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穿成貌美小炮灰后我手撕剧本(李丹颖,李府)最新章节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穿成貌美小炮灰后我手撕剧本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於嫱

简介:游翘加班的时候嘎嘣一下猝死了。
醒过来的时候,她穿成了时下最火的穿越女强文《病娇皇后》里的貌美小炮灰。小疯批游翘一拍掌心,踹了极品亲戚,又退了渣男的订亲,解决白莲花姐妹,勾搭女主角,正面迎敌大boss,一不小心就成了所有人都羡慕眼红的一国之后。
游翘:当时签合同不是这样的。
太子:娘子娘子娘子^3^
游翘:……这也算加班吧
平时贵女模范 / 逼急了不要命的疯美人&内心别扭纯情 / 表面冰山的太子

角色:李丹颖,李府

穿成貌美小炮灰后我手撕剧本

《穿成貌美小炮灰后我手撕剧本》第2章 定国公府免费阅读

来的人正是游危。他手里紧紧攥着一封信,快步走到游翘身边,眼里勃发的怒气在触及自家孙女儿眼泪和泥沙混在一块儿的小脸时,又立马化作了心疼。

张氏愣了一愣,大惊失色地跪了下来:“游大人!游大人怎么突然就——民妇有失远迎,还望游大人——”李丹颖见母亲下跪,吓得也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头深深地埋了下去,巴不得自己从未出现过在这个小院里。

“有失远迎?”游危闻言,不禁冷笑,“本公方才所见,可是你追着翘翘要打,嘴里更是大不敬之语。于情,翘翘是你的侄女;于理,翘翘是定国公府的嫡孙女,是以身殉国的将军遗孤——于情于理,你都没资格教训翘翘!”

他话音未落,门外响起一声惊呼,一个美妇眼含热泪,快步走到游翘身边。她看着至多四十,但游翘心知,定国公府的主母宁娇如今已经将近五十了。宁氏蹲下身来,小心翼翼地拂开她脸上的泥沙:“我的翘翘怎么受了这样大的委屈?!”游翘心头一热,两滴滚烫的泪啪嗒地落在了对方手上,她像只找到了母狼的小狼崽一样,用脸颊蹭了蹭女人的手心:“祖母……”她心知肚明,这不是自己本意,而是体内残留的原主的意识在作祟。看来,“游翘”临死前也是万分后悔,和疼爱自己的祖父祖母疏远了,于是直到死前,已是有三四年没见过两位长辈。

宁氏被她这依恋地一蹭,心里微微一软:“别怕,翘翘别怕,祖母在呢。”

游危回过头看着地上的母女俩,眼神如淬着冬日的冰雪一样刺人:“好啊,我还以为我们翘翘‘只是’需要洒扫洗衣,没想到竟然是连孩子父母的遗物都护不住了!张氏,你们真是好大的胆子!”

李丹颖年纪尚轻,故而难免轻狂,她猛地抬起头,很是嚣张地说:“是那小——游翘自己弄丢的!”张氏听她大喊出声,几乎是眼前一黑,她马上扭头瞪了女儿一眼:“住嘴!国公爷面前是你能胡乱说话的吗?!”李丹颖自小被娇宠着长大,何曾被母亲这样严厉地训过,一时间眼睛里就蓄满了泪水,又委屈又不服气地小声嘀咕:“那哪能怪我们……我们都养着赔钱货几年了……白拿了我们不少吃的穿的呢!”

张氏越听,心里越是发慌,恨不得立马把手上的扫帚塞到女儿嘴里。

游危更是脸都黑了,手里攥着腰间佩剑的剑柄,手背上青筋暴起——这李家的女儿对自家翘翘毫无半点尊敬,言语间更是习惯性地羞辱,可见翘翘这三年来在李家过得有多卑微落魄!他越想越是揪心,再也压抑不住心底的怒火,飞起一脚把一旁的陶土花盆踹到墙上,怒声道:“今日的事劝你们好好和李副将商量商量,日后我要好好和你们算算这笔账!”

他回过头,看着游翘时,脸色已然缓和许多:“翘翘,你可愿意跟祖父祖母回家?”

游翘已经从原主的意识里缓过来了,趁着这个机会,她可要好好争取更多:“回家……”她面带犹豫,眼睛里不知何时已经盈满一汪清泪,盈盈地映照着她眼底的期盼和胆怯:“回家……回家就不用割猪草了吗?”她很有心机地把声音放得又轻又缓,似是乞食的幼兽一般仰着头,配着她干净纯粹的眼神,把一个从小不被疼爱着的孩童,对信任的长辈所应有的孺慕表现得淋漓尽致。

宁氏是女性,心思细腻柔软,哪里受得住已然牵挂了三年有余的小姑娘这样的注视,当下已经轻轻啜泣着,把游翘紧紧地抱在怀里:“不用,我们怎么舍得翘翘去做那等腌臜事!”她一边说,一边别有所指地看了张氏和李丹颖一眼。

游翘抿着小嘴,伸出手紧紧地拽着宁氏的衣襟:“那我们回家吧。”

宁氏闻言,立马站了起来,手上紧紧地牵着游翘,再也不看张氏母女,头也不回地走出大门。游危垂下眼,看着张氏:“今日之事,我自会在明日上朝时,和李副将好好说道说道。另外,翘翘父母留下的东西,三天之内需得送到定国公府,否则,此事另算!”言罢,他一敛袍袖,喝道:“走!”一众护院纷纷跟了上去。

张氏整个人抖如筛糠,豆大的汗珠从额角和鼻尖滴落在地,洇湿了灰扑扑的石砖。待到马车的轱辘声逐渐远去,张氏才骤然放松下来。她回过头,手上还握着扫帚,扫帚柄已经被她的体温染得滚烫;她高高举起扫帚,继而挟着厉风狠狠地打在李丹颖的背上,那动作几乎是把扫帚用尽全力地摔了出去!打完这一下,张氏没有停下来,延续着这样的气势和力度把李丹颖揍了一顿:“让你多嘴!让你多嘴!那小贱人的祖父祖母有多疼她你不知道?!有什么不能等会儿说?!非要对着游危说!”

李丹颖被这么没头没脑地一顿揍骂,那扫帚的竹枝像是兽爪一样划拉在她背上,火辣辣的疼瞬时就蔓延开。她从来没被这么骂过,更没有被这么打过,她一边躲一边涕泗横流地大喊:“别打了!娘!别打了!”奈何张氏正在气头上,拎起扫帚,不由分说地就追了上去。

李家小院里两个人大吵大闹,生生造出了十人混战的声势。

游翘到了定国公府的马车上时,才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一阵浓浓的倦意涌上来,她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小手掩着嘴,看上去也并不会觉得不雅观,只觉得秀气。宁氏见她这样,也不嫌她身上一身泥渍,伸手把她揽住,柔声道:“困了就在祖母这儿歇会儿,到了祖母自然会叫醒你。”

游翘细声细气地“嗯”了一声,又小声地说:“祖母,我可想你了!”她眼睛亮晶晶的,让人看了只觉得心软。宁氏不由噗哧一笑:“祖母也想你啦!”她性子亲和,并不要求小辈如何如何稳重识大体,故而在旁的夫人会觉得无礼的童言童语,她只觉得熨帖极了。游翘又往她怀里靠了靠,说:“祖母,我在李府有个丫鬟,和我关系好,对我也好。”她又打了个哈欠,一点泪水挂在睫毛上,看上去颇为娇憨,“我有点想她了。”

宁氏摸了摸她发顶:“既是翘翘喜欢的丫鬟,待会儿祖母让你祖父寻个由头,把她要过来。”

游翘听了,眼睛似乎都亮了起来:“谢谢祖母!”她声音又甜又软,宁氏不由心里一酥,把她抱得更稳了:“现在,我们翘翘只要好好休息就成了,好不好?”游翘乖巧应下,合上眼睛,迷迷糊糊地沉入梦乡。

她是真的累了。最开始送出信后,她就想,这会儿定国公府收到她的信,许会立马就拆开看,看到她在信里写的“洒扫洗衣之类的杂活”,也许会晚几天来接她,也许会立马动身。当她听到张氏两母女在商讨她父母留下的遗产时,她就动了心思。假如定国公府晚几天再来,今日的争执她就要闹到街坊邻舍都一清二楚,甚至是闹到定国公府都知道,不得不立马动身来接她,此事闹得这么大,张氏想压也压不下来;但幸好,定国公府对她的宠爱出乎她的意料,因此她顺势摔倒,让游危看到了她想让他看到的——张氏举着扫帚要打她。至于她那不知道居心何在的丫鬟冬雪……纯粹是她不放心这人离开自己视线,故而让祖母帮忙把她要过来,放在身边,也能以防变数。

乍然来到一个完全不同的社会制度的地方,游翘难免有点多疑,即使冬雪只是展露出一点不妥,她也很难放下心来。毕竟原书是以女主邱靖悦为主视角,原主游翘的死真的只是因为邱靖悦一时的病娇发作?可有其他推手?

游翘由于在重男轻女又贫穷到入不敷出的家庭里长大,小时候为了那一口吃的,长大要守着自己的财产,故而她心思重且多疑,即使是睡着了也在做着光怪陆离的梦,秀气的柳眉微微皱着。宁氏瞧见了,不免心疼地伸手轻轻揉着她眉心,另一只手温柔地拍抚着她瘦削的背。

张氏的丈夫李定远受游翘的父亲游胜钧的提携不少,故而李家也算京城新贵,李府所处地带极其靠近京城中心,因而和定国公府相隔不远。不过三刻,马车就缓缓停稳了。游翘觉浅,马车停稳那一瞬她就醒了,迷迷糊糊地睁着眼,眼睑半开半合的,活像只被闹醒的猫。

宁氏牵着她下了车,门口站着一个长相十分清婉的女子和一个比游翘还小的小男孩儿。宁氏带着游翘站定了,蹲下身跟她介绍道:“这是你的明月堂姐,这是你的明望表弟。”游翘眨了眨眼睛,很是乖巧地叫道:“明月姐,明……明望……”她有点犹豫,担心自己的礼节哪里不到位。所幸,宁氏并没有纠正她。

游明月笑吟吟地点头应道,款款走来:“你是翘翘吧?”她也蹲下身子,和游翘对视着。她温和地打量着游翘,眼里是恰到好处、绝不会冒犯人的好奇。她的态度极好,并不因为游翘只是个十三岁的小姑娘便带着成年人对孩童惯有的轻视。游翘对人的情绪极其敏感,也知道眼前的女子是真心地待她友善。

宁氏也笑着说:“你明月姐现在做的布料生意,开了好几家店,都挺有起色。你以后要是想做生意,可要和你明月姐取取经。”

闻言,游翘又是微微一顿:定国公府真是超乎她想象的开明,单单是没有长孙如宝、长女如草的龌龊思想便已经很让人震惊,更别提支持待字闺中的小姐去做生意了。

她呆呆愣愣的样子像只呆头鹅,宁氏见了,不由笑着去戳她脸颊,见她回过神了,才握着她的小手,温柔地说:“翘翘,前段日子,真是辛苦你了。”她说得郑重,让游翘心里像是有一面小鼓,轻轻地敲着;在这异世里,她竟然隐约地、不算真切地体会到了前世都没有体会过的亲情,最起码,在她二十好几年的人生里,第一次在带有血缘关系的人那儿被触动到了心里柔软的那点。

游翘伸出手,搂着宁氏的脖子,学着刚刚马车上宁氏拍抚她的动作,轻轻地拍打宁氏的背部,小声地说:“祖母,不辛苦。”也许是因为心里知道这是真正意义的亲人,她动作还有点不自然。

游翘又被带着和不满八岁的游明望打了招呼,握着游明月纤瘦又有力的手,步入宁国公府的大门。

——

作者有话说:

前面有点卡,存稿少,会随缘更qwq

>>>点此阅读《穿成貌美小炮灰后我手撕剧本》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