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我不做皇后(叶沉沉沉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我不做皇后

作者:叶沉沉沉

简介:一个是女扮男装的相府公子,一个是自生下来就被嫌弃的灾星皇子。国师怎么也想不明白,明明这两人天赐姻缘,可过了这许多年怎么还没有动静?莫不成是算错了命?最让人想不明白的是,明明预言说相府公子宁倾乐是贵人,可兜兜转转十几年,这人一身的风流韵事不说,还是个肚子里没几滴墨水的阿斗,无奈他开启了流云镜回到过去。这一次他惊恐的发现,皇甫晔不信命,宁倾乐更不信命。两个不信命的人撞到一起,结局是逆天改命。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我不做皇后

《我不做皇后》第1章 预言免费阅读

“人上之人,大贵之命。当年的预言是这样说的吧?”坐在上位的男子嘴角带着讥讽,暗沉沉的眼光直指跪在前方不远的人,说出来的话冷冰冰的,“这么说来的话,那这个预言岂不是断送在了朕的手上。”

跪在下方的人低着头,身躯有细微的抖动,听了这话连忙磕了个头,颤颤巍巍的:“陛下饶命。”

完全没有平素那副嚣张无礼的样子,甚至还怯懦不堪,新皇皱眉,这就是国师算出来的贵人?

整个国朝的人都知道,当年丞相老来得子,国师预言为大贵大吉,虽然完整的预言并不知道,但光是这四个字就足以奠定这孩子未来的基础,毕竟国师的预言从未有错,果不其然,把预言的结果呈上去之后,不仅是大量的金银珠宝赏赐下来,这孩子还被皇后收为养子养在身边。

正因为顺风顺水,所以长到现在,除了长了一张能看的脸,靠着丞相府的功绩和先皇的圣眷混到了和他爹一样的位置,性格和人品都是极差,自大狂妄还是个几个字不识的草包。

“刚刚推人进池子里不是还很嚣张吗?”新登基的陛下一向雷霆手段,问完这句话就要开口给人定罪,谁知道还没等说出话,从外殿火急火燎赶来一个人。

是新上任的国师。

“求陛下饶了宁大人一条性命。”国师进来后立刻扑通一下跪下,额头上全是汗,“虽是推了千贵妃一下,但千贵妃只是受惊了一会儿,换了衣服喝了汤药现在好多了,这不是大错,稍微惩戒就好了。”

好一会儿都没有话语声传来。

国师心里知道不妙,重重地磕了一个头:“恳请陛下高抬贵手,宁家就这么一个儿子,陛下就看在宁家的面子上和臣的面子上,饶了宁大人一命吧。”

这话说得恳切也没有错处,新皇沉了眸子,仍旧是不说话。

国师心里叫苦,半响之后从袖子里拿出一个嵌有宝石的盒子,这次开口的声音还是抖,但是更多的是肉疼,肉疼到甚至眼睛都不想离开那盒子一步:“这是国师殿一直传下来的流云镜,关于它的传说陛下也知道,这镜也是国师殿的代表,现在臣交予陛下,只求陛下放过宁大人。”

话已经说到这地步了,新皇再不松口反倒显得咄咄逼人,于是没多久国师终于听到了自己想听到的那句话:“二十板子,退下吧。”

立刻就有人领了命把人拖拉出去,国师也赶忙起身跟着行刑的侍卫,只是在被拖拉起来的时候,宁倾乐抬起头瞥了一眼国师,那一眼冷飕飕的,直把国师看得心里发凉。

是多管闲事的眼神。

等人都走了,侍奉左右的亲卫把放在地上的盒子拿起来端端正正的放到桌上,皇甫晔拿起来看了一眼盒子,随即开了锁,珠光宝气的盒子里只是一块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镜子,唯一的特殊之处只有镜框上繁复的符文。

皇甫晔的心神在触及到符文时晃了一下,指尖不小心在镜沿的尖锐处扎出了血,等刺痛传来他这才回过神,伤口很小,没多久血就止住了,所以亲卫也没有发现。

“陛下,国师这是花了大心血去救宁大人,这下子国师殿的人都要听命于陛下了。”

皇甫晔把盒子关上:“这任国师看着愚笨,倒是比上一任的聪明多了,知道国师殿存在不了多久了,所以把这东西送来,不仅仅是为了救宁倾乐一命,而且顺便把国师殿也救了。”

亲卫知道自家主子不喜欢国师殿,毕竟算出来宁倾乐是个贵人,却算出来他是个灾星,两个人的命运完全被这个预言搅碎了。

现在看来,反而是算反了两个人的命。

皇甫晔自然要肃清这些年害他的人,国师殿首当其冲。

等处理完事情,皇甫晔就去了茗千殿,进去的时候容纤还在躺着,不知道为什么,往常礼仪周全,如今醒了却没有起身行礼,只是睁着眼睛看着头顶的床幔,就连最宠信的宫女出声劝诫她也没听进去。

“陛下,太医说娘娘是被吓到了,静养几天就会好。”大宫女行了礼,很自觉就隔开了距离站在一边。

皇甫晔点了点头,在床边坐下,在别人眼里看起来倒是做足了安抚的姿态。

又在做戏。

容纤终于动了,自己扶着床不是很轻松的支起了半边身子,很难以想象,传说中的祸国妖妃居然是这么一个长相普通资质也普通的人,更不论家世门第,父亲只是个四品官,母亲也只是生在普通世家的小姐。

完全看不出来这居然是新皇唯一的妃子。

哦,为了这么一个妃子,就刚刚的落水事件,就杀了二十几个侍奉的人,现在整个宫殿除了她最宠信的宫女,谁也不敢开口多说一句话,再追溯到之前,为了她喜欢的一盆花,花了不少人力物力从遥远的海岛运回来,死伤了无数人马,还有把她那个不成器的父亲升到一品,母亲也封了诰命。

看起来对她也是有情有义,登基之后立刻封了贵妃,没有封皇后的原因是觉得后宫事务繁忙,怕她的身子吃不消。

“听说陛下没有处死宁大人,打了二十大板就把事情揭过了。”容纤打破了一室的宁静,话里有话的样子,“宁大人是个好人,只是好得让人生怨。”

听起来是反讽,可是又不像是反讽,反倒是真挚得好像宁倾乐真的是个好人一样。

皇甫晔颔首:“国师为他求情,如果以后他还有错处,自然会被抓住。”

“宁大人是个有趣的人,臣妾觉得他和陛下挺像的。”容纤像是在自说自话,也完全没有要停住的意思,“当年侍读的时候,如果不是宁大人,臣妾也成不了陛下的伴读,也不会有今天的地位。”

论抽签的结果,原本皇甫晔的伴读应该是宁倾乐的,只是宁倾乐嚣张得很,说是只侍读六皇子,但失去了侍读六皇子的机会以后,立即将目标对准了三皇子,找人打了一顿已经是三皇子侍读的容纤之后,冲皇上皇后拍了马屁,转身就去了三皇子那里。

皇甫晔一点也不想回忆当初的事情,很多事情甚至在他脑海里都已经淡忘了,他没有讨论的欲望,坐在这里听了这么些话已经花费了他的全部耐心,于是他起身没有其他言语,转身就要走,宫女赶紧矮身行礼。

容纤的忍耐随着皇甫晔的离开也崩开了裂缝,她完全没有顾及还在宫殿的人,对着皇甫晔的背影去喊,很是歇斯底里的样子:“就算是装,就算是装,你能不能装得认真一点,真实一点,就是我用那五年的光阴求你,求你对我多一分感情行吗?”

“娘娘……”见容纤就要从床榻上掉下来,宫女赶紧去扶她。

距离不远,皇甫晔完全听到了她的话,可是他完全没有停下脚步,容纤拨开宫女的手,踉踉跄跄就冲出床榻,一直冲到殿外的门:“是我自己跳进池子里的,我只是想看看我在你心里的位置,皇甫晔!你没有心的吗?”

“皇甫晔……皇甫晔……”

等到再也看不到皇甫晔的身影,容纤终于支撑不住跪坐在地上,她突然想起来那一年的冬天,雪花飘得好看,那个人伸出手去接住雪花,露出的面容比雪花还要好看。

他说:“贪图不该贪图的温暖,可是要融化的。”

容纤没有哭,她为皇甫晔哭了太多次了,此刻有另一种感情已经压住了悲伤的心情,随即身后有脚步声响起。

“确认过了,国师给的药都加进去了是吗?”容纤问。

“是,刚刚检查了香炉,还有少数没有燃烧,应该不碍事。”

“那就好。”

两日前国师和她做了交易,说是只要她照他的意愿去做,一切都会置换成原来的样子。

重返过去,这个条件实在是太让人心动了,她一点也不想再忍受这样的日子了,哪怕机会再低微,又或是行事败露死了,她也一点都不会可惜。

好在皇甫晔没有发现。

如果皇甫晔发现了她要害他,别说是五年的情分,就算是至亲之人,他也能眼都不眨就处死。

——

作者有话说:

新人开坑,多多指教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