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病娇美人狂宠残王夫(纳兰公卿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病娇美人狂宠残王夫

作者:纳兰公卿

简介:乌鸦嘴王爷VS病态心机美人重生前徐希言是个病美人,被人陷害折磨致死,相国府被灭重生后,徐希言说最软的话,做最狠的事!手握猪队友系统,金手指技能全开,渣见渣躲,仇见仇避,奈何遇上某个乌鸦嘴男人浴池里,乌鸦嘴男人:这地方不会有人吧? 徐希言:不会!突然,池子里冒出好多人,场面一度尴尬。后来,众臣:王妃是祸害,应当休之!某人杀气腾腾:本王家事无关外人,乱言者必遭雷劈!当天晚上,众臣府邸惨叫连连!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病娇美人狂宠残王夫

《病娇美人狂宠残王夫》第1章 我们又见面了免费阅读

一阵刺痛忽的传来,徐希言拧眉睁眼,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见身上压了个莽汉,正哼哧哼哧的撕扯她的衣服。

心中一紧,她一巴掌狠狠甩过去,洪亮清脆的声音骤然响起。

莽汉愣了一下,顿时火冒三丈扯住她头发,“你他娘的敢打老子!活腻了!”

她心底怒意攀升,说出来的话却软绵绵的没有力道:“咳咳咳,你、你放开我!”

莽汉大笑一声,往掌心上吐了口唾沫,龇牙咧嘴,“放开?老子今儿就办了你!”说着伸手就猛地去扯她的衣裳。

徐希言急的额头都冒出了汗,脑子里却忽然响起一道奶呼呼的嗓音,“宿主,快用一喷即晕药!”

她一愣,还没反应过来,手里就多了一瓶从未见过的东西,目光一怔。

“快呀宿主!快按下喷头喷他!”小奶音急的不行。

徐希言此刻也顾不得其他,孤注一掷的按下喷头,乱喷一气。

莽汉一个不防,猛的吸入,不过瞬间,眼前便开始冒星星,下一刻,“砰”的一声栽倒在她身上,压得徐希言险些喘不过气来。

咬紧牙关将人踹下去,她扶着床沿挣扎着站起来,身子骨没有一点力气。

想起脑子里响起的声音,她蹙了蹙眉,“你是谁,为什么我只听得见你说话却看不见你?”

小灵识在她的识海里蹦蹦跳跳了一圈后,绵软甜酥的奶音笑嘻嘻道:“我是住在你识海里的灵识呀,因为你死的实在是太惨了,所以上天派我来保护你!你日后可以唤灵儿!”

“告诉你哟,你拥有我就可以为自己或他人洗刷冤屈,证明清白,每完成一次任务,根据任务的难度和冤情,就可以获得不同的感化值,感化值积累过后可以换成体力、厨艺、易容、医术、武功……等你想要的东西哦!”

奶呼呼的声音落下,徐希言的意识仅留在那句“你死的实在是太惨了”上,一遍遍在脑子里回荡。

她浑身僵住,看着地上颇为眼熟的莽汉,又看向自己柔软白皙的双手,血液凝固,她分明被宇文渊折磨的形如枯槁,最后还被恶狗咬死,怎么还会活生生的站在这儿?

心下咯噔一声,她踉踉跄跄的冲到妆奁前,看着铜镜中眉眼清秀可人,肌肤吹弹可破的少女,徐希言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她……她竟没死!还回到了十一岁那年!

眼眶不可抑制的发酸发涨,心口堵塞的难受至极,视线渐渐模糊,徐希言攥紧掌心,一切都还来得及,她不能哭!

吸溜了两下,她看着地上不省人事的莽汉,眸色忽然一冷,上一世她的好姐姐就是设下这样的圈套,带着一群人冲进屋里,将她“捉/奸在场”,以至于她清白的名声尽毁。

未婚夫宇文渊娶毫不计较的娶了自己,当时还天真以为是因为爱情,后来才发现,原来这一切都是他们两人合伙设计的,目的就是为了夺得相府的势力。

嫁给宇文渊后,她被囚禁在府邸,日日夜夜受尽折磨也就罢了,宇文渊这个丧尽天良的畜生还当着自己的面和徐希芸苟/且。

到后来相府被毁,自己的大哥二哥三哥全部惨死外面,爹娘也因自己死了……

徐希言捏紧了掌心,心底的恨意窜进五脏六腑,拔下头上的簪子,颤抖着手对准莽汉的后脖颈狠狠扎下去。

鲜血猛的喷出来,飞溅在她的虚白的脸上。

深深吸了口气,徐言希忍着内心的恶心和后怕将簪子猛的拔出来,手背麻木的擦掉脸上的血迹,一点一点站起身。

这一世,她再也不会手软。

抬眸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她将簪子反手收起来,过不了一会儿,徐希芸就会带着人过来,此地不宜久留。

从窗户翻出去,徐希言浑身酸软的厉害,她咬牙忍住胸腔里想要咳嗽的欲望,扶着墙根一步一步走出去。

等回到院子里,她已然气喘吁吁,苍白的面颊上浮着两坨有些异常的红晕,脚步有几分虚浮。

她忍不住咳嗽了几声,一抬眼就见丫鬟枝儿匆匆从屋里赶出来,看见她的一刹那,脸上闪过明显的惊慌。

“二小姐,您、您怎么回来了?”枝儿有些惊奇的问。

徐希言清澈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冷意,暗自吸了口气,“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枝儿眼神闪烁了一下,连忙摇头,“没、没事。”她赶忙上来扶住人,“二小姐,奴婢听闻西苑那边有些怪东西,您去看过没有?”

徐希言垂下眸子,掩住瞳孔中渗出的冷意,面色淡漠道:“未曾。”

枝儿迅速转动脑瓜,仔细瞧着她的面色,再一次引导,“二小姐,奴婢着实有些好奇,据说大小姐在宴会开始之前,去过许多次,您不觉得奇怪吗?”

走进屋里,她拂开枝儿的手,没有温度的眼眸越发阴冷,像冬日的坚冰,“你既然这么好奇,自己去就是,何必在这儿引我?”

被戳穿心思的枝儿面色一白,心中咯噔一声,“奴婢、奴婢没有。”

“没有?”徐希言不易察觉的勾唇,分明面色虚弱,目光却凌厉的让人不敢直视,“我要换件衣服,去里屋拿那件新裁的衣裳过来。”

原本十分紧张的枝儿听闻她话锋一转,心底不由松了口气,刚应下转身,水雾似的东西“呲”的一声落在眼前,她拧眉眨眼,身子瞬间瘫软,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垂眸看着倒在地上的丫鬟,徐希言深吸了口气,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人拖着塞进床底下,额头浮着层层细汗,面颊更加驼红。

还好因自己喜静,院子内院的人不多,只有两个丫鬟,月儿去给自己熬药了,而枝儿很明显早已经背叛了自己。

一盏茶后,徐言希一身鹅黄色的纱织长裙曳地,衬着那张螓首蛾眉越发清新脱俗,白皙的肌肤带着几分病态,唇角绯红。

刚坐下,就看见带头闯进来的徐希芸,她轻飘飘放下茶盏,一脸无辜,“出什么事了么姐姐?怎么这么着急忙慌的?”说着又歪了歪头,看向她后面的一群宾客,“还带了这么多人呢。”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