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督军又双叒叕变醋精!(绵绵30佳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督军又双叒叕变醋精!

作者:绵绵30佳

简介:一十八年前,二狗子跟着陈督军的大公子去柳家下聘,被当做取乐的“玩意儿”,差点送命,是柳家九小姐救了他。一十八年后,二狗子改名陈山河,坐拥南方九省,而柳家九小姐和未婚夫正留学归来。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督军又双叒叕变醋精!

《督军又双叒叕变醋精!》第1章 故人远归免费阅读

落日最后一抹光亮消失在天边,星月悄悄探出头来,一艘远洋的轮船正航行在茫茫大海中。

柳如意笑嘻嘻地站在船头甲板上把手塞进未婚夫容志浩的西装口袋里,撒娇地说到:“表哥,太阳下山咯,有夜风,有点冷呐~”

两人青梅竹马,容志浩自小就宠这个娇俏的表妹,自订婚后,更是纵容。此时听得表妹这样说,容志浩伸手与柳如意十指相扣,认真点头道:“嗯,我也觉得这夜风太凉。”

两人的同学叶继祖站在一旁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心说:我就不该和这两个人一起出来看落日。

大海的另一边,威震南方九省的“陈督军”——陈山河正站在自己园子里打量着桂树上挂着的一盏琉璃灯,有些意外地问下人说:“不年不节的,挂什么灯笼?”

下人恭敬地回道:“禀督军,是柳姨娘让人挂的。”

“哦,是柳氏。”陈山河冷峻的眉目中闪过一丝诧异,抬步往园子西北角的一个小院走去:“去她那儿看看。”

陈山河不大记得清这个自己纳进来的妾室名字,只知道柳氏的闺名里有个“婉”字。这还是因为他一开始以为是大碗的“碗”,多看了一眼柳家人送来的帖子,这才有点模糊的印象。

过去的经历终究还是在陈山河身上留下了抹不去的印记。

偌大的官邸里只住了柳氏这一个女眷,相比美色,权势无疑更能挑起陈山河的兴趣。

对于陈山河来说,有如在后宅消磨时光,不如在前线开疆辟土。平日里,陈山河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军营里,只偶尔会回官邸处理必要的事务。

这座官邸曾经也是前一任陈督军的府邸。陈山河成为新任督军后,有人曾提议重修这里,被他给否决了。陈山河不喜欢这种面子上的光鲜,他嗤笑:

用这笔钱买枪买炮不是更实际?

因为最近靠近北方的一个省官员要调整,陈山河这才从军营回官邸来办公。

柳婉华虽然听说今天督军要回府里,所以提前让丫头往督军经过的路上挂了一盏精巧的琉璃灯,想要引督军过来坐一坐,可其实她心里并没有底。

坐卧不安地等到天色擦黑,也不见督军来,柳婉华泄气地吩咐丫头道:“你去拿钥匙开了箱子,我要找几匹料子送给九妹。”

丫头赶忙取了钥匙去开柳婉华当初带进来的桐木箱子,殷勤地从里面把各色绸缎搬出来:“姨娘要挑哪一匹?这一匹水红色的颜色鲜亮,这一匹桃红色的质地柔软……”

柳婉华心不在焉地翻捡着,懒懒地对丫头道:“你先出去,我自己慢慢挑。”

自从一年前再进了这曾经的督军府,柳婉华心里就一直七上八下的:

她曾是前任陈督军的大儿媳妇。只是她才嫁进了陈家,陈家的大少爷——她的丈夫就遇到山匪劫道,摔下马来变成了瘫子,陈家的小儿子也被人杀了,简直是把“扫把星”三个字明晃晃地刻在了脑门上。家里公公哪还能容得下她,一气就把她赶出了门。

如今这一位陈督军是前任陈督军的义子。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年前这位现任的陈督军守完义父的三年孝就纳了她进门。

要说是喜欢她,这位督军在她进门后还是常住军营里,可要说不喜欢她,督军又偶尔会来她屋里坐一坐,人也随和,还会听她说一说娘家的琐事。

柳婉华正出神,就听见丫头去而复返,一路急急忙忙地跑进来:“姨娘,督军正往这儿来呐!”

柳婉华一愣,起身慌忙去收铺得乱七八糟的缎子:“快快,把这些收拾一下。”

正乱着,陈山河就走了进来。

柳婉华只能先领着丫头蹲身行礼。

陈山河内宅的开支调度都被他委给了一个前朝宫里出来的老嬷嬷。

见柳氏屋里有缎子,陈山河以为是槿嬷嬷差人来给柳氏做衣服,淡淡地说到:“你要有喜欢的,就多挑几匹。”

柳婉华笑容温婉地道:“谢督军,只是这不是槿嬷嬷让人送来的,是我原先进门家里给的,这不,我娘家的妹妹从国外留学回来,我盘算着送她几匹好料子,让她去裁几件新衣衫,也算是我的心意。”

陈山河不动声色地问说:“哪一个妹妹?我仿佛记得,你娘家几个妹妹都嫁了。”

柳婉华接过丫头手里的茶水,奉给陈山河道:“托督军的福,几个妹妹都早嫁人了。只我这个最小的妹妹说是去留学,三年又三年,到如今还没嫁,这次啊,家里可不敢再由着她拖了。”

陈山河接了茶却没有喝,一下一下用茶盖刮着茶水道:“既然是长久不见的妹妹,那就好好聚一聚,你回去住上一段日子,和家里姐妹都聚一聚。”

柳婉华有些愣住了,督军难得这样体贴她。

陈山河低垂着眉目,脸上神色不清,仿佛不经意地问道:“哦,对了,你妹妹哪一天回来?你可以叫家里的车子去接。”

柳婉华醒过神来欣喜地道:“就是下礼拜六,谢谢督军,我正说九妹这才回来不知行礼多不多,家里没车子,怕要提前叫几辆人力车才行。”

“你明天和槿嬷嬷说就行。”陈山河放下茶盏道:“好了,你继续给你妹妹挑礼物吧。”说完起身就走。

柳婉华不敢留人,只能恭恭敬敬地送走了督军,只是心里却不安生:督军性子淡漠,怎么今天又是准她回家,又是要派车给她去接家里妹妹?

陈山河一路疾走进了前院的书房。

站在窗边,他抬头看向满天星河,记忆仿佛又回到了多年以前:

在那个大雪纷飞的冬季,饥饿、寒冷,还有黑洞洞的枪口……

子弹崩裂了山石,碎片划破头顶,鲜血满面的自己……

凶猛的狼犬扑上来啃噬……

陈山河仰头闭目:直到她出现,雪团一样的小人儿,抱着绿眼睛的大猫,粉嫩的指尖是亮红的蔻丹。

多年来的腥风血雨和阴谋诡计好似都在这一刻消融,陈山河冷硬的唇角渐渐勾出温暖的弧度来。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