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求奈奈小说免费资源 书名名叫偏执墨爷养的团宠小祖宗奶凶奶甜在哪看

小说:偏执墨爷养的团宠小祖宗奶凶奶甜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半糖

简介:【双向治愈+无虐+无小三+无逻辑+偏执】
“别,别……脏。”
“没事。”
当身份尊贵的男人抱起跌落泥潭的女孩,整个舒城便知道,司奈奈是商界大佬墨宴修的心尖宠儿,碰者必死。
谁知道墨宴修的苦?
为了哄司奈奈结婚,他种了一庄园的红玫瑰,买了无数小裙子、首饰、零食和玩具放进婚房。
谁知道司奈奈的苦?
每天被男人抵在墙上咚来咚去,稍微磕到碰到一点就发火:“司奈奈,你是我的宝,谁碰一下,我都觉得是抢。”

角色:奈奈

偏执墨爷养的团宠小祖宗奶凶奶甜

《偏执墨爷养的团宠小祖宗奶凶奶甜》第2章 少爷,奈奈小姐干坏事了免费阅读

莫奈庄园。

大片大片玫瑰花开得娇艳,属于改良品种,花期长,一年四季都开花。

司奈奈已经睡着。

墨宴修打横抱着人,步伐稳重没有一丝颠簸,步入客厅,在玄关处换鞋。

“先生、小姐回来了。”阿姨迎上来。

奈奈小姐是庄园主人,先生极少过来,每次过来都无一例外,是逮着奈奈小姐干坏事了。

看看这一身酒气。

醉得不轻。

难怪先生一回国,连老宅的晚餐邀请都推辞了,直接去逮人。

阿姨清楚自家少爷沉默寡言,自觉道:“少爷,我去煮点醒酒汤。”

“嗯。”

墨宴修换上拖鞋,腾出一只手脱下司奈奈的黑色马丁靴。

抱人上二楼

.

卧室。

少女闺房小小的,是温馨烂漫的浅紫色基调,柔而不俗。

白色公主床上有一排排玩偶,她晚上睡觉喜欢抱着那些东西。

空气中散漫着淡淡的薰衣草气息,是属于她的味道。

因为她喜欢。

十几年来,墨宴修硬生生爱上了薰衣草的味道。

“唔……”

司奈奈唇齿间溢出一声呓语,两只小手还抓着男人黑色领带。

也不知道梦到了什么,时不时吧唧一下嘴巴。

墨宴修俯身倾听。

司奈奈嘟嘴啵啵两下,轻声呢喃:“喝,都别怂,再来一杯。”

“……”

不知悔改的东西!

将人扔在软软的蚕丝被上,扯过被子盖住她红扑扑的小脸。

小熊玩偶掉在地上。

墨宴修捡起来,柔软的触感让人微微出神:“如果我没有记错,这是我送给她的7岁生日。”

她当时嫌丑,说过几天就扔掉。

却一直留着。

这一床铺的玩偶,有一半是他送的,还有一半是她自己买的。

罢了。

小孩子能有什么错,是他没有教好。

墨宴修掀开被子帮人盖好,免得憋死。

旅途疲乏。

男人松一松被女孩子扯歪的领带,抬腿,打算去隔壁浴室冲个澡。

被一张便利贴吸引注意。

它贴在一只粉红豹头顶,上面用马克笔写了三个描粗的黑色大字——

墨宴修。

对比周围其他玩偶,粉红豹身上有几处人为的补丁,布料皱巴,巴的明显经常被拳打脚踢。

呵。

年纪不大,脾气还不小。

墨宴修在床边坐下,拨开司奈奈额前碎发露出逛街饱满的额头,眉宇间散漫出丝丝温柔。

“你对我哪来那么多怨气?”

他对她不薄。

此生唯有的那点怜惜和疼爱,全部给了她一人。

“唔……”

软软的床铺比男人胸膛更加舒服,司奈奈翻个身,凭感觉,抓到一个幸运玩偶抱在怀里。

一条腿踹开被子,搭在玩偶的腿上,就像是年轻情侣抱在一起睡觉。

墨宴修心头悸动。

写有他名字的粉红豹,虽被被充当沙袋暴打。

却,被司奈奈八爪鱼样抱在怀里陪她睡觉……

口是心非。

她对他也有感觉吧?

只是她年纪小,不懂情爱,分不清爱情和友情的区别。

叩叩叩~

阿姨敲门得到允许后进来。

“先生,醒酒汤煮好了,按照小姐的口味,加了一些糖调和味道。”

司奈奈是阿姨看着长大的,什么都看过。

墨宴修也懒得替司奈奈整理被子,遮掩她糟糕透顶的不雅睡相。

“她最近情况如何?”

阿姨将醒酒汤放在床头冷却,看向司奈奈的眼神那般柔和疼爱。

“奈奈小姐最近很乖,按时上课,没有打架,也没有夜不归宿,就是挑食的毛病没有改善。”

明显在避重就轻。

墨宴修一下飞机就接到下属电话,说司奈奈在酒吧里买醉:“所以今晚是特例?”

阿姨低头不敢说话。

“您是家中老人,疼爱她,袒护她,我能理解,也希望您能分清楚工作和私情的区别。下次再敢向我隐瞒我实情,扣三个月工资。再有下次,您就不需要在庄园工作了。”

阿姨头更低:“明白。”

“去睡吧,我来照顾她。”

“先生晚安。”

阿姨端着餐盘离开。

醒酒汤冒着热气,很烫,还不能喝。

墨宴修做在床边盯着女孩发呆,忽而凑近,食指描摹女孩眉毛。

指腹有黑色细粉。

是染眉粉。

墨宴修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又是深夜买醉,又是穿裙子、化妆装扮自己……”

8岁那年,司奈奈全班参演一个儿童舞蹈剧,化了舞台妆。

她气了一星期。

他特地请假回来问她怎么回事,她不肯说,他追问许久才得到答案。

她说:

“我不喜欢脸上黏黏的感觉,不透气。他们都说,我脸上两坨红红的像猴屁股。太讨厌了,我从来没有这么丢人过,我以后再也不要化妆了!”

又生气又委屈。

说着说着,金豆子从眼眶里掉落出来。

“还有这个裙子好丑,硬硬的,弄得我身上痒。还特别长,不好跑步,我那天被绊倒,没抢到饭,我饿了一下午呜呜呜呜呜呜——”

哭得好伤心。

直接抨击到脆弱敏感的小心灵,以至于,给司奈奈留下严重的童年心理阴影。

18年来硬是没化过妆,没穿过裙子。

今天两样都占了。

还多了一个买醉。

顷刻间,墨宴修被浓烈的威胁感紧紧包围:“司奈奈,你是不是背着我早恋了?”

>>>点此阅读《偏执墨爷养的团宠小祖宗奶凶奶甜》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