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西门庆,潘金莲小说《大郎我不喝药》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大郎我不喝药

小说:历史

作者:风凌渡雪

简介:王大河浑浑噩噩穿越到了北宋末年阳谷县武家大郎身上!一睁眼、蛋痛欲裂死在眼前!装疯卖傻逃出性命、等得弟弟武二回归打死西门庆却放过了那潘金莲……发配路上多了个武大!十字坡、牢城营,武大郎带着弟弟与各方周旋,醉打蒋门神老板却换成了武大郎!通联二龙山、义结鲁智深,武大坐镇快活林野望江山!东瀛岛国猖狂?送你们个炊饼做皇旗!交趾做基地公主做侧妻,北征斡难河炮轰天竺地!宋末汉家多磨难?看武家大郎玩他个地覆天翻!

角色:西门庆,潘金莲

大郎我不喝药

《大郎我不喝药》第3章 死里逃生免费阅读

又惊又怕的潘金莲居然真的取来了两个冰凉的炊饼、然后小手抖抖的将炊饼放在了武大郎的身旁……武榕呵呵笑着伸手抓过、便如饿狼一般大口咬嚼吞咽着,看得一旁的金莲娘子眼泪不停的流。

虚弱的武榕险些将自己个活活噎死、却还是疯疯癫癫的吃着,那金莲娘子哭了一会子、却仿佛舒了一口气出来,慢慢的转身出了屋门、下楼去了。

听着金莲的脚步慢慢的走下楼梯、似乎还在楼下犹豫徘徊了一会儿,武榕听到潘金莲最后还是悄悄地打开了屋门、然后走出去将门死死的关上了。

武榕心里一紧、急忙忍着胯下的剧痛再次爬了起来,可不能把老命都系在这女人的身上……武榕还是想试试能不能逃出去!

可刚刚走到楼梯口、一阵阵眩晕感和虚弱感就让武榕险些栽倒在地!转头看了看窗口……要是自己爬过去呼救、恐怕那王婆子立刻就会唤来那西门庆送自己上路,那些街坊就算听到了、又有哪个敢上来救自己?

潘金莲看了看四下里、见没什么街坊邻居看见,赶紧借着夜色快步走进了王婆子的铺子里面,没见到王婆子在外面、就又轻车熟路的走进了房子的后屋里。

“啊呀!好心肝……这两日可想死某了!”

金莲娘子刚刚掀开门帘进了屋、只见到蜡烛在桌子上昏暗的燃烧着,一双有些熟悉的结实臂膀就从门旁一下子将自己紧紧地搂了起来!

潘金莲一惊、随即身子软了几分,知道抱着自己的就是害得自己如今这般煎熬的冤家……西门庆!

潘金莲还是挣脱开来、转身看着这西门大官人哀怨的说道:“你……如今落得这般下场,你真是害苦了奴家了!现在、该如何是好?你……”

西门庆讪笑了一下、一把捏住了金莲娘子那柔嫩的小手,不让她挣脱开来。一边沉声说道:“事到如今、只有想个一劳永逸的法子才是正经!那武大……”

潘金莲哀哀的说道:“那武大……现在居然已经气得痴傻了!现如今连奴家都不认得了……”

“什么?什么?”

两个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一直躲在里屋门旁听声的王婆子急忙钻了进来、先是看了看西门庆,随即狐疑的看着金莲娘子问道:“甚么痴傻了?怕不是那三寸丁猜到了什么、装疯卖傻来哄骗你?好等着那武二回来好算账?”

金莲娘子楞了一下、随即苦笑道:“奴家看了许久、哪里像是装疯的,真真的是疯了!吃东西……险些将他自己噎死,整个人看着都让人揪心……”

西门庆冷哼一声:“那厮何时看着不让人揪心?简直就是恶心……就凭他的品貌家世、染指金莲这般女子就是死罪!”

潘金莲摇了摇头、扶着桌案轻声说道:“罢了罢了!奴家见不得他这老实人变得这般……奴家求你们了,如今他成了这般模样、不会再去跟二郎告发我们……就不要再害了他吧!”

这县城不大不小、西门庆虽说跋扈豪横但也不是那种杀人不眨眼的货色,闻言还真的犹疑起来……可旁边的王婆子眼珠子转了几下还是觉得不靠谱,随即冷笑一声:“哼!疯了?好端端的哪里那么容易疯了?怕不是哄你的……”

西门庆闻言皱眉说道:“那……若是不需了结他就能瞒过此事、倒也可以……”

王婆子呸了一口、指着西门庆和金莲娘子低声骂道:“两个没担当的货色,也不知道是哪两个借着点黄汤酒气就在老身的屋子里做那不要脸的事情!那时候叫的跟野猫一般、现在惹了祸事就想缩了?你们不是光着身子起誓说要厮守一辈子吗?难道都是放屁的不成?那三寸丁不死、你们两个货色厮守个屁!”

金莲娘子羞臊的几乎要钻到床底下去、急忙拉扯王婆子哀求她别再说下去……那边的西门庆也狐疑起来、开口说道:“那就还是一包砒霜送那三寸丁上路!”

潘金莲呆了一下、轻声说道:“奴家从未想过要害人性命……只想着跟他和离了,再跟你双宿双飞一辈子……”

西门庆皱了皱眉头:“那倒是好!可如何能断定那三寸丁是真的疯了?”

王婆子冷笑一声:“老身见惯了装疯卖傻的货色、咱们去验证一番就是了!如果那三寸丁真的是装疯、那可就真的留他不得了,今夜就得送他上路!”

武大郎武榕打了个嗝……傻呆呆的看着面前站着的三个人,嘴角流下来一股亮闪闪的涎水……

西门庆仔细看了看武大、因为自己开着生药铺子,多多少少也会看一点气色……见这武大郎三寸丁的印堂处居然一片青黑!

西门庆哼了一声、冷笑着看向这三寸丁武大郎:“你这厮……怎么不吵着要打死某了?哼哼……某今日就站在这里告诉你,你这浑家早就让某睡过了!你待怎的?”

武大郎又打了个嗝……屋子里一股炊饼味儿!

旁边的王婆子向着西门庆使了一个眼色……西门庆突然一把就将一脸羞愧之色的潘金莲拉到了自己的怀里!

“啊?快快放开奴家……”满脸通红的潘金莲拼命的挣扎起来,可哪里逃得出西门庆这习武之人的两条臂膀?当着自己正牌丈夫的面、居然被别的男子如此轻薄?潘金莲只觉得整个人都战抖了起来……

西门庆的大手居然探进了潘金莲的衣襟……一边揉捏一边继续说道:“三寸丁……你说你这个模样还娶得什么漂亮女子?你还知不知羞?你如此耽误金莲的如花美貌……就是作孽!你就该死……知不知道?”

潘金莲一下子呆在了原地……任由那只自己本来喜欢的大手在胸前肆虐……霎时间只觉得一股血冲进了自己的脑子里!自己……这是做得什么事情?

床上的武大郎武榕就这么傻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浑家娘子被这个男人蹂躏轻薄……然后又打了一个嗝,嘿嘿的傻笑了起来……

一旁的王婆子狐疑的盯着武大郎、一边在后面捏了西门庆一把,西门庆皱了皱眉头……然后居然伸手就往金莲娘子的裙子底下探去……

“滚!”却不知刚才还软在西门庆怀里的金莲娘子突然就像被烙铁烫了一下一般,浑身一抖、居然低头狠狠地一口咬在了西门庆插在自己衣襟里面的手腕上!

“啊呀!”西门庆吃痛、急忙缩回手,那金莲娘子借机拼命的挣扎出他的手臂回头骂道:“你还想作甚?他已经傻了……被你们打傻了气傻了!你还想当着他的面和奴家……和奴家……你还让不让奴家活了?滚……快快都滚出去……”

王婆子躲在西门庆的背后、一双三角眼依旧死死的盯着武大郎的面孔,那边的金莲娘已经发疯一般的扑过来将他们两个往楼下推去……“快滚!不要再来了……不要……”

西门庆发了慌、急忙抓住金莲的小手哄了起来,可平日里娇柔羞涩的金莲娘子此时就像是发了疯一般的只是将他们往楼下推去……

依旧躺在床上、暗地里已经汗湿裤裆的武大郎武榕此时恰到好处的喊道:“阿娘……莫打架……俺又饿了……要炊饼……”

此时的三个人已经推推搡搡的来到了楼梯口、西门庆闻言轻蔑的瞥了床上的武大郎一眼:“还想着吃炊饼呢?你这厮原本也算有些血性、看来是真的疯了……”

一边的王婆子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就被发疯一般的金莲娘子给推了下去,险些一头跌倒在楼梯上!

金莲娘子将西门庆和王婆子两个赶下楼去、然后……软软的靠坐在楼梯口、哀哀的痛哭起来,直哭得梨花带雨让人闻之肝肠寸断!也不知道她在因为什么而如此痛苦不堪……

西门庆皱了皱眉头、看着金莲娘子似乎还想说点什么,旁边的王婆子却伸手扯了扯他的后襟……“先走罢!现在这金莲娘子怕是迷了心窍……今夜要是逼得狠了说不得她就要闹将起来!这事传扬出去自是麻烦……明日老身再想办法就是了。”

西门庆叹了口气、转身怏怏的离开了武大家的小木楼,那王婆子跟在后面、回头关门时那双三角眼里面依旧满满的都是毒辣狠色……

武大郎武榕依旧傻乎乎的呵呵笑着……眼睛却静静地看着楼梯口那边伏在栏杆旁崩溃痛哭的金莲娘子身上!整个后背都被冷汗打湿了……NND、实在是太凶险了!自己刚才要是漏了马脚……今天铁定就活不过去了!可自己刚才心里、确确实实的一下子冲起一股烧的人几乎要发疯的火气!武榕看了看自己略有些粗短的手指……“难道说这武大郎武榕还是一个热血汉子?怪不得那西门庆说自己曾经有些血性、至少还是敢拎着菜刀去寻那西门庆拼命的……”

看着靠在楼梯栏杆旁边的自己那偷汉娘子……武大郎武榕轻轻地松了口气,今晚这关是熬过去了,可明日王婆子那老东西会不会善罢甘休呢?这个娘子……娘子……娘子……

武榕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看着这个娇弱的女子背影……这双眼睛里既有愤怒杀意、也有可怜同情,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点此阅读《大郎我不喝药》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