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司靖,兰婉欣小说《重生后我被病娇宿敌宠上天》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后我被病娇宿敌宠上天

小说:纯爱

作者:岁岁红

简介:【双男主+重生+破镜重圆】
【明面作恶傻甜孽徒&暗地使坏病娇师尊】
三百年前傅卿止一把断尘了却过往,封号玄浄天尊。死于他手的便是统领万恶地狱的九渊之主:司靖。三百年后司靖再次睁眼,发现自己竟成了宿敌之徒:桃花妖!
小花妖正襟危坐:“师尊你在干嘛???”
天尊大人笑得邪魅:“日行一善。”
某花:那为什么躺在我这?!
某尊:夜里凉,我来替乖徒儿暖暖床。
听说,天尊大人有一屋子的珍画,画尽心中所爱之人。

角色:司靖,兰婉欣

重生后我被病娇宿敌宠上天

《重生后我被病娇宿敌宠上天》第2章 讨厌他的二师姐免费阅读

大师兄贺珏费尽心思才将司靖的腿接好,若他每天勤于练习就无大碍,但那双手却只能恢复五成。

司靖也不介意,死都死过,这不算什么,再说贺珏向他保证,待师尊归来所有问题都能解决。

送走两位师兄,他反而乐得清闲,每日不是训练四肢就是翻阅那本假心法,除了手难使力导致翻页困难以外,就没有什么烦心事。

看过几日,他发现心法并不是胡乱抄录、随意拼凑,而是有章有法、环环相扣,足够以假乱真,一看便知编纂之人曾仔细研究过。

先前他还疑惑:霁之年一个修炼到即将功德圆满的人,却发现不了心法有问题,莫不是太蠢。现在看来,是那陷害的人聪明得不留痕迹。

——

云之巅,瀚海山峰,入云接天,是仙门中的惩戒之地。山顶只有一块石板,受罚者被脚链封住灵力,锁在此处。白昼如常,入夜却要承受整晚的寒冰椎骨之痛。

从霁之年昏睡后,兰婉欣就被关在此处直到现在。

司靖难得出门溜达,才走几步就撞见楚宵云背着一个箩筐欲往顶去,于是上前:

“三师兄,你背的是何物?”

“……三哥给二师姐送饭呢。”楚宵云立刻像小鸡护食一般护着身后的背篓,生怕刺激到小师弟,声音都不敢放大。

司靖点头没有多想,刚走几步,转念又回身折返,开口道:“我去送吧。”

楚宵云顿时面如菜色,一副我知道你要上去报仇的模样,直接惊呼:“不必了!师弟身子还弱,不宜操劳!”

司靖逮住机会装模作样地低下头,眼眶瞬间通红,晶莹的泪水在打转:“嘤……我果然没用,什么事都干不成!为何三哥……罢了!”

若是换做以前的他,早就不耐烦地一掌将这人给拍晕,可惜他现在太菜做不到。

原身霁之年本就长得妖媚,是浓颜系美人,再细微的神色都会被轻易放大,处处是风情。

楚宵云被眼前泪眼楚楚的人吓得手脚慌乱,温言温语安慰了好一阵,又特别叮嘱几句才将背篓放到小师弟肩上,目送他上山去。

也不知从何时起,二师姐就不待见小师弟。不过解铃还须系铃人,心病还需心药医,师弟的路,难走啊!

——

司靖在途中五步一小喘十步一大喘,抵达云之巅时黄昏将尽,远远地就看见有一个单薄的身影直立于石板之上,镶进瑟瑟萧意之中。

山顶刮过阵阵冷风,将那道孤独的背影吹进他眼中,一下又一下牵动着思绪,叫他看不真切。

五百年前,傅卿止也是这般独自坐于喜房中,满屋血迹比那人身上穿的喜服还要鲜艳。

他记得,那晚的月亮格外的圆。

月光透亮,直穿而下。

“今日怎么这样迟?”兰婉欣听见身后的动静就结束打坐,回头一瞧,先是惊愣随后冷下脸来,眼中瞬间布满疏离。

司靖嗤笑,被关在这种鬼地方竟没妨碍她摆脸色。

他一瘸一拐地走过去,一屁股坐到石板上,就开始大口喘气:“给你送就不错了,别不知好歹。”

没听见回应,他又翻出个白眼甩了几下自己的身子,身侧的两只手臂也随之晃荡起来:“你瞧我像是个能用手的人吗?”

兰婉欣心中的怒气霎时倾泻,表情跟踩到狗屎一样难以形容。最后还是帮他把背篓卸下,自己将饭菜摆好。

才吃几口就被司靖殷切的目光打断。

少年耷拉双手学着她盘腿而坐,他刚从长眠中醒来,因为许久不见阳光,肤色清透白皙,明明已经过了长身体的年纪,看起来却还是娇小,眉宇间染上以往没有的英气,一双桃花眼熠熠生辉。

于是司靖一边承受对面那人嫌弃的目光,一边享受她的投喂,最后吃饱喝足的反而是他这个送饭人。

太阳隐匿,四周的云海褪去金光,凉意渐渐侵入体内。

司靖躺在石板上观察这个二师姐,眼中满是探究。

自从吃完饭她就开始打坐,一动不动,那张快要与夜色相融的脸倒是很像一个人。

“师姐,你为何要害我?”通过对往事的分析,他实在想不通与人交好的霁之年到底哪里得罪到她。

兰婉欣掀开眼皮,目光落在远处随风翻涌的烟云上,神色晦暗。

片刻后她俯视身旁的少年:“……因为你是妖,不配入天界。”

司靖呼吸一滞。

——你是魔,没资格同她相提并论。

昔日淡漠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曾经傅卿止也是这样低眸看他,仅仅一个眼神就将他压到尘埃中。

刚开始无论他如何纠缠,那个人都不愿说出心尖尖上的名字。

想来也是可笑,后来就因这个名字,他付出了无法承受的代价。

“世间,唯有妖魔最让我生厌。你是妖,生来便如此,将来亦是魔,苍穹明洁,怎容你去玷污。我杀你不成,也会有别人杀你。”兰婉欣的声音带有不符合她这个年纪的深沉,同寒气一并飘来。

少年仿佛听到什么笑话,笑得一脸明媚好似盛放的花,在黑夜里格外夺目。

上一世要杀他的人可不少,可惜造化弄人,好不容易才死掉如今又活了过来。

若是他们知道昔日魔头翘了棺材板,恐怕要气得七窍生烟。

过了许久司靖才缓过气,却没有理会她方才那番话:“三个月后的试剑会,大师兄说要带你一起去。”

说罢,他也不管对方什么表情,心情颇好地翻个身就直接在石板上闭目入眠。

再醒来时,司靖发现自己已经回到小木屋,身上盖着三层厚实的棉被,大师兄又对他全身仔细查个遍,没发现问题才放心离开。

他头一转,竟发现二师姐脸色不自然地坐在小破桌旁不停喝水。

“咳!大师兄命我照顾你……直到师尊回来。”

闻言,司靖笑得十分乖巧,本想调侃几句,但抵不过汹涌倦意。这副身体实在太差,看来得赶紧想办法恢复起来。

>>>点此阅读《重生后我被病娇宿敌宠上天》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