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太子殿下非人哉(持螯公子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太子殿下非人哉

作者:持螯公子

简介:江羡宁穿成了冀北侯府女扮男装的四公子,一睁眼就坐拥全京城话题顶流。百姓皆传她——阎王照面让三分,克爹克妈克全家。更惨的是,就连鬼,都不肯放过她。幸好这只鬼能耍狠可卖萌,美色炸街还牛逼哄哄,一本正经要夺天下。江羡宁内心OS:难道你想让天下人都变成阿飘吗?萧承昱:非也,我只是想把那个狗皇帝踹下马。后来小江发现,她特么比谁都想让那个狗皇帝狗带。除此之外,江羡宁还有一个天大的秘密。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太子殿下非人哉

《太子殿下非人哉》第1章 楔子免费阅读

夜色苍茫,冷月如钩。

在距离京都长陵三十里外的成阳郡边界,一辆红顶蓝帘和一辆青顶绿帘的双辕马车在荒芜人烟的林间大道上停滞不前。

在马车前后,还有数十名身着玄色盔甲的将士掌灯相护,气势逼人。

但此刻的他们,却神色紧绷,眸光凛冽,似乎对前方正在极速逼近的马蹄声心存忌惮。

这声音铿锵有力,同时还伴有诡异的摇铃声夹杂其间,在这寂静的黑夜显得尤为响亮。

随着一道凌厉的紫红色闪电猝然划过天际,天空瞬时被劈开一道巨大的缺口,把周遭照得亮如白昼。

与此同时,在场的每一个人都难以置信地睁大双眼,惊惧不已。

而在那辆青顶马车中,一位约莫十四五岁的少年正双手紧拽着帘幕探出头来。

他生得五官秀挺,肤白如玉,眉目流盼间更是几近天姿之色,此时却因为惶恐不安而显得苍白且僵硬。

在他们的对面,是一支戎装策马,泱泱数十人的军队。

然而放眼望去,这些人面具遮脸,眼神阴冷,像是刚刚经历过一场惨烈的血战,有些将士脸上的青铜面具已经碎裂脱落,伤痕和血渍随处可见。

有几人甚至四肢残缺,伤势严重,却并无半分疲态。

且无一例外,他们每一个都是那样面色惨白,阴沉可怖,如同鬼魅一般,令人望而生畏。

“这…这是鬼兵啊,是鬼兵借道啊!”

队伍中,不知是谁惊恐不已地喊了一声,瞬间将畏惧的情绪四散蔓延。

与此同时,空中惊雷乍起,雷声如一支巨斧从天横砍而下,顷刻间便响彻山林。

少年惊呼一声,慌忙捂着耳朵躲进了马车之中。

然而,任凭他如何蜷缩在角落里,双手抱头,马车外凄厉的惨叫声还是如针扎一般刺痛耳膜,让他瑟瑟发抖,泪流满面,将指甲深深地嵌在了肉里。

就这样不知过去了多久……

当感觉到外头令人撕心的声响消失,静得只听见呼啸的风声,少年这才徐徐松开紧捂在耳畔的双手。

身上已是涔涔冷汗,脸上已是满面泪痕。

他大口地穿着粗气,抬眼间,只见马车的帘幕上已是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血痕,鼻尖也弥漫着一股血腥之气。

少年紧张地咽下一口唾沫,默然良久,这才颤抖着抬手掀开了帘子。

半个时辰前,面前还是火光潋滟,所有人都还生龙活虎——

此刻竟已是尸横遍地,血流成河。

地上余火未尽,看着四周一具具伤痕累累,死不瞑目的尸体,少年吓得跌坐在地上,一时间崩溃大哭。

“来人,救命,救命……”

他撕声哭喊着,整个人更是瘫坐在地上,无力再动弹一步。

忽然,那阵幽远的摇铃声再度乘风而来,背上更是爬上了一阵刺骨而绵长的寒意。

他攥紧拳头,深吸一口气,颤颤巍巍地转过头去……

猝然间,迎面而来的,竟是一个如鬼魅般阴冷可怖的男人!

咫尺相对之下,只见他披头散发,面如白雪,一张青色斑驳的铜铸面具像是被利器横腰截断,只余一半扣在脸颊。

而另一半皮肤则暴露在空气之中,一片类似于血污的浓重阴影附着其上。

虽然早已凝固干涸,却仍旧充斥着一股血腥之味。

他拧紧眉宇,冰冻三尺的凌厉目光尖如利刃,又仿佛一个巨大的深潭,要将自己的灵魂吸收吞噬,拖入无尽的死亡深渊。

“啊————!”

……

大秦帝都 长陵

坐落于铜雀街的盛雪楼内,琴瑟悠扬,觥筹交错,暗香疏影。

这本是京城数一数二的风流蕴藉之地,宾客间却交头接耳,人声细碎,心思似乎并不在这琴韵和风月之上。

“最近京城发生的头等大事,几位可都听说了吧?”

以屏风相隔的雅座间,几位衣着光鲜,年纪相仿的年轻公子们正在轻声耳语。

“你说的,可是冀北侯江盛淮和北辰军被杀一案?”

“是啊,这江盛淮可是当朝一品军侯,在战场上威震八方,连当今圣上都要对他忌惮三分,如今竟会死得这般凄惨,还真是教人唏嘘。”

“唉,还不是因为他遇到的是那些了不得的脏东西。”

说话之人放下杯盏,似有顾虑地压低了声音。

“你们想啊,这深更半夜,林子里凭空冒出一支军队,身子残缺不全,却还能纵马驰骋,又来无影去无踪,这若不是地府的鬼兵,那还能是什么?”

“我可还听说,他们各个脸上都戴着青色面具,身上挂着铜铸的铃铛,就和…就和当年梦西国的逆鳞军一样。”

此话一出,众人突然陷入了一阵短暂的沉默,少顷之后,这才有人将信将疑道:“你们说的这么神乎奇乎,像是跟自己亲眼所见似的,究竟是真是假?”

“你还真别不信。那夜鬼兵现身时,正好被一个采药晚归的农户给撞见了。他起初还以为是军队赶路,结果被闪电一照,直接就给吓晕了。也得亏晕了过去,才捡回一条性命。”

“说到亲眼所见,你们别忘了,那个从灵州回来的侯府四公子,江羡宁。连这所向披靡的北辰军都全军覆没,惨死刀下,他一个弱质少年竟然能安然无恙,实在教人匪夷所思。”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身侧之人不疾不徐地接口道,“这江羡宁出生那日,正逢血月凌空的极阴之时,不仅害其母难产而亡,还害得当时年仅十岁的侯府二公子江叙白大病一场,险些丧命。后来被一算命相师断言,他与江盛淮父子相克,这才被远送灵州。怕是天生命里带煞,才会招致阴灵邪祟,害死这么多人。江盛淮也不知为何,会突然接他回来?”

“一个尚未成年的稚子,有幸死里逃生罢了,倒也不必这般危言耸听。”

这时,一直在旁默然不语的蓝衣男子捏紧手中的杯盏,意味深长地开了口。

“可如果那些鬼兵真是逆鳞军的鬼魂,那他们,怕是要回来复仇了……”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