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王川,任圆圆小说《成仙:从合欢宗开始》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成仙:从合欢宗开始

小说:

作者:李三川

简介:【洪荒修仙、创世神】
修仙大派宗主开局赐婚送女儿,原以为就要出任CEO迎娶白富美,从此走上仙路巅峰,直到四十米的刀锋都砍卷了,才清晰地认识到,洪荒大世,残酷不仁,修仙一途,唯有成仙成神!

角色:王川,任圆圆

成仙:从合欢宗开始

《成仙:从合欢宗开始》第3章 色诱免费阅读

绿衣男子走后,院子里几个筑基弟子纷纷找借口离开这是非地。

“王大长老,弟子洞府正在炼制培元丹,得先行一步回去看看火候,道侣的事就拜托了,告辞!”

“弟子今日约了个师兄饮酒,也告辞了!”

“俺红尘家中的兄弟被马车撞了,王大长老你看……”

“走吧走吧!都走吧!”王川摆了摆手,修仙界就这么现实,他早已看破。

“俺也一样!”

“俺也一样!”

“俺也一样!”

……

后面几个筑基弟子借口都懒得找了,只想快点走开,不沾惹这些因果。

“咦?你不走吗?”王川对那唯一留下来的弟子说道。

这个弟子,正是刚刚被绿衣青年甩袖震伤的人,他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

“谢大长老救命之恩!”

“大长老,那人似乎是掌门掌门宗主的关门弟子,十年前宗门比武大会时我见过他。”

“你还知道什么?”王川来了兴致,对于对手,自然知道得越多越好。

那名内门弟子说道:“他叫南宫木,修的是咱们宗派的木系心法。”

“是个木剑流……”

这世界的修仙者,到筑基时可选择专精一门属性心法修行,分别是“风雷木、水火土”六种属性,同时又辅以“刀剑枪、拳掌指”六种功法。

天地灵气是没有属性的,转为真气之后,就有属性了,筑基,就是把体内的灵气转化成六种属性中的一种。

另外,修炼境界叫心法,修属性法术叫灵法,修武技的叫功法。

一般的修仙者,会选择一门属性筑基心法,搭配一门灵法,还有一门功法。

比如南宫木背着剑,身上又绿油油的,便叫做木剑流。所谓“木剑流”,就是法术用木系,武技使得是剑。

还有合欢宗宗主任逍遥,南华州公认的火刀流第一人。他的成名神通‘灭神斩’,施展起来时,像是抽出一把四十米长、燃烧着烈火的大砍刀,刀锋所到之处摧枯拉朽、寸草不生……

王川刚刚捏着的玉符,便是封存着他的一招‘灭神斩’,释放出来能做三十秒真男人,越级秒杀元婴之下的一切敌人,说是一刀999也不夸张。

当然也可以全系全修,但是进度慢。

况且,修仙者寿元有限,修仙界人心险恶,一言不合大打出手,被杀了连哭的机会都没有。

所以,全修不如精修,至于其他的派系法门,可以用灵石去购买封存法术的玉符,直接往玉符注灵气释放就好了。

这也就是会画玉符的好处。

另外还有炼丹、布阵、炼器……这三个以后再说。

……

“你可知他当时都使些什么法术武技?”王川想知道得更多。

那名弟子仔细回忆后,道:

“当时,我见南宫木掏出一把豆子撒在擂台,豆子幻化成树妖、花妖攻击对手,自他脚下向四周地面蔓延出藤蔓,缠住对手后,一把巨剑从天而降,从对方从天灵盖刺入……他非常果决残忍,大长老你要小心,毕竟他十年前就是结晶境界了,而大长老您……弟子先走了。”

这弟子说到最后支支吾吾,意思却很直白:大长老你修为太低了。

王川点了点头,抱拳说:“多谢告知,不知您尊姓大名?”

那内门弟子沉吟了一道下,道:“承蒙大长老抬举,弟子周泰,炼器院的弟子,资质寻常,十年前就筑基初期,现在也只是筑基初期瓶颈,还没到中期。”

“刚刚周兄你受了伤,我这有一瓶五品化瘀丹,需要的话尽管拿去。”王川递给周泰一瓶疗伤药。

“谢大长老。”

周泰接过丹药,又是迟疑一会儿,四周张望见没有其他人后,压低声音,一脸谨慎地说道:

“那南宫木,是阵法院大长老南宫无明的侄子,南宫木自身,也指导着三十多个内门弟子修行,大长老您……保重!”

说完,周泰也匆忙走开了。

王川顿时感到一阵头痛。

阵法院位于宗门东方的青龙山,是合欢宗四大山头之一。

门派等级森严,尊卑分明,南宫木来踩自己的场子,想来也是因为背后有人,要不然不可能这么冒犯。

“但是,我好像没得罪过谁啊?”

王川百思不得其解。

合欢宗人员的架构体系,像是一个金字塔,宗主掌门管着3个大长老,大长老分别管着3个小长老,小长老又分别带着30个内门弟子,每个内门弟子,又都有10个外门弟子伺候着。

啊!

数学不好的王川一阵头痛。

“说到底,修炼不但是水火刀剑,修炼更是人情世故啊!”

合欢宗是一个集团大山头,这大山头里有阵法院、丹药院、玉符院、炼器院四个小山头。

“看来,人无论去到哪里,都是一个个不同的圈子。”

他并不后悔得罪南宫木,他迫切想要知道南宫木来此找茬的原因,才好化解这场危机。

他走入草屋,给自己沏了杯茶,冷静分析目前的处境,思索破局的办法。

“合欢宗等级森严,但宗门弟子自相残杀是禁忌,所以在宗门内还是安全的………”

“三年来虽说我宗门内小有名声,但我接触最多的,也只是合欢宗的内门弟子和外门弟子,长老层面的几乎没什么交情,一旦我有事,这些内门弟子和外门弟子估计得一边倒……”

“连夜提桶跑路?局势还有迷雾……再看看吧……”

他马上又想到了任圆圆,随即脑中勾勒出一条出路。

“这大腿,我抱定了!”

王川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

“不过,基本的保命阵法还是需要的。”

纳戒光华闪动,王川手中多了三十四根阵旗。

这是他在鬼谷外门学到的唯一一个阵法:奇门遁阵。

这是个传送阵:

十根阵旗为代表天干,另外二十四根代表十二地支,以及十二个时辰。

按照一定的规律排布,激活后可传送到五十里开外,随着时辰变化,传送的方向也会变化,精细到有六十个方向,非常玄妙。

上一次历练,能从一个沉迷炼丹的元婴老怪手中逃走,这个阵法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子丑寅卯……”王川取出灵石,炼化成灵气注入到阵旗当中去。

……

皓月当空,合欢宗上空时不时光芒掠过。

一个紫色的花轿从远方飞来,落到一个不起眼的山谷旁边。

不多时,一个紫衣少女从山林里走向这山谷。

月华倾泻,勾勒出一个画中仙子来:

樱唇红带笑,柳叶吊眉梢,眸子黑亮透狡黠,身段高挑显苗条,风舞琉璃裙飘,月照青丝发撩。

神人见了想立功,圣人见了要利己,至人见了想出名。

说是圣洁的月下仙子,一点也不过分。

就这么一个仙子,竟是任圆圆的另一面…

“哼!就看他能不能通过考验了。”

任圆圆莲步轻移,来到山谷的一间草屋前,轻轻叩门。

“王大长老,你在吗?”

柔美的声音从她齿唇间飘出。

“来者何人?”

王川心生警惕,刚刚完成注灵的阵旗一挥,布在房间中,纳戒光华闪过,一张红色玉符捏在指间。

“是我,刚刚进宗门的弟子,是掌门宗主叫我来的。”

王川长吁了口气,看来,又是一个想要求他做媒的。

他揉了揉太阳穴,前段时间新招了三千名散修,大多是奔着道侣来的。

“进来吧!”

任仙子开门,露出半张玉颜。

王川动容,忍不住多撇了两眼。

“你是来求桃花的?”

这话一问出口,王川自己都不信,这姑娘的仙姿,这容貌、这气质,她就不会缺道侣。

还有这大长腿不去蹬三轮….

“大长老好,”她行了个礼,道:“奴婢是任宗主派来负责照顾您生活方方面面的,大长老叫我子依丫头就好了。”

“子依?方方面面?”王川陈一怔,道:“哪方面?”

“各方各面。”

紫衣少女莲步轻移,走进草房,顺手将房门带上,又去把窗关上。

王川的木屋布置的很简单,一张木床,一张四方木桌,四张竹椅子围在木桌旁,外加一张靠窗的太师椅。

此时,木桌上烛火摇曳,屋中多了个亭亭玉立的绝世美人儿。

她眸子弯成了月牙,脸颊白里透红,静静地看着王川。

“这是为何?”王川喉结上下滚动。

“这是宗主和大小姐的意思,他们心恤大长老您日理万机,吩咐我来照顾您。”

“……”

见王川沉默,她又说道:“王大长老,可以把子依当做是掌门宗主送给您的聘礼。”

好个任逍遥!

先是许配了个丑出天际的女儿给我,后是安排了个美出修仙界的侍女弥补我。

这当老板的,果然一套一套的!

但王川想起鬼谷门的师傅说的那句话:女色如狼似虎……

“你走吧!”王川说道:“我这里不适合你。”

“我不美吗?”

紫衣少女眸子中闪烁异彩,这些年来,想吃软饭的人其实也有,但能通过她考验的,一个也没有。

“你很美。”

“那大长老为何不让我留在你身边呀?”

“我平日起居已有外门弟子负责了。”

“但他们无法帮到大长老您的双修呀。”

“我习惯了自己解决。”

王川一口回绝。

任圆圆满脸通红:“自己决解?”

“嗯。”

王川抿了口清茶。

首先咱练的就不是合欢宗心法,没到筑基,纯阳体绝不能破。

既然已经决定抱大腿,那就好好抱……

至于这紫衣小丫头…呃呃呃…再看看吧!

王川一边思量着,一边上下打量这姑娘:“唉!太美了,割肉哇!”

“大长老您说什么?”

“没什么。”

“难道大长老您不想……”少女莲步轻移,凑到王川跟前,拉起他的的手,在他耳垂边说道:“我很会、又很乖哦。”

“会什么?!会耕地还是会锄田?”

少女体香扑鼻,王川心神晃荡,连忙抽身后退,转过身去,暗想这合欢宗的老少娘们可真是一个比一个妖精,一个比一个精通茶艺。

“你走吧!我心里只有圆圆。”

王川找了这么个借口,殊不知身后的少女神情惊异。

“你不觉得她长的很丑吗?你看上她哪里?”她似乎不甘心地说道。

“人是不能看相貌的,我觉得圆圆心灵很美。”王川瞎几把编了个理由说着。

身后任圆圆满脸不可置信,道:“但她真的很丑啊!”

“你怎么敢说出这话?”王川诧异。

“我说的是事实。”少女丝毫不惧,道:“我相信大长老也不会去告发我。”

“丫头你多大了?”王川问道。

她柔声细语说道:“子依十八岁了。”

王川转过身,义正言辞,道:“你还年轻,我给你一个机会,就不在宗主面前嚼你舌根了,但你记住了,相貌,并不能说明一切,而且你这没大没小的,不要命了?”

少女一怔,随即说道:“我懂了,那子依不打扰你了。”

说完,转身离去。

她把步子迈的很慢,心中倒数着五、四、三……

“你等一下。”

王川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哼!开始了!

果然,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男靠住,猪上树。

“回去告诉圆圆,说我明天去拜会她。”

嗯?

不是?

有趣……

任圆圆停住脚步,眼中闪烁着狡黠,计上心来。

“大长老!”她扑通一声在王川跟前,泪眼婆娑。

“你这是为何?”

“求求大长老把我留下吧!我要是就这么回去了,一定会被送进宗门戒律院打死的…唔呜…丫头家中还有病重的老父亲靠子依在宗门领的灵石续命……”

合欢宗另一院子中,任逍遥打了个大喷嚏:“嗯?又是哪个长老在背后说我坏话?”

……

王川摇了摇头,道:“既然如此,我这里还缺一个药童,明天,你自己在药田旁搭个茅草屋子,帮我的灵药院子抓虫子、耕地、浇水、施肥。”

什么?

任圆圆目瞪口呆,脸色蕴着一丝怒气。

真当我下人了?姑奶奶我啥时候做过种事?

“怎么了?不愿意?”

“愿意!愿意!”她极力克制情绪,笑吟吟地点头。

>>>点此阅读《成仙:从合欢宗开始》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