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求快穿:反派家的小甜心娇化啦小说免费资源 主角名叫东方逸云,容岚在哪看

小说:快穿:反派家的小甜心娇化啦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牙仙仙

简介:池醉意外绑定“送温暖”系统,
从此走上一条温暖反派不归路。
当系统说:“这个位面的反派特别危险,所到之处血流成河,你要小心点……”
靠在魔教教主怀中的池醉一歪头,“啥?”
系统:……
当系统说:“这个位面的反派特别冷血,普通的送温暖行动没有用,我们得……”
被丧尸王投喂的池醉眯眯眼,“咩?”
系统:……
当系统说:“算了,这个位面你自己搞吧。”
被精灵王小黑屋的池醉:“呜QAQ”
系统:wdnmd

角色:东方逸云,容岚

快穿:反派家的小甜心娇化啦

《快穿:反派家的小甜心娇化啦》第3章 传闻中的七公主3免费阅读

缩在床里的七公主与传闻中不同。

——传闻中的七公主,任性肆意,莽撞的像是一头小母牛。

见谁顶撞谁,撞完还不晓得道歉。

他以前见过西北男人,都是五大三粗,说话一股子匪气。

那占据了边角一大块区域的蛮夷人,有金鎏人永远也学不会的天真乐观。

他以为,七公主就算不是高高壮壮的,也该有小麦色的皮肤、一双瞪起人来就凶气四溢的虎目。

悍妇就是用来形容西北女人。

——万万没想到。

眼前的七公主又白又嫩,皮肤比金鎏大多世家小姐都要好。

那一双眼睛中完全找不到西北人的粗鄙,只有西北那蔚蓝天空的清透。

她五官有着鲜明的异域风情,瞳孔却是黑色。

像是一朵盛开时间本就不长的米依花,上面停了金鎏才有的银色蝴蝶——比世间任何美景都绝色。

“我如果说,是来杀你的呢?”

他慢条斯理的吐出这句话,布满皱纹的脸上挂着轻慢又怠倦的表情。

——七公主迟早是要死的。

而一个死人不配看见他真正的脸。

“……不、不会。”

小公主害怕了一下,睫毛都颤得快了很多。

想了想,她又摇摇头,自以为很有道理的说:“你都不认识我,为什么来杀我?”

他笑了。

——她的睫毛很长,又密又浓,成了把小扇子。

尖端微微卷着,眼尾的睫毛往下垂了垂,多出几分可怜劲儿。

比皇城中最漂亮的木偶娃娃都要精致,漂亮。

她的唇好似一出生就染了红蓝花的汁液,又红又翘,像随时随地都在跟人撒娇。

——怪不得西北王能答应七公主所有的要求,满足她所有的愿望。

这位小公主确实有资本让别人这么做。

“杀手不需要认识目标。”

他拿眼眸上上下下、一寸一点也不放过的打量七公主,像是碰见了新奇玩具——带回家之前,得看看有没有破损。

池醉,“……!”

——对哦。

杀手杀人之前还需要上报家门,说我住在哪里,接了谁的任务,准备怎么把你杀死吗?

显然不能呀QAQ

见小公主吓得呼吸都停缓,他又说:“杀了你,就能引起西北王与金鎏皇室的仇恨,还能让东方逸云那个草包滚出皇城。”

“一举两得啊——所以,小公主,想想怎么自救?”

他终于抬起手,摸上那张脸。

——他想摸很久了。

昨晚摸了一下,发现手感非常好。

比面团都软,都好戳。

池醉不敢把他的手拍下去,不敢理直气壮的让他不要碰自己。

因为摸上她的脸之后,这家伙的眼睛里黑色变多了,渐渐充满了一整个眼球。

像是要发飙。

两人诡异的大眼瞪小眼,谁也没说话。

时间像是暂停了。

池醉怕着怕着,就在“他不会伤害我”“他就算杀了我我也有好多条命”“没事的没事的”……的自我催眠中阖上了沉重的眼皮。

她早就想睡觉了。

系统给她硬塞记忆的时候,让她有一种跑了十多公里的疲惫感。

小公主眼睛半睁半闭,他只觉得她在装无辜。

发现七公主真的睡着之后——

某人,“……”

他噗嗤一声笑了。

接着,笑声越来越大,止都止不住。

东厂。

步容岚掀袍下马,动作一气呵成。

他那张阴柔俊美的脸上没有表情,刻薄的唇抿着,大步流星的往地牢走去。

东厂是一开始就有的情报机构,隶属于历代帝王——到了东方皇室这里,怕东厂权力太大而蔑视皇威,设立锦衣卫与西厂相互制衡。

但毫无疑问,经过那么多年摸爬滚打仍旧存在的东厂,到底是要比另外两个强一些的。

哪怕老皇帝嘴上不说,可凡事第一手交由的还是东厂处理。

——民间传言东厂比阎王殿还可怕,人是竖着进去横着出来,有时连全尸也不留。

东厂那群太监心狠手辣,什么狠心事儿缺德事儿都干得出来。

近年来的三个灭族大案,就是东厂接手。

——那几天皇城血气冲天,哀叫声不绝,堪称人间地狱。

面无表情的东厂厂卫们皆一身血红长袍,腰间配着银白长剑……手起剑落,就是一个人头落地。

他们无处不在,又狡猾又残忍——众人对他们又怕又恨,却只敢在心里骂骂,绝不敢骂出声。

谁知道周围有没有东厂的眼线?

——外面对东厂的描述并不夸张。

地牢里每天都要死几十个人,且尸体都是面目全非。

步容岚黑色长靴踩上深褐色的石板,行走间,靴上的金龙若隐若现。

“厂公。”

“厂公!”

他走到地牢深处,正在对刑架上那个犯人行刑的几个红衣人,立马停下手中的动作,单膝抱拳跪地。

步容岚接过属下递来的荆棘鞭,懒懒的用鞭子挑起那满身血污之人的下巴。

“……呸!东厂走狗!我绝不会告诉你藏在哪里!!”

那人已是半昏迷,却在乍一看见那张面容时,一个激灵清醒!——然后用尽全力、嘶声力竭的喊。

“你这阉人,迟早、迟早会遭报应!!……”

“金鎏,金鎏决不能……毁在你们这群……阉人手上!”

“……”

他骂的狠,在场却没一个人生气。

——他们都知道,此人命不久矣。

跟个将死之人计较,跌份儿。

步容岚掏掏耳朵,表示自己都听出腻歪了。

他哼笑一声,表情寡淡:“本就是个不堪一击的王朝,还怕本座糟蹋?——你不说藏宝图在哪里也没关系,反正东方逸云的命……”

“本座要定了。”

他把鞭子重新丢给属下,拍了拍手,转身出去。

轻飘飘的飘过来三个字“弄死吧”。

“是!”

“……你,你不得好死!你这个……”

地牢的最深处关了两个人。

一个是刚才受刑的犯人,一个是曾经桃李满天下的王司马。

这两个人都是朝中重臣,且颇有名望。

可惜,一个老藏着宝贝不说,一个老上折子弹劾他。

就很令人苦恼。

步容岚家财万贯,堪比国库。

——金银珠宝这个东西,自然是越多越好。

哪怕堆到了天上去,都还想在别人那里拿两块金子过来。

这,就是步容岚。

>>>点此阅读《快穿:反派家的小甜心娇化啦》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