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上神师父她今天作妖了没?(橘徕服兮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上神师父她今天作妖了没?

作者:橘徕服兮

简介:伏白上神作为灵境的少主,在外人面前端的是一副雍容大雅之姿,可人后却狗到令众生灵发指。“坑害”师兄不说,就连师侄们也时常惨遭其“毒手”。后来,大师兄给她收了个徒儿。伏白觉得自己终于有徒儿可以祸害了。后来,伏白觉得这徒儿不是让她来祸害的,而是来祸害她的。整日了摆着一张脸就算了,还经常以下犯上的对她说教。每当她拍桌雄起要兴风作浪的时候,她的小徒儿就会十分平静的看着她,直到她怂……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上神师父她今天作妖了没?

《上神师父她今天作妖了没?》第1章 伏白上神喜提徒弟一枚免费阅读

伏白上神作为灵境的少主,端的是一副雍容大雅之姿。但熟悉她的人都知晓,她大雅之姿的背后是多么的狗,且狗到令众生灵发指。

无道德无底线无节操不说,还经常坑害自己的师兄与师侄们。以致师兄师侄们经常处在水深火热之中。

不过,伏白能有这般德行全赖她那四位师兄。她那四位师兄作为从天地初始就一直存活至今的老东西,无妻无子,生活枯燥且又乏味。好不容易师尊添了这么一个小师妹给他们乏味的生活增加了乐趣,他们这几个老东西自然是要捧在手里,抗在肩上,含在嘴里,不能让小师妹受半点委屈。

是以,他们的小师妹也就是伏白理所当然的在长歪的路上越走越远。

在水一方,是伏白的府邸。这是一座建立在湖中心的水榭。湖中常年不败的芙蕖簇拥着水榭,芙蕖叶排列出一条蜿蜒曲折的路来,那是进出水榭唯一的道路。

伏白正躺在藤蔓缠绕成的吊床上愁容满面。前些时候,她的大师兄暨华给她塞了个小徒儿。美名其曰是为了让她享受一下当师父的乐趣。

其实,这样的乐趣她是不想享受的,毕竟这三万多年来她独自一人也习惯了。

再一个就是她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当一名师父,如何才能教好自己的徒儿。

“唉!”她无声地叹了口气坐了起来。

罢了罢了,正所谓船到桥头自然直。那孩子既已拜她为师,那便走一步看一步吧。

游廊上,一名白衣青年立在那处,眉眼低垂,身形高大挺拔。这青年便是伏白新得来的徒儿,名唤风无。

伏白刚从游廊那头拐过来,看见他时下意识地停下脚步,又是愁容满面。

虽然她的四位师兄一再表明,放眼整个六合八荒都找不出比她小徒儿好看的人了。可她还是觉得她的这位小徒儿丑得厉害,还不如她大师兄暨华的大徒弟容和来的好看呢。

唉!这可如何是好哦~

就在她格外惆怅的时候,风无瞧见了她,便抬脚朝她走来。

这……伏白见他朝自己走来,只得硬着头皮等他过来。

风无在距离她两步远的地方站住了脚步,并且行礼道:“风无见过师父。”

伏白观他礼数周全,眉眼低垂神情不卑不亢,着实跳不出错处来。

别看伏白内心很烦躁,但她的表面端的却是不动声色。她点了点头淡声道:“我这在水一方空屋子不少,你随意找间住下便是。”

“是。”风无应了一声。

他看起来似乎并不在意伏白冷淡的态度,甚至看起来比伏白还要冷淡。

伏白沉默。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这个小徒儿似乎有些不太好相处啊……

这么想着,她便道:“我呢第一次做人师父,若有不周之处,还请见谅。”

风无愣了一下随后道:“风无也是第一次做人徒弟,若有不敬之处还请海涵。”

伏白又沉默。怎么说呢……她还是觉得这个小徒儿不太好相处。

“行吧。”她有些烦躁的说:“我这在水一方没什么规矩,你随意便可。”说着就绕过他朝水榭外走去。

风无转身看着她的背影,神色平平。

伏白穿过湖面上那曲折的芙蕖叶路,一甩袖就朝着观沧海飞去。

观沧海是她的大师兄暨华的府邸,那是灵境的最高处,在那里可以看到整个灵境。

一进观沧海,伏白便嚷嚷道:“师兄,我觉得我还是不行。”

“见过小师叔。”暨华的大弟子容和听到动静走过来行礼。

“你师父呢?”伏白问道。

容和回道:“师父应四海水君之邀前去做客,归时不定。”

“这样啊……”伏白皱了皱眉。

她仔细的看了看容和,心道:果然,这容和就是比我那小徒儿好看。

容和见她看着自己便恭敬的问道:“敢问小师叔何故如此看着弟子?”

伏白回了句:“没什么。”便就转身离去。

容和原本想要来一句小师叔慢走的,但听到他家小师叔的嘀咕声后,脸色变得一言难尽起来。

因为他家小师叔的嘀咕是这样的:唉!师兄果然是骗我的。风无就是丑的厉害嘛,都不如容和来的好看。

容和的长相放在十五位弟子当中,真的是不起眼。如果不是了解伏白的话,他肯定会认为伏白是在侮辱他。

可他知道伏白并不是侮辱他,伏白是真的这么觉得。

因为伏白的审美与旁人有异。旁人觉得极好看的人,那在伏白眼中这个人就是丑到极致。反则,旁人觉得平庸的人,在她眼中却是长得不错的。

容和想想那位名叫风无小师弟,整个六合八荒都找不到比他好看的。是以,小师叔觉得他丑也是应该的。

唉!他在心中叹了口气,觉得应该找个时间去和风无小师弟说一下,若有一天小师叔说他丑的话,也莫要往心里去。毕竟,小师叔审美有异嘛。

离开观沧海后,伏白便漫无目的地走着。这在水一方她暂时不太想回去,毕竟这徒弟收得突然,且一副不太好相处的样子,她这心态也没调整好,见到他时还真不知该用何样态度对待。

好愁!伏白叹了口气,一张脸都快皱巴成了一团。

这灵境虽大,可总有走完的时候。伏白见自己已经围着灵境转了一圈了,只好蔫头巴脑的回在水一方去了。

她刚踏进在水一方就闻到了一股香味。那香味令人食指大动,口舌生津。

“怎么这么香?”她吸了吸鼻子就顺着这股香味找了过去。

只见她那封存已久的小膳房,已经被人打扫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有一青年守在灶台旁,手里拿着一双筷子正在夹锅里的东西。这青年不是别人正是风无。

说来这小膳房是一万年前伏白去凡间游玩后,回来奴役自己的师兄们给造出来的。她原以为小膳房造成后,就能做出凡间的美味来。但现实给了她惨烈的一巴掌。

事实表明,美味不是说有小膳房就能做出来的,这得看使用小膳房的人。

“那个……你在做什么?”伏白站在小膳房的门口目光落在了灶台上。

风无一转头便见伏白正眼巴巴的盯着灶台看,他微微一笑道:“师父快些过来,风无做了水晶藕片。”

“哦……”伏白也没客气,就这么默默地走了过去。

“给。”风无将一双筷子递给她。

伏白迟疑了一下将筷子拿了过来,然后眼巴巴地看着风无将锅里的藕片尽数夹到盘子里,又浇上汤汁。

风无将盘子端到伏白的眼前道了声:“师父,请。”

“啊?哦。”伏白拿着筷子夹起了一片藕,咬了一口。

那软糯香甜的味道一下子就在舌尖炸开了,更有一股灵气在口舌之间徘徊。伏白眼睛一亮无比惊喜地说:“真好吃!”

风无听她说好吃,脸上的表情也没什么变化只是道:“那这些都给师父。”

“谢了。”伏白二话不说就将整个盘子给端了过来,并且要往外走。

啊~这小徒儿还是有点用的,起码可以给她做美味的食物。瞧瞧这藕,色泽诱人,味道极美。这一口下去还有蓬勃的灵气在唇齿间萦绕……

等等!她猛地停下脚步然后又退了回来,双眼直勾勾地看着风无。

风无见她直勾勾的看着自己,便疑惑问道:“敢问师父,可有不妥之处?”

伏白将盘子和筷子放到灶台上,然后严肃地问风无:“我问你,这藕你是从何处得来的?”

风无回道:“自是湖里的藕。”

伏白一听这话,二话不说就朝外跑去。风无见状迟疑了一下才跟了过去。

伏白急得连避水诀都忘了捏就这么一头扎进了湖里。她在湖底扒拉了半天后才浮出水面。

这一抬眼就见风无正蹲在岸边垂眸静静地注视着她。

美人湿身自是一道别样的风景,奈何这美人是他的师父,是以,他很自觉地将目光落在了别处。

伏白游到岸边伸手就抓住了风无的衣襟在他错愕的眼光中一把就将他扯进了水里,并且还将他往水里摁了摁。

“这湖底那么多藕你不用你偏挑了个我养了一千年即将要开智的灵藕。”伏白幽幽说道。

一千年前她也是偶然发现这湖底有一藕聚了灵气,她本着闲着也是闲着的态度,就打算把这藕养养,养出个小精怪来好陪自己玩。

这一养就养了一千年,这藕也眼见着要开灵智了。然后就这么被人挖出来做了水晶藕……

哦!可怜的灵藕!

被伏白摁进水里的风无并未挣扎,他等伏白发泄完了后才浮出水面,并且十分平静的看着伏白。

伏白见他这么平静地看着自己,良心倒是隐隐作痛了。为了一根灵智还未开的灵藕把自家小徒儿就这么摁水里,好像是有那么一点过分……

再说了,也是她不好,没有提前告知她这小徒弟灵藕的事。这水晶藕完全就是她这小徒弟的一片好心啊……

“对、对不住……”她讷讷道歉。

风无神色无异,只是道了句:“无妨。”便上岸了。

伏白跟在他身后上岸,看着风无的后背欲言又止。

生气了吧?绝对生气了吧?

唉!伏白垂头丧气。当人师父好难哦~小徒儿生气了,她该怎么去哄啊?

伏白换了衣服清清爽爽的出来,见游廊上没有小徒儿的身影,犹豫了一下便朝着小膳房走去。那小膳房的灶台上还放着那盘水晶藕片呢。

这灵藕既然被煮了,那就不能浪费了,还是将它尽数吃完吧。

风无换好衣服走到膳房,站在门口看着正在吃水晶藕片的伏白。

伏白见他看着自己,便放下筷子问道:“可有事?”

风无面无表情的问她:“风无想问您这在水一方可还有什么不能碰的?”

风无问这话的本意,是想以后注意点,以免又惹伏白生气。可那硬邦邦的语气到了伏白耳中,就成了另一个意思。

他这是生气了吧……伏白这样想。

其实伏白觉得自己也挺厉害的。毕竟像她这种与徒儿第一天相处就把徒儿给惹生气的师父也是少见的。

“目前也没什么不弄碰的。”伏白回道。

“那师父可还有别的要叮嘱的?”风无又问。

伏白摇头。

“那您忙。”风无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这……

如何哄徒儿开心?这是她目前要解决的问题。

因为这个问题迟迟得不得到解决,使得伏白觉得面前这盘水晶藕片都不香了。

行吧!她叹了口气起身朝膳房外走去。

还是想个法子哄小徒儿开心吧。

就说嘛,小徒儿什么的是个麻烦的存在。这三万年来只有别人哄她开心的份儿,还不曾有过她哄别人的时候。

伏白离开在水一方后,便去了二师兄彧容的藏宝阁。

负责打理藏宝阁的弟子见伏白来了,二话不说直接去请自家师父了。

他真怕自己请晚了,这藏宝阁的宝贝都被这伏白师叔给搬空了。

彧容匆匆来到藏宝阁,见伏白正在四处翻找。眼皮一跳,只觉得头疼无比。

“小白啊。”他小心翼翼的问道:“你这是要找什么?”

“找宝贝啊。”伏白头也不抬的回道。她觉得自己二师兄问的纯属是废话。

彧容噎了一下,他自然是知道伏白找的是宝贝。在这藏宝阁不找宝贝难不成还能找别的?“师兄的意思是,你找的什么宝贝。”他神色无奈,却也纵容。

其实彧容最怕的就是伏白在藏宝阁里翻找东西。要知道,伏白从他这藏宝阁中可是搬走了不少绝品宝贝啊。

她若好生对待那些绝品宝贝也就罢了,可她是玩腻了之后随手就丢在了一边……

每每想起那些被伏白随手丢掉的绝品宝贝,他都心痛不已。

伏白可不管自家二师兄的心理活动,她抬眼看向彧容,很是纠结地说:“我把风无给摁水里了,他生气了,我得找点东西哄他开心。”

把摁摁水里了?彧容反应了一会儿,才记起伏白口中的风无是谁。他眨了眨眼睛好奇地问:“你为何把师侄摁水里?”

伏白叹了口气用惆怅的语气将灵藕的事说了,最后还补充道:“也是我冲动了,他初来乍到什么都不懂。我什么都不交代还将人给摁水里了,唉!”

她叹气并反省自己的行为。

彧容听后神情有些一言难尽。其实他是反对大师兄要给小白送弟子这种行为的。毕竟以小师妹的脾性,是真的不适合收徒。可奈何大师兄的态度坚决,甚至还言辞凿凿地说:“小白独自生活这么多年,起居一直无人照顾。收个弟子不仅能给她解闷还能照顾她的起居,何乐而不为。”

是以,彧容只得看着他家大师兄把风无这么个好苗子送给伏白祸害去了。

彧容沉默片刻才叹道:“你要记住,那是你的徒弟,莫要把人给玩坏了。”

伏白……

彧容又道:“也不知这风无师侄落你手中到底是好是坏。”

伏白……

“反正不是好事。”伏白的目光落在了一柄剑上。那剑通体碧绿,剑身刻有蔓状纹路,仔细瞧瞧那纹路中似乎有暗色的液体缓缓流过。

她下意识的朝那柄剑走了过去。

彧容的目光随着伏白过去了,见她在那柄剑前停下脚步,立刻瞳孔震动,抬脚也走了过去。

“这剑不错。”伏白伸手握住了剑柄。刹那间她感受到了一股浑厚的神力,好似来自洪荒。

“这不行!”彧容一把就按住了伏白的手,急忙说道:“这可是师兄的心头好啊,你可不能拿走。”

——

作者有话说:

新书开坑,欢迎各位看官们前来围观!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