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永夜长歌(执于长夜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永夜长歌

作者:执于长夜

简介:从地狱深处爬出的魔,向高高在上的神发出怒吼,牲畜般堆积如山的人,在黑暗之中扭曲、崩溃、疯狂、泯灭……有人从永夜中睁开双眼,以命燃灯,血写长歌。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永夜长歌

《永夜长歌》第1章 北方知寒免费阅读

冰霰从灰暗天空飘下。

常年的浓烟使得这座城已经多年没有见过纯白的雪或者澄澈的雨,即便有,落到蒙着厚厚一层黑色灰尘的地面上也会立刻成为浑浊的水流,永远都不能冲刷出原色。

咚——咚——咚——

钟声响起。

好似钟声一响,夜便铺天盖地地涌来,将灰暗淹没。

“这些人,竟然企图溜进神民区!竟然敢违背铁律私自进行交易!这就是下场!不要忘了你们的身份,不要有任何非分之想!任何胆敢有逾越行为的人,只有一个下场,那样就跟他们一样!”

行刑场四周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人围观,这些人的表情都是一样的麻木,仿佛对吊死人这件事再熟悉不过。匆匆而过的人都偏着头,小声说着最近发生的事,好似根本没有看到尸体。

“听说又有人被开膛了……”

“是吗?”

“你说会不会是警署的那些丧良心的人故意来吓唬我们晚上不要出去……”

“嘘!可不能乱说……”

相距百米外的警署尖塔楼上,因为室内外温差蒙着雾气的玻璃被擦干净了一块,露出了上面的雕花,陈洛警长正用古铜制作的望远镜看着那七具被挂在城墙上的尸体。

“这尸体啊,挂的低了,不能让所有的弃民看见,挂的高了,可能让神民看见,那可就脏了他们的眼睛了,这个高度可是得好好计算计算。”

“既让弃民恐惧,又能让神民满意,这其中的难处谁都体会不到,也就警长能够办好这些事!”

对于属下的吹捧,陈洛满意地点了点头,接过对方递过来的青花瓷茶杯,细细地品尝起来今年的新茶。

“深冬了啊!”

与高楼上陈洛警长发出同样感慨的是夜歌,他站在离行刑场最近的一条巷子里,嘴中呼出清晰可见的热气,一双明亮的眼睛盯着那面城墙上挂着的尸首。

一根根细长的绳索,勒住尸体的脖子,让其悬在半空中缓缓地打着转。

“福叔,你们还真像是一个个熟透了的大果子,可惜不能吃。”夜歌这样说着,也不由得淡淡笑起来。

抬头望了望数十年如一日的黑暗天空,夜歌长呼出一口气,擦了擦落在脸上的冰霰,转身离开。

街道凹坑积的脏水上面浮起了一层薄薄的冰,让衣衫单薄的人绝不敢去踩。夜歌绕开这样一个个凹坑,推开一扇生锈的铁门,沿着向下的阶梯走进了黑暗。

哒——

不可避免的,夜歌一脚踩到了小凹坑中,寒冷立刻钻进了他的鞋中。夜歌没有在意,继续向前走,推来了那扇冷硬的铁门。

“夜歌?”大狗试探性地问道。

“嗯。”

“你去哪了,这么久?”大狗一边在前面领路一边说道。“小豆子都问我好几遍了,我只好先让她在老地方等着。”

“刑场。”

大狗闭嘴片刻,说道:“没办法,你也不要太难过了。当初我们不是说好了的,不论是谁被处死了,剩下的人都要继续为大家赚钱。”

夜歌没有回应大狗。

嗤——

火柴擦着火,照亮了一尺的地方,一根烟被点燃,也照亮了一个魁梧大汉的脸跟另外两个人的脸。

“呦,这么小个人?靠谱吗?大狗,糊弄琛哥的下场你是知道的。”

“这怎么会呢?他绝对跟我保证的一样,绝对是行家!”大狗急忙说道。

“是吗?“琛哥吸了一口烟,突然举起了手中的长枪,枪口抵在了大狗的脑袋上。“福老头没了,你们这两个小东西能干什么?”

“琛……哥……”大狗的声音颤抖了起来。

火柴燃烧殆尽,光亮突然收缩。

夜歌的身影在最后的火光里一闪。

咔!嚓!

铛!

当琛哥反应过来的时候,他手中的枪只剩下一支没有用的杆子,枪栓等重要部件全部被卸了下来。

“果然是个行家!”琛哥再次擦亮一根火柴,看着被卸空的枪杆,不咸不淡地说道。他摘下嘴上的烟,插到大狗的嘴中。“跟我来。”

被塞了一嘴烟的大狗还停留在被琛哥拿枪指着头的瞬间里,被烟呛到时才反应过来,准备上前却被琛哥的小弟拦了下来。

“琛哥让你在这好好抽烟。”

“哦,谢琛哥。”大狗举手示意了一下手中的烟,转身找了个角落,将烟掐灭,装进了口袋中。这大半只好烟可是普通弃民弄不到的好东西。

夜歌跟着琛哥走进了一处改装过的房间,里面竟然奢侈地点了一盏煤油灯。

“看见了吧!”琛哥说道。

“青锋,第三式,帝国三百二十六年产;红衣,第五式,帝国三百三十二年产。”夜歌只看一眼桌子上的枪就说道。

“不错,好眼力!”琛哥说道。“也不跟你废话。青锋,射程改成五百米,射速要高;红衣,威力提升一倍。这两种枪,我都准备了五杆。能做到,这些都是你的。做不到,下场也不用我多说。”

看着被抛到桌子一袋子钱,夜歌知道那至少是二百铜币。他不知道福叔他们之前是怎么谈的这单生意,可就这个数额来看还是相当可以。

“好!”

“多久?”

夜歌没有回答,他走到桌子前,拿了一杆青锋,仔细地检查起来,干净利落地将其拆解,随后将其他四杆一样拆解,开始重新组装。

琛哥找了根凳子,坐在一旁等待着。其实他心里也没有抱多大希望,毕竟说是五杆枪,其实是五杆被淘汰了的废枪,光是组装出一杆好枪都不一定,还要改造出一杆更好的,几乎是在痴人说梦。

咔,咔,咔……

虽说四周的工具并不如自己的那套那么顺手,但好在周全,夜歌改造起来也就省去了大量的时间。“青锋”他实在是太熟悉不过,毕竟之前三年这是兵工厂里最多的货,纵使眼前都是废枪,他也能组装出一杆完整的来。

咔——

夜歌拉动枪栓,扣动扳机,最后试了一下改造好的“青锋”,交给了琛哥。

琛哥有些意外地接过青锋,从口袋中拿出一颗子弹,压到枪膛中,走出了房间。

砰!

清脆的枪声在下水道中不停回荡。

一刻时间后,琛哥回来,安静地等着另一把枪。对方没有说话,就是对“青锋”的满意。

咔,咔,咔……

夜歌最后检查了一遍,将红衣交给了琛哥。

琛哥再次检验了红衣的威力,不由得笑了起来,却在面对夜歌时完全将喜悦隐藏了起来。

夜歌也不多说,拿上了桌子上的钱袋就走出了门。

琛哥举起红衣,瞄准了夜歌的后背,想了想又放下了枪。比起二百铜币跟杀人灭口,一个神乎其技的机械师无疑更为重要,后者可能会给他提供源源不断的钱财。更重要的是,他在瞄准时感受到了若有若无的危险。

“不愧是能够获得‘降尘院’考试资格的人!”琛哥望着黑暗,冷笑着说道。尽管交易的双方都在隐藏身份,但琛哥还是轻易地查到了对方的底细,他向来都不习惯被蒙在鼓里的感觉。只不过,他没有发现桌子上的零件少了。

“走了,大狗。”

双手揣怀睡着的大狗醒了过来,立马跟上了夜歌。

从不同的路线推开铁门,夜歌看着灰暗天空上的圆月,大致推测了一下时间。

“怎么样,夜歌,这次赚了多少?”大狗兴奋地问道。

“不多。”夜歌将钱袋交给了大狗。

“这还不多?这都有一百铜币了!”大狗掂量着手中的钱袋,高兴地几乎要跳起来,这足够买五百个黑窝头了,很多人又可以不用挨饿了。

“哎,夜歌,你给小豆子攒的钱还差多少了?”大狗紧跟着问道。

“差三千。”每次交易,夜歌都是将一半的钱去救助其他人,剩下的攒起来。

“就差三千了?那可快了!小豆子那么聪明伶俐,一定可以获得‘神纹’,成为神民!攒了三年了,终于可以参加明年春的‘神启’了。真羡慕你跟小豆子,一个可以考降尘院,一个可以成为神民!”大狗的言语中带着无限的憧憬,到那个时候他可就是有两个风光的朋友了。

在这个世上,任何人想要成为神民,都必须经过“神启”。唯有经过“神启”产生了“神纹”的人才可以成为神民,除此之外,别无他法。每个人产生的“神纹”就像是指纹一般,世间绝无相同的第二枚,第一帝国也根据“神纹”的不同划分了人的等级。

神民的孩子几乎都会继承“神纹”,而弃民中则很少会诞生出“神民”。但为了给弃民希望,弃民们每年都有获得“神玉”的机会。黑铁城每年都会十六个“神玉”名额,每一个名额都昂贵到了让人望而却步的程度。

十万铜币,对一个月勉强能攒下一个铜币的弃民来说,那是永远都无法想象的数字。就连每天跟在夜歌屁股后面的大狗都不知道夜歌是怎么攒到这么大一笔钱。

拐过一条巷子,夜歌突然立住了。

“怎么了?”大狗向前一望,直接僵住了。

月光之下,一个黑影正举着刀子,刺入地上人的胸膛之中。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