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求象罗无心小说免费资源 主角名叫祁风,虞勒在哪看

小说:象罗无心

小说:玄幻

作者:让我飞

简介:大话西游曾感动无数人。至尊宝只有断情绝爱才能得成正果,令无数观众唏嘘。长久以来,作者都对电影结局颇为遗憾。所以,渐渐地在脑海中构思出一个故事,想反电影之意而用之,以至情至爱修道证果。这个故事,从一个少年在家破亲亡后外出流浪开始……

角色:祁风,虞勒

象罗无心

《象罗无心》第002章 绛衫女子免费阅读

鹤鸿二人心知此行凶险,带着祁风未免累赘。于是鹤云子说道:“风儿,想必你也听见了,我二人遇上了一桩麻烦,今晚必须前往赴约,你跟在我们身边实在危险。我们去找间客栈,晚上你就好好睡一觉。过了明早卯时,如我二人还不回来,定是有甚不测,你就不必再等我们,尽可自去;若到时能安然归来,我二人就收你为徒,带你上山去修炼。我们能否结下师徒之缘,就看今晚的造化了。”

祁风于二人甚是感激,知道二人有了麻烦,自己却帮不上忙,心中懊恼,为免连累二人,只好使劲点头道:“二位恩人尽管放心,我会一直等你们回来,纵然等不到,我也会去外面打听,定然寻出一个下落,决不会一走了之。二位恩人神通广大,此行定能逢凶化吉。”

祁风出身书香门第,自幼便念了不少书,此刻他不禁想起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箴言,愈发把鹤鸿二人视作再生之恩公,感激之至。

鹤云子捻须笑道:“果然孺子可教。”鸿秋子见祁风天性醇良,也甚是喜欢,心想:“此子异日修为必不再我等之下,将来渡劫之际,或可仰仗其力。”

鹤鸿二人带着祁风拐弯抹角,东游西逛,找了一间门面甚为阔气的客栈,待安顿下祁风,看看天色,已交戌时。二人对祁风交代几句,便出门而去。

祁风独自在房内支颐而坐,寻思着日间种种,不禁喟然而叹:“我祁风如此不幸之人,终于得到老天爷怜悯,时来运转,真是做梦一样。”又想到以后入山拜师,从此修行仙道,诸多新奇不凡,有待体验,心中憧憬之情油然而生。可念头一转,想到自遭变故后的一年多,四处流浪乞讨,遭了多少白眼,受了多少毒打,又不禁生出些许恨世之意,暗想:“等我学好本领后,定要为全族亲人报仇,那些轻视侮辱过我的小人们,也要一一报复。”

正自胡思乱想,门呀的一声开了,店小二捧着一套崭新的衣衫鞋袜走了进来,笑道:“祁公子,这是二位道爷临行前所吩咐,小的不敢怠慢,去街上买了一身行头,立马送来。公子一表人材,换上新衣,必然相得益彰。”

祁风应了一声,店小二放下衣衫便转身而出。不一会,一位中年汉子手提两个水桶走进房间,桶内满是热水。汉子将热水倒进浴桶,又往返五趟,浴桶水量已足沐浴,便对祁风道:“公子,快请沐浴。”说完,退出。

祁风好久没洗过热水澡了,身上满是污垢。除下衣裤,跳进水桶,胡乱搓了几下,便一头歪靠着桶边,倍感舒服惬意,懒洋洋地竟然睡着。

也不知过了几时,祁风只觉一丝凉意侵袭,缓缓清醒过来,桶内热水已然冷却。

房内桌上燃着一盏油灯,透过浴帘,祁风朦胧看见桌边坐着一人,身形似乎是个女子,不禁大吃一惊,连忙跳出浴桶,扯过衣衫往身上一披,喝问:“你是什么人?为何进我房间?”

那女子冷然道:“今日你受人恩惠,难道就不思图报么?”

祁风一怔,道:“你怎么知道我受人恩惠,不过那又与你何干?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你的二位恩人今晚以身犯险,你难道就无动于衷么?”

“二位恩公的事我当然知道,本来也想去助一臂之力,可是我没啥本领,又瘦又弱,叫我如何是好?你既然知道此事,想必也是恩公的故人,本领自然不小,何不带我前去帮助恩公化险为夷?”

“看你乳臭未干,胆子倒不小,义气也足。也罢,我就带你前去,相机行事。”

祁风这才从浴帘后转出,只见灯下坐着一位美艳女子,宫妆打扮,风鬟雾鬓,一袭绛衫,身形苗条,年龄不超过三十。

待祁风穿戴妥帖,女子牵了他手,来到窗边推开窗扇,但见疏星几点,月色皎洁,一派良夜景象。祁风不知她意欲何为,但被她软绵绵的手心握着,不便拒却,料她必无恶意,只得听之任之。

女子淡然道:“准备好了没?”不待祁风答应,她耸身一跃,已携着祁风跳窗而出。

祁风一阵惊慌,只觉脚下踏空,身体略微一沉,继而落在一道窄窄的横梁之上。接着冷风呼啸,寒气扑面而来,身体也莫名其妙地向前疾驰。待略微定了定神,发觉手仍被女子牵着,脚下却踏在一口赤色长剑之上。

祁风见所未见,惊讶不已,暗想:“这女子必是神仙无疑了。”

二人御剑向南疾驶,脚下城阙楼台飞快后退,不一会便出了武昌城。女子右手掐诀,向上斜引,剑头倏地拔高,往天上飞去。

祁风望着月亮,只觉越来越近,如冰盘明玉,似乎触手可及;寒星闪烁,晶莹可爱,也仿佛一摘即获,不禁欢喜之至,放声大叫。再低头俯瞰,哪里还能分辨平野山川,唯睹几缕云雾,随风缥缈如丝。

飞剑凌云,当真迅速,不多时,二人已临近报恩寺上空。女子收敛剑光,降下飞剑,贴地缓行,绕到寺庙西边院墙,升至一株松树冠中,探头向寺内瞧去。

祁风也跟着偷觑,只见大殿前的空地四周燃着十几根火把,院内火光通明;七八个凶僧各持着戒刀禅杖,来回巡行;殿前台阶上摆着两把锦毡交椅,东首椅上坐着一个瘦削僧人,嘴边须髯猬张,正闭目捻珠,嘴里似乎念念有词;西首椅子空着,椅前石栏畔立着一人,蓝色身影,面色泛红,似有几分可怖,料知定是日间投下拜帖的妖人。

祁风骋目游视,却不见鹤鸿二人,心中暗自奇怪:“目下差不多已近子时,怎么二位恩公还未现身?”又一寻思:“定是妖人拉帮结伙,人多势众,难以对付,恩公为计万全,多花一点时间准备,所以尚未到来。”

待了约莫一炷香的时间,鹤鸿二人仍未现身。寺内众凶僧不免焦躁,连那为首的瘦僧也不禁纳闷:“虞居士,看这星光月色,那两个贼道早该来了,此时仍不践约,莫不是胆小怕死,溜之大吉了?”

虞勒也已不耐烦,说道:“两个牛鼻子若当真鼠遁,不来赴约,除非他们升上大罗天,否则必要挖地三尺,将其锉骨扬灰,元神尽灭。”

祁风收回视线,看看绛衫女子,见她两脚踏在一根细小嫩枝上,身形却稳稳当当,不见丝毫虚浮摇摆,面容也是异常平静,只是定睛瞧着寺内情形,心中除了惊讶,就是佩服。

恰这时,寺前山门外一声笑语传来:“众位朋友,因些许小事耽搁,贫道来晚了,实在对不住,哈哈哈哈……”声音甫落,一条人影如鹰似隼,已从空而降,立在殿前空地上。

祁风知是鹤云子来到,却不见鸿秋子身影,料想恩公并未一齐现身,必然别有安排。

虞勒大喝一声,跃到空地上,道:“总算你还有点胆气,没当鼠辈,只是你那师弟现在何处?快请现身,我们也好一并作个了断。”昂首环顾一周,继而定睛瞧着鹤云子。

“我师弟因准备了一份礼物,十分沉重,不方便携带,遂三更半夜叨扰了几个村民,雇他们装车,正在后面慢慢送来。”

虞勒狐疑道:“你究竟想搞什么鬼?今夜只为替我师弟讨还公道,什么礼物都不稀罕。”

“别的礼物不敢说,只是这份礼物,颇费了我师兄弟一番苦心,想必阁下也定然中意。”

虞勒寻思一番,厉声道:“你自知今夜难逃公道,所以设计拖延,莫不是等着什么高人来助你一臂之力?”说着,便要劈掌欺身而近。

鹤云子向左闪身丈许,叫道:“虞洞主,可别这么大的火气!我若当真仰人相助,又岂敢独自现身?也不必在乎这一时半会,敝师弟不久就能赶到,届时必让诸位大感意外。”

虞勒回身向那瘦僧道:“希明禅师,你意下如何?”

——

作者有话说:

>>>点此阅读《象罗无心》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