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江湖笑闻录(魏无双卦无子王有利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江湖笑闻录

作者:庞各庄老四

简介:【乌龙江湖+搞笑武侠+打破次元壁+单元系列】名门领袖为了五斗米铤而走险,生死对决被投诉扰民无奈腰斩,天下大会石头剪刀布草率决出盟主……各位英雄好汉,我就是京城第一大帮庞各庄大棚帮沙瓤堂堂主,江湖人称“童叟无欺”魏无双 。在今后的日子里,我将为你慢慢讲述沙雕江湖世界里不一样的生存法则、爱恨情仇。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江湖笑闻录

《江湖笑闻录》第1章 天下第一免费阅读

(壹)

十月初八,夜,有霾。

向天佐没有说话,低着头,将面目全都藏在斗笠的阴影中,但他的眼睛却一直在盯着几丈外黑衣人的手,关注着黑衣人的每一个动作,观察得非常仔细,不放过任何一个微小的细节。

黑衣人卸下了负在身后的黑布包裹,放在地上,解开扣结,一层一层打开黑布。

他的动作很慢,但手却很稳定,仿佛是在打开送给情人的礼物,一点也快不得,否则其中的仪式感和神秘感就会受到破坏。

向天佐看着他拿出了包裹中的东西,那是一把剑,剑鞘漆黑一片,看不出任何光彩,向天佐的心却冷了下来。

向天佐出招了,他清楚自己再不出手的话,可能就再也没有勇气了。

向天佐的动作也很慢,看着有些笨拙。

他的手距离黑衣人已不及两尺,似乎随时都可以袭击黑衣人身上的任何一处要害。

黑衣人完全没有理会,依然在摆弄手中的剑。

向天佐却停了下来,离着三丈远时他发现黑衣人破绽百出,但当他到身前只有两尺时,才猛然发现自己完全找不到一丁点机会。

向天佐感觉自己的手变得冰冰冷冷,而且还好像已沁出了冷汗。

到最后他还是忍不住了,原本垂着的左手突然伸出,看似轻描淡写,但每根手指的动作中都还藏着精微的变化。

黑衣人也动了,他只是将剑倒着轻轻递出,像是交给向天佐一样,但速度奇快,快到令人无法拒绝,快到令其所有变化无法展开。

剑柄刚刚触及向天佐的手,向天佐已经开始后退。

黑衣人也不追击,而是将剑收回,放在了地上,开始用黑布裹上自己的剑,仿佛惊喜已经送达,这场秀也已经结束。

向天佐兀自退出了三丈开外,呆在了原地。

黑衣人把剑重新包好,慢慢起来,负在身上,转身离去。

从头到尾都低着头,没有去看对方一眼。

向天佐颓然地看着自己的左手,脸上已挤不出一丝笑容。

(贰)

这是副堂主王有利在饭桌给我上说起半个月前“圣手书生”向天佐比武失败的经过,说得有鼻子有眼的,就跟他在现场一样。

这一番下来,王有利自己眉飞色舞、吐沫横飞的,才发现我只是躲在一旁正专心埋头夹菜,不由得颇感失望,不觉扫兴地说道:“哎,四哥,你倒是给个反应啊,合着我这半天白叨叨了。”

我没有理会他的抱怨,也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只是淡淡地回道:“你说的这个啊,是我听到的第六个版本了。但你这故事也不灵啊,还不如隔壁饭馆店小二说的精彩,人家好歹描绘了大战三百回合的刺激场面,你这倒好,比划半天衣襟都没沾到,就结束了。”

王有利听完撇了撇嘴,不屑地说道:“高手对决又不是街头打架,哪有那么多你来我往,都是电光火石间分出胜负,你品,细品我这个版本,多写意啊,内心戏多足。”

我叹了口气,没有继续说下去。没办法,江湖中人就是这么爱搬弄是非,喜欢添油加醋,越描越黑,仿佛说别人的失败就能让自己平淡的生活变得更快乐一样,从这点来看,他们与村头扎堆爱说闲话的大妈们并无二样。

不过说来说去有个事实始终没有变过,就是从来目空一切、不可一世的向天佐输了,而且输的很惨。

而且,输家还不只他一个。

二十天前,碧海神尼败了。

十七天前,阮惊天也败了。

十三天前,五行门门主顾毅也败了。

不到一个月,十二个绝顶高手都输了,输的体无完肤,更可怕的是,他们都输给了同一个人。

这个人没有名字,也没人知道长相,他介绍自己只是个——铸剑师。

全胜的战绩传出,江湖已不再平静,要知道败在他手上的那些人,那可都是纵横天下、响当当的绝世高手啊。

一时间,坊间小巷、酒肆茶楼的每个人都在猜测这个神秘的铸剑师究竟是何方神圣。

也有人不服气,跃跃欲试,动了挑战铸剑师的念头,但有这想法的人,大多被别人泼了冷水。

“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本事,还想跟铸剑师讨教几招,连碧海神尼、向天佐那样的大人物都……”

纵有万般不服,那些人最后也只能作罢,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铸剑师的行踪。

就这样铸剑师突然消失了,仿佛从没出现过一样,但有的事已经深深刻在了江湖中人的脑子里,久久不会忘却。

作为武林新生代的优秀代表,京城十大杰出青年提名候选,美貌与智慧并重、英雄与侠义的化身,京城第一大帮大棚帮沙瓤堂正印堂主,我“童叟无欺”魏无双魏老四自然也对铸剑师很感兴趣,倒不是想跟他切磋武功高下,真的只是单纯的想跟他学习下装酷的气质和凹造型的本事。

(叁)

这世间的事就经不起琢磨,越琢磨好奇心就如同决堤江水一样绵绵不绝,让我茶不思饭不香的,当年情窦初开的时候暗恋隔壁老王家的闺女辗转反侧的心情也就如此了。一直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我只得想到了向师傅求助。

于是,我连夜赶往王屋山,准备找师父卦无子问个答案。

推开师父房门的时候,他老人家正一个人躲在屋子涮肉。

看到我的突然出现,师父停下手中的动作,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说道:“怎么每回我想偷摸吃点好东西,你都会出现?”

这么多年,师父最疼我了,我也知道他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是高兴的很。

我假装严肃地回道:“师父您这次可就错怪我了,弟子今天回来找您,不为吃的,实为一事相求。”

师父轻哼一声,道:“你每次都是这个借口,麻烦下次换个别的理由。”突然他顿住了,脸上紧张起来,急促道:“你是来借,借钱的?你怎么知道你二哥刚让人捎来了银子?我这钱都还没捂……”

我急切地问道:“师父,那铸剑师到底是谁?他从哪来?他去哪了?”

师父一听是这事,顿时松弛了下来,长出一口气,夹起了锅里的一个肉片,满意地放到嘴里,有些含糊不清地回答道:“徒儿啊,你问的这是人生的终极意义,多少哲人都搞不明白,我一时半会也跟你解释不清。”

我在一旁看得眼馋,吞咽了一下口水,说道:“听江湖传闻,这个肉片,不是,这个铸剑师啊,带剑但从不亮出,有招但又似无招,虚虚实实之间就能戏耍一流高手,实在想不出武林之中有谁能有这般身手。”

师父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反而问我道:“那你知道九寨沟论剑么?”

学武之人无不渴望成为拔尖的人物,天下第一的名号是大家的终极梦想,但一个人又不可能真的打败天下所有的人。为了有个相对客观的评比方式,一百多年前有人提议每过十年就在九寨沟来次天下高手对决,争出个天下第一。

消息一出,那些个侠客、掌门、大佬、魔头什么的全都趋之若鹜,为了成为人上人,齐聚九寨沟,争得头破血流,斗得鱼死网破。

不过近几十年来这个方法渐渐失效,原因就在于再也没有百年难得一遇的武学天才,很多人的武功都在伯仲之间。

上上上次九寨沟论剑足足进行了半个月,后来被朝廷以扰民为由强行中止。

上上次九寨沟论剑连比了一周,因为断水断粮而草草收场。

上次九寨沟论剑斗了三天三夜,未分胜负,最后还是用石头剪刀布决出了天下第一是“圣手书生”向天佐。

眼看着又是一个十年,又该九寨沟论剑了。

师父提示道:“你想想为什么这个铸剑师不在九寨沟论剑时打败诸位高手,而非得在这前夕突然出现,打出名声后又销声匿迹? ”

一语惊醒梦中人,我恍然大悟,接口道:“哦,我明白了,一定是他没钱,买不起九寨沟的门票。”

师父叹气道:“呸,你这个智商也能当堂主我也是醉了。”

我摸了摸自己的小脑袋,疑惑地说道:“那我就不懂了。 ”

师父放下碗筷,眼睛望向了窗外,眼神中透出了少有的沧桑。

他幽幽道:“每个人都向往天下第一,但真的成为第一,心里拥有的绝不会是成就,而是深深的危机感。一个人的武功若是到了顶峰,心里就会产生一种恐惧,生怕别人会赶上他,生怕自己会退步,整天都在担惊受怕中度过,这样的日子还有什么意思?”

“那他也可以以自己为目标,不断提高自己的实力啊。”

师父抿了一口酒,继续道:“一个人如果能战胜自己,那他自己是赢了还是输了呢?”

我道:“真没想过,天下第一会是这种心境。”

师父叹息道:“一个人如果把自己都当成了对手,那他得孤单成什么样?真到了那个地步,这人往往就会想法子逃避,什么事都不敢去做。越不去做,就会渐渐变得真的不能做了,有些人会忽然归隐,有些人会变得自暴自弃,甚至一死了之。自古以来,这样的例子已有很多,很少有人能真的超然物外,做到太上忘情的地步,世上所有的事都不再放在心,比如像我。”

我有些违心地冲着师父竖起了大拇指,顺着他的意思继续说道:“所以要有这样的人,也不会真的在乎天下第一,不会主动找人比武。”

师父道:“孺子可教也。”

我道:“所以这个铸剑师其实并不存在?”

师父截口道:“或者说他是任何一个人。”

我点头道:“的确,与其成天担心被别人打败,倒不如输给个虚无的对手。所以这帮高手联合起来,一起虚构了个铸剑师,既省去了争第一的困扰,也保全了自己现有的身价,厉害!”

师父也点点头道:“明白了就好,你还有别的问题么?”

我往前走了两步,咂摸着嘴说道:“有,那毛肚再不捞可就老了,要不,您再给加一副碗筷吧。另外,二师兄给您多少钱啊?我最近在京城看中了一套房子……”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