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离歌纪(天涯云水间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离歌纪

作者:天涯云水间

简介:当今天下,夜国、厉国和琼玉城三足鼎立。夜国财首楚天雄身涉庙堂之争,被律镜司灭门,天雄独子楚离孤身逃脱,历经艰险,拜入云霄洞门下修武。楚离在爱人叶歌和红颜知己慕容果果的帮助下,不断有神奇机遇,化险为夷,一步步走向武修巅峰,成为“十界封神”的天下第一人,而他真正的身世也随着庙堂诡谲、门派争斗和家国情仇中一点点撩开神秘面纱。风雨飘摇下,夜国何去何从,“离歌”组合又如何远离纷争……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离歌纪

《离歌纪》第一章 突遭大难免费阅读

华灯初上。

不易城里。

屋外小雨沥沥,屋内觥筹交错。

楚天雄看着满座宾朋,轻捋长须,对着爱妻笑道:“紫柔,今日大家都来给我贺寿,我这心里,是分外高兴啊,哈哈哈……”

袁紫柔眉眼传情,轻笑道:“天雄,瞧把你高兴的,如此小儿作态,不怕同道们笑话。”

还没等楚天雄接话,旁边站起一人,大声说道:“嫂夫人说笑了。咱们夜国上下,谁不知道楚大哥是出了名的轻财好义,大名鼎鼎的夜国财首可不是浪得虚名啊!”在座众人均点头应和。

又一人站起身来,摸着肚皮叫道:“咱不管别人,就说楚大哥为人,既有钱,却从来没有瞧不起咱们这帮江湖朋友。在座的,哪一位没有受过楚大哥的恩赐。就冲这一点,我金虎就愿意为楚大哥出生入死。”

“是啊,是啊”,“不错,不错”……

楚天雄摆摆手,道:“唉,楚某虽走的是商道,但出身江湖,当年走南闯北,没少得到弟兄们的照应,说到底,楚某和在座的各位那都是生死之交!今日,承蒙各位不弃,来到舍下为我祝寿,天雄惭愧啊!我楚天雄在此发誓,只要我在一日,就绝不和弟兄们生分!来啊,今朝有酒今朝醉,哪怕明天陆地沉!”

“好……”,“干杯,不醉不休。”

“只怕你没有明天了!”

“谁?”

“律镜司,夜霜!”

“哦,原来是夜司首,失敬,失敬!”楚天雄脸色一变,沉声道:“律镜司为我夜国监事朝堂百官,我楚家走的是商道,与律镜司从无瓜葛,不知夜司首今日大驾来此,有何贵干?”

夜霜左手交右手剔着指甲,闻听此言,冷眉一挑,内心忖道:“老东西如此镇定,莫非东西不在这里?”但他仍然冷冷地说道:“楚家虽然走的是商道,但与朝堂并非毫无关联,律镜司既然监事朝堂,那此来也并非是无事叨扰!”

夜霜说着,走到楚天雄跟前,从怀里掏出一个羊脂玉酒杯,拿起桌上的酒壶,斟满,继续说道:“谁不知道你楚财首和端王的关系,据我律镜司所查,单单大夜七年至十一年,短短五年时间,你就给端王送去二百万两白银,可上月,夜后要修敬天神庙,找你捐献区区五十万两,你竟然说什么‘竭经国之费,破生人之产,劳役不止,杼柚其空,闰位偏方,不堪其弊’。哼,前有暗地纾财,结交皇子,后有明目张胆,诋毁夜后。种种行径,还敢说与朝堂毫无关联么?”说罢,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楚天雄知道今日恐怕无法善了,遂扬声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与端王,实是君子之交,何况端王戍守边疆,掌控雄兵,我若有纾财之举,不是帮他,却是害他;至于固辞修庙献金之事,倒是真的。不为别的,当年陛下乾纲独断之时,下过明诏:我大夜以武立国,凡征战十年,方雄视天下,自此日起,不事神魔。陛下闭关才数年,难道夜司首这么快就已经忘记圣诫了吗?”

夜霜冷笑道:“今日除非你交出端王让你保管的东西,否则,恐怕在场的所有人,都要陪你去了。”

楚天雄轻蔑一笑,道:“我不知道你要找什么东西,总之,这里没有。”

“早知道你会这样说。”夜霜转回头,冲着屋子里的人说道:“奉夜后旨意,屠灭楚天雄一家,其他闲杂人等,束手就擒,免于一死,发送戍边。否则,格杀勿论!”

“快看啊,好像是楚家着火了,快救火啊……”

楚离不知道自己怎么跑出来的,他的脸上、头身上都是血,有自己的血,也有父母身上流出来的血。他噙着泪一路狂奔,手里攥着母亲临死前塞给他的“麒麟匕”,想着母亲说的最后一句话:“去云霄洞,找封太虚。”

云霄洞在哪?封太虚是谁?楚离都不知道。

律镜司为什么要杀他父母?楚离也不知道。

他现在唯一知道的是,城门正在徐徐关闭,再不出去,他永远就没有机会了。

楚离顾不得身上的伤,发疯似的奔向城门。在城门即将关闭的刹那,他手握“麒麟匕”左右乱划一番,守卫手里的刀剑纷纷断裂,不敢阻拦,只能放任他奔了出去。

楚离用尽浑身力气,逃出了十余里。雨停了,黑暗中远处的青山仿佛一头巨大的野兽,张开嘴巴要吞噬万物。

楚离停了下来,回头望向生活了十六年的不易城,黑漆漆的城墙包裹着点点光亮,渐渐模糊在他的眼中。

他拭了拭眼泪,坚定地转过身去,继续走进巍巍大青山。

夜京。

万年殿。

殿前的碧琉璃瑞烟笼罩。夜后从御座上起身,轻踱着步子,对着跪在下首的两个人挥手说道:“都起来吧。”

“是。”二人站起身来。其中一人正是夜后之子——诚王夜白,另一人则是禁军神武卫卫首狼乂。

“夜霜传来消息,东西没找到,楚家已经灭了。”

“不易城太守也已经传报,听说楚家逃走了一个孩子。”夜白微微顿首道:“孩儿已经传令,务必找到那个孩子,斩草不除根,必成后患。”

夜后轻笑道:“一个孩子而已,乳臭未干,成不了气候。你们看着办就是了。倒是我想要的东西,不知道何时能找到。”

夜白也笑道:“母后放心,即便我们找不到,也不会让端王找了去。”

“说到底,他也叫我母后,不知为何却与我如此生分。”

夜白恨恨地道:“夜辰那小子不过是教坊司养下的贱种,当年若不是母后心慈护佑,他早就和他那个贱人母亲一同被父皇赐死了。”

“好了,不说他了。你和狼乂一定要布置周详,找得到也就罢了,找不到就派人盯着夜辰。”夜后走到大殿门口,对着晨曦,轻叹道:“试剑山论武之期不远,这一次,不知道选出来的都是些什么人!”

楚离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晕倒的,只记得身体又冷又饿,又怕律镜司追上来,只得凭意志拖着伤体进入青山之中。又走了十余里,找到一个山洞躲避,终于坚持不住倒了下去。

恍惚之中,楚离感觉自己的身体飘了起来,仿佛有什么东西托着似的,慢慢地向山洞深处滑去。原来这山洞如此幽深。

也不知过了多久,滑了多远,楚离感觉身体停了下来,他睁开眼,竟然有力气站了起来。只见离自己十步远的地方,长有一棵半人高的小树,树枝好像玉石一般,通体泛着绿光。树的顶端,有一枚黑色果子,约有鸟蛋大小。

楚离正在对着小树出神,忽听得一阵“咕噜咕噜”的声音,他吃了一惊,四下寻找,却看不到其它东西。这时,又是一阵“咕噜咕噜”的声音,他哑然一笑,抚着肚子,自言自语道:“原来是你在叫!”

楚离走近小树,靠近黑果闻了闻,一股淡淡的香气沁入心脾。他吞了吞口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手握住黑果,刚要摘,忽又停下。“这黑果如此奇异,莫不是剧毒之物?”心里想着,可手却又不听使唤,好似黑果有什么魔力一般,瞬间就到了他的手上,“管他呢,总比饿死好!”一张嘴,把黑果扔进嘴里,还没等咬,黑果竟然自己往肚子里钻去。

楚离大惊,赶忙弯下腰来,双手用力拍打腹部,希望可以将黑果击打出来。连拍数十下,肚子打的生疼,却不见果子出来。楚离绝望了,心头涌起千般头绪、万点委屈:“楚家被灭,父母被杀,血海深仇还未得报,难道今日要葬身于此吗?”他闭上眼,爬到壁边盘坐,一边等着黑果发挥“毒力”,一边胡乱瞎想。

约摸半盏茶时间,不见丝毫动静,楚离心头大喜,慢慢站起身来,走了几步,还是没事,他这才放下心来。再看那小树,绿莹莹的枝杈竟然慢慢地在萎缩,好像融化一般,眨眼功夫消失不见,地上毫无痕迹,就好像从来没有长出过东西。

就在小树消失的刹那,楚离感觉一股暖流从丹田升起,继而缓缓流向身体所有经脉。这热流不多时竟然越来越烫,烧的他浑身毛孔都好像要喷火一般。楚离脸色一会变红,一会变紫,一会又变青,渐渐地感觉身体正在一点点膨胀,又仿佛有千百只虫子在叮咬,说不出的难受。

突然,这种感觉瞬间消散,楚离觉得自己的身体爆裂开来,他再也控制不住,撒开腿往洞外奔去,不知道奔了多久,全身好像失去了生气,“扑通”倒在地上,头一歪,晕了过去。

——

作者有话说:

这是《离歌纪》的第一章。我想用最短的时间把主要人物交代出来,不让读者有太多的等待。这只是男主的初登场,我会在后面的情节中慢慢刻画男主的性格,但有心的读者也应该可以揣度出来一二。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