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求明末乱世求生小说免费资源 主角名叫神一魁,张桓在哪看

小说:明末乱世求生

小说:历史

作者:柴米晓记

简介:大好青年张桓,灵魂穿越成为崇祯年间的一名普通小兵,不懂数理化,没有高科技,在明末乱世挣扎求生,看李自成,张献忠纵横九州,与多尔衮争锋,这天下究竟鹿死谁手

角色:神一魁,张桓

明末乱世求生

《明末乱世求生》第2章 神一魁的意愿免费阅读

第二章 神一魁的意愿

理了理腰间佩刀,张桓跟在铁柱身后,往神一魁营帐走去。

如果说来到这个世界,让张轩产生巨大的不安,这乱世能让他安心的东西,唯有这柄佩刀,以及这具身体残留的功夫底子,内心深处的莫名恐惧,促使张轩养成凡是两个人一起行走,要么并肩而行,要么缀在别人身后,绝不肯将后背留给他人,莫名其妙的来到这里,但他不愿稀里糊涂的丢了性命,对周围环境的戒备,始终不肯放松一点。

刻意的加快脚步之后,两人很快就到了神一魁的大帐所在,张铁柱自觉的守在外面。

尽管已经不是第一次见过神一魁,但听说神一魁想要招安,张桓仍是不免激动,穿越来的张桓深深知道,在崇祯初年起义,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大明王朝一个接一个的猛人悉数登场,洪承畴、曹文诏、孙传庭、卢象升、杨嗣昌这些人,哪一个的手中,没砍下几个义军头领的首级,就连李自成也曾被打到几十骑,避往商洛山,被灭的小股义军更是数不胜数,一个个义军势力,兴也忽焉,亡也忽焉,明末乱世,留下累累白骨,将军马革裹尸,士兵填埋沟壑,义军血洒荒山。

张桓推开帐门,见神一魁在端坐案几之后,做深思状。

见是张桓进来,神一魁爽朗一笑,“快来这边,”指着旁边的凳子,示意张桓坐下。

看着面前更显壮硕的张桓,神一魁心中微感欣慰,此时的张桓,因现代人灵魂的入主,气质越发不同,看在神一魁眼中,倍显气宇轩昂,令其大为欣慰,神家兄妹三人,张桓母亲早逝,神一元数月前战死保安城下,只剩下神一魁孤零零的一个人,今天见张桓成才,多日郁结也舒缓不少。

“又壮实了不少,听杨老柴说,你的刀法进境不错。”

这段时日,张桓每日勤练传自神氏兄弟的军中刀法,结合自己掌握的现代体能运动方式,坚持围绕军营开展长跑,缓慢增长的力气,日趋熟练的刀法,同样在消解内心的不安,人愈发沉稳自信,而得益于神一魁的关系,张桓每日的伙食也同样不错,对于长身体阶段需要补足的肉食是一样不少,完全跟得上身体的消耗,张桓自己也感觉个子高了不少。

“多是柴叔指点的功劳,刀法比起数月前,很有进境,”张桓既不谦虚,也不贪功。

张桓多次与杨老柴两人比试刀法,更准确的说,应该是杨老柴帮着张桓磨砺刀法,杨老柴现在也是神一魁军中的实力派,手底下人马不少,之前一直追随神一元,神一元战死之后,转而效忠神一魁。

因着神家两兄弟的关系,杨老柴对张桓这个子侄,很是亲近,想来是看到张桓大有进步,在神一魁面前夸奖了他。

“还是你有上进心,不像罗龙,贪杯好酒,不堪大任,”神一魁说的罗龙,指的是他女婿。

神一魁膝下一子一女,长女神月,幼子神麟。

平心而论,罗龙还是不错的,自神一魁起事以来,两军阵前也是敢打敢杀,是神一魁的得力助手,但贪杯好酒,每饮必醉的毛病,让神一魁头痛。

一时间张轩也不知道说啥,只是嘿嘿一笑。

神一魁似乎也不愿多提此事,将话题引向正题。“今日上午杨鹤派了宁州知州周日强前来招降,我和你五位叔叔谈了半日,大家的意思是看看杨鹤的招抚。”

五位叔叔指的是杜三、红军友、杨老柴、李部司、茹成明,神一魁的起义队伍,本来是他哥哥神一元和高应登两人拉起来的,但数月前的保安之战,张应昌大展神威,神一元和高应登战死,之后,就是这五人推举神一魁上位,这伙义军才以神一魁为首,但这五人都是实力派,涉及到招抚的大事,神一魁自然不会独断专行。

见张桓一直倾听,没有着急插话,神一魁心中暗暗点头 ,夸赞到,“还算沉的住气。”

“我们这辈人,拼死拼活的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你们这些小辈,能有个平安日子。”

神一元没有子嗣,几个小辈,指的就是神月,神麟,张桓这三个了,神一魁长女神月嫁给罗龙,幼子神安,比张桓还要小4 岁。

“罗龙在营中另有事做,麟儿又太小,派外人去,终究是信不过,也只有你去跑一趟,咱们现在兵锋正盛,自宁塞堡再起,攻保安,破合水,朝廷真想剿灭咱们,也不是轻而易举的,这才有杨鹤的招抚,但营中粮草,所掠积蓄已然不多,如能招安,也算给老兄弟们找条后路。”

神一魁说的是实话,现在的大营有6万左右人,真正能战的也不过马军五千,其余家属和前来投靠的流民,壮壮声势还成,真遇到大战,不济事的,反倒是动摇军心的拖累。

“愿意为舅舅分忧,但大舅舅的仇,怎么办?”神一魁是在保安与明军副总兵张应昌作战时,兵败被杀。

“你是个好孩子,你大舅舅也没白疼你,但咱们这伙人,过的是刀头舔血的日子,又能怎么办,与杨鹤一拍两散,对抗到底,现在来看,未必是出路,我们这辈人,总得替你们小辈多想想,来日方长,必要他血债血偿。”神一魁将血债血偿的四个字,咬的极为重,杀兄之仇,怎可能不报,狼收起爪牙,是为了下一次的更好扑击。

“那要何时动身,”张桓问道。

他来这里两个多月,一直在大营中未能外出,原因很简单,神一魁领兵围庆阳,大明官军那边,贺虎臣、杜文焕、张应昌的人马,不时派出夜不收袭扰神一魁所部,大战未起,双方小冲突不断。

见神一魁定下招抚之事,张桓也不再说,只是说想见一见周日强,他对大明文官很是好奇,之前见过神一魁营中被捉的合水知县,现在来个更大的知州,自然想去瞧一瞧。

“你回去准备准备, 大概后日就能前往固原,看看招安情况,你李叔叔大概也能与你同去,不需过多担心,毕竟,咱们实力摆在那里。你去忙吧,顺便把罗龙叫进来,周日强在我大帐左边的第三个帐篷里面,你想见他,自己抽空即可。”

张桓明白,这个便宜舅舅,是铁了心的要招安了。张桓转身往帐外走去,却看到神一魁鬓角的一缕白发,只怕这段日子,他心中比谁都要煎熬。

之前的造反,是迫不得已,现在的招抚,又是不得不为,大哥没了,但现在儿子年幼,又不能不管。

>>>点此阅读《明末乱世求生》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