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齐白渊,逢春小说《偏执霸总的小僚精又A又欲》在线阅读

小说:偏执霸总的小僚精又A又欲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高一

简介:【现代言情、女强、追妻火葬场、强强、甜宠、口嫌体正直、虐渣总】娇嫩小白兔,突然就变了脸,露出狐狸的小尾巴,一个劲的讨好,愣是一个侧眼都不愿意分,齐白渊齐总裁很着急,原以为砸钱就行,结果人家非要自己白手起家,这也就罢了,齐白渊把娘胎里带出来的杀手锏都使上了,小狐狸愣是油盐不进~气急败坏又无计可施,把人拦在巷子口,强装生硬:“马上回家!”元清冷淡,“不。”男人立马认怂,耳根透红,“那我跟你回家~”

角色:齐白渊,逢春

偏执霸总的小僚精又A又欲

《偏执霸总的小僚精又A又欲》第2章 离婚协议免费阅读

齐白渊的生活作息—可以说很规律。

白天都耗在公司,没有周末。

晚上十点准时下班,洗漱完之后十一点左右进入书房,凌晨两点会回房休息。

隔天早上,六点起床,在健身房里运动两小时后回公司。

在元清眼里,齐白渊似天使一般—-不食人间烟火。

起码,她从来没见过他在家里吃白开水以外的东西。

从那天之后,元清去学习了简餐跟西餐。

整整一个礼拜,愣是没有找到一展身手的机会。

齐妈妈的“贴心关怀”每日备至,让她深感压力。

“虽然少爷很忙,但是生宝宝的计划要提上日程。”

“你要知道,你能进我们齐家门,是你乃至你们元家上半辈子修来的福气,你要学会感恩。”

元清看完信息后叹了口气。

视线悠悠的停在主卧厚重的门板上。

怎么提上日程。

这位大少爷心里只有工作,她—-顶多算用上辈子修的福分来蹭一波跟他当舍友的机会而已。

婚假整整七天,她就像守在家里的小蘑菇,已经彻底发霉了。

而人家大少爷真像是逛了个菜市场随手捡了个白菜一般,只要她不找点事情“招惹”他,他绝对视若无物的忙自己的事情。

今天齐妈妈打来电话,她支支吾吾的说了一些实际情况,才刚开口说几个字,就被爱子如命的齐妈妈怼了回来。

提高着嗓门被教育了大半天。

挂电话了之后,她接电话的耳朵都还是轰隆隆的。

*

晚上,齐白渊破天荒的回来的很早。

脸色暗沉,眸子里尽是不耐烦。

“啪。”

一张黑色的银行卡被甩在客厅的玻璃桌面上,发出刺耳的声音。

元清不解的抬头,拉了拉裙子缓缓站起身。

“我说过的吧,”齐白渊冷冷的看着元清,“我没空谈情说爱,民政局门口,我说的不够清楚?”

“???”

“你跟我妈抱怨什么?”

元清睁大眼睛,惴惴道:“我、我—–”

“我没空跟你玩日久生情的戏码,你要是还想挂齐太太的头衔,我劝你识相闭嘴。”

客厅随着愤怒离去的脚步声慢慢静下来。

豆大的雨点“啪啪啪”的打在厚实的玻璃窗户上,窗帘被风刮起,“呼呼”的声音听得渗人。

元清麻木的抬手揉了揉干涩的眼睛。

沙发上的手机响了许久,终于没力气般的熄灭了屏幕。

客厅再次陷入死一般的沉静。

忽然—手机铃声大震。

元清捏了捏僵硬的脸,划开了接听键。

“电话响了多久了才接!”齐妈妈在电话里声嘶力竭,“马上来兴宁医院!少爷出事了!”

元清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出门的,只知道到医院的时候,浑身上下都湿透了。

手里只虚虚的握着一只手机,“滴滴答答”的滴着水。

病房门口围了一群人。

元清的心顿时提到嗓子眼,拨开人群,齐妈妈气势汹汹而来。

“啪。”

清脆又响亮的耳光在过道里响起,元清愣住了。

耳边吵闹的声音像按了暂停键忽的停下。

同情的、幸灾乐祸的、吃瓜的,无一不有。

“多久了?人在医院这么久了才来?!为什么这么晚了还让少爷出去?!”

元清还没有从那狠辣的一巴掌中醒过神来,只觉得左边脸颊火辣辣的。

后来发生了什么,元清记不清楚,只知道病房里人影绰绰,每个人脸上的讥讽看得她眼睛生疼。

回公司下车的时候急了点,被擦身而过的电动车在手臂上蹭破了点皮,毫无影响的人坐在床上表情淡淡的看着电脑处理公务。

元清有些无力,兴师动众的齐妈妈非要让齐白渊在医院里观察一个晚上。

元清自然是看守的那一个。

走之前,齐妈妈手指直指元清的鼻梁,口气凌厉,“照顾好少爷!否则有你跟你们家好受的。”

元清不知道该说什么,手机里弟弟发来信息,还没来得及回。

端茶倒水,顶着一张火辣辣的脸坐在陪护床上。

许久后—

“你就没有别的人生追求吗?”

“什么???”元清抬头,不解的看着齐白渊。

“人生不是只有男人这一件事,你都没有别的事情做吗?”

齐白渊的声调如常,但元清偏偏就是听出了不屑,那种很认真的骨子里带出的不屑。

你都没有别的事情做吗?非要赖着一个男人。

你的人生就这么肤浅没有尊严吗?

这两句是潜台词,但是在齐白渊的眼底闪现的一清二楚。

见元清没反应,齐白渊无语,低低的哼了一声,低浅的气音在病房里加速度的绕了好几个圈圈,然后急速的打在元清的命门上。

白如纸的薄唇不可抑制的颤抖了两下,元清深呼两口气,挺直腰背站起身,缓缓走出病房。

凌晨三点。

元清回去的时候,齐白渊已经睡下,房间里黑漆漆的透不出一点亮光。

平直躺在陪护床上,手掌下方似乎搁了一张薄纸。

点开手机屏幕,借着亮光,“离婚协议”四个大字映入眼帘。

尾端已经是男人端正的签名,元清呼吸停滞了一拍,而后屏幕因为长时间没有触碰缓缓熄灭。

“你现在可以不签,想签的时候找张秘书。”

本以为早就睡着的男人突然开口,房间里很黑,伸手不见五指。

齐白渊对睡眠要求很高,休息的时候房间里不能有一点亮光。

黑暗给了元清莫名的勇气,藏在心里的话蠢蠢欲动,终于如嫩芽逢春一般破土而出。

“齐—少爷,您还记得清临福利院的小橘子吗?”

床上的人沉默了很久,久到元清以为他不会回答了。

五分钟后。

“不记得。”

元清攥紧手里的纸,低低的笑了一声,带着几分凉意,“嗯,少爷,晚安。”

晨光微熹,房间里安静的只剩下沉稳的呼吸声。

黑暗中,一双墨黑的眸子缓缓睁开,似如一只猎豹,眼底闪过一丝困惑。

仅一瞬,又好像无事发生一般,缓缓阖上。

这一夜。

有些事情终究是变了。

>>>点此阅读《偏执霸总的小僚精又A又欲》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