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肩上有灵最新章节 肩上有灵免费阅读

小说:肩上有灵

小说:悬疑

作者:作者花之秀

简介:我是Z星球上一名特殊的房产中介。
何为特殊?
知道古曼童吗?得此物者可求事成愿,但善信若不符合其要求,那么便会遭到反噬。
我有一个类似的……
那天,前女友车祸身亡,留下一个三岁小孩,坐到了我肩上……

角色:方大强,白贞贞

肩上有灵

《肩上有灵》第3章 大凶之兆免费阅读

这些事虽然邪门,但只要人平安,忍一忍也就过去了,不是有句话叫身正不怕影子斜,夜半不怕鬼敲门吗?

可事实证明,那都是屁话。

第二天,我们家唯一的人类幼崽顾浩哲,不正常了。

顾浩哲是我表姐的四岁儿子,这名人类幼崽上幼儿园以外醒着的时间,基本都在烦我,尤其是周末,我是要崩溃的。

可那天小朋友忽然不再黏我,自己一个人一边搭积木一边对着空气说话。

“哈哈哈……咱俩看谁搭得又高又稳,输了就学小狗叫。”

“哇呜你好厉害,好吧,我学狗叫,旺旺旺……”

“你才没有爸爸,我爸爸在外地工作呢!”

“世上只有爸爸好,有爸的孩子像块宝……啊啊啊你打我!我要跟我外婆说呜呜呜……”

顾浩哲自言自语,一会儿得意一会儿生气,一会儿笑一会儿哭,跟空气吵得面红耳赤、不可开交,吵着吵着小脸上突然多了个小掌印,然后捂着小脸哭着跑开。

很快,卧室里传出舅妈的骂声:“马依灿,是不是你打浩哲脸了?你这么大个人了,下手怎没轻没重的?就不能打屁股吗?”

我愣在沙发上,手不由一松,电视遥控器掉到地上都没发觉。

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我机械性地从沙发上站起身,进入卫生间,关上门,借尿遁给在外地的表哥打电话:“表哥家里出大事了,快回来……”

我把送扎纸到白贞贞家遇到的所有怪事,跟表哥一五一十地说了。

表哥是风水师,有他回来坐镇,我心里便有了些底气,只是在那之前等得有些煎熬。

我正心急如焚地在客厅走来走去,舅妈越想越气,抱着小外甥怒气冲冲地过来:“浩哲你说,脸是谁打的?”

顾浩哲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指着我说:“是她先说我没有爸爸,我才说她没有爸爸,然后她就打我了。”

“好啊马依灿,你敢说我们家浩哲没有爸爸?还打他脸?”爱犬刚死,外孙又被欺负,舅妈火冒三丈,双目猩红,一脸狰狞可怕,整个人变得陌生。

看到舅妈把顾浩哲放进卧室后还把门关上,然后开始怒气冲冲地找东西,那一脸阴森的杀气。

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拔腿便跑:“这是误会,舅妈你冷静点!”

我跑进卧室,发现舅妈没追来,觉得奇怪,探出脑袋一看,吓得我魂飞魄散。

门外的舅妈,因为整个人被向上提起而踮着脚尖,一双手死死掐着自己。

看她一张脸涨得通红,太阳穴青筋爆突,一双翻白眼的双目在向我求救,神情看起来十分痛苦。

那一刻,我根本就来不及害怕,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救舅妈。

“放开她!”我一声怒吼,冲过去扒拉舅妈掐自己脖子的手,可才刚碰到她,舅妈便松了手。

不知是缺氧还是吓的,舅妈失去了意识。

事态严重,解决刻不容缓。

顾浩哲交给他爷爷奶奶,舅妈的情绪由舅舅安抚,在外地看风水的表哥,被我的连环夺命call给召了回来。

表哥是风水师,撞邪这种事在方家理应不算大事,可舅妈当时一副天要塌下来的样子,神情恍惚、神神叨叨:“完了完了,好日子到头了,这孩子我们当初就不该收留。”

这怕是在说我,我听了心里别提有多不是滋味。

舅舅很无奈,压着嗓子说:“小声点!”

“怎么啦?我说错了吗?”舅妈扯着嗓子拍桌而起。

“爸,你带妈去我那边住几天。”方大强不容置疑地作出安排。

我这个表哥比较大男子主义,是方家的顶梁柱,父母都得听他的,与我感情甚笃,舅妈见他神色不大好,便不再说些什么。

老两口一走,表哥安慰我:“我妈那个人就那样,刀子嘴豆腐心,说话不经大脑,你别介。”

“我知道。”我要是真介意,得把自己的寿命气短十年。

表哥盯着我的脸看了很久,叹气连连。

他从来不给别人看相卜卦,包括我,可这一回,脸上明明白白写着两个字“大凶”。

我打字给表哥发了一条信息,并示意他看V号:【你看得见那东西吗?】

表哥也用手机回复:【没开天眼,看不见。】

方大强平时只看风水和做殡葬服务,探灵捉鬼这一行业并无涉猎,所以不会去开天眼。

而顾浩哲能看见,是因为天灵盖未闭合的小孩是能看得见阴物的。

普通人除非是时运不济或阳气弱,一般看不见。

【那你现在要不要开一个?】我问表哥,心里迫切地希望,他现在就能把那东西给弄走。

表哥神色凝重地摇了摇头,回复:【横死的人,尸体又没找到,孽缘深重,无法进入轮回,所以才变成孤魂野鬼,这种鬼十分忌讳人类看到他们。】

【那怎么办?】我问。

【联系你前女友,让她来带走小鬼。】表哥又语出惊人。

我真是肠子都悔青了,真不该删掉白贞贞的V号,这下麻烦了。

【我要是能联系得上,能叫你回来吗?】这条发过去,心情无比沉重。

方大强平时虽然不捉鬼,但风水师可不是白叫的,画符的手指在手机键盘上打字也是出神入化:【可在你前女友的头七之夜,把小鬼还给她。】

还魂夜,白贞贞,小鬼,想来就让人发怵。

我算了算,白贞贞的头七还有四天。

【那就麻烦老表了。】我感激涕零地握住表哥的手。

谁知被无情地甩开:【神经,你自己还,广大妇女群众还需要我的照顾呢!】

哎,做人还是要靠自己啊!想想也只有这样了。

等等,不对啊!

我思来想去不对劲,火速又发了一条:【你确定只有一只?会不会白贞贞也在?】

【什么,有两只吗?】方大强拧着眉头看我,一脸的很意外。

我看着他再发一条:【我不确定才问你啊!】

方大强拿出罗盘四下探了探,家里其它方位一切正常,只有对着我的时候,针头下沉。

探测结果出来,方大强看着我,两眼霹雳,慌得我一批。

【应该只有一只】发完这条,方大强神情肃穆地想拍我肩膀,手还没碰到,忽然想起什么,蓦然一怔,换成拍大腿,算作安慰了。

我不安地看了一眼窗外的枣树。

真的,只有一只吗?

四天后才是白贞贞的回魂夜,这四天我怕是要度日如年,好在那小鬼似乎不会伤害我。

我的庆幸,方大强深不以为然。

因为横死的孤魂野鬼性偏执、戾气重,他们拥有的能量,是普通鬼魂所不能比的,而幼灵的善恶极容易被环境影响。

现在小鬼时刻坐在我的肩上,就像是一颗定时炸弹,随时会要了我的命。

方大强一席话,好似晴天霹雳,当头给我一击。

为了让我安心,他给了我一张化煞符,不过他说,不到万不得,最好不要用,至于为什么,他又不说。

风水师说话喜欢说一半,我已经习惯了。

没想到在我26岁生日即将到来之际,有这么大一个坎要过,这要是过不去,怕是要英年早逝。

>>>点此阅读《肩上有灵》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