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求程盈,萧煊小说免费资源 书名名叫仇海囚徒在哪看

小说:仇海囚徒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金小锤

简介:萧赫办公桌前放着一份陈旧的档案和一张崭新的鉴定。
“赫总,您猜得不错,76号确实有地下囚室,我们在那里提取的血迹与您有亲缘关系。”
萧赫的眼睛盯着空中不存在的一点,手里玩着火机,“我初中那年在76号放过一把火,后来他们说我烧死了我妈。你知道那时候我有多愧疚吗?”
姚兵不知道怎么接话,低头把另一份资料递了上去,“这是您要的程东的资料,目前他还有一个私生女在国内。”

角色:程盈,萧煊

仇海囚徒

《仇海囚徒》第3章 坐牢免费阅读

萧赫跟萧煊长得不太像,如果非说相似也就是眉宇间的那一点英气。程盈他们进去的时候萧赫正翻阅文件。

“哥,你看这个疯女人给我打的。”萧煊把委屈诉苦的话说得低声下气。

萧赫瞟了一眼萧煊,又不带喜怒地看了眼程盈,从嘉伯酒店到打萧煊,这个女人身上的棱角可真多,不过这也注定了她是他股掌中的玩物。

萧赫简洁地说了句一个字——坐,低头把文件签完,把笔放在右手边摆正才又扬起了那张冷漠的脸。

“现在打掉孩子,于家可以得到十万人道补偿。”

程盈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萧煊,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仿佛要打掉的孩子不是他的骨血。

这样的人家嫁进去又有什么好的?打掉孩子及时止损总好过跟这样的丈夫浪费一生。程盈几乎就要开口同意时,萧赫淡漠的声音又响起,

“你瞧不上萧家。”

“什么?”被看穿了心思程盈只能装傻搪塞。

萧煊沉不住气叫嚣起来:“瞧不上萧家?那是她没看见她妹妹处心积虑往我床上爬的样。这回你知道我是谁了吧,我就是萧煊!”

萧赫对弟弟的愚蠢感到一丝难堪,起身拿出一支雪茄剪着,“她打你的时候就知道你是谁,对吧?”最后这话是看着程盈说的。

程盈确实早就猜出了萧煊的身份,前台告诉她33楼是总裁层,去的人本来就不多,加上萧煊那一副标准的纨绔子弟做派,猜到也不稀奇。

之前萧煊几次想表露身份都被程盈拿板砖砸了回去。

这个萧赫可比萧煊难对付多了,不过那又怎么样?程盈耸耸肩装无辜到底,“我确实不认识两位萧总,打他是一场误会。因为他在电梯里……”

说到关键处,程盈还故意做出娇羞扭捏样子。她身材丰满却长了一张清冷俏丽的脸,平日的冰山美人难得露出小女人的姿态,看得萧煊一时失神,不自觉地说道,“啊,昨晚喝太多,失态了。”

这时萧赫看了他一眼,浑身的欲火顷刻熄灭。

“是吗?我改变主意了,现在你们只有一个选项,孩子打掉,人嫁过来。”

程盈的脑子一时没跟上,难道这位总裁被她当场气智障了?要是能嫁入萧家,舅舅他们应该也不在乎要不要那个孩子吧?不过萧赫开出这种条件是图什么呢?

萧赫坐回椅子里点燃了雪茄透过烟雾观察程盈,虽然仍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思绪肯定像跑马灯一样转着。

“于雪的孩子必须打掉,你嫁过来。”

“什么?!”这一声是萧煊叫的,程盈几乎没时间做出反应,她从萧煊的震惊脸中确认自己刚刚没听错。又思索了一下萧赫为什么这么说,无解。一股羞愤涌上心头后,忽而又觉得好笑起来。

“我想我们的谈话可以结束了。再见。”程盈起身就走。

“孩子明天打掉。我下周三有空,你可以来聊聊我们的婚礼。”

萧赫说得很认真又很理所当然。程盈被气笑了,“这是什么狗血的小说情节啊,萧总,您没事多去街上走走见见世面吧,后会无期。”

晚上六点,于慧娟押着程盈去舅舅家汇报谈判结果,程盈把内容简化了一下,只说萧家坚持要打掉孩子。

“你啊你,还大学生呢,这点事都谈不明白,这不跟没谈一样吗?我可怜的雪儿啊。”舅妈拉着于雪的手干嚎,于雪任性地甩开,有些厌烦,

“哭有什么用,我爸怎么还不回来?他不是组长吗,有那么多人脉,为什么不用?人家萧煊是老总,能把程盈放眼里嘛。”

舅妈好像如梦初醒,赶紧给于立国打了个电话,是个陌生人接的,“你老公被抓了。”

于立国不过是个基层机构的组长,要说逢年过节有人送个鸡鸭鹅那是有的,但说他受贿五十亿不仅程盈不信,恐怕连检举他的人也不信。

“您可一定要调查清楚啊,我哥哥在单位是出了名的老实,人家递根烟都不敢接的,怎么会受贿五十亿呢?”于慧娟跟看守说这些等于白费力气。

看守果然不耐烦了,“别跟我说这些没用的啊,我不管你们家的事。安静坐那等着不然我把你们清出去。”

于慧娟悻悻地坐回了等待区,还遭了于雪一个白眼,“丢人,懂不懂法啊,调查的事又不归他们管,我爸可是组长调查他得是够级别的组织。”

“你闭嘴!”何美桦再惯孩子也知道,这时候于雪的每一句话都可能“坑爹”。

这时监区的铁门开了,一个小领导把程盈送了出来。何美桦跟于慧娟赶紧凑上去问情况,于雪刚挨了骂生气地低头刷手机,对她爸的情况没有那么关心。

“怎么样?你快说话啊?”何美桦声音刚高起来就被于慧娟拉一把,“小点声,人家不让大声说话。”

“我没见到舅舅,人家按章办事安排了探监但是舅舅拒绝了。”程盈觉得太阳穴紧绷,这两天发生的事比过去一年都多。

何美桦的脾气全冲着程盈来了,“什么按章办事,他们肯定是没告诉立国,要不他怎么可能不见家里人。你还是学法的呢,这点小伎俩看不出来。不是上个月还颁布了一个什么法吗?他们要不让探视我就去告他们。”

“说什么呢?要投诉去投诉部门,不要在这里逗留喧哗,出去!”看守一呵斥何美桦就哑火了。

舅妈的嘴脸程盈早就习惯了,欺软怕硬窝里横。不过她也觉得奇怪于立国为什么不接受探监,要知道这个时候人是最渴望外援的。

更费解的是那50亿的天文受贿款,一个小组长能办50亿的事?

“我叫了车,咱们还是先回家说吧。”程盈一面向看守道歉,一面哄着何美桦他们离开。走在最后的于雪忽然鬼叫一声,把大家吓了一跳。

程盈发现于雪脸色惨白,眼睛瞪着手机,两手止不住地哆嗦。

“快来看我校知名校花开房裸照”

“有无码的吗?”

“求视频资源+10086”

“我大概知道是谁了,嘿嘿”

校内论坛上一个匿名帖子里传了四张视频截图,虽然打了码但只要是熟人都能看出来是于雪。

程盈微微蹙眉,视频拍摄的角度完全避开了男方,可见人家是有备而来。

“视频是你跟萧煊的时候拍的?”程盈相信于雪虽然任性虚荣但还不至于滥交,果然于雪呆呆地点了头,平时她可不会这么乖顺地跟程盈说话。

“是偷拍还是明拍?”

“我不知道他拍了这个。”

一种担忧涌上了程盈心头:萧煊是一直有这种怪癖,还是故意给于雪下套?程盈的理智告诉她后者的可能性更大。

>>>点此阅读《仇海囚徒》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