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朱祁苼,徐埕小说《大明:我没有文化》在线阅读

小说:大明:我没有文化

小说:历史

作者:杨凌霄

简介:这是一本正经的历史小说,非常正经!
穿越到了明朝的朱祁苼,作为一个现代人,却没有足够的知识储备量,好在身为王爷,他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
然而当国难当头,亲眼目睹了大明朝经历了一番风雨的他,终于下定决心,不再当一个闲鱼………

角色:朱祁苼,徐埕

大明:我没有文化

《大明:我没有文化》第3章 言南迁者死免费阅读

“你一定要保住你哥哥的性命。”

这是昨晚孙太后给郕王提的唯一要求,郕王这个人,其实人不错,要不然朱祁苼也不会跟他关系好了。

昨晚太后哭着托付他,他也是为这份母子情而感动,更何况孙太后把皇位都许给他了,他自己心里也是愿意想办法保住他哥哥性命的。

这倒不是因为孙太后,而是他回去考虑了一番决定的,首先他原本没有当皇帝的打算,只是现在机会摆在眼前了。

明朝这个皇位之争,可谓是异常的血腥,他太爷爷的皇位怎么来的本就人尽皆知,只是没人敢说。

他爷爷跟他爹的皇位,那也是跟他二爷明争暗斗过好几次的。

郕王不是傻子,他不觉得自己有他爹朱瞻基一半的本事,更不觉得自己跟永乐帝有一星半点的可比性。

他怕死。

他想的是,反正他哥现在在瓦剌手上,废了他哥立了他,他只要尽力去救,救回来了,有孙太后在,这事儿他哥不会怪他,自己回去当王爷就是。

万一没救回来,他哥死了,那他就白捡了个皇位,何乐而不为之?

而要保全正统皇帝的性命,郕王和孙太后都知道,必然要付出极大的代价,而这个代价,最好的一个先决条件,就是南迁。

这是他们俩预想中最好也是最坏的打算,而且这个口他们没法张,今日有徐埕这么一闹,二人本该是高兴的。

可是徐埕话刚刚讲完,文武百官之中还没来得及有人反对,就有两个让人意想不到的人冲了出来。

“徐埕!你好大的胆子!”冲出来的竟然是刚才帮太后宣旨的太监金典,只见他一边怒斥徐埕,一边转身朝太后跪下道:“太后娘娘,老奴侍奉过先帝,侍奉过仁宗皇帝,侍奉过太宗皇帝。”

“太后娘娘,您知道小的想说什么啊,南迁之事,断不可言啊。”

“太后娘娘。”刚才站在孙太后身边的另一个太监兴安,此时也跪了下来:“言南迁者,当斩之!”

徐埕腿都吓软了,心说今天这是怎么了?满朝文武都没说话,这俩老太监跟着发什么疯?

这怨不得徐埕不理解,他虽然博学,但知识跟阅历是两码子事儿。

当初太宗皇帝五次北伐,二人之中,兴安跟着去过五次,金英跟着去过四次。

他们这一辈人,受太祖皇帝影响,骨子里就有着大明的骄傲。

后来宣宗又三次北巡,其中宽河之战,宣宗派出区区百骑,便吓得兀良哈部尽数投降。

经历过这些事儿的人,哪怕是两个太监,也绝对接受不了如今大明竟然要南迁。

“哈哈哈哈哈哈。”朱祁苼笑了,笑的那么开心,那般疯狂,那捂着肚子道:“看看,看看,两个宦官,尚有廉耻之心,徐埕!你给我滚出去!”

朱祁苼这一笑,把百官的情绪也带起来了,徐埕一时面红耳赤,却又说不出话来,整个朝堂都在笑他,如此大耻,跟他原先想的一点都不一样。

待他灰溜溜的走出去后,于谦上前直言:“再有敢言南迁者!当斩!”

人群之中那些原本其实也有这个想法的人,再也不敢说话了。

这时候,吏部尚书王直皱眉道:“于大人,我也不赞成南迁,但是如今边疆大败,皇上带去的三大营乃我大明精锐,如今北京空虚,瓦剌大军随时有可能长驱直入,我等该如何应对?”

百官又是一阵议论声,这迁都不迁都先不说,就算不迁都,这仗没法打啊,要人没人,要粮没粮,要兵器衣甲也没有。

这时候,已经许久没说话的朱祁苼知道,时机又到了。

刚才孙太后命郕王监国之时,他其实一点也不意外。

他并不指望自己杀一个王振的侄子就让所有人改变对自己的看法。

但是他知道,今天对自己非常重要。

他一定要在今天,彻底,完全,绝对的超越郕王,成为百官心中那个合适的人选。

“诸位,可否听本王一言。”朱祁苼上前两步,转身面对百官道。

虽然他站的比郕王低一些,但是他站的更中间,而他背后正对的方向,就是那空着的龙椅。

这一刻,朱祁苼拿出了自己毕生所有的气魄,整个人把摇杆挺的笔直,他伸着双手道:“诸位!太宗皇帝曾言,我朝国势之尊,超迈前古,其驭北虏西番南岛西洋诸夷,无汉之和亲,无唐之结盟,无宋之纳岁薄币,亦无兄弟敌国之礼。”

“太宗迁都北京,是何用意,诸位可知?”

百官愣了一下,当时就有些傻眼,心说这景王殿下这是又发癔症了,这事儿人尽皆知!可是何人敢说?

当初太宗皇帝说南京湿热,不如北地,以各种理由迁都。

实际上大家都知道,是因为他得位不正,在南京住的不安稳。

还有谣言说,在南京他总能梦到祖宗训斥,建文帝索命,因此才决意南迁。

可是这些话,谁敢说出来啊?

“弟弟!你别乱说话啊!”朱祁钰也是着急的小声朝他喊着。

“你们都不知道!我知道!”朱祁苼继续道:“当初!先帝曾问过我同样的问题,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但现在,我知道了!”

“太宗之意,可以总结为一句话,以天子!守国门!”

天子守国门!此言一出,满场皆惊,这一句话,就像是一柄重锤,重重砸在了所有人的心头。

就连于谦,孙皇后,郕王,也都被镇住了。

天子守国门,这是何等的豪言壮语啊!

“今!瓦剌来犯!吾皇被俘!”朱祁苼义正言辞的继续高声道:“本王知道,北京城中,无兵!无粮!无马!无甲!无炮!什么都没有!”

“但是!北京城中!还有人!有我大明子民!有我朱家子弟!有尔等满朝文武!”

“今日!本王斗胆!再送太宗皇帝一句话!”

说着他当着众臣的面,朝着太庙方向跪下,重重磕了一个头道:“太爷爷!您以天子守国门!”

“儿孙!自当以君王死社稷!”

“国君被俘!还有我们这些亲王!我朱家儿孙!宁死!不退!”

说完又是一拜,两行清泪也顺着眼眶流了下来。

说来奇怪,他本是穿越过来之人,对这个时代的代入感并没有那么强,今日,他原本是想演戏,可是演着演着,他就有些分不清了。

真作假时假亦真,假作真时真亦假,没有人能说的清楚,朱祁苼现在到底是谁,也没有人知道,他是为谁而流泪。

唯一可以知道的是,就在他说完这番话后,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陪着他朝太庙跪了下去。

于谦的手颤抖着看着朱祁苼的背影,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好一个天子守国门,好一个君王死社稷!我大明!有救了。

这样的想法,绝对不止于谦一人有,满场的目光,几乎都聚集到了朱祁苼身上,就连郕王,此刻也对自己这个弟弟升起一股敬意,而孙太后的心中,也终于有所动摇。

退朝之后,朱祁苼径直回府,取了一套兵甲,由侍女帮他穿戴好后,看出了今日他有所不同的老太监忍不住问道“王爷,您这是要干嘛?”

“王海。”朱祁苼一边扎紧腕甲,然后看了看老太监道:“你把府中钱财理一理,分发给府上的妇孺,还有其他男丁们的家眷,全都先去南京吧。”

“啊?这是为何?”老太监王海皱眉问道。

“前线输了,我军大败,全军覆没,皇上被俘。”朱祁苼语不惊死人不休的说道:“瓦剌随时会打过来。”

不等王海和侍女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朱祁苼继续道:“我去兵部找于谦要个差事,你们也抓紧。”

说完他搂着侍女狠狠捏了一把,然后把手搭在刀柄上大笑着就走出门去。

所有人 觉得,王爷莫不是疯了?

他自己也感觉出来他变了。

他不知道为什么。

今天的一切,都是他计划好的。

但是本身,他只是不想死,只是想趁机演一把戏,争一争这个皇位。

可是演着演着,他自己就不自觉的入戏了。

现在的他,考虑的根本不是什么生死或者皇位,他是真心想保住大明。

穿越前他已经当了二十多年闲鱼了,穿越后又当了十几年的纨绔,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的生命有了意义。

人就是这样,在没有机会和运气的时候,任何努力都是白费的。

但是一旦抓住了机遇,那就会有不一样的人生。

穿戴着盔甲进入兵部,朱祁苼找到于谦,此时他正在与一众官员商讨应对之策。

看着眼前这位景王披甲的样子,曾经见过太宗皇帝和宣宗皇帝的于谦,突然一时之间有些晃神。

不是因为长得像,而是那股气势,那股我要打仗的气势。

正统皇帝出征,所有人都当他是去玩的,哪怕披甲在身,也是给人一种玩闹的感觉。

为什么让他去,也是因为大明国力正盛,都觉得无外乎跟当年宣宗一般,北巡一下而已,那些外族估计又是一听就吓得赶紧来投降。

就算打起来,有那么朝中重臣跟着,应该也出不了大乱子。

谁也想不到会到今天这个局面。

“于大人。”朱祁苼算是彻底放开了,走到于谦面前大手一挥道:“给本王派个差事。”

于谦看着这位刚才在朝堂之上大放异彩的少年王爷,确是有些哭笑不得。

“景王殿下,您就别来给臣添堵了。”于谦苦笑道:“哪里来的差事,我等此刻要兵无兵,要粮无粮,更别提给您一队人马让您调遣了。”

“无妨,我不是来要人马的。”朱祁苼摇了摇头,来到沙盘旁看了看问道:“准备怎么办?”

一众兵部官员一时之间有些为难,看了看朱祁苼,又看了看于谦。

“无妨,国家存亡之际,顾不得那许多规矩了。”于谦说道。

按道理,大明的亲王不该就这样出现在兵部,但是此时,众人已然坏了许多规矩了,于谦也不再在乎了。

“对喽。”朱祁苼笑了笑:“早上你们在朝堂之上,可是当场打死了三四个人,那马顺堂堂锦衣卫指挥使,跺跺脚京城都要抖一抖的人物,不也被你们打死了?”

此言一出,一众官员也都赶紧低下了头,倒是有几个没去的年轻后生,此刻一脸兴奋的看着景王。

其中一名年轻官员道:“景王,您说的话我们都听说了,只恨没能亲眼看到。”

“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另一名青年一边说一边拱手就拜:“醍醐灌顶,醍醐灌顶啊,王爷请受我等一拜。”

说着一众年轻官员竟然齐齐朝着朱祁苼弯腰拱手,这一幕看在于谦眼里,不由再次露出饱含深意的表情。

这次,朱祁苼看到了,但是他马上把视线移开,到底是年轻,虽然他此次来找于谦也的确是有目的,但毕竟他还的城府还远没有到那种地步。

如此表现,自然被于谦看在眼里,他点了点头,然后便招呼众人继续议事。

“景王殿下。”于谦指着沙盘道:“为今之计,第一要务便是调兵入京。”

“从时间上看,所有能调集的部队大概有两京操备军,河南操备军。”

“还有南京跟山东的备倭军,以及江北所有运粮军。”

“还有宁阳侯陈懋所部的浙军。”

“如此一来,我军大概有十几万人的兵力。”

于谦介绍完后,朱祁苼看着沙盘点了点头,这时,那些对朱祁苼充满崇拜之情的兵部年轻官员,都想跟这位新晋偶像搭话。

其中一人说道:“可是王爷,虽然兵力大致相当,但这些部队的战斗力,除了宁阳侯的浙军外,都远非三大营可比啊。”

“此言差矣。”朱祁苼摇了摇头:“我觉得你们也别觉得三大营太厉害,太宗在时的三大营,跟现在的三大营已经完全不同。”

“并非我轻视他们,你们都是兵部的,三大营具体情况我觉得你们比我清楚。”

“我军兵力三倍与敌军,又不是攻城,让人打到全军覆没,这里面的问题,绝对不单单在某个人身上。”

一众兵部官员频频点头,其实他们不是不知道,三大营战力早已不复从前,只不过这次皇帝御驾亲征,纯属胡闹之举。

还是之前说的,五天就出发了,这简直可笑。

只是带的兵的确够多,所以朝中这些大臣眼看挡不住,才没有拼着死也要把皇上拦下来,而是大部分都跟着去了,谁也没想到会出如此大的变故。

“不知景王对如此安排,可有何高见。”于谦看向朱祁苼问道。

“没有。”朱祁苼摇了摇头:“领兵打仗,我也没什么经验,于大人您放手去做便是,如今这北京城,其实全指着您一人呢。”

说着他看了看于谦,二人对视之间,纷纷在对方眼中看出了对彼此的满意。

“但是有一点。”朱祁苼皱眉道:“我想问问,这个全军覆没,就真的死得一个都不剩了?有没有逃回来的?给我们讲一讲瓦剌的军队情况也是好的啊。”

“这个…”兵部一名官员苦笑道:“王爷,您是不知道,这往常,若是当了逃兵,都是要受刑罚甚至杀头的,如今圣上被俘,敢逃回来,那必然是一死啊,真有逃的,也不会回来的。”

“我们倒是收到了消息,有部分官员带兵逃了回来领罪,不过事发突然,具体都有谁还不知道。”另一人说道。

“倒是有一人。”于谦的眉头也皱了起来,不是朱祁苼说,他还真差点没想起来。

“不过此人并非从土木堡逃回来的,而是此次大军出征之时,在阳和一战中逃回来的大将石亨,此刻还在牢里关着呢。”

“这就对了。”朱祁苼赶紧道:“这逻辑上就说不通啊于大人,既然知道回来是戴罪之身,那为何还要回来?此人是临阵脱逃吗?”

“那倒不是。”于谦摇头道:“根据石亨所说,他是浴血奋战,被敌军以钝器击打头部昏厥,待醒来之时,战场已经只剩下遍地尸骨。”

“那就说明,此人可用,此时不快把他带来,更待何时?”朱祁苼说道。

“景王殿下说得对,我这就差人去。”于谦点头道。

说完他就马上差人去办,然后他看向朱祁苼继续道:“景王殿下,虽然现在这些部队的战力是问题,但我等是守城,北京城牢不可破,即便也先来袭,只要有这二十万军队,我们便可高枕无忧。”

“最关键的问题还是。”

“粮食。”

“粮食。”

朱祁苼跟于谦异口同声的说道,不过朱祁苼是看着沙盘说的,而不是刻意要接于谦的话,他是真的想到了这一点。

>>>点此阅读《大明:我没有文化》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