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快穿:炮灰女配黑化了(初柒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快穿:炮灰女配黑化了

作者:初柒

简介:她是相爷嫡女,手握三军虎符,权势仅在一人之下。执掌凤印当日被爱人诬陷,身重剧毒打入冷宫,庶妹夺了她的地位,封了她的魂。七七:宿主,请接收世界的财富。倪焱:闭嘴,等我霍霍完男女主。七七:宿主,恭喜你获得神器一件。倪焱:好东西,正好用它摧残男女主。七七:可是男女主只剩一口气了……倪焱:等他们死了再说。七七:……游荡千年被系统绑定,此次为人绝不良善,誓要将将恶毒女配进行到底。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快穿:炮灰女配黑化了

《快穿:炮灰女配黑化了》序 当我浴火重生,就是你们的死期免费阅读

泠冽的北风演奏一曲悲凉,令昏暗阴冷的冷宫变得更无生气,一名瘦弱的妇人站在枯树下望着远方乌云密布的天空,一片落叶被风吹落,妇人抬手去接,纤瘦的身型依旧显出她的高贵和典雅,如同一幅定格的美景,但一阵“哐啷哐啷”的铁链声打乱了这幅如画般的风景。

原来那妇人手腕上被拴上一根铁链,而铁链的另一端延伸到屋内,枯树是她能抵达的最远距离。铁链就像凛冽的北风,一个冻的是身体,一个冷的是人心,是谁用铁链将人像牲畜一样禁锢?可惜这个答案是冰冷的铁链无法回答的。

却见妇人干瘪枯黄的脸上露出一抹讥笑,她缓缓放下拿着落叶的手说道:“既然来了,何必躲躲闪闪。”

“啪啪啪”的掌声从身后响起,一个身着凤袍的女子从殿外走了进来,身后跟随了数十个宫人,手中各自提了竹篮,一阵阵饭香从篮中传出。女子拥有绝美的容颜,窈窕的身段,款款走到妇人身边笑道:“姐姐,别来无恙啊!”

妇人转身望去,入目的是一片明黄,那是当今天子才能穿的颜色,是世间最尊贵的颜色。除了天子,还有一人可以穿这个颜色,也是天下独一无二的女人,她是天子的妻子,也是自己的庶妹,皇后娘娘倪潇。

但就是这一身尊贵华丽的凤袍,映射在妇人眼中,却摧毁了她仅有的淡然,从淡漠到愤恨,她咬牙切齿的说道:“那个男人是你找来的,是你在污蔑我通奸。”

“哈哈!姐姐还是一如既往的聪慧。”倪潇好笑的摆弄了一下衣袖,摆手让身后的宫人将饭菜摆好,倾身坐在石桌前吩咐道:“都退下吧!”

“是,皇后娘娘。”宫人恭敬的屈身行礼,渐渐退出冷宫。

倪潇笑的温柔,对着妇人招呼道:“姐姐,看你日渐消瘦,本宫甚是心痛,现在准备了简单的佳肴美酒,望姐姐不要嫌弃才好。”

“呵呵!本宫?这就是你陷害我的目的。”妇人双眸中的仇恨似要将其燃烧,四肢的铁链被挣得哐哐作响,轻咳一声嘴角流出青绿色的血,血紫的嘴唇显示她中毒已深。

“可惜你身中剧毒,活不了几日了,现在看明白也算死得其所。”皇后摆弄着指尖的豆蔻,映着阳光摇头道:“哎!还是不够红啊!”

妇人嗤笑一声:“正宫娘娘才能用正红,你永远都是个上不得台面妾,永远都是。”

“闭嘴!”皇后呵斥一声,满脸狰狞的吼道:“本宫是妻,你才是妾。不,你现在连妾都不是,你只是一个被打入冷宫的犯人。”

妇人激动的拉扯着铁链,想扑到皇后身上却被铁链拴住,两人相隔仅有咫尺的距离。妇人大喊着:“犯人?段昊坤是这么跟你说的?你把他叫来,我倒要问问他为何这样对我?”

“呵呵,你是什么身份,有什么资格让一朝天子过来见你一个冷宫罪妇。”皇后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附在妇人耳边“姐姐,你不会天真的认为,你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都是本宫的手笔吧!”

“是他?”妇人的喊叫声戛然而止,半响后凄惨的大笑起来,“我倪焱是相府嫡女,外祖父是统帅三军的大将军,身份地位可与公主媲美。是我为了帮段昊坤登上皇位不惜陷害忠良,舞文弄墨的手写尽阴谋诡计,不仅手染鲜血无数,甚至还害死了外祖一家。想不到我聪明一世糊涂一时,竟然没看出段昊坤是如此狼心狗肺之人,如果没有我,他一个被遗弃的皇子如何能坐上那至高无上的位置。”

“姐姐谨言,皇上名讳你怎能直呼,而且皇上命格本就尊贵,自有神龙庇佑,即便没有你也是九鼎之尊的唯一人选,你现在将所有功劳揽在自己身上,是不是认为皇上不配坐那个位置?是不是认为你才配?”倪潇步步追问,但嘴角却微微扬起,露出一道诡异的笑容。

“倪焱!”一声怒吼从背后响起,身穿五爪金龙黄袍的皇上段昊坤从门口怒气冲冲的走了进来,扬手一掌扇在倪焱脸上,“贱人,你结党营私、红杏出墙、企图颠覆皇权,被朕当场抓获,你现在还有什么话可说?”

“呵呵,我从14岁便嫁你为妻,十载春秋全心全意为你出谋划策,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不会不清楚?这分明就是诬陷。”倪焱指着倪潇大喊:“是她,是她陷害的我。”

“皇上,臣妾是冤枉的,臣妾怎么会陷害自己的亲姐姐呢?”倪潇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满脸委屈的望向段昊坤,楚楚可怜的模样像极了白莲花。

段昊坤将她从地上扶起来安慰道:“潇儿,与你无关。朕只相信眼见为实,倪焱你胆大妄为,在后宫厮混,朕没有把你当场乱棍打死已是顾念多年情分,谁知你现在还……罢了,来人!赐倪焱白绫一条,让她去吧!”

倪焱听后身体顿时僵在原地,原以为早就被伤痛的心不会再有知觉,但依旧感到痛彻心扉,身体上再多的伤也无法释怀。

倪潇这时也装模作样的抬起头来求情道:“皇上不要啊!她始终是臣妾的姐姐,臣妾不忍……”

倪潇呜咽着哭倒在段昊坤怀中,身体无助的抽搐着,段昊坤不断轻抚着她的后背,温柔中带点无奈的说道:“潇儿,你就是太心软了,你不记得她曾怎么对你,怎么侮辱你的了?你不用为她求情,这是她罪有应得。”

“哈哈,我罪有应得,我现在只后悔当初痴心错付,有眼无珠错。后悔错信姐妹,养了一头白眼狼。”倪焱仰天大笑,但干涩的眼睛早已没了眼泪,喉间发出一阵阵如同野兽的嘶嚎,“你们会有报应的,你们都会不得好死,被打下十八层地狱。”

嘶吼声在空中来来回回荡漾,浓烈的恨意竟让空中的温度下降了数度,天地为之颤抖,阴风阵阵的令人毛骨悚然。段昊坤目光凶狠的盯着倪焱吼道:“来人,将白绫拿来。”

一行宫人端着一条白绫快步走了进来,“皇上。”

段昊坤怒喝一声:“行刑。”

倪潇双手紧紧抓住段昊坤的胳膊恳求道:“皇上,能不能让我陪姐姐走完最后一程。”

段昊坤叹息一声,点了点头,厌恶的瞄了一眼倪焱后冷哼一声走了。倪潇擦拭下眼角的泪珠,用沙哑的声音吩咐道:“你们还不去执行?”

“是。”宫人拿着白绫系在冷宫的房梁上,将倪焱拖拽到白绫前,正要行刑,当即被倪潇拦了下来说道:“慢着,本宫还有话说。”

倪潇附在倪焱耳边呢喃细语道:“姐姐,被心爱男人背叛的感觉很好吧!你从小就一副高高在上目中无人的姿态,现在疼你的外祖家死光了,皇上从来没有爱过你,一直以来都是利用你罢了,你说你做人怎么这么失败呢?就连几天的活头都不给你。不过以后你的男人、你的地位,本宫都会帮你好好享用的。”

“是你!”倪焱骤然瞪大双目,一切都是阴谋,他们早就想踩着她上位,她恨自己听信庶妹的甜言蜜语,最终引狼入室,害得自己家破人亡。倪焱眼中只剩下撕心裂肺的痛苦,她猛然张大嘴朝着倪潇的耳朵咬去,用自己仅有的力量去报复她。

倪潇吃痛的大喊:“啊!快来人,将她拉走。”

宫人们手忙脚乱的将倪焱拉开,倪潇的耳朵上留下一个紫红带血的牙印,她摸了摸耳朵,掌心的鲜血让她瞬间撕开温柔的面目,她怒吼着:“将她处死,立即处死。”

宫人将倪焱套上白绫,用力的拉了上去。倪焱被勒住脖子,挣扎了几下就没了力气,鼻尖的空气越来越少,呼吸越来越困难,眼前仿佛出现母亲、外祖父一家的身影。对不起,母亲、外公,我不能帮你们报仇了,只希望来世还做你们的女儿,偿还你们的恩情。

“当我浴火重生,就是你们的死期。”倪焱用尽最后力气怒吼,双目渐渐闭上,气息全无,灵魂似是出窍般漂浮在虚空,看着自己吊在半空中的尸体混混沌沌,那些宫人竟然任她的尸体挂在房梁上就离开了,她忍不住嘲讽,世间果然是人走茶凉,那些人中大部分受过她的恩惠,到死却落井下石。

“哈哈!死了,你终于死了,再也没有人压在本宫心头作威作福。”倪潇狰狞的笑个不停,“本宫不会就这么放过你的。”

夜深人静,朵朵乌云遮住了皎月,冷宫中异常灰暗。远处一行人点着灯笼徐徐走来,为首的是一个身穿道袍的老者,他右手拿桃木剑,左手拿符纸,两边各站一童子,将黄色的符纸抛向空中,三人口中念念有词,在他们身后是几名宫人和一顶轿子。

大约一炷香的时间,他们走到冷宫门口,老道大喝一声,将桃木剑耍的虎虎生威,点香作法、念咒画符,完成这一切后,老道对着后面的轿子说道:“回禀娘娘,现在可以进去了。”

轿子的轿帘被打开,倪潇从里面了走出来,望着冷宫的大门吩咐道:“去吧!”

“是。”老道带着童子进入后四处念咒,宫人则将倪焱的尸体从白绫上取下,根据老道的指示,将她的尸体抬到一口枯井旁。老道将一葫芦水零零散散地洒在尸体上,默念了几句后对倪潇说道:“皇后娘娘,现在小人要封印死者的魂魄,请您退到屋内避免被死者的怨气波及到。”

“记得,要让她永世不得生还。”倪潇狠毒地诅咒,她就是要让倪焱死了都不得安宁。

老道拍着胸口保证,“皇后娘娘您放心,小的办事最稳妥。”

等所有人都退走后,老道摆上案台、点上香后作法。倪焱的魂魄在空中看着,随着老道的念咒,突然一股巨大的力量将她的身体禁锢原处,动弹不得。就在倪焱惊慌不已的时候,老道高举桃木剑朝着她所在的方向大喝一声:“收!”

不知何时,后方的两童子抬出一块原石,倪焱的灵魂顿时被吸入原石中,倪焱大叫大喊着却摆脱不了。只见老道将手中的桃木剑在原石的四周各自拍打了两下,最后在上面贴了张符纸,这才将桃木剑收回,跟倪潇复命:“皇后娘娘,魂魄已经封印在原石中,她将会在原石中受尽磨难。”

“很好,跟人去领赏吧!”倪潇满意的点了点头,让宫人将那原石拿回自己的朝凤宫,她要让倪焱的魂魄亲自看着自己如何享受属于她的一切。倪焱在原石中痛苦挣扎,无尽的怨恨冲破天际,朝凤宫外电闪雷鸣,轰鸣声不断……

无数个昼夜更换,时间也变成永恒。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