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绝世女食神:权臣相公宠上瘾(灵火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绝世女食神:权臣相公宠上瘾

作者:灵火

简介:姜妙出生在富贵的顺安伯府姜家,对于姜家而言,女儿仅是姜家用来换取利益的筹码而已。上一世,姜妙被安排嫁给无人愿嫁的铁面将军,不知情爱滋味,年纪轻轻就万箭穿心而死,至爱的亲人也全都惨死。重新回到十四岁,姜妙和命运抗征,靠美食赚取富贵荣华,决心保护好上一世护她而死的至亲。没想到锦衣卫指挥使荣瑄突如其来闯入她的世界里。 女主天生味觉异于常人,再复杂的美食都能品出所用的全部食材,是个厨艺高手。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绝世女食神:权臣相公宠上瘾

《绝世女食神:权臣相公宠上瘾》第1章 重回十四岁免费阅读

东明国边疆兰城,因奸细出卖,城池被北蛮人攻陷。

风沙肆虐,纤弱的貌美女子被吊于高大的城墙之上。

雪白的肌肤被绳子勒出道道血痕,疼痛难忍,却未发出任何痛苦的声音,可见其坚韧。

女子名叫姜妙,出生于顺安伯府姜家,从小备受府里苛待,食不能饱腹,衣不能御寒,长大后又被姜家当成棋子嫁出,为姜家获取最大利益。

她的相公是铁面将军冷不凡,这个名字令京城女子闻风丧胆、无人敢嫁,据说他杀人如杀鸡,所以圣上允诺,京城大户人家,愿嫁女给铁面将军者,赏银万两,且会为女方家族提供一个七品官职,所以她成了冷不凡的妻子。

姜妙嫁于冷不凡之后,跟随冷不凡在边关兰城生活,冷不凡出城援救邻城的时候,兰城被破,她被北蛮人活捉吊于城墙之上。

怕吗?当然怕,没有人不怕死,她还年轻,如果有来世,她绝对不要活成今生这般模样。

城外,东明国的将士们终于来了。

姜妙看向骑马行在最前面的银甲将军,虽然看不清脸,但她知道那是她相敬如宾的夫君——铁面将军冷不凡。

她看着冷不凡骑马越行越近,然后朝她举起弓,直接射出一箭。

姜妙以为忠心报国的冷不凡这一箭定然是射向她的心脏位置,没想到这一箭竟然射中了吊住她的绳子。

被誉为神箭手的冷不凡向来箭不落空,所以冷不凡这是想救她吗?此刻在冷不凡的心目中,她比家国更加重要吗?

从未打过败仗的铁面将军有了牵挂,该跌落神坛了吧?

姜妙像风筝一样坠落,下坠的过程中,被北蛮士兵射成了刺猬,她没发出痛楚的哀嚎,只是轻叹了一声,哎——还不如被冷不凡一箭射穿心脏更好些。

姜妙再次睁开眼,发现身上盖着薄薄的被子,屋子十分破败,一切都太熟悉了,这里是她出嫁前在姜府里的住处。

姜妙坐起身,听到陈旧的床发出吱吖一声,像是马上就要散架一样。

香桃走过来,小脸带着笑意,一如她记忆中的模样。

“小姐醒了,我这就去给小姐打洗脸水。”

姜妙问:“香桃,你几岁了?”

“小姐,你忘记了,香桃和你同岁,今年十四岁了。”

姜妙掐了自己一把,疼,真疼,莫不是老天爷怜她可怜,所以把她送回到了十四岁?

还没及笄,真好,一切都还来得及,既然上天给她重活一世的机会,她决定要努力逃脱姜家的牢笼,绝不再让自己重蹈前世的覆辙。

~

东明国京城,富贵如日中天的顺安伯府姜家这几年风头鼎盛,因为皇上如今最宠爱的姜贵妃正是顺安伯府的嫡出大女儿。

顺安伯府富贵非凡,占地面积极大,然而伯府的九姑娘姜妙却住在伯府最破旧的角落里,过着食不果腹,衣不御寒的日子。

顺安伯府人口众多,姜妙算是其中过得最凄惨的一个。

顺安伯姜方有两个弟弟,全都一起住在伯府里。

姜方妻妾成群,儿女众多,尤其女儿最多,所以完全想不起姜妙这个九姑娘。

姜妙的生母温氏虽是小妾,却貌美犹如三春之桃花,当年深得姜方的喜爱,可惜红颜多薄命,温氏生姜妙时难产而死。

但见新人笑,哪闻旧人哭,伯府后面又进了许多貌美的新人,所以温氏生的女儿早就被顺安侯姜方忘到了九霄云外。

但后院里掌家的姜大夫人却没忘记温氏,她曾经视温氏为眼中钉肉中刺,所以对待温氏的子女十分刻薄。

结果就是姜妙和同父同母的亲哥哥姜焕,日子过得异常艰辛。

姜方看重儿子们的学习,时常会过问姜焕的功课,所以姜焕比姜妙的待遇稍微好那么一点点。

姜妙却被姜大夫人安排到伯府最偏最破的院子里,给她发黄的米面和烂菜叶子,让她自生自灭。

姜大夫人只一味的折磨姜妙,不让吃饱也不让穿暖,但并没有想除掉姜妙。

貌美的庶女对于世家大族来说,向来是非常有用的,及笄之后可以通过联姻为姜家获取最大利益,成为物尽其用的棋子。

寒冬腊月,滴水成冰。

姜妙穿一身单薄的旧衣裳走过去打开屋门,一阵刺骨的寒风袭到身上,冻得她直打哆嗦。

但姜妙脸上却漾出好看的笑容,她十分庆幸,重生在十四岁这年,一切都还来得及,这一世她不会再任由姜家摆布,不会再惨死边关,

这一世她一定可以幸福长久地活着。

姜妙看向远处,雪花还在飘着,远处的房子上面积了一层厚厚的雪,地上也是白茫茫一片,真心冷。

屋檐下挂着一排整齐的冰锥子,冰锥子又细又长,下面尖尖的,晶莹透亮,十分好看,听说还有人给冰锥子起了很好听的名字叫冰琉璃。

但这东西虽然好看,却很危险。

相依为命的丫鬟香桃现在还昏迷着,起因正是这晶莹好看的冰锥子,香桃前日从屋檐下走过,被掉下来的冰锥子砸破了脑袋。

姜妙走出屋子,单薄的鞋子踩在雪上发出嚓嚓的声响。

她环顾院子,从院子角落里找出一根棍子,抖掉棍子上面的雪,站在安全距离,把屋檐上漂亮的冰锥子一个个敲下来。

发生了香桃那样的意外,所以姜妙现在特别注意,早上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找棍子把屋檐挂着的冰锥子先敲下来。

如果她也被冰锥子给砸晕过去,昏迷的香桃再加上无人问津的她,将双双到地府里报到,浪费老天爷让她重活一世的好心。

敲完冰锥子之后,姜妙回屋里拿出一包草药,迈着小碎步走进灶间。

单薄的鞋子上沾满了白雪,若是雪化成水,鞋子就会湿掉,所以她跺了跺脚,把鞋子上的雪跺掉,朝冻僵的手吹了一口热气,动手把药包打开,将药倒进黑陶罐里加水浸泡。

因为这药需得浸泡小半个时辰才能熬煮,所以姜妙另取一个黑陶罐,淘了一小把米加入水开始熬粥,自言自语抱怨了一句:“真冷,再冷下去都能冻死人了。”

眼下除了香桃的病是很急切的事,另外还得想办法弄两身厚衣服穿才行,不然她和香桃得冻死了。

灶间烟熏火燎,呛得姜妙咳嗽连连,她一边熬粥一边烤火,粥熬好之后,把药罐换到火上继续烧。

姜妙看向外面残破的院墙,上一世,她一直到出嫁都未曾出过这个破落的小院,但这一世,她不会再像前世那样任人宰割,这一世她要走出去,要想办法逃离姜家的掌控。

姜妙拿起木勺盛了半碗粥捧在手里暖手,走过去打开灶间角落里的一只小坛子,用筷子在里面捞了好大一会,才从里面夹了一筷子辣白菜出来,放进粥碗里。

她把坛子拿到光线好的门口朝坛子里打量,坛子里面的辣白菜已经见了底,看来得再买些大白菜和盐才行。

同母的哥哥姜焕已经好些日子没来了,姜妙有些担心,不知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哥哥是真的很爱护她,前世哥哥在她面前报喜不报忧,遇到困难从来不会在她面前提及。

她随冷不凡住在边关兰城,哥哥从京城出发跟随商队去兰城给她送东西,结果半路被劫匪所杀。

这一世,她一定要守护好哥哥,让哥哥平安富足。

姜妙回过神来,端起碗一边不停地跺着冻僵的小脚一边吃粥,喝下半碗粥之后,感觉身体暖和了很多。

过了一会,屋里的药味越来越浓,姜妙掀开陶罐的盖子,三碗水已经煮成了一碗。

熬到这种程度就可以了,她把火灭掉,用帕子包住陶罐的长柄,小心翼翼地把药倒进托盘上面的破碗之中。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