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小狐圣主追夫记(雪轻月燕流初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小狐圣主追夫记

作者:一叶飞雪

简介:【玄幻+仙侠+虐恋】清山仙门突然天降血阵满门被灭,唯一一个弟子以元神侥幸逃出,其肉身却被净山狐族圣主雪轻月好心带回救治。可山中长老竭力救治都未见其苏醒,她便在下山之前突发奇想对他说:若我能想办法将你救醒,你当如何报答?不如以身相许如何……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小狐圣主追夫记

《小狐圣主追夫记》第1章 灭灵血阵免费阅读

“混元道修道,凝气七灵聚,闭息五识收,护真元离体。”

燕流初盘坐在地,口中念诀,气随诀走,双手相扣,食指为柱向丹田用力一收,瞬间有了卸下重物的轻松感。

他慢慢睁开双眼,散开双手上下游探、左右打量自己的身体,只见其已为虚体,在肉身之中随意晃动着。

一阵狂喜,他瞬间从肉身中跳了出来,开心道:“我终于成功了,终于炼成离魂术了。”

历经三年,无数失败,终于得偿所愿,他迫不及待地要感受一下放下肉身,以灵游走的感觉。行如踏云,无声无息,果然爽哉。

师父无数次劝说,此术无用,耗神不易修炼,且稍有差池就如当年铁拐李一般无法元归本体。

但他却不以为然,执意剑走偏锋,而今大功告成,自是迫不及待要前去师父面前炫耀一番。

燕流初行至门前深吸一口气,身体轻易就穿门而出。

院中来往师兄弟意料之中无一人发现,这更让燕流初倍感得意。

大摇大摆肆无忌惮地从师兄弟身边无声而过,碎言耳语尽收耳中,甚至还听到两个正在打水的小师弟在背后说他的坏话。

看来是他这个师兄平日里太过好说话了,真该好好教导一番才对。

只是可若光明正大教训,显得他这个大师兄胸无度量,让师父知道了也定会再教导他一番什么爱护师弟的大道理。

今天就算他们运气不好,刚好此刻被他给碰上了,正好借此大好机会让这两个小毛头长长记性。

闭眼凝神两指一挥,小师弟身边刚打上来一桶水便瞬间飞起全部倒在了两人身上。

小师弟瞬间惊懵,害怕地抱头蹲在地上颤颤发抖了起来。

没想到这一切不巧就被不知何时出现的风促真人看到了,一眼便识破了燕流初的计量,长袖一挥他元神瞬间就被打回了肉身。

这回糗大了,虽教训了别人,却也被师父给教训了,而且还是教训地毫不手软。

他被打回之时身体瞬间弹起向后摔倒在地,胸口更伴着一阵剧痛让他忍不住惨叫一声。

还未等燕流初缓过来,风促真人已经推门而入。燕流初忙踉跄从地上爬起,向前一趴跪在了风促面前,瑟瑟而道:“师,师…”

“燕流初,你当真是不把我清山门规和为师的话放在眼里?”

风促气急生怒,厉眼瞪着燕流初,让他不禁觉得胆寒。

这还是他头次见师父如此严厉,虽自觉委屈,但也不敢反驳,只得捂着胸口低下头乖乖接受师父教诲。

“当初收你入门之时为师便教导于你,不可欺辱同门,扶强凌弱;谨记定要尊师重道,不违师命。”

风促真人拿着拂尘剑眉紧蹙指着燕流初,“今日,你不但欺凌同门,对象还是刚刚入门的小师弟。

你可还有为人兄长之样?再言,为师多次劝诫不可再习那离魂之术,你不但不听为师之命,今日更借此术欺负同门。燕流初,你可知错?”

风促真人突然来了这么大的火气,燕流初自知刚刚戏弄两个小师弟是有些小小不妥,可师父也不至于如此动怒吧。

更何况那两个小坏蛋妄议兄长,给他们点小小教训也算是小惩大诫,又无伤大雅,心中自是憋屈不服。

“师父,我……”

燕流初刚想为自己辩解,突然山外传来一声巨响,风促真人闻声顾不得他言语,直奔院中,燕流初也匆忙紧随其后。

只见北方净山方向一道红光直冲云霄,想必巨响便是从那处传来。

燕流初扭头目望师父,只见师父剑眉紧锁,将拂尘往袖间一甩,肃声疑道:“近百年了,它怎在今日突然起了异动?”

燕流初听到师父所言,心中大致已明所以,试问:“师父说的可是,赤焰妖兽?”

只见风促真人长叹一声,点了点头,摸着花白的山羊胡表情再次凝重。

“这赤焰兽封印干净山脚下已近百年,今日突然躁动怕是情势不妙,想必其中必有蹊跷啊。”

当初封印之事燕流初也只略知一二,然师父所言的蹊跷他却是疑惑。

“师父,你的意思是?”

风促还未来得及解释,清山四周突然毫无征兆地升起了一道网阵,瞬间便将整个清山笼罩其中。

众人连同风促真人都尚未明白缘由搞清状况,燕流初就突感真气开始受制,无法提气运功。

紧接着一些修为尚浅的师弟一个个纷纷倒在地上痛苦地翻滚呻吟了起来。

“师父~”

燕流初不知所措慌乱求助师父,却见风促真人此刻也紧握拂尘面色难看,想必也同他一般真气受阻无法运功。

“百年了,没想到她果真还是不肯放过我清山一派。”风促突然颤声而道。

“师父,你说的可是,净山雪狐?”

早年间就听风促说起过清山与雪狐一族之间的恩怨,所以燕流初瞬间便明白了师父的意思。

只是他一直觉得那都已是恍如隔世的陈年往事与己无关了,却不承想过会有今日之灾。

“你师祖曾与为师说过,这锁灵阵乃是雪狐雪小瑜自创绝学,且当初她曾发下毒誓……”

风促言到此处便不经开始发怵,他怵的是护不住这清山百年基业。

“师父的意思是这阵法便是那雪小瑜的……”

不想燕流初话未说完,空中网阵突然发生变换,数万支血剑随之从空而降。

燕流初和风促真人还有一些修为略高的师弟们奋力抗阵,也只是勉强将血剑阻于半空,更无力护住那些小师弟小师侄,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被剑穿心,瞬间形神具灭。

“锁灵阵竟成了如此凶残的灭灵血阵,雪小瑜你果真是丧心病狂,你就不怕遭天谴吗?”

风促气急而愤,破口大骂。

不想山间竟真有了回应,一个女人杀气凛然的声音在空中荡起。

“风促,风急两老头听着,快将寒玄阳镜交出,或可放过你们一两个徒子徒孙,不然今日定叫这清山寸草不生,再无生灵!”

空中话音刚落,血阵立刻又强了一层。一起抗阵的师弟们也开始扛不住,一个个不断倒下。

血剑如雨,落下之处鲜血四溅,染红了大地,却到最后连具尸骨都没留下。

燕流初痛心之极,然自己也开始力不从心,一口鲜血夺喉而出,双腿一颤单膝跪在了地上。

但他不想屈服,用尽最后一丝力气为师弟也为自己抵挡着满空紧逼的血剑。

“果然是她,没想到当初师祖没能将她除掉,竟留下这般祸患,只怕今日我清山一派在劫难逃了。”

风促真人眼见着自己心爱的徒子徒孙一个个消失在面前,这清山百余年的基业就此毁于一旦,瞬间急火攻心,一口献血吐在了地上。

燕流初身处此境,怎能不慌、不急、不惧。

可他这个清山首徒却是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看着师兄弟们一个个地倒下,尸骨无存、元神俱灭。

自己敬爱的师父也只能强撑着最后一口气,何等心痛,何等悲愤。

他发誓若今日大难不死,定叫她净山血债血偿!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