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闺中密事录(蔡白玉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闺中密事录

作者:蔡白玉

简介:曲云音,魏子霞,卫红英三个家庭出身、经历背景完全不相同的女人,因机缘巧合相识,并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魏子霞的养女瑶瑶的死,就象一个打开的潘多拉魔盒,把曲云音、魏子霞和卫红英的三个女人的陈年旧事层层揭开!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闺中密事录

《闺中密事录》第1章 天上掉下个大馅饼免费阅读

南都市东南城郊以前是工业区,这两年在工业区的四周拔地而起了很多住宅小区。

在工业区一个外表看上去不是很起眼的院落里,门口挂着一块有点年头了的“魏霞建材装饰工程公司”的牌子,进门两边是一字排开的两排平房。

公司老板魏子霞正在大声训斥几个分管项目的经理。

“刘经理,招几个人有那么难吗?都快一个月了,你招了几个人?怎么做事的?!”魏子霞拿着手里的几张招工表,指着人事部刘经理的鼻子大声就训斥,“再招不来人,你就不用干了!”

刘经理辩解:“魏总,今年人工又涨了,你也知道这些人,谁家给的钱多就给谁干,不涨钱就招不来人。”

“招不来人你怎么当人事经理……别跟我讲这些客观条件,涨钱就能招来人,不涨钱就招不来人了?那今年你涨一百,明年我涨两百,公司还要不要干了?!我要你这个人事经理干什么吃的?!”魏子霞指着院子里的一排员工宿舍,“咱们有免费的宿舍,这不用花钱的,你不会说?!。”

“这个人家不稀罕,反正也是住在工地上,来来回回跑还麻烦。”

“别跟我讲这些,赶紧去想办法招人,你们老家没人?招,不会的招过来教!办法是人想出来的,这么简单的活,又不是高科技,一教就会了,分到各个工地上让人带一阵子,人家学了手艺,不定心里怎么感谢你呢。”

“现在没有几个年轻人愿意干这种工作,他们吃这苦。”刘经理哭丧着脸,就是不松口。

“别找理由了,招不来人你滚蛋!”魏子霞恼羞成怒。

刘经理无可奈何地嘟哝着走出门去。

其他这几个部门的经理大气都不敢出了,魏子霞挨着个的训斥了一遍,鸡毛蒜皮的小事也不放过,把几个大男人训斥得面红耳赤。

会计方丽丽站在门口叫了一声:“魏总。”

魏子霞这才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喝斥几个经理滚蛋。

“方会计,工资怎么还没发,不是说十五号发吗?”分管水电项目的李明白从走廊上走过来,三个月前他才应聘来公司,刚过了试用期转正。这会儿刚从工地检查工程进度回来,没看到刚才魏子霞训人的场景,自顾自的问。

那几个走出门来的经理不约而同的瞄了他一眼,若无其事的走出门去。

刚才口沫飞溅的说了一通话,这会儿口干舌燥了,魏子霞看着走进门来的方丽丽和跟在方丽丽身后的李明白,“李经理有什么事?”

“还是工地上材料的事,客户要求看了材料才动工。”

“让他们看呗,咱又不弄虚作假,”魏子霞指了指靠窗户的沙发,“你先到那坐会儿,我跟方会计说一下财务上的事。”

“是不是发工资了?”李明白眼睛里闪着狼嗅到了肉香的亮光。

“就想着工资的事。”魏子霞笑,笑得一脸的随和亲切,“少不了你一分钱。”然后坐进高背的老板椅里,猛地喝了一口水,呛得她连连咳嗽了几声。

方丽丽忙从纸巾盒里抽了几张纸递给她。

魏子霞捂着嘴又咳了两下,才接过方丽丽手中的报表,略略扫了一眼,签了字递给方丽丽。

方丽丽刚要走。

魏子霞又说:“你打个电话给英总,问问他接上了曲老师和卫律师没有?”

“小梅呢。”方丽丽心里想着这又不是我的事。

“你让她打也行。”

“算了,我打吧。”方丽丽这才起身离开,经过李明白身边时,说了句,“李经理不用等着发工资吃饭吧?”

“怎么不着着工资吃饭?月光月光月月光,”李明白笑,“房租马上到期了,再过两天房东就催租了。”

魏子霞半嗔半玩笑地说,“让你来公司宿舍住,你又不来,住宿舍多方便,水电费省了,吃饭还有食堂,工人都是四个人一间,给你单独一间。”

“谢谢魏总,那边离我女朋友单位近一些,她上班方便。”

“那倒是,”魏子霞踩着高跟鞋走到李明白跟前,“你工作这么多年了没攒一点钱?”

“没有。”

魏子霞掰着手指头给李明白算帐,“你现在基本工资八千,以前五千,一年还攒不下两万块钱?我不信!”

“真没有,家里太穷了,去年才把家里以前供我读书借的学费还清。”李明白看着魏子霞,“我爸死得早,家里就靠我妈一个人养活我们兄弟俩,我弟还在读大学,学费都要我出。”

“我听你说过,你爸是怎么死的?”魏子霞忙问。

“自己不小心,喝酒喝死的。”

“喝酒喝死了,不会吧?”

“我也不相信,不过人家是这么说的,我们也不懂,我妈一个农村妇女,也没什么见识,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

“几年了?”

“我高考那年,有七年了,要不是我爸突然去世,也许我能考个好点的大学。”

“过去了的事就不要想了,现在你不挺好的吗?”魏子霞好象这个时候才想起问正事,“刚才你说客户要来看什么材料?”

“上次咱们给他报的物料单,他要一样一样选,刚才我去了仓库,很多东西都没有了。”

“你跟他说,咱们只有样品,没有样品的,你列个单子出来,一会英总回来了,让他去进货,马上就有。”

“还有前两个客户的灯没有,装好灯就可以收工了。”

“你一起把材料报过来,马上去买,”魏子霞笑着,“去吧去吧,赶紧去把材料单列出来,一会英总就回来了。”

李明白这才起身出了魏子霞的办公室。

魏子霞刚想松一口气,手机响了,她看了一眼手机号码,把手机翻过来扣在桌子上,走到窗前,脸上似笑非笑的,凝神呆滞地看着院子里出出进进的员工。

发工资,买物料,讨债的电话,一个接一个,一拔接一拔,一想到钱的事,她都要疯了……钱从哪里来?!她甩了甩头发,想把一头乱麻一样的思绪甩出脑海去,手机还在没完没了的响着。

她刚要去接,手机停了,办公桌上的坐机又响了起来,还是刚才的电话,一年前欠的货款……是该还了,可是拿什么还啊?!她心烦意乱地站起身来走出办公室,朝旁边的接待室走来。

“魏总。”方丽丽叫了她几声,魏子霞完全没有听见。

方丽丽跑上前来,大叫一声,“魏总。”

魏子霞吓了一跳,转过身来恼怒地说道,“干什么呀?!吓死人了。”

“我叫了好几声你也没回应,我听你办公室电话一直在响。”

“我办公室的电话响你操什么心!”一听到说电话的事,魏子霞就烦死了。

“哦,”方丽丽看了她一眼,“英总说已经接到曲老师和卫律师了,问是直接去饭店还是先来公司。”

“先来公司,”魏子霞皱了一下眉头,“他一天到晚就知道吃、吃、吃……吃得象个猪一样,什么事都不想!”

“好吧,那我给英总发信息过去。”方丽丽转过身来,忍不住撇了一下嘴,“没当老板的命,还有当老板的病!”

“小梅,”魏子霞从传达室路过的时候,看了一眼正在跟人语音聊天的小梅,喊道,“你干什么呢?!上班时间跟人在扯什么!”

小梅赶紧关了手机走出门来,结结巴巴地说,“没……没什么。”

“还没什么,明明就是在玩手机!过来把接待室整理一下,天天就知道玩手机,离了手机你就不活了。”魏子霞正好一肚子火没处发泄,气哄哄地说,“年纪轻轻,不努力学东西,尽想着玩,象你这么大的时候,我都带队伍揽工程了……这个月,罚两百!”

小梅撇了一下嘴,在心里嘟哝,“大清早的,吃枪药了,那么点工资,还罚、罚、罚,每个月左扣右罚,都不用发工资了!”

接待室里装修得富丽堂皇,整套高级的酸梨木茶几,茶几上摆放着精致的茶具和两个大果盘,一个果盘里里装着时令的水果,另一个装着糖果瓜子,旁边的装饰柜里整齐地排列着各种包装精美的茶叶。

门外响起高跟鞋敲打地面的声音,一轻一重,魏子霞不用想,声音重而有点急促的脚步声是曲云音的,那短小而谨慎的脚步声是卫红英的,跟在他们后面的英志高刚走到公司门口被李明白叫走了。

“曲老师,”魏子霞迎出门来,“辛苦了,这么大老远的让你过来。”

“魏总有什么吩咐打个电话就行,”曲云音笑着走上前来,“昨天你要是再晚一个小时打电话,我就飞云南去了。”

“去云南,出差?”

“不是,我们几个画画的朋友凑在一起,说出去写个生,正好我有半个月年假。”

“不会耽误了你的事吧?”

“不想去,没什么意思,还不如呆在家里画几天画。”

“也是啊,你已经画得很好了,”魏子霞把曲云音和卫红英让进屋来,“你要不是不去当记者,现在也是大画家了。”

“没办法,”曲云音叹了口气,神色有些暗然,“要不是我爸出了事,我就不用为生活操心。他一走,我得先想办法活着。”

“报社也挺好的,工作稳定,工资也高。”

“夕阳产业了,”曲云音笑了笑,“我现在就想着万一哪天单位混不下去了,找个什么法子才能养活自己。”

“你这么聪明,还能难倒你,当不成记者,就去当画家,去年我还给客户买了好几幅作品呢,以后我就介绍他们买你的。”

“好啊,那就先谢谢魏总了。”

“别魏总魏总的,我可把你当妹妹。”魏子霞笑着又指着卫红英,“你跟卫律师一样,我第一次见卫律师的时候,就觉得这个人挺好的,我们认识都有十年了。”

“能相处十年的朋友不容易。”曲云音朝卫红英看过来。

卫红英打了人长长的哈欠,“困死了,昨晚上没睡好。”

“困死了……昨天一午就跟你说了,今天一早去接你,不知道早点睡啊,去了还让曲老师等半天,不象话。”魏子霞语气里的随意可以看出她和卫红英之间的关系。

“整理资料。”卫红英说着又打了个长长相的哈欠,歪着身子坐进椅子里仰起头靠着眯上了眼睛。

“一会吃完饭再去睡,咱这有的是睡觉的地方,”魏子霞等曲云音入了座之后自己才坐下来,“一个上午都在等你们,脖子都等长了。”

“魏总太客气了,每次都让英总跑那么远去接我,我都不好意思了。”

“不要再说客套话了,我喜欢直来直去。”魏子霞笑着,“以后有空就过来,让英总去接你,别老呆在市里面,到我这来就当散散心,有吃的有住的,休息的时候就过来。”

“好,谢谢魏总。”

“上次你说去过西溪,下次有时间跟我回去玩去,现在西溪变很大样子了。”

曲云音咧了一下嘴角,“有时间再说吧。”

“去吧,你去的时候西溪还没有开发,现在交通也方便了,咱们开车回去,几个小时就到了。”魏子霞递了个苹果给曲云音,“这是他们上次从西溪给我带过来的,你尝尝,比市场上买的好吃多了。”

曲云音接过魏子霞手里的苹果,索然无味的样子。

魏子霞又拿了个苹果递给卫红英,“你也吃一个,我就知道你没吃早餐,这可不行,熬夜,不吃早餐,都对身体不好。”

“在车上吃过了。”卫红英接过苹果放在一边,“曲老师,魏总是女强人,这份家当全靠自己拼出来的,老厉害了。”

“没办法啊,从小我们家就穷,穷得连读书的学费都交不起,所以高中读了一年就出来打工了,跟着一帮男人做工程。”魏子霞用抹布仔细地擦着茶几上的灰尘,擦得锃光瓦亮,“那个苦,你们俩都没尝过……就差要饭了。刚才我还说小梅,一天到晚就知道玩手机,我们那时候,就知道干活,赚钱,赚钱,干活……跟个机器一样。”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曲云音透过玻璃窗朝外面的院子看去,“魏总,这院子是你租的还买的?”

“说是租的,其实也跟买的差不多,五十年,你想想,我这辈子再活五十年就八十了,是不是跟买的一样?”魏子霞笑着,有条不紊的仔仔细细地清洗茶具,“厂里还有很多设备,后来镇里面不准开工了,说是噪音,污染,没办法,现在只好从别人那里买材料,自己接工程来做。”

“这一片将来要做成科技产业园,工厂都要搬走的。”曲云音听说过南郊将来会建成高新科技产业园,现在这边地价飞涨。

“想让我们搬走就搬走?开什么玩笑,”魏子霞嘲笑,“走,我带你到厂房里看看去,上次你来没带你好好看看,今天带你参观观。”

“好啊。”曲云音紧跟着魏子霞起了身。

“卫律师,我带曲老师厂子里转转,你就好好睡一会吧。”

卫红英闭着眼睛嗯了一声。

曲云音跟着魏子霞走出接待室,从办公楼的阴影里走出来,朝对面的厂房走去,“这厂子当年我投资的时候,刚设备就花了三百多万。”推开尘封的厚厚的两扇大铁门,两条完整的保温材料生产线呈现在曲云音眼前。

曲云音除了好奇就是什么也不懂,“那你公司里现在主要做装修?”

“那总得给工作找点事做,不然大家跟了我这么多年,工作也不好找,我不能不管。”

“装修应该还是蛮好做的吧?”

“不行,现在哪一行都不好做。”

“为什么?现在房地产这么红火,这么多人买房子,装修很赚钱的吧?”曲云音并不清楚装修行业的内幕。

“前几年好做,这两年也不好做了,利太薄了,再说工人成本也高,刚才把还人事的刘经理训了一顿,一个月了,还没招到几个工人,气死我了,有活都接不了。”魏子霞指指空旷的院子,“我以前做材料的,一个项目不是几十上百万,现在做个家装,赚钱太难了,”魏子霞敲着跟前的机器,“你看看,都堆在这里成一堆废铁了。”

“那倒是,挺可惜的。”

“我们隔壁的那院子你看到了吗?”

曲云音脑海里晃过隔壁的大楼,“好象是在建个什么房子?”

“大酒店。”

“哦,那不错。”

“是啊,所以我也想把这些机器都卖了,然后把院子改造一下。”

“也建个酒店?”

“不是,我想建个商业中心,现在这边好多小区都起来了,没有一个象样的的商业中心,只要建起来了,就能把周围这一片的地方经济都带活了。”

曲云音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想着应该不错。”

“肯定不错,现在市政府在往这边发展,以后这边的人会越来越多,盖个商业综合中心,办公,购物,娱乐都在一块,”魏子霞往曲云音身边凑了凑,“上次你说有个朋友跟我们镇里面的关系很好。”

“哪个朋友?”曲云音早就把随口说的话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你不是说你朋友在我们镇里搞了个什么书画院吗?”

“哦,”曲云音恍然大悟,“你说贾老师啊,他跟你们镇长的关系不错,上次在这边的书画活动就是他组织的。”

“他跟你关系怎么样?”

曲云音想了想,“还行吧,贾老师老记者了,认识的人多。”

“你问问他,能不能给我帮个忙?”

“什么忙?”

“就是这地的事,以前是工业用地,得找镇里的领导转一下土地的使用性质,转为商业用地。”

“你自己去申请不就可以了,既然他们现在不让你们工厂生产,那总不能把这么大块地空下来吧?”

“曲老师,没有关系想办点事哪那么容易?”魏子霞苦笑。

曲云音想了想,“回头我帮你问问。”

“好,那就麻烦你了,”魏子霞轻轻地掸了一下曲云音身上的一点灰尘,“曲老师,如果你朋友要是帮我谈成了这块地的事,到时我送给他一套房子,一分钱都不要。”

曲云音愣了一下,将信将疑地看着魏子霞。

魏子霞一笑,“谁帮了我这个忙,我都会送他一套房子,要是你的朋友帮了我,他一套,你也一套,一分钱都不要送给你们。”魏子霞笑,笑得真诚而慷慨,“你那工作室不是租的吗?把工作室搬这里来,工作室里画画,我再到下边给你弄个地方做展卖,怎么样?我不会亏待你的,曲老师。”

一套房子?!这可真是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