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带着羁绊系统闯三国(萧啸小蜜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带着羁绊系统闯三国

作者:萧破邪

简介:重生三国,老天给个金手指——羁绊系统。什么鬼?简单来说就是让弱鸡变张飞,让弱智变孔明。遍地绝世猛将和顶级谋士?这简直了!!!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带着羁绊系统闯三国

《带着羁绊系统闯三国》第1章 离京免费阅读

洛阳东去的官道上,一辆马车悠然而行。车内的萧啸闭目沉思,面色凝重,透出一股与年仅十二岁的身躯不相符的气质,令人肃目。车内的青衣女伴眼见萧啸神色,也随之闭目不语。

萧啸突然睁眼,神色一定,叫道:“阿铿,出了虎牢关,往冀州去,到巨鹿。”

青衣女伴闻声一愣,只听车外一声吆喝传来,“好哟,公子。”听得车外回应,青衣女伴一声叹息。

萧啸笑盈盈的看着女伴,“叹什么气啊?”

女伴一声闷哼“我可不敢,你才是公子,我们只有听命的份儿。”

萧啸笑道:“八岁离家到洛阳跟随恩师求学,亏得沁姐和阿铿贴身紧随左右。在恩师处,才学有小成,去年末,家里来突然来信让我回徐州,想来必定是家族事务,此次返乡,正是开春时节,莺飞草长,当然要好好游玩一番,我可不想回去烦恼那些琐碎杂事。”

女伴捋了捋头发,说道:“公子啊,沁姐知晓你的心思,此番返乡,你总想到处转转,可是你要从冀州绕路,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到家。”

萧啸笑道:“放心,多不了多少时日。再说,恩师常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去冀州绕一圈,即行了万里路,又可阅人无数,两全其美啊。”

女伴哼了一声:“别忘了,卢先生说的还有下一句,‘阅人无数,不如名师指路,名师指路,不如自己领悟’。公子你即有卢先生这样的名师指路,还去行什么万里路?卢先生常说你悟性奇高,时常悟出他都想不到的道理。你既有名师指路,又能自己领悟,我看不用去行什么万里路了。”

萧啸笑道:“我看沁姐才是悟性奇高吧,恩师讲学,你时常旁听,他常言你也算是他的半个弟子,如果他若知道我俩用他的教言互相攻辩,定然气得翘胡子。哈哈。”

女伴白他一眼,又道:“现下主上昏聩,十常侍横征暴敛,卖官鬻爵,朝纲浑沌,连卢先生这样的大贤也只能躲在闲处修史著书,不问朝政。原本我还不觉如何,可如今才离了洛阳两三日,沿途所见所闻,百姓苦不堪言,洛阳周边尚且如此,其他州郡,不知还会出现甚么惨状。唉,也不知家中如何了?”

听了她的言语,萧啸突然冷哼一声:“妄议朝廷,可是要杀头的!”

女伴突的心里一紧,忙看向萧啸,只见萧啸又是一副笑盈盈的脸色,没来由的啐了一口,冷哼道:“平时只许你说,现在又不许我说了么?”

萧啸笑道:“是是是,可以说,可以说。”

女伴又一声冷哼:“敷衍。”转言又劝道:“公子,你要游玩,我们可以南下荆州,经扬州,再回徐州,不一定需要到冀州去啊。荆州人文鼎盛,物产富庶,也是一个大好去处,况且公子富有才名,路经荆州,必然备受欢迎。”

萧啸依然笑盈盈的看着她,她又继续言道:“我晓得你向去冀州巨鹿看看那个什么‘大贤良师’张角,可是卢先生常言冀州地方来信,言张角‘以善道教化天下,转相诳惑,信众无算’,料定必是祸乱之地。你也常说他们是什么‘异教徒’。那你还去干什么啊?”

萧啸听了这般言语,正色道:“沁姐,你还记得临走前,恩师曾为我赐字么?”

女伴一听,没好气道:“怎生不知?若我在当场,定然揪光他的长须。公子姓萧名啸,他非要赐予你表字晓笑,四字同音,姓名萧啸,表字晓笑,这可是真的好笑了。我看,以后你改名叫萧四得了,反正都一样。而且你离弱冠尚有数年,何须急在一时?卢先生当时大贤,难道连《礼记·曲礼》都忘了么?”

萧啸叹道:“与恩师此去一别,不知道经年何月才能再相见。恩师素知我志,我随他学文,却不弃武。我但有所问,他无不倾囊相授,四书五经,诸子百家,恩师当真是学究天人。临行前他为我赐字,是因为深知我一去后,不知何时再见,所以不顾常伦。”

“长空破晓,笑傲云霄。长空破晓,笑傲云霄。··· ···”只听见萧啸暗暗的沉吟,女伴也自来回咀嚼着这八个字,忽然眼睛一亮,不再言语。车内悄然寂静如初,偶尔传来车外阿铿驱马的扬鞭之声。

却说这萧啸乃是徐州东海国兰陵萧氏一族嫡系次子,东海兰陵萧氏系汉朝开国丞相萧何后裔,几经迁徙,在徐州东海兰陵定居。

然而世事变幻,曾经的名相的子嗣早已没落,幸萧啸曾祖接任族长后力图改革求存,仗着名相余荫,渐有起色,不过也只算得一地望族而已。

被萧啸呼为“沁姐”的女伴,是萧家管事账房李乘的长女,李乘自小便教其学些诗书礼仪,算章杂学,人也聪慧机灵,便被萧啸之母陈氏看中,聘入院中,照顾萧啸日常起居、陪同就学。

被萧啸唤做“阿铿”之人,名叫戚铿,戚铿之父是萧家铁铺的大师傅,戚铿自小随父打铁,十岁便能抡动二十厅铁锤,十五岁时,八十斤的铁锭能在双手左右翻飞,在萧家家兵阵中打架,无人能胜他。萧啸之父萧陵见他一身蛮力,便让他专心学些枪棒武艺,三年前陪同萧啸进京求学,保护左右。

三年前,官拜侍中、尚书的当时大儒卢植路经东海兰陵时,萧陵力邀卢植做客,同请兰陵官员、当地望族名人作陪。

宴席后,萧陵等人陪同卢植玩赏萧府园林,恰逢八岁的萧啸和几个孩童在水池边嘻戏喂鱼,原本一众人不以为意。却不料萧啸突然对着水池大声说道“以水为镜,可正衣冠。”

卢植闻言后,立即顿住脚步,转头向萧啸看去。萧啸看着卢植,又朗诵说道:“以人为镜,可明得失。”

卢植疾步走向萧啸,蹲下握住他的小手,急问道“此稚子何人也?”

萧陵笑道“鄙人次子,已识字学文,颇有些伶俐。”

卢植深深的看向萧啸,正要起身,却听萧啸又说道“以史为镜,可知兴替”。

卢植听后,惊得蹲坐当场。

萧陵吓着急忙掩住萧啸之口,喝骂道“黄口小儿,休再胡言乱语。”作势正欲要打,萧啸却笑嘻嘻扒开众人,向西面跑将出去。

萧陵连忙扶起卢植,赔罪道“稚子胡言,当不得真,休怪休怪。”言毕,连连向卢植及众人作揖。

众人均言无妨,只有卢植看着萧啸跑出去的方向默然不语。

卢植在萧家连住十数日,准备返回洛阳时,卢植正式将萧啸收为弟子,并带往洛阳。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