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玫瑰不孤单(玖神D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玫瑰不孤单

作者:玖神D

简介:代笔女编剧影视寒冬的困境中赌上一切努力寻求成功,并迎来炙热爱情的故事。有甜蜜,也有励志,希望在疫情与寒冬中给所有郁闷的人吃块糖。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玫瑰不孤单

《玫瑰不孤单》第1章 圣诞夜的电话免费阅读

圣诞节前夕的几天,傍晚临近,整个北京城笼罩在圣诞气氛中,街上的店铺都做了应景的装饰,玻璃橱窗上圣诞折扣海报与圣诞老人贴纸相得益彰,好多店员们身着圣诞老人的红袄恭敬地对每一个顾客喊着:欢迎光临。甜蜜热闹的消费主义浪潮让每个人心甘情愿把付款的二维码举到收银台付款。

梅孜跟朋友道别从咖啡店出来,不由打了个寒颤。在咖啡店氤氲地那股子热气儿,一下子就被北京的风击破了,她只能裹紧了单薄的大衣。身上这件大衣还是五年前买的,最简单的廓形,倒也无所谓过时或新潮,只是时间久保暖性就差了。她缩着脖子匆匆赶往地铁站的途中,看到一家店,那是她曾经常去的一家轻奢品牌,一件令人瞩目的红大衣作为招牌端端挂在橱窗最醒目的位置,她驻足了几秒,仿佛隔着玻璃也能感到羊绒大衣那细腻的触感和穿上身收获的温度。迎宾的店员感受到了她的渴望嗅到商机,已经伸手要打开店门欢迎她,梅孜才醒过神来有点仓皇地走了。她今天出门是为了拜托朋友帮她促成一份工作,还没有得到准信儿,在房租生活费都没有着落的情况下,她哪里有底气走进这样动辄就五六千的店家呢。

推开家门的一刻,暖气的温度就袭了过来,梅孜顿时觉得自己的脸又凉又烫。她正弯腰脱鞋的空当,罗一京把一件白色针织的毛衫递了过来,说是左边的袖子不知道在哪儿勾脱线了。

“妈,明天我就得穿这件,你今天可一定帮我补好啊!”

梅孜赶紧答应了一声,起身有点猛,感觉刚才弯腰控到头上的血流得很不畅通,眼前一黑差点站不住。罗一京却完全没发现,将衣服放在鞋柜台面上转身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梅孜拿起女儿的衣服,左手的袖口确实抽线了,但只要打个结再将多余的线头剪掉就完全看不出来,不过罗一京是个完美主义者,她的人生对于小瑕疵和小失误是零容忍的。这种性格无形中给梅孜增加了不少工作量和金钱消耗,比如她每天会换两次衣服和袜子,午睡起床之后就会将上午穿的外套内搭和袜子全部堆进脏衣篓里;而且她喜欢纯色的且低饱和度的衣服,白的要奶白,黄的要鹅黄,紫的要粉紫,这就意味着这些衣服不仅材质要好,还得每天手洗并细致熨烫,有一点点污渍或褶皱就会让罗一京弃之不理。

梅孜有个做心理咨询的朋友说这是因为罗一京从小是由爸爸和保姆带大的,对母亲曾经的缺席表示不满,所以故意对梅孜提出各种琐碎磨人的要求,就像在要求补偿,从而来确定母亲对自己的爱。但梅孜却不能完全认同朋友的说法,她并不觉得罗一京这些做法是在故意折磨自己,她的挑剔完全遗传了她的父亲。

梅孜的前夫也是一个自恋和挑剔的人,对房子、家具、食物和服装都吹毛求疵,如果跟他一起出门旅游,还得给他带上用惯的枕头和真丝的床单,所以哪怕三个行李箱也空间不足。梅孜有预感,再过两三年,随着罗一京成长到大姑娘,她挑剔的东西也会更多,要求也会更细致。想到未来不远的日子,梅孜心里暗暗苦笑了一下,既是对未来的担忧,也是对自己缺少足够能力安排母女两人生活的一丝愧疚。

梅孜推开罗一京的房门,看她坐在书桌前正在写作业。梅孜觉得小孩子真是不愁长,她这几天都在忙于找工作没有好好照看女儿,这一端详女儿隐隐有了大姑娘的神态。从现在流行的审美来看,罗一京是个相当好看的女孩,偏精致和锋利那一挂的。浓黑的眉毛,眼型狭长,双眼皮特别深,外眼角比内眼角稍高,整个眼睛有一种微微飞起的感觉,就像一尾灵动的小鱼。她的眉眼不仅遗传了自己的基因,还神来之笔似的更优化了。而一笑就上扬的厚嘴唇则遗传了她的父亲,这样的嘴唇在梅孜的青春年代觉得是稍显笨重的,现在却被看作是元气少女的点睛之笔。而且罗一京并不过分在意自己的外貌,每天放了学就用全副精力完成功课,基本不用梅孜再花心思辅导她。想到现在被传播烂了那句话:不写作业,母慈子孝;一写作业,鸡飞狗跳。梅孜觉得自己是何其有幸拥有这样一个懂事的好女儿,那么为了这样可爱的女儿多洗几次衣服多打点一下生活的细节当然是心甘情愿的呀。

梅孜去取针线盒的时候,手机响起了急促的滴滴声,这是她绑定的邮箱收件的提醒。梅孜预感可能是今天拜托朋友找工作的事情有了确切的回复,赶紧跑向书房打开电脑。邮件是从酷言作文辅导学校发来的:“非常感谢您从1月份开始担任我校作文课讲师。另,您的个人简历邮件随附,简历将作为我校对外宣传所用,请确认有无遗漏或错误。如需要订正请于12月27日之前将更正版本发送回我校。”

梅孜打开自己的简历,不知道为什么,简历上短短几行字她却觉得需要琢磨很久,仿佛在回顾自己逐渐淡忘的人生,总有一种怪异的陌生感。

“梅孜,南京大学中文系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曾任凤凰传媒出版集团北京分社编辑、自由撰稿人,知名编剧。2013年担任悬疑推理网剧《局中人》编剧之一,2015年担任古装言情网剧《赠我陌上繁花》编剧之一,担任女性职场励志剧《锦瑟》编剧,并出版人气作品多部。”

这简历其实是经过朋友修改的,简历上提到的其中两部网剧梅孜确实是参与创作了,但制片方却以剧本又经过调整为由,并没有给署名,而且梅孜也并不如朋友所言,出版过多部“人气”作品,她只是曾经有个短篇小说在一本青春小说集里出现过。

就连简历中的出版社,她也没有长期在那里任职。梅孜毕业那年2010年,出版社的竞争尤为残酷,所幸当时梅孜面试时遇到的副总编辑赵老师觉得她虽然没有经验,但文案写得很不俗,可以配合策划编辑一起做选题,写图书封面文案,再就是写一些网站的营销宣传文案,所以破格留下了她。正因为是破格,薪资是按照实习生的水平给的,只有2500块钱,还没有资格独立策划选题。2500块哪怕是在2010年的北京也无法糊口,为了谋生,梅孜接了不少广告公司的文案还有广告植入的微电影剧本,慢慢也做得还可以,而出版社的直属领导则一直打压她,不仅将她的选题方案据为己有,就连文字编辑的名字都不给署,梅孜因此辞职了。

但是朋友在给梅孜修改简历的时候觉得凤凰传媒是一个大的出版集团,在这里任职过对于这样的辅导学校来说,算是一个亮点,所以执意给她写上了。

算下来她坚持写作和编剧工作已经有10年之久,却并没有真正做出成绩。《锦瑟》本来可以作为她的翻身之作,剧本主要讲述一对价值观不同的闺蜜在大都市奋斗中相爱相杀的职场故事,当时视频平台热度值一度破了8000,算是TOP10的作品了,也是在这个时候梅孜开始获得一些业内知名度,接到了电视台还有影视公司的制片人伸出的橄榄枝。但天算不如人算,《锦瑟》因为原著小说版权存在抄袭嫌疑,作者一下子被钉在了文学耻辱柱上,网友们骂声一片,《锦瑟》刚播出了8集就被因此被下架。梅孜的职业生涯短暂辉煌了一把,又变得无人问津了。虽然是原著作者抄袭,说起来跟梅孜并无关系,但总归是面对众人的口诛笔伐,制片人们也没什么必要为了梅孜这样一个刚刚展露头角的小编剧冒什么险。

更过分的是梅孜还因此被制片人要求潜规则,半夜打电话给她:你的能力是有的,就缺一个被重用的机会。你现在到XX酒店来,我要看看你的决心。

无数次的以泪洗面,梅孜也并没有放弃编剧这个行业,既然制片方们觉得给她署名有风险,她就自降片酬,也不要求署名,又继续写了好几部代笔剧本,后来时间到了2018年,赶上了众所周知的影视寒冬,大大小小的影视公司倒闭了上千家,梅孜就连代笔编剧的活儿也不好接了。

梅孜苦笑看着自己的简历,如果真的是“知名编剧”,怎么可能到一个辅导学校做作文讲师呢。这半年来,她没有收到任何制片人的邀请,只能靠着给一些微信公号写一些广告谋生,如今再加上女儿罗一京的到来,两个人的开销,无论怎么节省她都觉得难以支撑。

梅孜看了看书桌上的台历,12月的数字总是让人稍感遗憾与凄凉,这一年又要划上一个句点。

罗一京写完作业走出房间,她用声音呼唤梅孜:“妈妈,圣诞节要给我买什么礼物呀?”

“买件毛衣可以吗?”

“毛衣是本来就应该买的,你看,我身上这件袖子都短了”,罗一京伸出手臂给梅孜看,修长的少女正在抽条的身材,袖子是短出手腕一截来,罗一京说,“毛衣不算,给我买条裙子吧,悦悦那种适合去郊游穿的。”

悦悦是罗一京在学校的好朋友,应该家境很富裕,身上大多是名牌衣服,梅孜开家长会的时候见到过悦悦和她的贵妇人装束的妈妈。

“连衣裙晚一阵子再买吧,今天妈妈刚找到工作,要到2月份才能拿到新工作的收入。所以这一个多月我们还是节约一吧。”

罗一京是敏感懂事的,她自从来到这个家就意识到妈妈的状况没办法跟爸爸相比,她的工作断断续续,没有稳定过,她不再继续要求礼物,但是眼神却难掩落寞。梅孜为了缓和有些低落的氛围,打起精神提议道:“今天咱们不煮面了,去吃萨莉亚吧,你不是最喜欢披萨和烤鸡翅吗?今天咱们就吃这个。”

“太棒了!”罗一京到底还是个小孩子,情绪立刻从谷底开始弹了起来,边跑着穿衣服边用手举在头上做了个胜利的手势。

梅孜也被女儿的快乐感染了,穿上大衣打算锁门。正在此时,手机铃声响起。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