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重生后奸臣为所欲为(不咬狗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后奸臣为所欲为

作者:不咬狗

简介:【重生洒脱疯婆娘,智商在线长得好,顾渔舟vs渔晚,1对1哦】渔晚上一辈子,活的那叫一个憋屈,什么都没干,还落得一个被砍头的下场。老天爷有眼,让她重活了一世,她决定与那大奸臣,好好的干一番事业!但是,这人似乎有点不上套,怎么勾搭都不上套,还越发正经了。“顾渔舟,你可不可以保护我…我可以帮你。”浑身是伤的渔晚,躺在床榻之上,拽着顾渔舟的衣袖,委屈小声道。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重生后奸臣为所欲为

《重生后奸臣为所欲为》第1章 中元节,亡魂归免费阅读

七月半,鬼门开,亡魂归。

祭奠亡魂的风铃一响,平静无比的长安城,火热了起来,耍杂的,玩猴的,挤在一块看的,都不亦乐乎。

十里长街,灯光辉煌,河灯似彩,人声鼎沸。

车灯河灯汇聚在一起,要把整个长安,都要照亮了般。

唯独一女子,混迹在嘈杂人群中,戴着一猪头面具,静静的看着这吵闹的人群。

“想不到啊,那二皇子李文昊,居然与渔府二小姐渔歌,能发生这种事情。”

“有什么想不到的,我早就听说,他们俩个有关系,就是碍于面子,不好意思说。”

“啧啧大街上,说出去,皇家的脸面,将军府的脸面,也都丢干净了吧?”

“这个日子做这些事,也不怕遭到报应。”

“遭报应也是活该,谁让他们如此,不知廉耻。”

她咬了一口糖葫芦,坐在路面台阶上,心道:活该。

佛经上有一句话,叫穿人衣,替人灾,渔歌穿了她的衣裳,替了她的灾,岂不是妙哉?

脑海中回想起,今日早来。

“渔晚!你是不是偷我衣服了?”

没等反应过来,一盆冰水迎面扑来。

抬头一瞧,居然是已经死了的渔歌,一时间不明所以,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记得,她是上了断头台,大刀落下,应该是不活命的。

可是,如今又重新活了过来。

衣服被渔歌抢了,按因果关系,自然要替她受这,将军府嫡出小姐渔晚的苦。

看惯了因果,此刻一点都不意外,甚至还有点幸灾乐祸。

拍着屁股站起来,本着探寻热闹的心思,探出头来,悄咪咪的看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透过拥挤的缝隙,只瞧见两个人影,重叠在一起,旁若无人。

若不是那张脸提醒她,她还真认不出来是谁了。

又带着激动,小声说了一句活该。

正想继续瞅瞅,这幅活春宫,眼前突然出现了一把美人扇,扇身还带着些檀香。

正想这人是谁,忽听人说道:“小孩子,可不能看这种东西。”

确实,她身为一名前任尼姑,是不能看这些东西。

眼睛看向扇面,一愣。好家伙,扇面上画的画面,比现实中的还要激烈。

突然人群中安静下来,走来个衣着华丽,举止端庄的女子。

先是走过来给凤君、行了个礼,又冷眼瞧扫过众人,涌上来几个丫鬟,上去把人给拉开了。

扒拉开美人扇,看地上那俩人,连连咂舌,又一看身旁这妇人,寻思,好像有点眼熟。

这不是林氏吗?怎么今儿她也在这?

考究的眼神,看向那三人,渔歌刚穿好衣裳,一站起来,林氏抬手就是一掌。

怒骂道:“不知廉耻的东西!!”

“娘!”渔歌捂着脸,委屈的剁了剁脚。

渔晚看了真解气,今早因为那破衣服,渔歌还打了自己。

这叫什么?这叫因果轮回,坏人是没有好报的。

忽然头顶上,又一次传来声音,他说道:“本君还以为戏有多好看,看来也不过如此。”

“确实。”渔晚回道。

正想打量,这是谁这么好心,还怕她看活春宫。

回头只看见对方,穿着一身玄色直襟长袍,腰间挂着一白玉貔貅。

这貔貅的形状好像在哪见过,渔晚喃喃道。

抬头一看人脸,只见一双瑞凤眼含笑看着她,薄唇勾起,但笑意却深不见底。

又仔细观摩的一二,她才反应过来,这不是大奸臣凤君,顾渔舟嘛?

拥挤的人群,并无人注意此处,唯独那墙上的暗影,死死注视着一切。

世人皆说,那顾渔舟死的好啊,除去朝堂一大祸害,民间终于安乐。

只有坐在尼姑庵,念佛打鱼的渔晚,觉的可惜。

那凤君待人极好,次次来皆会增添香火钱,每次来她的伙食总是会变好。

只是还没来得惋惜,第二日自己便被人冤枉,上了断头台。

按照佛家的说法,倒也算是,一段缘分。

寻思着戏看够了,正想走,却又被人拉了回来。

太阳穴突然开始凸凸跳动,她似乎忘了,这顾渔舟还是个大疯子啊。

震惊!一回头,一只贱手抓住她面具上的绑带,一拽面具脱落,她人也露了出来。

“你!”

顾渔舟邪笑着,拿着面具退后一步,说道:“这可不关本君的事。”

这边渔歌恍惚间,像是瞄到了可以救她的人。

迫不及待的,像是捕捉到萤火虫般,大叫着说道:“明明是渔晚在那害我!”

人群似乎安静了下来,众人目光看向了那,躲在一边,努力降低存在感的渔晚。

几乎也是在一瞬间,她便立马哭了起来,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姐姐我一过来,你就与他躺在了这个地方,怎么能怪得了我呢?”

听此渔歌大怒,不顾众人阻拦,张牙舞爪的扑了过来。

嘴里还不时的大喊道:“你个贱人,害我至此!”

见形势不妙,渔晚连忙退后两步,躲在顾渔舟身后,扁了扁嘴。

带着哭腔说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是姐姐您把衣服抢走的,我什么也都不知道。”

这个时候说这种话,无疑是将怒火再次激大。

被人当众揭开了老底,渔歌哪能受的了?本想把错误推给对方,现在却被反将一军。

发狂一般,张牙舞爪、表情狰狞,恨不得要撕碎她。

眼看着人要过来了,人群挤着躲又躲不了,跑又跑不掉。

闭上眼,都做好了挨打的准备,但隔了好一会都感觉不到疼痛。

悄悄睁眼一看只见渔歌,在地上一脸不可置信,看着凤君。

只听人淡淡说道:“本君以为她是朝着,本君奔过来的。”

见此点了点头,心想道:还算有点用处哈,至少没有做事不理。

探出头去,看渔歌一脸幽怨的样子,又趁火添乱说道:“姐姐为何对我有如此大的怒气?那衣服是您硬抢了去的。”

装模作样的抽泣两声,又道:“为了这件衣裳还打我,我原本就身子骨不好,这次中元,也是强撑着来的。”

话不过三句,豆大的泪珠便落了下来,人见尤为可怜。

看目的达成,赶忙撤到顾渔舟身后,不再说话,继续看戏。

渔歌气不过,又要起身,却被从后拦住了。

只见李文昊面带戾气,看了一眼顾渔舟,像是刚刚压住心中怒火。

双拳紧握最后只憋出一句:“凤君看的真是一手好戏。”

渔舟听勾唇笑着,手拿着的扇子,贱兮兮的给李文昊扇风熄火。

顺带说道:“凑巧罢了,听说这边可以看戏,此前并不知道是二皇子。”

李文昊哪信这话,冷眼瞧了一下渔晚,人都躲到他背后了,还能说没关系?

渔晚躲在顾渔舟身后,没说话。

二皇子李文昊,是害死她的主要人手,也是这次事件的主力之一。

他与父亲商量,联姻为盟,本是正常行径,却搞了一个不入流的,伤敌八百自损一千的招。

就是现在这样,他送来一件衣裳,仗着自己没有娘,爹也不管自己,肆意而为。

上一辈子,什么都不知道,傻傻的穿着新衣裳,来了街上,却落得一个身败名裂的下场。

以为他这样用,这般恶劣的手法娶了自己,必定会好好珍惜,但她那里知道,自己只不过他,阻止父亲反悔工具。

一旦得逞,便像一个弃子一般,丢开。

成婚三年,她在尼姑庵里呆了,接近三年。

以为日子会慢慢好起来,结果顾渔舟被围剿的第二日,自己就被诬陷上了断头台。

握紧他的衣衫,忍着想上去把李文昊打一顿心思,默默的躲回了凤君身后。

其实,这么一看,凤君似乎也没那么坏,至少算是保护了她。

顾渔舟像是知道李文昊的想法一般,扇着扇子又说道:“这,我可不知道。”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说的就是这位凤君了,渔晚估计他就是因为欠,所以才被众臣围剿的。

李文昊深吸了一口气,忍着怒意双拳紧握,再次看向顾渔舟。

只靠一人,是做不了这些事的,长安城中能改变他计划的,也只这人了。

顾渔舟察觉到了他的视线,没有多搭理,看向前方玩味般道:“只是顾某没想到,二皇子会玩成这样。”

是啊,当今长安城发生这种事情,估计又要热闹一段日子了。

渔晚在后面,看着李文昊的眼睛,就知道大事不妙。

她与这人相处了半年,别的不知道,瑕疵必报是一定知道的。

顾渔舟没有搭理他,见对方仇视自己,便摇着扇子走了。

渔晚慌忙跟了上去。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