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凤起山河碎(凤翥无尽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凤起山河碎

作者:凤翥无尽

简介:隆山有个村,有男主人姓凤名招,其妻连生七女,未完成传宗大任,为凤招所不容,终日打骂之。至七女小七九岁时,先遇姐姐小六被出卖被逼自尽殒命,再亲见娘亲遭嗜赌成性的凤招活活打死,后凤招为还赌债,欲将其送去补小六位置,迫使小七逃离家中,从此开启为奴婢,入书院,从军立功,成叛军,推翻旧朝成新君的一生。有道是:巾帼英才扭乾坤, 一代女皇绝古今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凤起山河碎

《凤起山河碎》第1章 凤家七女免费阅读

“哇啊啊啊啊啊啊!”

婴孩洪亮的啼哭声响彻整个屋舍,昭示着一个新生命的诞生。“儿子,我的儿子!”男主人跑进屋,忙不迭抱了孩子掀开襁褓。“怎么又是个丫头片子!”

“嘘,小点声!”帮忙接生的阿婆是个心地善良的,心疼这家媳妇刚生产完,受不得刺激。“你媳妇折腾了三天三夜,半条命都快没了,这会子需要休息。”

“休息个屁!”不说还好,一说男主人气焰更高。“儿子都生不出,还有脸休息。”越想越气,将孩子随手丢给阿婆,拽了还昏昏沉沉的产妇就往外拖。“睡睡睡,还不给老子起来下地去。”

“你这是做什么?”阿婆拼了命想拦着男主人。“丫头片子也是你的种,你媳妇刚给你留了种,还虚弱,你就要她下地,还是不是人?”

“一个丫头片子赔钱货,算什么种?”男主人不理阿婆,依旧将产妇往外拖。

“爹!”几个女孩陆陆续续进屋,是为这家的前六个女儿,齐刷刷跪在男主人面前。“娘刚生了妹妹,身子还虚弱,您不要这么对她。”

男主人看着面前跪了一地的女儿,心里越发的气,扬手就给近前的几个大的一人一巴掌,打的几个女孩眼泪汪汪却不敢真的哭出来。“几个赔钱货!”

“凤招!”阿婆呵斥男主人凤招。“有你这么做爹的吗?”

“我怎么做爹要你这老东西来管?”凤招在气头上,连往日对老人的那点尊重之心都去了,甚至将火气胡乱迁怒,扯着嗓子就骂:“我七个孩子都是你接生的,结果全是丫头片子,你就是个瘟神,接不出儿子的瘟神。”

“你你……”阿婆指着凤招,气的手都在抖。“好好好,我老太婆看你家没有婆母可怜,次次尽心尽力替你媳妇接生,现在倒是怪起我来了,我不管了,我不管了!”阿婆说着将初生的孩子放到床上,自个儿拂袖去了。

“哇啊啊啊啊啊!”刚出生的孩子又开始哭,这时候的产妇才有了点清明,拖着无力的身子将孩子搂进怀里。“孩子,我的孩子。”

“娘!”最大的女儿已经十五岁,见娘亲吃力的抱着妹妹,忙半爬着过去帮忙。“你别动,我来抱妹妹!”

然产妇却是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模样,只顾将孩子搂在怀里。“我的孩子!”

“娘!”其他女儿全涌过来,将产妇与孩子围起来,哭作一团。

凤招越看越气,一脚踹在小女儿腿上。“哭什么哭,哭丧啊,老子还没死呢!”

“爹!”小女儿才不过五岁,刚懂些事,被凤招踹了又遭这一顿训斥,不免害怕的往几个姐姐身边缩。

“还哭!”凤招扬起手,眼见又要落到可怜的女孩身上,但见她们个个害怕的缩成一团,心里终于生出一丝不忍,狠狠放下手,怒气冲冲出了门。

九年过去,凤家五女已长成出嫁,六女也已十四岁,再过两年便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然男主人凤招却是毫不上心,整日喝酒赌博,整个家全靠妻子凤张氏操持。

“娘!”时值午时,凤张氏正在忙活做饭,凤小六突然领着七妹凤小七跑进屋。

“慢点跑!”凤张氏细声责备着凤小六。“蹦蹦跳跳的没个女孩样,当心嫁不出去。”

凤小六噘嘴。“娘就知道说我,怎就不说小妹?她也是女儿啊!”

凤张氏点点凤小六鼻子。“那能一样嘛,她才九岁,你都十四岁了,再过两年得许人家了。”

凤小七也跟着起哄。“就是就是,我还小呢!”

“多嘴!”凤小六在凤小七头上轻轻拍了下。

“好了!”凤张氏在围裙上擦擦手,将一块抹布交给凤小六。“赶紧去把桌子收拾了,准备吃饭。”

“哦!”凤小六答应一声,接了抹布去擦桌子,等擦好桌子来帮凤张氏端碗。“爹还没回来?”

说到凤招,凤张氏就忍不住叹气。“唉!”

凤小六咕哝道:“又去赌了!”

凤张氏叹着摸摸凤小七脑袋。“你爹还在怪我没能给他生个儿子。”

当年凤张氏生凤小七时的场景还历历在目,想到凤招的无情,凤小六就忍不住在心里多分怨愤。“生不出弟弟又不是娘一个人的错。”

凤张氏垂下眼,掩去其中哀伤,摸摸凤小六的头。“好了,带小七去洗洗手,准备吃饭吧!”

“好!”凤小六乖巧,凤小七也懂事,两姐妹乖乖去洗好手来,娘几个就开始吃饭,一盘萝卜干子加一盘青菜就着一锅糙米饭。等吃完了饭,凤张氏收拾,凤小六又要带着凤小七出门,被凤张氏叫住。“你们去哪?”

凤小六道:“今日刘大伯家放水塘,保不齐会有小鱼苗漏出来,我跟小七去碰碰。”

凤张氏忙拦着不让她们去。“可不能去,那又是水又是泥的,你个女孩子家家的去裹一身像什么样子?”

“娘啊!”凤小六扭着身子道:“我们又不下水,只跟小七在出水口守一下,不会裹一身泥的,你就放心吧!”

凤小六这一说,凤张氏心下放了两分。“那你可要记得啊,都是大姑娘了,不能跟些男人一起厮混。”

“知道了娘!”凤小六说完去拿了筐,领着凤小七就要出门,然到门口时,却遭一个约莫五十几岁的男人领着两个家丁模样的男人堵了。

“娘!”两个女孩下意识向后退,一左一右躲到凤张氏身边。

男人将娘三个一番打量,最后落在凤张氏身上身上。“你就是凤招的老婆凤张氏?”

凤张氏心里害怕,但做母亲的本能将两个女儿藏到自己身后。“小……小妇人正是,几位是?”

男人不答凤张氏,目光再次落到她身后的凤小六身上。“那你就是凤小六了?”

“娘!”被点了名的凤小六更是害怕的往凤张氏身后缩了缩。

男人了然,招手示意两个家丁。“带走!”

“你们做什么?”凤张氏拦着两个家丁不肯让他们接近凤小六。“不要碰我的女儿。”

“你的女儿?”男人挥手示意两名家丁让开。“她已经被凤招抵给我家老爷做妾,听话的乖乖跟我们走。”

“什么?”凤张氏下意识搂住凤小七。“我女儿才不过十四岁,根本不到谈婚论嫁的年纪,你家老爷是哪个?不能不讲道理!”

男人道:“我家老爷就是镇上钱老爷,肯纳你女儿为妾是她的福气,别不识好歹。”

“钱老爷钱老爷!”凤张氏努力在脑中思考镇上有哪个钱老爷,想来想去只有镇北一户姓钱。“是镇北员外爷钱老爷。”

“呵!”男人笑道:“既然知道就赶快让你女儿跟我们走,我们老爷钱多势大亏待不了你女儿。”

凤张氏却将凤小六搂的更紧。“可他都已经六十多岁了,怎能配我女儿?”

“敬酒不吃吃罚酒!”男人沉了脸,示意两个家丁。“带走!”

“娘救我!”两个家丁生的粗壮,硬抢她们娘三个哪是对手,很快凤小六就被拖走。凤张氏想上前救女儿,被男人一脚踢了肚子,蜷在地上好半天没起得来。

“小六!”

“六姐姐!”

任凤张氏与凤小七如何哭喊,凤小六终究是被带走了,而这整个过程中,凤招根本未曾露面过,只等到了黄昏,才带着一身酒气进了家门。“人呢?死婆娘死哪里去了?”

“你还知道回来?”凤张氏哭着骂凤招。“你这个畜生,赌就算了,竟然连女儿都卖?”

凤招看凤张氏就来气,听了她一阵哭骂,更是气中带怒,上前一脚踢在凤张氏身上。“臭娘们,反了天了,敢骂老子?”

凤张氏被踢倒在地,就在地上指着凤招骂:“我就骂,你就是个畜生,小六才十四岁,你竟然将她卖给一个老头子,你这遭了雷劈的。”

“我让你骂,我让你骂!”凤招打骂凤张氏惯了,当即就是一顿拳脚加身。“一个丫头片子,赔钱货,老子养了她这么多年,拿她换点钱怎么了?害老子没有儿子断了香火,还敢跟老子呛骂老子,老子打死你你这不下蛋的母鸡。”

“爹!”凤小七抱住凤招的脚。“娘快被你打死了,求求你不要再打娘了。”

“滚开,赔钱货!”凤招看凤小七更来气,一脚将她踢开,但见地上的凤张氏已被打的一动不动,怕真把她打死了,忍着怒气住了手,打着酒嗝去了床上。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