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少帅,夫人无罪(没牙的兔子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少帅,夫人无罪

作者:没牙的兔子

简介:【现代言情+年代+女强男强+扮猪吃虎+虐渣】 夏煜宁的人生从来都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直到遇到了陆显。他步步紧逼,她退无可退。他变态的让她成为他的女人。这个别人口中做事狠辣的男人,其实也有着不为人知的一面。当所有真相被揭开,留下的只有悔恨。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少帅,夫人无罪

《少帅,夫人无罪》第1章 救人免费阅读

明国初年,冬。

这一年是最艰难的一年。

阿娘的病又犯了,看着她半靠着床头,粗重的喘息声,令人透不过气来。

我又想起了阿爹。

我没见过他,在我刚出生半年的时候,他就跟着一个军队走了。

留下一些钱,从那之后便失去了消息。

阿娘说,阿爹会回来。这是阿爹当初给她的承诺。她也一直坚信,阿爹会回来。

我们带着这个信念,熬过一个个艰难的日月。

战乱逐渐的波及到了我们这个远离城镇的村庄。打破了长久以来的平静。

天气开始转冷,后山的野草也早已经枯萎发黄。整座山一片萧条,让人看不到希望。

更令人看不到希望的是母亲的病又犯了,她撕心裂肺的咳嗽声,令人揪心。

阿娘的绣工很好,哪家娶媳妇需要绣一对枕套,或是一些喜服之类的,都会找阿娘。有时候我也会帮着做。

没活的时候,我们会去后山拾柴,堆放在家备冬。这几天温度太低,后山风大,阿娘着了凉。

我嘱咐阿娘在家休息,我从地窖里拿出一个南瓜,这是我自己在屋子前后自己种的。结了不少。放在地窖里留着过冬。

我把南瓜放在背篓里,去村东头找郎中来给阿娘看病。没有钱,很多人都像我这样,以物换物。

村子依山而建,住户分散。从我家到郎中家要走半个时辰。

为了节省时间,我走的是一条废弃的在半山腰的小路。如今路已被疯长的野草掩盖。

我想尽快的请到郎中,便抄了近道,入了密林。

这里之所以会被遗弃,听老人们村子里曾有个女人回娘家,就在密林里,不知被什么动物给吃了。只剩下零散的骨头。

从那之后,人们自动放弃了那里。重新绕山又走出了另一条路。

密林里到处都是野草枯树枝,我一边扒拉着,一边小心翼翼的往前走。

心里着急,也顾不得害怕,一心想尽快走出这里。

加之心急又有些对未知的恐惧,只故埋头往前急走,也顾不得身上被枯枝划出的口子疼痛。

直累的气喘吁吁浑身冒汗。

马上就要出了林子时,发现不远处有一团黑呼呼的东西,蜷缩在一起。

我停下急速的脚步,不敢继续。

我控制着有些慌乱的喘息声,发现那东西在颤抖,好似受了伤。

我压下心中的恐惧,向前又走了几步,地上的血迹让我确定。那东西受伤了。

看那身上的皮毛,好似是只熊。心头热血直涌。

平时很少见到熊,这里山高林密,熊一般不会出现在村子附近。就是村上的猎人进山,都难觅它们的踪迹。

如果真是头熊,这么大一头,定能卖上不少钱。我就可以带阿娘去城里的洋医院给她瞧病了。

我有些兴奋,站在原地半晌没敢动,确定那东西一动不动,对我没有威胁时,我弯腰从地上拿起一块锋利的石头,抓在手上。

越靠近心里越是不安,我发现那东西在发抖。可能是感觉到有人靠近,那蜷缩在一起的身子慢慢伸展开躺了下来。歪头看向我。

我吓了一跳,四目相对,那根本就不是熊,是个满脸血渍的男人。

身上穿着熊皮裘袄。

看不清他的样貌。

他虚弱的朝我笑了笑,嘴巴张了张,说了什么?我没听清。他太过虚弱了。

我扔掉手里的石头,在他身旁蹲下。

他头上有一道伤口还在往外流血,整张脸都被血染红了。裤子上到处都是血迹,脚上只有一只靴子。另一只不知去了哪里?看情况是从上面滚下来的。

也不知有没有伤到内脏。

“你受伤了。还能动吗?”我试探着问。

他虚弱的点头,身子紧紧地蜷缩在一起,瑟瑟发抖。

我放下背篓,环顾四周,发现有一处垮塌下来的山体处有一个避风处。

顾不得他身上的血,抓住他的胳膊,对他说:“你能起来么?咱们去那边,那里背风,会暖和一些。”

他点点头,得亏他没伤到骨头,否则以我弱小的身躯,哪里扶的动他。即便如此还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扶到避风处。

安置好面前的男人,看他还在渗血的额头。又看了看被枯枝刮破的衣衫。

毫不犹豫的从我破旧的衣服上撕下布条。绑在他的伤口处。

他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排雪白整齐的牙齿,声音虚弱无力吐出两个字,“谢谢。”

“不用谢,看你不像本地人,上山做什么?你不知道山里都很危险吗?”我边给他包扎伤口边问。

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却问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一愣,心想这人的脑子莫非摔坏了,很同情的看着他说:“你没事吧?脑子疼不疼?眼睛花不花?”

他咧嘴一笑,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道:“我没事,很好。脑子没问题。”

你没事就好,你要是脑子摔坏了,我们家可养不起你。我心说。

“嗯,没事就好。”

“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他又问。

他这般执着想要知道我的名字,想想告诉他也无妨,毕竟我救了他。

“夏煜宁。怎么称呼你?”我反问。

他的笑容更甚道:“之润杜。”

“好奇怪的姓氏,从未听过这个姓。名字也好奇怪。”我感叹。

“哈哈,人家都这么说。”疼痛牵扯他笑的嘴巴有些扭曲。

给他包扎完,我在他身边坐下。

“夏煜宁,好独特的名字。”

“你的名字也很独特。”我回他。

他不置可否,目光停留在我背篓里的南瓜上,问:“这么冷的天,你一个小姑娘背着南瓜进山做什么?多危险。”

我才想起去给阿娘抓药的事。

“我要用南瓜去给阿娘抓药,我们这里没钱就用东西换。以物易物。”

我把地上的一些干草枯叶,干树枝堵在石壁口,把他严严实实的围了起来。这样一来不仅挡风保暖,还能阻挡这山里的野物。

他一动不动任由我在那里忙活。很有兴致的看我忙来忙去。

弄完一切,我对他说:“你要时刻保持警惕,听你的声音不是本地人,不了解这山里的情况。最好自己不要乱走,那样会很危险。你在这里呆着,不要睡着了。我很快就会回来。”

一声“好”从里面传来。

我背起南瓜刚走出密林,迎面遇上一伙身穿军装手里拿着枪的士兵,朝着我的方向搜索过来。

——

作者有话说:

喜欢的亲,看了不要划走哦。加个书架吧。后续会有更精彩的故事呈现给你们。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