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春尚早(月疏疏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春尚早

作者:月疏疏

简介:初遇时,正逢玉兰花开,再见你,又是莲开满池。你说:“只愿一生一代一双人”,却还是娶了别家姑娘。。。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春尚早

《春尚早》第1章 那年玉兰花开时免费阅读

年春天,比往年来的要早些。春分一过,春意就更浓了。

二月底了,道观门前的玉兰树,开了一树的花。

叶念之坐在树下,理着药材,打发着晨光。

“三师妹,我们该出发了。”

屋里走出来位少年,背着一只箩筐,手里还拿了只。

念之没接话,继续着手里的动作。

到是那少年接着又道:“我们再不快点下山,要赶不上集市的。”

他们是要下山去换米面的,但念之正月二十八二从京城来,还没待上个把月呢,又要往山下去。来回一趟几乎要人命,她自然是不大情愿的。

崎岖的山路上,一前一后两个身影正往山下走。

走在头里的是个背竹筐的少年,时不时的回头看看身后的少女。

念之扯了根茅草在手里把玩,她心里头不高兴,所以跟她二师兄拉下了一段距离。

“你可得跟上,春天山里头狼多!”子贤回头嘱咐了她一声。

听说有狼,念之两三步上前跟紧了他,

临近中午,两人才赶到山下的镇上。

镇上赶集的人多,来来往往的人群,好不热闹。

念之挑的东西,子贤是看不上的,所以只让她付钱。

才付过钱,两人正将东西往筐里放,就见人群突然聚集,似乎前面发生了什么。

念之是喜欢热闹的,立刻就对她师兄说:“师兄,我过去瞧瞧。”子贤还没点头,念之已经往人群去了。

人群里,是一帮人在打架,几个人打的不可开交,也没人去拉一拉。有人喊着要报官,也有人拍手叫好,更多的是看热闹的。

念之站在人群后边,伸长了脖子,想看又看不见,好不急人。

她觉得打架也是门学问,小的时候,她也经常打架,跟小孩子打,跟同龄人打,连比她年长的,她也敢惹上一惹。

那几年,她可是上京城里,名声最臭的官家小姐了。

要不是她性子太野了,也不能被送到寿云山上来修道了。

正在心里默默的嫌弃着那群莽夫,突然有什么东西,重重的砸在念之的脑袋上了。

“啊呀!”

念之捂着脑袋,惊叫了声。手上揉着被砸的地方,抬头去找砸她的人。

一抬头,就见一英俊男子,正从茶馆的二楼探出头来,一脸歉意的看着念之。

阳光打在那男子的脸上,显得那男子愈发好看。他的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一双剑眉下是一对漂亮的桃花眼。此时他正低着头,皱眉看着下面的姑娘。

看见那姑娘,他也觉得惊心,怎么瞧着,有些眼熟。

那姑娘模样生的甚是好看,白皙的皮肤,在阳光下更显得白皙。一双乌黑有神的大眼睛,闪着明媚的光芒。一头瀑布般的青丝垂在身后,发髻上别着一朵玉兰花,衬的姑娘越发好看。

两人四目相对,气氛略微尴尬。

看那姑娘一脸韫色,怒目瞪着自己,南傅池向她道歉道:“姑娘,实在抱歉,在下方才不小心,折扇脱手,砸到了姑娘,还望姑娘见谅!”

念之低头看见了那把折扇,蹲下身将折扇捡起来,举起来问:“你不下来拿吗?”

她被莫名其妙砸了一下,心里自然不高兴,语气也就差了些。

那男子把脑袋探回去,又从里面探出另一个脑袋来。

念之认的这个人,去年冬天的时候,她还救过那人的命呢。

那男子一脸欣喜的看着念之,笑着对她说:“唉!好巧啊,子禾姑娘!”

念之也有些惊讶,回他一个笑容,道:“好巧!”

两人下了楼,出来茶馆的门,到念之跟前。

季常云笑着问念之:“子禾姑娘,许久不见,姑娘别来无恙!”

念之嫣然一笑,回他说:“我们都好的很呢。”

说罢看向傅池,上下打量他一眼,才将手里的折扇递过去。“你的扇子。”

傅池尴尬的笑笑,接过扇子握在手中。

季常云笑着向傅池说,念之救他性命的事。

傅池听了连连点点头,笑着向念之作揖行礼道:“在下贺轻舟,见过姑娘!”

季常云脸上的表情霎时凝固了,却很快又恢复如常。

念之上下打量了他一眼,越看越觉得眼熟,可就是想不起来,究竟是在哪里见过。

“我乃寿云山上,道姑子禾。”念之微微屈膝,还了他一个礼。

子贤收好了东西,回头见念之身边围着两个男人,顿时有些气恼,怕是念之又给他闯祸了。

他上前去揪住其中一个男子的衣领,那人惊的转过身来,子贤才瞧见模样,立刻松开,略微激动的道:“常云兄!”

季常云笑着说:“子贤兄别来无恙啊!”

“别来无恙,别来无恙!”子贤连连点头。

子贤高兴的没了形,非要拉他们两再到茶馆坐坐,要不是念之拦着,估计今天要在山下住客栈了。

季常云说他们这次来,是上山去找他们玩的,带了好些东西来。昨日才到镇上,准备明天上山的,既然今天有缘遇上了,就一起上山去,一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这个贺轻舟倒也是个奇人,不知道是个什么家世,买东西也不问价钱,大方的不行。

这样花钱的,念之就见过一个,她那发小的纨绔弟弟。

四人直走到月亮高高挂起,才回到山中的道观。

“子恒,子瑜,我们回来了。”念之站在山门口往屋里喊。

从屋里跑出来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笑嘻嘻的下了台阶,一把扑进念之怀里。

小姑娘瞧见念之身后的季常云,又起身再扑到他的怀里,一脸天真的笑着说:“常云哥哥你也来了啊。”

季常云点头笑道:“是啊,我想你想的不得了呢”说着,他拿出他买的那些点心,,打开递到子瑜面前。

子瑜果然高兴的不得了,拿了块上她四师兄那里炫耀。

夜渐渐的深了,山风吹着树叶,发出“沙沙”的响声来。玉兰花的香味,在院子里飘着。

几个人坐在院子里喝酒聊天,高兴嘛。

念之不大会喝酒,只坐在一边喝茶吃点心。

几人聊得正欢,傅池突然问了个奇怪的问题。

“子贤兄弟,你们可都是自己上山拜师来的?”

有他这么一问,念之一行人皆是一愣。

念之可不就是自己上山来拜师修行的?只不过,她爹跟师傅都不要她张扬,就怕她给自己惹来祸端。

所以念之从来都说自己是个道姑,从来都不张扬。不过今日听傅池这么一问,心里便默默提防着。

子贤反应算是快的,立刻解释说:“我们几个都是流浪的孤儿,得师傅收留,才能有口饭吃。”

“这样啊。”傅池喃喃道。

念之盯着,问他:“怎么了?公子为什么这样问?”

傅池端起桌上的酒杯,轻轻喝了一口,目光一直落在手中的酒杯上。

短暂的沉默后,傅池才淡淡的开口道:“我听闻有位叶姑娘在这山上修道,才冒昧的问了句。”

他这么一说,念之心里“咯噔”一跳,不敢抬头去望傅池的表情,只默默的给自己添了杯茶。她现在只希望她的这些师兄弟们,别乱说话。

“姓叶的姑娘,轻舟兄找她做什么呀?”四师弟子恒一脸好奇的看着傅池,问他道。

傅池也没料到他会这么问,立刻解释说:“哦,是这样,我小的时候,与那叶家的姑娘结过亲,但这么些年了,我也没见过她。”

傅池顿了顿,接着说:“如今我有了心仪之人,才想着要退了这门亲事。多方打听,才晓得她原来是做了道姑了。”

念之有点坐不住了,她真担心傅池说的那个“叶姑娘”是她,可她从不知道自己原来还有定过亲的。

她是家里的嫡女,自小又没了娘,她爹是不可能给她随便定亲的。

再说,傅池这话说的也是漏洞百出,如果说他不是要找什么“叶姑娘”,那他上山来说这番话,当真是别有用心了。

念之伸腿轻轻踢了子贤一脚,子贤立刻看了她一眼。她只拎起茶壶,站起身来,撇子贤一眼道:“我去添些茶来。”

子贤点头,他自然知道念之什么意思,毕竟也相处了这么些年。

念之走开,子贤很合时宜的岔开了话题。

回到屋里,念之没添水,立刻去了她师傅闭关的偏殿,把所有事情跟自己的疑虑都告诉师傅。

夙禾道长沉默了很久,只告诉念之,让他们小心应对。

这夜,长的很呢。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