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赵琦,齐子渡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无限:死亡游戏最新章节

小说:无限:死亡游戏

小说:

作者:星空在颤抖

简介:如果命运不尽人意,那就顺其自然。
他们的人生永远是生死间的一场赌局和游戏,无数的人在哭,因为有神明撕破了他们虚伪的面具,任何东西一文不值。
可丑陋一边吞没人世,温暖一边迎光滋生。
这里的世界不属于他们。
从任务开启的那刻起,这场死亡旅途就看不到尽头。
却又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林澈觉得他好像有了一个归宿。
他透过黑夜和浓雾,看到了一颗北极星。是方向,是征途。

角色:赵琦,齐子渡

无限:死亡游戏

《无限:死亡游戏》第2章 听说学校都是监狱?免费阅读

林澈终于可以把手机收起来,他不想再听到预示死亡的消息:“看来不止我们那个世界的人来到了这里。”

也许这是个集合世界,有种不同队伍来到一个副本里打游戏的感觉。

整栋宿舍大楼的格局有些奇怪,从正对大厅门口的楼梯上去,回头能看到左梯和右梯,从这里被分成了男女宿舍。

抬头从楼梯口往上看去,能看见把两套宿舍隔离开的墙壁,突兀得立在正中间,与整体显得格格不入。

像是后来又被人砌上去的。

林澈走回宿舍的第一时间就是对表。

墙壁上的钟表走的很慢,滴滴嗒嗒的转着,挂在白墙上的白钟,指针是银白色的,不知道为什么这么设计,很不起眼。

他抬眸看了看钟表又把眼睑低下去了,目光落在自己的手表表针上。

都是六点五十五,没发现什么异常。

林澈微微皱了眉,坐在床铺上拿出手机,视线刻意避开了通知消息的软件,电量还是满的,好像在这个世界不会消耗电量。

也对,不然那该死的系统怎么给他们报告规则。

许陌北拍了拍正趴在床上奋笔疾书的齐子渡,按理说他并不知道这人名字,只能避开关键信息,装作一副很熟的样子:“打扰下,问下现在几点了。”

宿舍太小,没有书桌,光也被第二层床遮得死死的,齐子渡只能把一个小台灯放在床上打着光,看起来怪可怜的。

齐子渡头也没抬地答道:“墙上不是有表么?”

林澈盘着腿坐床上看着这个男人眼也不眨地撒谎:“我这不近视么,墙上的表又是银白色的,实在不清楚,帮个忙?”

齐子渡写完了那题步骤才抬头看了表回他:“快七点二十五了。”

许陌北朝林澈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再次对表。

林澈点头,又把头埋下看表,他在换算时间。

从许陌北这个角度能看到阴影里林澈细长的睫毛在微微颤动。

赵琦一脸茫然的趴在上铺栏杆上向下看,却看见了林澈复杂的神情:“怎么样?”

林澈向赵琦这边瞟了一眼,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又指了指齐子渡。

赵琦突然想到了那条规则,闭嘴不说话了。

齐子渡动笔很快,过了几分钟,他把作业收拾到书包后下了床:“兄弟们一起去洗澡吗?”

“……”

众人没理他。

他把红棕色的小木柜打开,在一片白色的宿舍里显得有点突兀。

但令人措不及防的是,第一层柜子里被塞得满满当当的衣物和日常用品从里面争先恐后地拥了出来。

“噗。”

宿舍里有人在憋笑。

林澈循着笑声看过去,赵琦“啪”的一声用手捂住了嘴,许陌北的嘴角微微勾起,一双深邃的桃花眼也半眯了起来,有些勾人。

齐子渡挠了挠头,尴尬地笑了笑:“咳,我东西有点多,兄弟们见笑了。”他把那些东西暴力地塞回了柜子,拿了几件衣服快步出门了。

许陌北立即下了床从齐子渡书包拿出了作业本,扫到了他的名字。

无意中让原本进入这个世界的压抑气氛变得放松了些。

林澈等了几秒钟,觉得齐子渡应该是走远了,他才开口:“这些表都没有问题,问题应该出在学生本身,我们五分钟的时间在他们的眼里是十分钟。”

赵琦起身又趴在栏杆上问:“澈哥,你说十点钟必须睡觉的规则是按他们的时间算,还是我们的?”

“谨慎为好,按他们的时间来。”毕竟这里也是他们的世界。

赵琦点了头,又翻了翻被子躺回去了。

许陌北也回到了上铺去,好像想到了什么:“手机消息是不是还能用?”

话题突然跳跃,赵琦脑子转不太过来,没懂许陌北想表达什么。

林澈却是愣了会,理解过来了,他把手机通讯录打开,翻了几下又反扣在床上了:“可惜忘记要他们号码了,只能等碰上了再说。”

“你的号码可以先给我。”有些清冷的声音从林澈头顶上响起,“还有赵琦。”

林澈没出声,默认同意了,过了会才把电话号码给许陌北,虽然赵琦还没明白这么做的意义,却二话没说报过去了。

好在这个世界虽然没了网络,短信却还能用,远程也好交流。

赵琦闷闷地躺在床上,忽然一拍脑子:“希望不耗费我的短信费用。”

“……”

这个世界八点的时候,齐子渡从澡堂回来了,看起来心情大好,还哼着几句跑调的小曲。

其实其他三人也挺想去洗个舒舒服服的澡,但是在这种世界难保不会发生什么。为了惜命,决定还是忍忍。

齐子渡把头发擦干后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跟赵琦聊起来了:“老琦,你说咱们这些差生真是比不上那些好学生啊。”

林澈把耳朵竖起来了,等着齐子渡透露出什么消息来。

“有些人总想出去看看,不过我不太想出去,这里也挺好的,况且也不能出去。”齐子渡说着叹了口气,不过他看起来并不遗憾。

看来要么这所学校被封闭了,要么学生被规矩禁锢在这里了。

怪不得当初那个学生说不可能有零食在,因为没有人能把零食从外面带回来。

赵琦琢磨着背景想安慰他点什么,但想了想还是顺着话接下去:“咋了兄弟,你为啥不想出去看看?”

“毕竟我们都在这里待了十七年了,感觉就像家一样,也不知道之前有些学生是不是偷偷跑出去了,反正是突然不见了。”他说到后半句时,目光里流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冰冷。

赵琦没忍住用一个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惊呼:“草,十七年…”

林澈没说话,静静听着这个挺憨批的NPC自爆背景。

齐子渡又大大的叹了口气:“还有违反规则的学生就像老师说的一样被诅咒了,我挺害怕的。”

赵琦眼睛闪了光,赶忙问:“都什么诅咒?”

说是和赵琦吐槽,也没管他后来回没回复赵琦,自顾自地打了个哈欠,把被子拽了拽先偏头睡着了。

赵琦:“……”

兄弟,你是睡美人么?说睡就睡。

赵琦发现林澈正在看他,摊了摊手表示没法。

林澈把目光挪开了,去到了齐子渡床边,用一根手指头狠狠戳了戳他的脸,为了以防万一最后还扇了一巴掌,发现这人睡得挺死。

“睡熟了。”

“……”

两名队友看了全程,有点心疼这个NPC是怎么回事。

三人终于可以开口说话,这NPC的感觉像是个眼线,虽然傻愣愣的,却很妨碍他们讨论思路。

“或许最终任务是离开这个学校。”许陌北刻意压低了声音。

这个逃离世界的目的有点相似,又隐藏在背景里,估计是个关键。

但许陌北也不确定,这只是他们对于现在能抓到的信息所总结的部分,不确定这个背景还隐藏着什么线索。

他们安慰自己,第一天能找到不少线索已经很好了。

林澈“嗯”了一声,没再多说。

他又起了床走到了阳台边,天色已经黑的彻底了,楼外完全静了下来,四周都是高墙环绕着的,望不到外面的景色,越发觉得像监狱。

忽然有那么一瞬间想起以前同学爱开的玩笑:学校都是监狱。

林澈轻轻晃了晃头,想把这股无聊的想法甩出大脑,忽地抬头看见楼下树丛边,像是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

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错了,心里有点发毛,把窗帘咻地拉上了。

许陌北注意到了他的异常,暂停了和赵琦的话题,问:“怎么了?”

林澈摇头,抬手到开关上把灯熄灭了:“没事,九点半了,有什么明天说,早睡吧。”

夜渐渐深了,指针仍在嘀嗒嘀嗒的响着,每一秒都像是死神沉重的脚步声。

宿舍里的人都睡着了,安静得能听见阳台上的滴水声。

“滴答。”

“滴答。”

赵慕睡得不沉,模糊中好像听到有人开了宿舍门。不知道是有人出去了还是有谁进来了。

过后,她估摸着是有人进来了。

因为他隐隐约约听见有个尖锐的男声在耳旁响起:“你睡着了吗?”

声音连续问了四次。

整间屋子里安静到极致,没有人回答。

然后男子忽然咯咯咯的笑了,像是死神拖着镰刀在地上行走的声音。

“嘻嘻嘻嘻…”

十分刺耳。

赵慕心里一慌,手里有些冒冷汗,她一动也不敢动,被窝里的身子绷得笔直,耳膜被吵得有些发疼。

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道那个男人有没有离开这里,她咬着牙,手使劲攥得冒出了青筋。

她就这么僵持了几分钟。

没有声音了,大概是走了吧?要不要睁眼看看……

她眼皮颤抖了几下,把眼睛眯成了一条小缝,下一秒她头皮发麻,寒意袭击着她。

男人正把头搭在她的床边看她。

“嘻嘻。”

像是指甲划过黑板的声音。

男人把猩红的牙龈露出来,在夜色下红得像是在滴血,他像恐怖片里那样冷不丁地说了一句:

“我就知道你醒着。”

第二天一早,林澈是被许陌北喊起来的,眼皮有些发沉,强撑着睁开了眼睛,看见了一张有些模糊的俊朗脸庞。

林澈下意识揉了揉眼睛。

“醒一醒,早上外面出事了。”声音没有半分急促,仍沉稳清冷。

林澈想起了什么,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发觉自己昨晚吓出了一身冷汗,他看见手机上有两条未读消息。

【逃离者玩家赵慕违反基础规则,逃离失败。】

【逃离者NPC徐墨林违反基础规则,逃离失败。】

林澈身体僵了僵,有一个逃离者是那八个人之中的。

赵慕,其中一个很漂亮的卷发女孩子。

可是逃离者NPC代表什么呢,为什么会有NPC逃离的情况?

他没能想的明白。

许陌北发觉林澈在盯着屏幕走神,骨节分明的手在林澈眼前晃了两下:“我们要不要出去看看?”

林澈回了神,点了点头,发现对面床上的齐子渡早就出门了,床上只留下了一套板板正正的睡衣,书包也被带出去了。

三人出宿舍也没忘背起少年时代的斜挎包,为隐藏身份,不得不从。

不过背在二十几岁的人身上,显得有些幼稚。

林澈是娃娃脸,看起来倒像是十七八岁的样子,违和感并不大。

林澈还是纠结早上的问题,边走边问:“你们说,NPC也是逃离者表示什么?”

赵琦对自己的智商很有自知之明,没有回答,把这个问题留给了许陌北。

许陌北闻声看了看他。

林澈刚睡醒没来得及顺头发,现在看上去有些乱蓬蓬的,还有几丝碎发翘起来,与那杏眼搭配,看起来有些可爱。

但却是个偏成熟的性格,好像不太爱笑。

许陌北这么想着。

“或许我们从逃出那个世界前也是NPC一般的角色吧。”许陌北唇角微微勾起,“这些NPC也在尝试逃离。”

这里的少数NPC开始想要寻找真正的自己了,所以才被系统归入逃生游戏的行列。

就像当初的他们一样。

林澈眸光一闪,有些事情就冥冥之中被点明了。

所以系统才称他们为逃离者。

>>>点此阅读《无限:死亡游戏》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