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开局入狱二年,出狱开始无敌(靖天空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开局入狱二年,出狱开始无敌

作者:靖天空

简介:(又名,玄幻:开局读神话,我无敌了)剑霄穿越成了被囚狱中的太子。幸亏他觉醒系统,读书就能获得各种神功妙法,他在狱中读了两年书,别人叫他:“无能太子爷,痴呆读书郎。”他读过太乙金华宗旨,获得纯阳剑意;读过三字经,获得神通浩然诛神气;万里云,袖里道庭,十八地狱……仙神大帝震惊道:“为何你有这么多恐怖神功?”剑霄低叹道:“我除了天赋一无所有。”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开局入狱二年,出狱开始无敌

《开局入狱二年,出狱开始无敌》第1章 黑水炼狱免费阅读

景国,王城。

秋意渐凉,无边萧瑟。

密密水帘从天穿行而下,笼罩了整座黑水炼狱。

黑水炼狱,关押罪大恶极囚犯的重狱,自建成以来从未有人能从中走出的死亡之地。

地下深处,黑水炼狱的最底层,一条黑水如同狰狞的黑蛇缠绕着凸出的黑钢岩,煞气化成雾气漂浮在水面上,至阴至煞,飞鸟难渡,生人止步。

岩上站着一白衣男子,抬首望天,雨滴从上空的圆形窟窿落下,滴落脸上,却无一丝狼狈之色,仿似坐于庭前院落观雨赏景的浊世佳公子,风资绝代。

“两年了,被困在此地两年了。”剑霄喃喃自语,清隽的脸庞隐含着一股锋芒。

他本是蓝星人,原名叫做杜哲,一觉醒来莫名其妙就穿越了,成了14岁的景国太子剑霄,一个刚刚因玷污母妃、祸乱后宫大罪被关押入狱的太子。

可以说是最悲催的穿越者了。

“灵气值:73000”

剑霄面前虚空之中浮现了一行字,没错,这就是穿越者必备金手指。

这系统能够从平凡的书籍中提取功法,而且消耗灵气值就可以直接提升功法等级。

吸收各种天材地宝可以获得灵气值。

而这黑水正是难得的奇珍异宝。

在别人眼中避如蛇蝎,触之必死。

在剑霄这里,则是源源不断的灵气来源。

“可惜每日从黑水中吸收的灵气有上限。”剑霄轻叹一声,拿起旁边一卷《太上感应篇》。

“太上者,道门至尊之称也,由此动彼谓之感,由彼答此谓之应,应善恶感动天地,必有报应也……”

朗朗读书声冲破雨帘,直冲向九霄之上,好似一柄宝剑尘封,暗藏锋锐。

读完一遍,再看面板。

“太上感应篇进度:90%”

雨幕中身姿挺拔,屹立天地。

终于要完成了。

悬崖之上灰衣看守俯身而起,收回下望的目光,嗤笑道:“太子读书真是读傻了。坊间有句话:无能太子爷,痴呆读书郎,形容的很是贴切啊。哈哈。读的什么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真是幼稚的可笑。”

“找死!”一身红衣的冷艳女子娇叱,举着一把火红凤凰纸伞冲了过来。

“啪”地一声,重重打在看守脸上,立刻浮现了一个通红的掌印,显然看守并不敢运气抵抗。

不然凭他地境九重的实力,眼前只有地境一重的女子非被反震之力震死。

武者分人、地、天三境,每境九重天,实力天差地别。

看守微微俯身,轻道:“郡主小心,别伤了身体。”

“狗奴才,再敢诽谤太子,必杀。”冷清月冷声道,细长的双眸竟隐隐浮现一丝血色,气势凌厉。

看守周身如临三冬,下意识退了一步。

“不敢不敢,小人一时鬼迷心窍,说错了话,还请郡主饶罪。”看守躬身道歉,一脸诚恳。

冷清月冷哼一声,扭着一手可握的腰肢走下台阶。

看守看着冷清月的背影在烛光照耀下洒在墙上,婀娜多姿,眼中闪过一丝热烈之色。

“真的好美啊。如果能娶到郡主为妻,我立刻死了都甘愿。”

“哎,郡主是镇北王之女,家世显赫。年方二八,具倾国倾城之貌,乃是景国第一美女,小小年纪却谋略惊人,有经天纬地之才,素来被元帝所倚重,大学士张具象赞其神机鬼谋,是景国第一谋士。这么一个完美的人儿,怎的看上了废太子,真的奇了怪哉。”看守嘟囔道,眼中露出遗憾嫉妒之色。

冷清月在景国是一个传奇,是无数男儿的梦中情人。

有权有貌又有才,谁若是娶到她,将一飞冲天,少奋斗几百年。

可是她又是十足的痴情人,一颗心儿只挂在太子身上,让人痛惜不已,已经有许多男儿为此上吊自尽,妄图用鲜血唤醒佳人不要一错再错。

“无能太子爷,痴呆读书郎。”民间对太子的评论早已经盖棺定论,许多父母骂自己不习武想要偷懒的孩子,都是拿太子做反面教材。

对了,太子还没死啊,怎能是盖棺定论呢?!

但是在许多百姓心中,太子早该死了。

——

“霄哥哥,我来看你了。”冷清月隔着黑水,双眸不觉微微泛红,吸了吸鼻翼,双手拧着衣带,绝色的脸颊上满是心疼,恨不得以身相代,让她的太子哥哥能够免遭痛苦。

冷清月手忙脚乱地将饭盒放在特有的石质通道上,寻常的铁器一近黑水就会被腐蚀,这是黑水的恐怖之处,只有池旁一种特有的石头方才不被腐蚀。

“这是我亲手做的羊肉汤,温补去湿气,趁热吃。”

剑霄眯着眼,含笑看着冷清月,没有言语。

冷清月背着双手,一脸傲娇,看剑霄不为所动的样子,哼了一声,摊出手,露出翠绿的酒瓶。

“呐,神仙酿,我可是冒死从父亲那里偷来的。”

剑霄眼睛一亮,“妹妹懂我。”

若无美酒,这个牢房就太无趣了。

雨滴在饭盘上,滴滴答答,如同玉珠迸溅开来。

剑霄毫不在意,开始吃肉喝酒。

冷清月托着双腮痴痴看着剑霄,剑一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英俊的侧脸,面部轮廓完美的无可挑剔,哪怕看一辈子十辈子都不会腻。

“他已经等不及了。”冷清月突然蹦出一句,不知是在说刚才的看守,还是另有所指。

剑霄点了点头,不予置评。

这里都是元帝的耳目。

元帝本是剑霄的皇叔。

十年前,年富力强雄心勃勃的云帝突然暴毙,留下六岁的太子,以及元王辅政。

元王铲除异己,培植亲信,不久之后就登基为帝。

要不是镇北王及一帮旧臣力保太子,太子早就死了。

天家无情,权利倾轧,血腥累累。

剑霄放下筷箸,指了指头上,星宿沉沉。

冷清月双眸一亮:“霄哥哥是说天发杀机,移星易宿;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天地反覆。要我们静待良机,然后再一举扭转乾坤。”

剑霄无语地摇了摇头,“雨要停了,你该走了。”

“不嘛,不嘛。”冷清月嘟着嘴,跺脚道。

哼。

不给了。

冷清月双手抱胸,衬着那座山峰更加雄伟,特意露出一截书皮。

剑霄眼睛一亮,“这是《太乙金华宗旨》?”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剑霄微微一笑,“妹妹乖,拿来吧。”

“这可是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得到的古籍,传闻是远古吕祖亲手所写。”冷清月邀功道。

“哦,那人会让你带进来?”剑霄轻咦一声,皱了皱眉头。

手上的《太上感应篇》可是耗费了一年光阴,才让元帝同意带进来的。

这还是因为此书只是道教劝善书。

善恶自有报,凡人何强取。

冷清月双眸黯淡,欲言又止,徐久之后方才哽咽道:“我哥战死了。”

剑霄手一抖,酒从杯中洒出,刹那间滔天的悲意如同汹涌澎湃的洪水将他淹没,一时间竟是无法呼吸。

痛!

好痛!

剑霄紧紧捂着心口,这是还没消散的原太子执念还有他自身的痛苦,如同万蚁噬心。

两年间,只有冷清月和冷风歌来看他,他还记得冷风歌酒醉后舞剑的风姿,惊才风逸。

冷风歌,镇北王之子,景国历史上最年轻的统帅,被称为冷面玉帅,有无双战神之资。

相对于冷清月,他对冷风歌的感情更深更浓更无法忘却。

“三千镇北军被围,逆境中全歼五千北国大军。冷风歌独自断后,直面赶来的一万大军,听说,力战三时辰,终于力竭而亡,至死不倒。一杆长戟,一身傲骨。”

冷清月将《太乙金华宗旨》放进石道,一字一句说道,字字如冰,声声泣血。

“他的尸首呢?”

“没有找到。”

书籍顺着石道滑下,“哒”地一声,滑落在剑霄身侧,溅起一地水珠。

仰首倒酒,雨水混着酒水,涓涓入喉,从嘴边流下,也不知是酒还是水。

“我相信他,他不会死的。”剑霄低沉的声音混着雨声,如同晴天霹雳震得冷清月呆愣在地,

然后喜极而泣。

“酒不够烈。”剑霄冷声道,双眸中锋芒吞吐,然后阖眼,遮住了惊艳世间的光芒。

“雨不够大。”

所以时机未到。

冷清月沉默离去,郎朗的读书声再次响起。

“至交好友都死了,还能读的下书,真是痴呆读书郎,无能无用的很。”

暗处监视着的花公公不屑地撇了撇嘴。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