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小说《天问道》张明君 何青山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天问道

小说:玄幻

作者:铜板

角色:张明君 何青山

简介:《临风曲·问仙》道可道,非常道月下问真人,世间谁人可成道?天高耸、地深陷、踏星辰、碎凌霄白首不为坟枯骨,逍遥自在遨游仙!(这,只是一个简简单单寻求长生的故事。)

书评专区

铜板:原创的故事,自有精彩瞬间

天问道

《天问道》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大历二年,卧龙县大旱,血云漫天,黄沙食地。

数十万亩良田化作枯地,一年劳作颗粒无收,县民死伤不计其数,抛家弃子求生者比比皆是。

稻花村,地处卧龙县东南,自古便有卧龙粮仓的美誉,纵使突逢饥荒灾年,家家户户仍有余粮饱腹,甚至设立粥棚,救济沿途灾民。

暮夜,灯火初上,两道身影踉跄前行。

“故人来访,还请一见!”

来人轻敲门扉上的铜环,“叮当”的声音在黑夜里格外清脆,路旁的野地里传来猫儿喵喵的叫嚷,月光的清霜下露出一张果敢刚毅的脸。

吱呀!

大门打开,走出名精神抖擞的老者,身材清瘦白胡飘然,眼眸里带着不怒自威的眩光。

“何家小子?你怎么来了?这朝廷捉拿你的人遍布卧龙,你竟然还敢来找我?当真以为老夫舍不得门下弟子么?”

老翁面色突变,怒发冲冠道。

何青山当即躬身行礼,面色极其恭敬,眼眸里满是敬重。

“恩师,如今天下之大,青山已经无处可去。唯有向天争命,才有一线生机的可能。青山一路走来,入眼所见饿殍满地,人命宛若草芥,卖子换米者不再少数。若是再无人出头,这世道必然陷入混乱!如若舍我一人性命,能够换得天下苍生,那便是值得!”

说罢,便跪倒在地,冷冷青石刺骨寒凉,入秋后更是难耐。

老人凝神眺望,眼神里满是寒霜,看着跪倒在地的何青山,他摇了摇头。

”忍常人所不能忍,谋常人所不能图。福祸相依,终究是命中定数而已,痴儿又何必去掌控那一缕渺茫的天机呢?”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仅此而已!”

何青山面带微笑,眼神里丝毫没有半点动摇。

半晌无言,直至月色渐渐黯淡,老翁眼中终于是多了一抹柔和之色。

“起来吧!人生来不易,天塌下来,那也有个高的人顶着,莫要白白丢掉性命。尘归尘,土归土,天命不可违啊!”

“哇啊!哇啊!”

婴儿突如其来的啼哭声,顿时打破师徒之间尴尬的处境,老者威严抖擞的脸上突然色变,他双目猛然闪烁,似惊异、惶恐、担忧、喜悦。

一时间,五味陈杂,他倒也不知道心头到底是什么滋味。

何青山眼神中闪过一抹柔情,怀里的襁褓露出一张小小的脸蛋,乌黑发亮的眼眸格外清亮,粉藕色的双臂不断伸展,扭动着巴掌大的身躯。

襁褓里的孩子俨然刚刚苏醒。

“这是你小子的孩子?”

“对,是安儿和我的孩子。”

何青山看着儿子清亮的眼眸,眼眶突然红润,豆大的泪滴啪嗒滚落,抱着孩子的双手忍不住微微颤抖。

“安儿?那孩子,她也是命苦啊!”

老人眼眶微微湿润,面容悲愤。

“唉!老夫这辈子就最恨读书人,一个个倔脾气,还认死理!就算你将道理捅到天上去,又能如何?兴,百姓苦。亡,百姓苦。若非明主,纵使心中有万丈沟壑抱负,哪里容得你去施展?好死不如赖活着,你这又是何必呢?”

“公道自在人心!”

何青山的话斩钉截铁,愣是让门前的老者驻足呆住,纵使张大嘴巴,但他却再无法发出何声音。

“哼!尖牙利嘴,老夫管不了你,可这孩子还小,谁也不能让他走上歧途!这孩子,以后就由我来管教。至于你小子,就算让野狗吞,也与我无关!”

他一把夺过襁褓中的孩子,随后紧闭大门,脚步声越来越远。

咚!

咚!

咚!

何青山恭敬的磕下三个响头,望着天色将明的旷野,他眼含热泪,毅然的转身离开,而身后传来的婴孩哭啼声却越发悲切。

竖日,稻花村多了一名新生儿,取名何成道。

因是私塾张明君家的外孙,村里往来拜访的人络绎不绝,小小的喜事冲淡了众人心头的乌云,也让这小小的一隅之地多了些热闹的生机。

时间飞逝,灾情却不见衰减分毫,天地大旱,有僵尸黄昏行凶。

纵使稻花村素有粮仓之称,但也逐渐入不敷出,施行善粥的摊位,也一个个减少。

大历五年末,何成道已然三周岁,按照稻花村的习俗,家家户户都要拿出一角布料,织成百家衣,寓意长命百岁。

稻花村东头,三岁出头的何成道正趴在石板上晒太阳,开裆裤白屁股,整个人眯着眼睛呼呼大睡。

“夫子,小道三周岁可不能马虎,刚好我家两小子昨日去后山猎到一头老狼,虽然没有多少精肉,比不过一头大肥猪,但好歹也是一些油水,给孩子补补身体。”

李大山,稻花村里唯一的铁匠和猎户。

一家人打小敬重读书人,可谓是尊师重道,自从张明君开设私塾以来,更是逢年过节定要第一个登门拜会。

“时间可真快啊,转眼间我来稻花村也有十年。你家大虎和二虎,如今算来也有二十出头,可想到日后营生了么?”

张明君虽然已是古稀之年,但依旧眼神清亮精神抖擞,言语间带着一股莫大的威严。

眼前的李大山虽然出身草芥,不过一名铁匠猎户,但品性不坏又对他恭敬有加,平日里帮衬良多,逢年过节更是厚礼相送,这自然让张明君心生好感。

张明君也曾想过将李大山的两个孩子纳入门下,但奈何两人不爱读书,反倒是迷恋打铁捕猎,兴致全然不在于此。

李大山虽然可惜,但却依旧恭敬如初,多年如一日,待夫子如初见。

“哈哈哈!俺家两小子真是有福气,竟然还有夫子为他们操心。这两个傻儿子,一天天的研究打铁造具,闲了就上山捕猎,一身的本事倒也都不弱于我,以后做个铁匠跟猎户肯定比我强,养家糊口能够过活。也算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俺也算对得起李家祖宗。”

李大山憨厚的挠挠头,笑着回答道。

“如此,甚好!兴致所在,乃是福气!”

张明君点点头,脸上欣然一笑,心中也算是放下一块石头。

入夜,稻花村灯火通明,三周岁的何成道被众人团团围住,小家伙显然已经与众人厮混熟了,从李家大娘怀里窜到赵家婶子怀里,脸蛋上红扑扑的,端是可爱极了。

虽然吃肉喝酒其乐融融,但一个个脸上却是难以遮掩的担忧。

“大娘,你怎么啦?怎么不吃肉呢?还有二娘也是,怎么也不亲亲我嘞?”

何成道嘟嘟嘴,眼睛里露出好奇的神色。

“成道乖乖!大娘在给你找大老婆呢,你二娘在给你找小媳妇呢,你好好吃肉,快点长大,以后也好跟着你大虎和二虎哥打铁打猎,到时候就天天有肉吃咧!”

李三娘咯咯一笑,捏着何成道巴掌大的小脸蛋。

“啊?那我有肉了,还要大老婆和小媳妇干什么呀?她们是什么东西啊,是不是比肉还好吃?有肉肉香香嘛?”

何成道睁大眼睛,双目中满是疑惑和好奇,倒是一番话惹得众人哄笑一堂,便是不苟言笑的张明君也是嘿嘿窃笑,一时间气氛骤然火热。

“咳咳,乖乖!大娘还能骗你不成?有了老婆和媳妇,不吃肉也是香的!等你长大了,就知道啦。”

李三娘面色一红,摸摸孩子的脑袋,悄声说道。

岁宴散去,私塾院落里便只剩下何成道和张明君爷孙两人,老人将孙子抱在膝上,望着月亮出神。

“爷爷,月亮上真的有仙子吗?”

何成道迷迷糊糊的眼睛突然瞪大,他拽着爷爷脸上的胡子,满脸疑惑的问道。

“有的,有的,月亮上有广寒宫,里面有不少仙子,想当年爷爷我喝醉之后,还上去讨要仙药呢,可惜没有找到。”

老人遥望明月,喃喃自语。

“好,等我长大了,我就去广寒宫找仙药,然后给爷爷带回来!”

“哈哈哈!好,有志气啊!爷爷等着你长大!”

稚童卧在老人的膝盖上,酣然睡去。

半晌后,何成道酣睡在床褥中,而张明君手持竹简,迈步在茫茫夜色之中。

轰隆!

轰隆!

天地间雷声大作。

黑暗的夜空中,似有无数的星辰坠落,它们闪耀着金色的光芒,在天穹尽头轰然爆裂。

散化无数星点,徐徐落下。

久久盘桓的异象豁然消退,贫瘠的大地豁然复苏,干涸的河泉,此刻喷涌新生。

千万里苍茫大地青山翠染,盎然的生机化作惊龙,直冲云霄!

漫天遍野的金色霞光辐照,恍惚间有缕缕祥瑞之光自虚空演化,似仙人低语、佛陀读经。

大地满目疮痍的沟壑悄然间愈合,困顿三年的灾年,眨眼间无影无踪!

“唉!痴儿!宁做盛世犬,不为乱世人!你又何必逞英雄啊?读书、读书、读书,就知道死读书!

张明君!你读的是什么书?连自己的弟子都保护不了,愧为人师啊!”

老者眼泪婆娑,愤怒的将手中竹简摔落一地,顿时瘫坐在地上,霎时间仿佛被抽走了力气,面容悲切万分。

京都,天象阁。

中年男子身披九头蟒袍,头戴赤金王冠,挺拔的身躯宛如一堵高墙,他望着满天坠落的流星,眼神里满是敬重,默然躬身行礼。

“本王代百姓,恭送诸位圣贤!”

“恭送诸位圣贤!”

“恭送诸位圣贤!”

“恭送诸位圣贤!”

……

大历五年七月,九州天降甘露,灾邪退避,万民得以安乐。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