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病娇大佬怀里的娇软美人是白切黑(冲冠一怒为红颜屠)最新章节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病娇大佬怀里的娇软美人是白切黑

小说:

作者:晚妧婉绾

简介:【双重生+病娇偏执占有欲+团宠+甜宠+马甲+双向救赎】
  腹黑软妹小撩精女主x病娇偏执大佬男主
  马甲大佬桑酒酒穿越三千世界,为了完成任务,一次又一次的死在了反派大佬的面前,最终携带一堆技能卷土重来。
  她本意只是想让那些欺她辱她的渣渣血债血偿,可是为什么,三个大佬哥哥抢着来宠她?
  而且谁能来告诉她,为什么那些被她虐了那么多次的反派大佬,都是眼前这个把她宠上天的病娇偏执的男人?

角色:冲冠一怒为红颜屠

病娇大佬怀里的娇软美人是白切黑

《病娇大佬怀里的娇软美人是白切黑》第2章 司君寒免费阅读

男人飞身上前,一把抱住地上的少女,眼色是从未有过的幽深阴暗,血色的瞳孔里是滔天的怒意,身子微微颤抖。

桑酒酒倒在地上,痛的连牙关都在抖,她尽力的扭了扭身子,在帝荒的怀抱中寻找着最美丽的死亡姿势。

她有点强迫症,之前无数个位面里,在反派大佬面前的桑酒酒的死法,不出意外的都是绝美。

“小狐狸,孤不许你死!你听到没有……”

帝荒低沉磁性的声音中带着他从未有过的慌乱,他用手颤抖的擦拭着少女唇边溢出的鲜血,却无论如何也擦不干净。

桑酒酒吐出一口鲜血,脸色惨白,脸上是她练习了无数遍的惨然的微笑,气若游丝:“哥哥……你没事真的太好了……小狐狸终于能保护你了呢……”

说着,她抬起了手,想去抚摸他精致如画的眉眼。

可是她的手,还没触碰到男人的脸,就急剧落下,无力的耷拉着。

与此同时,一滴晶莹的泪水从她闭上的眼睛中滑落,滴落在帝荒的手上。

“不————!”

……

至于后来魔尊是如何冲冠一怒为红颜,屠尽仙界诸神,伏尸百万,桑酒酒都不知道。

她安详的闭着眼睛,感受到痛感慢慢消失,一种浓烈的下坠感袭来,她的意识渐渐模糊。

这是转化位面时的正常反应,她已经体验过了无数次,只不过这次,通往的是她原来的世界。

桑安夏,林烨,宓雪,桑家……前世那些欺她,辱她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

“咚————”的一声。

桑酒酒被扔到了床上,头狠狠的撞上了枕头,让本来就晕的不行的她更加晕眩!

她的喉咙中溢出一声浅浅的嘤咛,双手被禁锢住,整个人都晕乎乎的。

她咬了咬舌尖,费力的睁开眼睛,撞进一双幽深深邃的眼瞳。

男人平日里都是带着寒意的眼眸中此时却满是疯狂的火热,像是烈焰一般,席卷着桑酒酒,将她灼烧。

桑酒酒被那样炽热的眼神看的心里一抖,她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却又什么都说不出口。

她被男人有些粗暴的压在床上,随即而来的是男人的唇。

男人的吻有些急切地落到她的脸上和嘴唇上,带着一丝粗暴和焦躁。

这样的吻,与其说是接吻,还不如说成是撕咬!

桑酒酒睁大了眼睛,明眸中满是朦胧的水汽,口腔和鼻息之间都是红酒和男人的味道。

这是哪一出?

她有些惊讶的微微张开唇,男人的舌头顺势滑进去,和她的交缠在一起。

男人一条腿压着桑酒酒的腿,另一条站立在地板上,与此同时,他的手也没有闲着,他随手扯下衣领上黑色的绸缎领结,丢到地板上,然后开始接着解开衬衣的扣子。

随着扣子一颗接着一颗的被解开,男人精壮的上半身显露在桑酒酒的眼中。

男人的上衣已经被他自己完全的脱去了,露出线条清晰,紧致结实的腹肌,性感的人鱼线一路向下,隐没在男人黑色的高定西装裤中。

平心而论,如果不是现在的这种状况,桑酒酒还是很愿意欣赏男人的腹肌和人鱼线的。

但是……

感受到男人撕扯自己衣服的手,桑酒酒咬住下唇,微微有些颤抖。

仿佛是感受到了她的颤抖,男人撕她衣服的动作微微的停了下来,修长的手指抚上她俏丽的脸蛋,在她嫣红的嘴唇上流连。

突然,窗外电闪雷鸣,一缕闪电的白光照了进来,整个卧室仿若白昼,桑酒酒可以清楚的看到男人的脸。

男人的脸上有着酒醉之后的潮红,但是他的表情却是一种出乎她意料的沉静。

薄唇轻轻的抿着,黑曜石般的眸子中不似之前的火热,反而转化成了一片深沉,仿佛万丈深渊一般寂静而无声,但没有人敢一跃而下去看深渊以下的世界。

她张了张唇,有些不敢置信的喊出了声:“司君寒?!”

她前世的时候,被桑家卖给了司君寒,但直到最后她一时疏忽,被桑安夏害死,这个男人也一直和她井水不犯河水!

他们两个人连面都很少见,每次只不过是家庭医生来取她的血。

她出血他养她,他们一直都处于这样一种单纯的关系。

可是……

桑酒酒睁大眼睛,看着压在她身上神色晦暗的男人,大大的眼睛里满是疑惑。

可是现在,这是怎么回事啊?

男人火热的眼神仿佛要将她灼伤,他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指,缱绻的抚摸着她的头发,她的脸颊,她的嘴唇。

神情认真而深情,仿佛她是什么失而复得的无价的珍宝一般。

他的声音低沉而磁性,带着一丝情动时的沙哑。

“小酒儿,这次,你不许离开我了……”

他真的已经快要疯了,成百上千个位面中,结局却总是出奇的相似。

全部都是她死在他的面前!

跳崖,自刎,毒酒,白绫,车祸……

各种各样的死法,以及她唇边那一抹相似的惨然的笑容。

直到现在,他一想到从她唇角溢出的鲜血,还是忍不住会战栗颤抖。

迟迟没有听到桑酒酒的回复,司君寒的眸光一点点的暗了下去,他突然一口咬在了少女修长优美的脖子上。

这一口他下了狠力,牙齿直接咬破了少女稚嫩的皮肤。

牙印之下有着丝丝血迹渗出,在白皙如皑雪的皮肤和乌黑如乌木的秀发的衬托下,显得妖异而绮丽。

他突然又后悔伤了她,伸出舌头,轻轻的将血痕舔掉,动作轻柔而深情。。

少女的血带着一种药草的香味,闻起来微微有种苦味,最终却转化为清甜。

桑酒酒浑身一僵,感受到脖子上的疼痛,明眸中划过一丝了然。

司君寒估计是太久没有喝到她的血,发疯了。

她的血能帮助司君寒压抑住他体内的暴虐。

十一岁之前,她一直生活在一个实验室内,那里有许多穿着白大褂的人,拿着厚厚的笔记本,围绕着身上插满管子的她议论纷纷。

她的血能治愈司君寒,也与当时在她身上实行的实验有关!

十二岁那年她终于从那个地狱逃了出来,被一个福利院收养。

十三岁的时候被桑家收养,从此就一直活在桑安夏的阴影之下。

她的一切都是给桑安夏的,桑安夏获奖的歌唱比赛,是她唱的。

桑安夏的考试,是她帮忙考的。

桑安夏获得特等奖的设计图稿,是偷的她的。

……

桑安夏就像小偷一般,将她所有的一切全部偷走!

>>>点此阅读《病娇大佬怀里的娇软美人是白切黑》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