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穿越水浒之武松要上位(武松林冲柴进石勇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穿越水浒之武松要上位

作者:林响溪

简介:派出所长武松穿越为打虎英雄武松,主线任务做不下去怎么办?那就另辟蹊径换个玩法,都照我规矩来!晁盖宋江,可有意见?蔡京高俅,可有意见?徽宗钦宗,可有意见?辽帝金主,可有意见?都没有啊?那我就上位了~~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穿越水浒之武松要上位

《穿越水浒之武松要上位》第1章 盗墓免费阅读

“哥,我推你去卧室吧?躺着看新闻还舒服点。”

“不用,客厅电视大,我不想整天躺着。你今晚还要值班,快去吧,别在这叨叨了。”

瘫坐在轮椅上的武柏不耐烦地挥挥手,眼神空洞地盯着电视屏幕。

武松默然,兄弟二人虽然相差十岁,却感情极好,自然不会为这点小事生气。但看着哥哥颓废的样子,武松既心疼又无奈。

这对兄弟可谓命运多舛。

15年前,两兄弟的父母因一次矿难双双去世,正在上大二的武柏毅然辍学回家,承担起抚养幼弟的责任。

在父母故友的帮助下,武柏回乡当了一名联防队员(后转为辅警),此事感动了不少街坊邻居,还上过当地的新闻报道。

武松在兄长的悉心照料下,健康茁壮地成长,后来还考上了警校。

在校期间,武松表现优异,多次执行卧底任务,配合警方破获数起大案,还未毕业就被市刑警队点名招录,前途可谓一片光明。

哥哥武柏也通过个人努力拿下了函授本科文凭,了却了当年辍学的遗憾,并顺利通过了本省的招警考试,即将成为一名正式警察。

当美好生活即将来临之际,命运却又给了哥俩一次沉重的打击。

招警成绩公布前夕,武柏在出任务时被两名穷凶极恶的涉黑嫌疑人驾车撞成重伤,导致胸椎以下瘫痪。

招考成绩公布,武柏榜上有名,不禁令人扼腕叹息。

关于武柏的赔偿标准和后续安置问题引发了市局领导间的争论,是否按照正式警察标准对武柏进行赔偿,及是否让武柏入编占一个原本就紧缺的警员编制成为了争论的焦点。

最终,市局给了武柏一笔尚可(比正式低比辅警高)的一次性伤残赔偿金,将武柏劝退了。武柏也未与市局过多纠缠,选择了辞职回家休养。

此事对武松影响很大,毕业后他没有选择入市刑警队,而是回到他家所在的张秋乡当了一名基层民警,说是要就近照顾重伤的哥哥。此事市局理亏,虽觉得有些可惜,但还是同意了武松的选择。

武柏对武松擅自决定回乡当片警的事情极为恼火,与武松发生了激烈的争吵。最后在武松坚持下,武柏不得不妥协,但他一直觉得是自己拖累了弟弟。

不过武松看起来没有任何遗憾,兄弟二人相依为命十多年,这次换武松来照顾武柏可谓天经地义。

武柏性格要强,不想接受任何人的帮助,包括武松。

伤后他一直积极配合医生治疗,努力康复训练,可五年过去了,身体却没有任何好转的迹象。最近武柏的脾气越来越大,他自己心里很清楚,却无法遏制这种躁动。

武松沉默片刻道:“那你一个人在家注意安全,有什么事情打我手机。”

武柏仍盯着屏幕道:“哦,这周末有空把你女朋友带来让我见见,你俩已经谈了两年多了,没啥问题就早点把婚事定了。”

武松楞了一下,吭哧道:“哥,我还没想好结婚的事情呢。”

武柏闻言嗖地转过头来,怒目圆睁道:“你都25了?还准备拖到什么时候?难道要给大哥养老送终后再结婚吗?”

武松最怕大哥生气,忙道:“哥,您别生气。这不是房子首付刚够,我也没调回县城呢,所以小莲她家让缓一缓。”

武柏更生气了,拍着轮椅的扶手吼道:“钱不够你为什么不跟我说?我卡上还有50多万,你拿去直接交个全款,你自己的钱做装修!还有你调动的事情,我拼着这张老脸不要,去找你们局领导谈谈。”

武松急道:“哥,您的钱我绝对不能要!否则我还算人吗?还有你千万别找我们局领导,我这几天再去找领导谈谈。”

“唉,这事还不怪你自己!当年市刑警队要你,你非要回这里从基层干起。现在好了,想调回县城都这么难。”武柏一脸怒其不争。

武松垂头道:“唉,咱兄弟命苦,啥也不说了。”

武松的话触及了武柏的伤心处,他眼睛有些湿润,哽咽道:“小松,哥不是逼你结婚。只是哥这辈子已经完了,无论如何我得亲眼看你给武家留个后。”

武松也哽咽道:“哥,我知道呢,这几天我就去办。”

“好了,别跟个怂包似的,去上班吧。”

……

张秋乡隶属于聊城市阳谷县,是鲁省的历史文化名镇,《水浒传》中武松打虎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想来武松的名字就源于此典故。

张秋乡的经济和治安状况还算不错,除了偶尔发生的盗墓及倒卖文物案件外,甚少有刑事案件发生。

武松赶到所里时已经快晚上七点。

今晚和武松一同值班的还有一名民警和三名辅警。派出所夜班执行的是“24小时值班制”,这几位已经熬了快十二小时了,状态实在说不上好。

“松哥,您来了,柏哥还好吧?”

主动上来打招呼的是所里的辅警童冠杰,刚来所里半年,这孩子听说了武松兄弟的故事后,就成为武松的迷弟,把他当亲大哥一样崇拜。

“小杰,多谢你挂念,我哥好着呢。”

武松说着回了自己的办公室。这几年他也不算荒废了,凭着扎实的业务能力和亲民的性格,去年就被提拔为张秋乡派出所的所长。

刚刚坐定,所里另一名辅警吴用贤就给武松端上一杯刚沏好的热茶。

“武所,今晚也没啥事,你咋不在家睡一会儿再来。”

童冠杰为人耿直义气没啥心眼,吴用贤却是个精明世故擅长拍马的主。相对来说,武松更喜欢童冠杰一些。

听吴用贤这样刻意卖好,武松只是笑笑不语,端起茶杯品了一口,这弄得吴用贤有些尴尬。

幸好此时所里的正式民警朱翔武风风火火地推门进来:“松哥,刚我还说今晚没啥事,结果就接了个群众举报。”

武松眼睛一亮道:“哪里出事了?”

“南岗子,那边的村治安主任打电话说今晚有人要放炮盗墓。”

武松皱眉:“南岗子有啥墓值得一盗?”

朱翔武摇摇头:“不知道,要不我们这会儿去看一下?”

吴用贤突然插嘴道:“武所,今天是七月十五,要不明天再去吧?”

武松瞪了吴用贤一眼:“出警还要看黄道吉日吗?”

吴用贤吓得一缩脖子,武松不再理他,抬腕看看表说:“这会儿太早了,去了也没用,还容易打草惊蛇,等零点再过去。”

……

零点,景阳南岗。

离南岗还有两公里,所里的那辆破金杯突然就趴窝了,武松四人只能把车扔在土路旁,打着手电徒步赶往举报地点。

半个小时后,四人终于赶到了地方。

“松哥,那边有车!”朱翔武眼神最好,第一个发现情况。

众人借着月光看去,果然三辆轿车一辆面包静静地停在背风的山岗下,只有一辆轿车的大灯开着,灯光指向山岗下一个刚能容一人通过的墓道口。

童冠杰性子最急,兴奋道:“松哥,真有人盗墓!把他们抓了,局里会不会给我们发奖金?”

朱翔武忙道:“小童,小声点。你看那边的堆土,还有这四辆车,对方至少来了十几人,我们不能贸然冲进去抓人。松哥,你说该怎么办?”

吴用贤侧头翻了一眼朱翔武,他虽然是名辅警,但是心高气傲,总觉得自己只是时运不济,平时除了武松外,所里其他的民警、辅警他都看不上眼。

朱翔武的话虽然有道理,但吴用贤还是忍不住腹诽:“就你看出来了?”

武松掏出手机看了看,又摸了摸腰间的配枪道:“对方人数太多,我们只有一把枪,墓穴里情况不明,很难控制局面,现在只能向局里求援了。我手机在这里没信号,你们呢?”

“我们也没有!”

话音未落,只见有人从墓道口钻了出来,把怀里抱着的几件东西扔到面包车里,又转身进了墓道。

武松不由脸色一变道:“糟了,他们已经找到墓室了,没时间等救援了,得去阻止他们破坏文物。小童,你爬到岗上打电话求援,我和小朱小吴先下去。”

童冠杰不想在这么关键的时候离开,可武松一瞪眼,他立刻乖乖地向岗上跑去。

武松对剩下二人道:“把警械都拿出来,一会儿情况不对,我掩护你们先撤。”

朱翔武和吴用贤都有些脸色发白,他们只是基层派出所的民警和辅警,从来碰到过这种大阵仗,闻言只能默默掏出甩棍甩开,跟着武松向墓道口摸去。

万幸墓穴外的车上没有留人,三人顺利地摸进了墓道口,那个墓道口刚进去时很狭小,但到了里面却越走越宽敞,两边的墓道墙上每隔一段距离还燃着火把照亮,不知是原墓里留下的,还是盗墓贼带来的。

墓道七拐八弯一路向下,走了数百米,三人才进入墓穴中央地带,在那里看到了集中的光亮。

这墓穴规模已经可以称为地宫了,俨然一座大殿藏于山腹之中,将武松三人看的目瞪口呆,从没听说景阳冈下还有这么一处宏伟的地下建筑。

大殿极为空旷,没有任何棺椁和随葬器物,只在大殿正中处有一座石碑,约一人多高,石碑下有石龟趺坐,因为地面塌陷,石龟半个身子陷在泥土之中。

十几个人打着强光手电、举着火把围着那只石龟惊叹不已,石龟身侧摆放着四箱炸药和七八根火雷管。

一个瘦高个男人拿着强光手电照亮石龟背上的碑碣,向身边矮壮的男人解说着什么。

武松三人隔了有二十多米远,仍能看到石碑上刻着龙章凤篆,天书符箓,看起来神秘、精美、复杂。

更令人惊奇的是石碑中央刻有四个真字大书——“遇松而开”。

武松心中一惊,这一幕好熟悉,不正是《水浒传》第一章“洪太尉误走妖魔”的场景再现吗?可为什么是“遇松而开”?原书不是“遇洪而开”吗?难道是自己记错了?

还未等武松惊异完,就听有人暴喝道:“是谁!给老子滚出来。”

那群人立刻像炸了锅似的,纷纷将手中的手电和火把指向武松三人的方向。

武松一看暴露了,立刻向前两步,高举手中配枪道:“我是张秋乡派出所的武松,所有人都待在原地不要乱动!”

“是武所长!”这群盗墓贼有的是乡里的混子,有的有前科,大多认得武松,警察对犯罪分子的天然压迫感让众人一阵慌乱。

那个身材矮壮皮肤有些黑的大哥倒挺淡定:“幸会幸会,鄙人江松,早听过武所长的大名。”

武松看清那人的脸,眉头不由皱了起来,这人武松认识。

阳谷县的明星商人,商会的副会长,做建材起的家,现在主攻休闲娱乐业,县城的歌舞厅、台球俱乐部、保龄球馆、洗浴中心几乎一半都是他家的产业。

不过这些产业都是表面的,暗地里江松还做着不少见不得人的勾当。这人很有些能量和背景,几次专项打击他都能安然上岸,是武松也不想轻易得罪的人。

“原来是江会长,不知道这么晚跑到这破岗子下面来干什么?你们不会是来盗墓的吧?”

听武松问的如此直白,江松略显尴尬道:“武所长,我可是个清白的商人,怎会学人盗墓呢?这里其实是我新开发的一处旅游景点,我想借着咱阳谷县的历史优势,重现《水浒传》中天罡地煞的封印之地,想来会吸引不少游客。”

虽然知道江松在胡说八道,但武松不得不佩服他的急智,忍不住出言讽刺道:“不知道江会长什么时候拿到的景区用地申请?就算是旅游开发,也不至于半夜三更来搞建设吧?地上那些雷管炸药,是拆东西呢?还是建东西?”

江松嘿嘿一笑道:“这是我公司的商业机密,没弄好之前也不便向外宣布。要不这样,今天也晚了,我们各自回家。明天我把县上批准公司开发南岗子旅游项目的文件给你送到所里去。”

武松知道今晚让江松走了,明天他一定有本事弄个正式文件来把这事平了。

“江会长这么着急回家吗?我看还是把眼前这事解释清楚了,回去才睡得安稳。”

江松身旁的瘦高男人是他的副手,绰号“花魁”,见武松油盐不进,嘴里立刻不干不净地骂了起来,其他小弟也跟着起哄谩骂。

看他们来势汹汹,武松和朱翔武还算冷静,吴用贤却下意识往后退了退。

“花魁、田虎、横子、大春、王矮子、大孔、小孔,都别在这跟我跳腾!还有你们几个,我叫不上名字,但我认的你们,再嚷嚷一句试试。”

武松一口气点了七、八个人的名字或绰号,直接镇住全场,再没人敢鼓噪。

武松看局势已经掌控住了,松了口气,想着该怎么劝这些人跟他回所里自首。毕竟盗墓未遂也不是什么大罪,交点罚款,拘留几天就放出来了。

可还未等武松开口,墓道中就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只见童冠杰汗流浃背地跑了进来,来到武松身边气喘吁吁道:“松哥,情况控制住了?电话已经打通了,县局的支援40分钟就到。”

武松心中暗叫不好!

果然那群盗墓贼立刻躁动起来,今晚这事可大可小,如果是乡派出所处理基本没啥事;但换做县局下来办,说不定就办成了大案要案,到时谁也跑不了。

沉默了好久的江松突然大喊道:“兄弟们,这孙子要拿咱们去立功!抓住了至少判三年,还不跟他们拼了。”

众人一听要坐牢,那可不行,谁家没个老小要养活呀!立刻提着手里的家伙就向武松等人逼来。

武松和朱翔武大声喝阻:“冷静冷静,不会让你们坐牢的,只是治安处罚!你们袭警才会判刑,都住手!”

童冠杰面色苍白,知道自己闯了大祸。但他为人义气,直接挡在武松身前怒吼道:“MD,跟我们所长没关系,有本事都冲老子来!”

对面的花魁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把霰弹猎枪,大吼道:“兄弟们,今晚不弄死他们,我们都得坐牢!”

“砰砰!!”两声震耳欲聋的枪声在地宫中响起,武松想撞开身前的童冠杰,但已经晚了。

第一枪喷射而出的钢砂正中童冠杰的腰腹和胯下,把那里打得一片血肉模糊;第二枪则打中武松的左肩和左胸,一片火辣钻心的疼痛传来,人不由向后飞跌出去。

众盗墓贼见了血,又见拿枪的武松也倒了,立刻挥舞着手中的洋镐、铁锨、火把,嗷嗷叫着冲了上来。

最靠近墓道的吴用贤见状扔了手里的甩棍就往外跑,而朱翔武却一个箭步向前从背后扶住武松。

武松此时已从短暂的错愕和疼痛中惊醒,他倚着朱翔武的身子,抬右手连开四枪,直接撂翻了三名盗墓贼,再次震慑全场,众人的动作都停了下来。

正在僵持时,一名盗墓贼突然惊恐地喊道:“江总,你要干什么?”

所有人望去,发现江松已用火把点燃了数根火雷管,他狰狞的面庞在火光中更加扭曲,状似疯狂。

“老子为了找这块石碑用了十年的时间,花了不计其数的钱!今晚谁也不能阻止我!遇松而开,哈哈!真如大师所说,这是我的天命,一辈子的机缘!哈哈哈!”

墓中众人已来不及阻止江松,反应快的已经趴到在地,双手抱头,反应慢的还傻站在当场,靠近石龟的有两人拼命去救,但为时已晚。

轰~~的一声巨响后,血肉乱石横飞。

烟尘之中,那石龟翻倒没入地面,地上露出一个黑黝黝的洞口,众人还未来得及看仔细,如龙吟牛吼般的声音从地穴中传来,比刚才的爆炸声更响百倍,直震得墓中众人口鼻喷血。

整个地宫开始摇曳起来,紧接着地宫殿顶整体塌落下来。

武松被滚落的大石砸中背部,立刻背过气去,因而他没有看到地穴中喷涌而出的、粘稠的黑气充斥了整个墓穴,如血似墨!

[注:真书,是指从汉魏到隋唐以前的过渡性楷体,又称为“正书”,其特征是楷中有隶,如我们熟知的魏碑体。]

——

作者有话说:

(新书上架,欢迎收藏书架、打分打赏、吐槽评论。)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