,难过地说道。这个强悍的一辈子的男人,眼角也微微泛起了红光。

秦楚哭得更加地起劲了。这个从小死了爹的孩子,终究还是个孩子。秦寿不经意间的动作,让他感到了那么一丝丝的父爱。

“爹,这是我最后一顿了,是不?”他抹了一把眼泪,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

“吃吧,别噎着!”秦寿将身边的篮子,朝他面前推了推。

吃完酒菜,他不服气地问道,爹,我不过是打了她的屁股!就判我死刑,我不服!

秦寿的嘴角猛地跳了几下,心里也暗自骂道,你个土贼,那可是公主啊!

将他用过的碗筷重新收进篮子里,盖上蓝布。

秦寿盘腿坐了下来,翻开他身上的囚衣,看了看他身上的伤痕,微微皱了皱眉头道,也还好,没有伤到筋骨!养几天就好了!

“我去!我还是你儿子不!”秦楚差点跳起来骂娘。

“你是我儿子,我的种,我还不知道!”秦寿瞪了他一眼,眯起虎眼吹着胡子。

秦楚的心里顿时一片凄苦,他落寞地摆了摆手道,你这个便宜老爹,断头饭我也吃了,你也可以走了!秋后,别忘了给我收尸!

“啪!”他的脑门子上,劈头盖脸地被他打了一巴掌,“说什么屁话!我秦寿的儿子,谁敢杀!别说打了个公主,就是打了太子,皇帝也不敢!”

老爹突然爆发出来的霸气,让秦楚吓了一大跳。他忙问道,老爹,你脑子没坏吧!说什么酒话!

“你脑子才坏了!老子清醒得很!”秦寿又给他一巴掌,这回事真打得生疼。

秦楚忍着疼痛,顿时一脸的欣喜,他呵呵道,这么说,我死不了!

“死是死不了!但这回老爹我却被你个兔崽子给坑惨了!你打什么人不好,你打什么公主啊!”说罢,秦寿逮着他又是一顿猛揍,比那罗三刀还狠。

“爹,别打了!我错了!”老子打儿子天经地义,骂也骂不得,躲也躲不得,秦楚只得抱着脑袋求饶。

“行了,别给老子卖乖了!老子跟你说件正事,你可听好了!”秦寿板起脸,一脸严肃地说道。

“爹,你说!”秦楚这回乖了。他这老爹根本不按章法出牌。他心里却很高兴,老子终于又能活了。

“出狱之后,把那娘们给娶了!”

“啥!”秦楚一脸的懵呆。

“打是亲骂是爱,你和她有缘!你们的婚约,也该兑现了!”秦寿的嘴角上,带着讥笑,旋即他又嘿嘿道,你小子傻了吧,打的居然是自己的媳妇!

“不,不行!乱了,乱了!我打了那娘们,还得娶她!这是什么道理!这不是癞皮狗吗,不过是打了几巴掌,还是负一辈子的责任!天下哪个这个道理!堂堂皇家,还要脸不!”

“天下是没这个道理!可你那几巴掌打得好啊,把老子都给打出去了!老子好不容易,装疯卖傻,藏着尾巴,你小子一巴掌就把老子给卖了!再说了皇家,什么时候要过脸!你这不是屁话嘛!”秦寿不满地哼哼道。

秦楚见他一脸的认真,当即冷静了下来,连忙拉着他问道,爹,不行!这事我们还得理理!我怎么越听越糊涂!

“理啥理,这本就是本糊涂账!理不清!”秦寿耿直地说道。

俩人正说着话,冷不防囚牢又被人打开了。罗三刀领着一个老太监走了进来。见着他俩爷子,罗三刀朝着秦寿竖起了大拇指,“大哥,你牛!真牛!”

“牛个屁!被人卖了还给人数钱!”秦寿撇了他一眼,哼哼道。转头,又连忙站了起来,朝他身后的太监拱手道,麻烦,王公公了!

“好说,好说,侯爷客气了!”老太监微微点了点头,“那咱家可开始了!”

老太监见他一脸的笑意,方才轻咳了咳鸭公嗓子,“传陛下口谕,万花楼一案经刑部复审,打公主者另有凶手,着咸阳府衙重新查办。即日起,恢复武功候秦寿的侯爵,其子秦楚免于苛责!另,武功候一门忠烈,其子秦楚年少英才,品行端正,乃皇长女长乐公主夫婿的绝佳人选,故赐婚。良田、田园、侍婢由礼部配发,择日成婚。”

秦寿正待拉着秦楚回礼,老太监连忙拱手道,秦公子被人诬陷,体肤遭受重创,免于礼节!秦公子,秦驸马!恭喜了!因祸得福,这可是天大的喜事!”

“多谢公公!”

“罗都头,还不赶快给秦公子去了镣铐、枷锁!陛下还等着和侯爷商量婚期呢!”

秦楚浑浑噩噩地被他这个便宜老爹,一把从囚牢里给拉了出来。

回到侯府,门前被拔掉的方天画戟,又被人重新插上了。他使劲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问道,爹,我不是在做梦吧!这就出来了!

秦寿“啪”又给他一巴掌,“没出息的东西!做什么梦!咱们老秦家,凭的是真本事!”

苦尽甘来,秦楚呵呵大笑了起来。

“老子又活了!”

他却不知道,他那个便宜的老爹,却在妻子的灵牌前,跪了一夜,落了一夜的泪水。这个从未在敌人面前弯过腰杆的男人,却为了他,不得不向皇帝低头。

短短几日,秦楚与大公主长乐的婚期被定了下来。

半月之后,大婚。

而侯府上下,因为皇帝陛下的恩赐,破败的侯府又活了回来。公主的婚期,近在咫尺,整个侯府一片忙乱。

而秦楚则在一旁,傻傻地算计着那个被他打了的大公主。“哼哼,进了老子的门!才知道老子的手段!敢杀老子,老子让你一生来还!”

前世他出身寒苦,这一世虽然也遭遇了厄难,但他却暗自坏笑,暗自得意。“老子这一回,可是侯门贵胄!”

他一脸的王八之气,让秦寿恨不得,一脚踢死他。

可秦寿却只得默默地忍着,“一切等婚礼过后再说吧。经过这回,这小子也该独当一面了!”

他那浑身的杀气,让许多下人都不敢直视。“敢算计我老秦家,迟早都要给老子还回来!”

侯府外,朝堂上下却是一片惊呼:这头酒醉的猛虎,又要出笼了。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