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重生之王爷宠妃不好当(魏泠萧行暮魏明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之王爷宠妃不好当

作者:仲夏夜半

简介:魏泠,魏明魏大将军之女,本应是在草原上驰骋的将女却被锁入皇宫的深闺中。魏泠一生郁郁寡欢。重活一世,魏泠再也不愿重蹈覆辙。下定决心,自己再不能折了这一身傲骨。“泠泠甚合吾意”魏泠:?这八王爷的宠也太好争了吧!后来的萧小奶包:咦,没眼看没眼看嫁入王府的第十年,她穿着凤袍一步步向王爷走去。“山高路远,我不愿你再孤寂。”若干年后,萧氏魏皇后载入史册“阿泠,这河山,我与你共享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重生之王爷宠妃不好当

《重生之王爷宠妃不好当》第1章 婚约免费阅读

天朝四十三年,皇上于朝堂上下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朕闻魏明之女魏泠,才貌双全,恭谨端敏,太后与朕躬闻之甚悦 。特赐予八王爷为王妃, 允其成婚。 布告天下,咸使闻之。 钦此。”

圣旨一下,满朝哗然。官员们之间互递眼色。待皇上一下朝,三三两两的官员便凑在一起讨论这道圣旨的背后之意。

“这魏大将军多年戍守边关,据说他的女儿魏泠也是在边关长起来的,怎么突然就下了这么道旨意?实在是不知皇上用意如何啊!”

“嗨,这有什么难猜的,魏明将军战功赫赫,皇上把他女儿赐给八王爷做王妃定也是褒奖之意。只怕魏将军以后还会青云直上啊。”

“我看倒未必,魏将军常年镇守关外,手里的兵权未必不被皇上顾忌。皇上此举怕是在制衡魏将军,让他不要轻举妄动啊!”

他这么一提,便有不少官员也想到了魏明手里的兵权。

那难不成是皇上想把魏将军的兵权交由八王爷所用?这莫不是动了立储的心思?也有人心里这样嘀咕。

各位官员心里千回百转,却没有一人敢确定自己猜透了皇上的心思。只能齐齐摇头,这京城啊,怕是要变天喽。

魏将军府内

魏泠猛得起身,靠在床边,用手帕抹了一头冷汗。

又做噩梦了。

刀剑声,盔甲撞击声,人们边奔走逃跑边哭喊的声音再一次入梦。

上一世魏家家破时她还在八王府,未能亲眼所见那晚的惨烈,按理说是梦不到这么真的场景的。但是她从小跟父亲在边境长大见惯了打仗和死亡,自从重生以来接连数日都梦到了这血腥的一幕幕,想必那晚的场景也有过之而无不及吧。

这是魏泠的第二世 ,上一世她奉旨成婚,无奈嫁入八王府,一生郁郁寡欢,后来皇上以父亲意图叛乱之由想把魏家赶尽杀绝,八王爷提前接到探子的消息赶往救助魏家却还是慢了一步,魏家几乎落得家破人亡的地步。还好弟弟被奶娘拼死带出,在路上遇到八王爷才获救。

八王爷将弟弟偷偷带回来,对府里人只说捡了个弃婴,养上几年当个下人。魏泠虽悲痛难忍,却也无可奈何。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天家向来是伴君如伴虎。魏泠只好打起精神打算好好将弟弟抚养长大。

只是有些人见不得魏家还有后人在,虽然八王爷已经预料到了并且派了一些下人来保护自己,但百密有一疏,在一次自己外出之时马车被别人撞下悬崖,尸骨无存。

魏泠一生不曾作恶,却落得家破人亡,被人谋害致死的下场,她死后实在是不能瞑目,而且弟弟还没能长大,害死自己的人也没能遭受报应。魏泠对人间眷恋太深,所以死后魂魄就附在八王爷最钟爱的笔筒上。

她看着八王爷为自己伤心欲绝

她看着八王爷为自己请了诰命的封号

她看着八王爷一步步扳倒各位皇子,弑了皇上

她看着八王爷一路扶持弟弟为帝

她看着八王爷死后与自己同葬

魏泠执念已逝,也知道自己大概是要魂飞魄散了,一睁眼却发现意外重生,又有了重新选择的机会。

这一生绝对不能重蹈覆辙,魏泠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

上一世的债该还的要还,该讨的也要讨。

“啊,小姐,您这是又做噩梦了?”丫鬟小梅不知什么时候进来了。

“嗯,无事,许是刚从边关回家的缘故,最近总是睡不太安稳,多在家呆两天就可以了。”

“要我说小姐也是,婚期虽然赶却也来得及,才刚生了病,小姐何苦快马加鞭赶回京城也不怕劳累了身子。”

“婚期将近,婚事繁琐,早回来也能给爹爹一点时间准备。”上辈子因为自己执意不嫁,又因为不得抗旨而不得不从,自己大闹一场搞得八王府和魏家鸡犬不宁,那场婚事也草草了事。如今不过是想赔给那人一场罢了。

“哎,小姐”,小梅八卦得扑在小姐床前,“小姐之前不是死活不从吗,还摔东西、闹绝食,把自己闹得大病了一场,怎么病好了反倒愿意嫁了呢?”

魏泠当然不能说是因为那场病让自己重生了的缘故,只是想了想,很认真得答道,“因为我觉得他会是一位好夫君。”

更因为他上一世帮自己保住了弟弟且令弟弟一世安康,自己欠了他,今生便来还他。

既要还君真心,也要还君江山

八王爷府内。

萧行暮刚进府刘管家就连忙出来迎他进去。

“王爷回来了,事情可办成了?”

“嗯。父皇今天刚与钦天监商议了成婚的日期,婚事基本上不会有什么变故了。”

“成了就好成了就好啊,”刘管家眼里不由得泛起泪花,“王爷冷心冷意了这些年,终于不用再一个人了,总算是有人陪着王爷了。”

“嗯。只是日期仓促,举办大婚时间也赶,还是烦您老人家近些日子多劳累。”刘管家是府里的老人了,一辈子都在宫中服侍,也是看着自己从小长大的,所以就算是八王爷对他说话也有三分恭敬。

“是是是,王爷说的是,瞧老奴,光顾着高兴了。老奴这就去库房,把上好的器皿绸缎都挑出来了做彩礼,老奴要把王爷的大婚啊,办得漂漂亮亮的。”刘管家一边抹着泪一边念叨着要找些什么东西然后走远了。

萧行暮从怀里拿出一块玉佩,玉不是什么好玉,却因为主人的爱惜和时常把玩泛着温润的光泽。仔细看,玉佩上隐隐约约还刻着一个宁字。

就快了,就快要娶到自己心里那个惦记了这么久的人了。

无论如何,从今往后,他不再是一个人了。

刚用完晚膳,魏泠父亲的丫鬟小云来报,说让小姐饭后去将军那习字。

熟悉的后花园,顺着游廊,走过跨院来到书房。魏泠推门进去时父亲正在执笔批注兵书。

魏泠虽已重生半月之久,但在这阔别已久的将军府再见到父亲读书这熟悉的一幕也还是忍不住红了眼。上一世皇上的命令下得突然,家人受追杀时自己还在八王府等着八王爷的消息,甚至连父亲和大哥的最后一面也没能见到,最后得知的有关他们的消息也不过是八王爷的一句“魏家灭了”。

魏泠走到书案前,完成今日父亲留的课业。魏明虽为武将,却极注重培养子女的文学素养,每日两张大字是必须要到书房来完成的。

“哈哈哈哈,女儿的字写得是愈发清秀大气了,细看却也藏着锋芒,不错不错”,魏明看着女儿欣慰一笑,“女儿真的长大了,都是要为人妻为人母的年纪了。”

“爹爹,怎么还取笑起女儿来了。”魏泠低头,显出女孩子家独有的娇羞来。

魏明走到女儿跟前,拍着她的肩说道“宫里规矩多,不比咱们家。这两天跟着教习嬷嬷好好学一下礼仪,免得让别人指摘咱们的错处。”顿了顿,魏明又道“不过要真是有人敢找你麻烦,你也不用委曲求全,你的母家在这里,一般人动不得你。”最后一句话颇有些意味深长。

“女儿知道,嬷嬷的话女儿都有认真听的,女儿定不会给魏家丢脸。”

爹爹,女儿也会尽力保全魏家的。

虽说婚事繁琐,但是有母亲和丫鬟们的操持,魏泠只需要好好学宫中礼仪和试试婚服便好。不过魏泠这几日也未曾闲着。

重活一世,魏泠深深知道钱与权的重要性,所以自从她重生以来,她就着手开商铺,一是为了赚钱,二也是为了积攒人脉。

魏泠手头是有两处庄子的,那是自己十岁生辰时父亲给自己的生辰礼物,这也是魏泠零花钱的主要来源。魏泠前些日子去把庄子里账面上的银子提了出来开了一家香粉铺专卖胭脂水粉,取名玉珠阁。

之前因为在边境的缘故,父亲选了一些有武功的随从保护自己,后来他们就慢慢成了自己的心腹,这处商铺都是魏泠吩咐宋洛带人开办的,目前已经雇了一批人开始了操办了。

上一世八王爷助弟弟登基后,西域人前来觐见时曾带来一些香料和一些胭脂香粉配方。只是八王爷在魏泠死后也未曾续弦,所以配方便也没有什么用处,一直放在国库中,魏泠从小记忆超群,看过几遍也能记个七七八八。倒时按配方配些香料和胭脂,应该是不怕不能赚钱的。

真正让魏泠头痛的是她打算开一家粮铺。她记得自己与王爷成婚后不久,南方就发生了涝灾,粮食减产。前世钦天监的人说是王爷与自己的婚事冲突了朝廷的气运,所以导致南方大涝。

根本就是胡说八道,赐婚算八字时明明说是天作之合,成了婚不足一个月怎就成了不祥之兆?分明就是得九王爷授意,毁王爷声誉。

因为是八王爷婚事的缘故,皇上就把这件事交给八王爷来处理。但是正值夏季,国库粮食也是不足的,往江南地带运时也会有一些损毁,再加上官僚层层克扣,到百姓手里的粮食实在是不多。而未及秋收,北方百姓家里的粮食也是不多的,就算征收也征收不到多少。

于是八王爷便下令缴了一些商户的粮,商户心中不平,某些官员就趁此上奏弹劾,皇上也就借机治了王爷办事不利之罪,罚了他三个月不许参与朝堂政事。

所以最好自己便开家粮铺现在囤粮,这样也可缓解不时之需。

只是香粉铺开业是不算麻烦的,但是粮食却是被朝廷严格管控的,所以店铺是绝对不能挂自己的名字的。魏泠打算买下一家店铺但是自己不当老板,只是自己可以控制这家店铺,当个幕后老板而已。

所以魏泠这几日都在物色合适的店铺,要规模够大,放得开足够的粮食,还要有充分的购粮渠道,也要物色个机灵又听话的老板,魏泠可谓是忙得焦头烂额。

这日魏泠刚从外面回来,母亲便迎了上来,“你这孩子又去哪了?怎么都快成亲了还到处乱跑?”

“我今日与小梅在裁缝铺里看衣服看得有些久了,一不小心便误了时辰。”这几日母亲问起,魏泠都是以许久未回京城,颇感新鲜,所以在街上流连游玩为借口,所幸母亲也未曾起过疑心。

“快随我过来,八王爷派人送聘礼过来了。”魏夫人拉着魏泠的手往前院走去。

因为新婚夫妇婚前不得见面的习俗,王爷没有亲自前来,只派了刘管家和一些随从前来。魏泠到时,刚好报到首饰篇。

“首饰:珍珠手串、翡翠手串、珊瑚手串、沈香手串各两串,翡翠扳指二件、象牙扳指二件、有眼鹿骨扳指二件、牛角扳指二件,赤金镶扣一对。

街珠金凤簪两对、点翠镶嵌和田白玉凰鸟簪两对、赤金长簪两对、翡翠长簪两对、自玉长簪两对、双喜如意长簪两对、珍珠长簪子两对。

翡翠、自玉、珊瑚、珍珠、宝石、玛瑙、玳瑁各式挑簪各两对…………”

正报着,萧行暮的贴身随从韩山走过来向魏泠行礼,“魏姑娘,这是我家王爷让我带给魏姑娘的,还请您过目。”

魏泠打开匣子,里面一个锦袋,拿出来是一把梳子。梳子,一梳梳到尾,二梳白发齐眉。是为白头偕老之意。

除此之外还有一卷红纸,魏泠解开丝绳,把纸打开,是萧行暮的字。

弱水三千情独钟,繁花碧落生死共。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