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春尚早(傅池,子瑜)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春尚早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月疏疏

简介:初遇他时,正逢玉兰花开,念之正是豆蔻年华。一次次“恰好”相遇,渐渐使她心动,不禁对贤王殿下,芳心暗许。造化弄人,他终是娶了别家姑娘,夫妻恩爱,举案齐眉。一道圣旨,念之便要远嫁他国和亲,他策马追去,千里迢迢,接她回上京城,向陛下请旨,许两人婚配,代价是,披上战甲,上阵杀敌。他一路披荆斩棘,她为他出谋划策,终有一天,大仇得报,只是人心不似从前。【梦醒惊觉春尚早,一树海棠似火红。】

角色:傅池,子瑜

春尚早

《春尚早》第2章 听听他的故事免费阅读

次日天光大好,借着春日里最好的日头,念之晾晒着半干未干的药材。

“子禾姑娘好早啊!”

身后传来一男子声音,引得念之回头看过去。

门口的台阶上站着贺轻舟,他正面带微笑的看着念之。

“贺公子也好早,厨房里有清粥小菜,贺公子跟常云兄弟去吃些吧。”念之嫣然一笑回他道。

傅池看着她,也笑笑说:“谢子禾姑娘。”

因得昨天晚上的事,念之只微微点头,没再理会。

良久没听见有离开的脚步声音,念之又回头去看,问立在原地看她的傅池:“贺公子看着我做什么?”

傅池目光灼灼的盯着念之,好半天才道:“姑娘发髻上的玉兰花,真好看!”

此话一出,傅池便有点后悔了,这样的话,倒真显得他是个浪荡子。

念之微微一愣,伸手摸了下发髻上的玉兰花,才冷笑着回他说:“贺公子若觉得好看,我也摘一朵,替公子别上!”

傅池吃瘪,尴尬的笑着回她说:“姑娘说笑了。”

念之笑着没再理会,回头继续理着药材。

傅池自知没趣,了了一笑,转身进了屋。

难得的好天气,子瑜坐在念之身边,看着念之缝衣裳,边捡地上的落花玩。

季常云跟傅池走过来,也都围着石桌坐下。

看念之坐着缝衣服不发话,季常云笑着道:“这样强的阳光,姑娘不怕晃得眼睛疼?”

念之也轻轻的笑着,抬头看了一眼天上的白云。“我就喜欢这样的阳光,晒得人身上暖和。”

日头正明媚,照在念之脸上,光影交错,鬓边的一朵玉兰花,显得她越发好看。

“姑娘快别绣了,在下教姑娘打套拳法,练练功夫吧?”季常云站起身,一脸兴奋的看着念之。

念之微微思量了一会,遂点点头,放下的衣服,也站起身来。“好啊。”

傅池在一旁看着,深深的吸了口气,只顾低头看着脚边的落花。

季常云是带过兵的大将军,功夫也是了的。子贤吵着要跟他切磋,却实在打不过他。

如此这样,倒也是极快乐的一段时光了。

傅池跟季常云这样一住,便是半个月,院里的玉兰花,也过了开花的时节了。

是夜,正是月光皎洁的夜晚。

这些日子以来,傅池跟念之也算是熟识了,不知为什么,这个“子禾道姑”,一举一动都能勾起他的心弦。

一轮圆月挂在天上,念之坐在玉兰树下,独自看着那轮明月。

屋里走出来个人,看念之坐的端正,笑着走到跟前来,道:“姑娘是有什么烦心事,独自坐在此处看月亮?”

念之回神过来,看向来人,笑着回他说:“哪里,我不过是图个清静罢了。”

傅池走过来,双手负在身后,仰头看着月亮,感叹;了句:“月亮真圆呢。”

月亮是圆的很,不过念之没什么心情再看下去了。她心里还是提防着傅池的,现下也不想与他多呆。

正站起身欲走,傅池伸手将人拦下,一脸好奇的问她:“怎么我一来,姑娘就要走了,可是我哪里惹姑娘不高兴了?”

念之在原地僵着,微微仰头看着傅池的眼睛。如此黑夜,他的眼睛也亮晶晶的。

“不是不是,只是如今更深露重,再怕染上风寒,贺公子不如也早些去休息吧。”念之找了个理由搪塞他说。

傅池显然不会轻易放她回去,笑着拉她坐下。念之实在不好拒绝,便跟着坐下。

山里的夜晚,还是有些清冷的,月光洒在大地上,显得山里更是孤寂。

傅池也不管念之愿不愿意听,便开始自顾自的讲起他的故事来。

他说,他是在大家庭中长大了,母亲虽是妾氏,却很得他父亲的喜欢。

他自打一出生,便身带弱症。小时候过得也很幸福,虽然不是嫡出的孩子,父亲也依旧很喜欢他。

可是好景不长,他的母亲遭奸人迫害,得了重病,几个姨娘拖着不让医治,最终他看着他母亲香消玉殒。

母亲离世后,他也不受父亲的待见,除了过年过节,都见不上父亲一面。

念之也不知为什么,对他生出一丝怜悯之情来。反观她自己,其实也没比傅池好到哪里去。

她一出世,便没了娘亲。外人都说她命里带煞,就是个灾星。

还好她有爱她疼她的父亲,还有个宠着她的大哥,事事维护她的祖母。就这样看来,她就比傅池好太多了。

念之只是偶尔搭腔,还是傅池说的多些。

两个人这么一聊,便聊到了二更天。

这天夜里,念之做了个奇怪的梦,她梦见了她从未谋面的娘亲。

当她哭着醒来的时候,已经天光大亮了。

念之挣扎着坐起来,低头看着地上,听着外面的雨声。

明明昨天晚上还皓月当空的,不知什么时候竟下起雨来了。

“三师姐,你起了吗?”门外一个女孩子糯糯的声音传进来。

念之下床将门打开,小师妹子瑜正拿着糕点坐在廊檐下。听见开门的动静,回头笑吟吟的看着念之。

“坐在那里干什么,别淋湿了衣服。”念之上前去问她。

子瑜又回头看着手里的糕点,似乎有点不高兴。念之坐到他旁边,低声问她:“你这是怎么了,似乎有些不高兴呢?”

雨点落在屋瓦上,落在青石板上,发出淅淅沥沥的声音。

“常云哥哥,他们要回去了。”子瑜嘟嘟嘴巴回道。

也是该回去了,都住了半个多月了,还想要再留多久?

果然,吃过早饭后,傅池两人就提出了要下山去。子瑜还是有些舍不得两人的,哭哭唧唧的不让两人走。

下雨天本也不好下山的,但到了上午,雨就停了。

子贤出于友好,亲自送两人下山去。

临别前,傅池凑到念之面前,笑着对她道:“自此一别,山高路远,望姑娘一定珍重!”

念之愣愣的看着,不知道他怎么突然来这么一出,于是笑笑回他:“自然会珍重的,贺公子你也保重!”

傅池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又低头逗着子瑜。

看日头,也不早了,子贤要早去早回的。

山门外,念之牵着子瑜,目送着他们三人往山下走。

>>>点此阅读《春尚早》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